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交锋
章节列表
第三章 交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为了给领导和新同事留个好的印象,中午我特地去理了一下头,虽然没以前潇洒,可看起来比较憨厚。回家对着镜子取下隐形眼镜,架上一付久违了的眼镜,怎么看都是一个典型的斯文人。
  再次来到翔龙集团大楼时多了一分亲切感,那个叫什么来着的人不是说过“祖国是妈妈,单位是我家”嘛,算了,管他什么人说的,名人说的话有时候也是放屁而已。翔龙、策划部、美女们,老子方休来矣!
  “瞧这人,大白天也在发呆呢。”两个窈窕身影从我旁边走过,留下一阵窃笑声。
  两个女孩的笑声惊醒了站在大门前YY陶醉的我。汗,一不小心君临天下的豪情就变成了美女茶余饭后的笑谈,还好白日做梦不会留口水,要不我就真的糗大了。
  我再三提醒自己:镇定,一定要镇定。
  电梯刚一打开,我还未来的及迈步,就被里面匆忙冲出来的一个人撞了个满怀,鼻子那个痛啊。被撞的一瞬间我听到了一声女人的惊呼和东西掉地的声音,然后就看见地上撒了一地的文件、合同。
  一个女的一边埋头拣散落的文件,一边抬头对我说:“对不起,对不起”。
  “是你?”
  我和她几乎是同时叫了出来,我今天难道踩到狗屎了?这个女的不是别人,正是昨天被我数落了一通的那个把门的美女。
  看见是我,美女马上变了脸:“哼”。埋头拣文件不再理我。
  对方好歹是一个美女,昨天也是我的不对,识破考题就算了,没来由数落了她一通,让她好没面子。一念之下,我也弯下腰来帮她拣文件。
  “不要你帮”,我的好心换来她冷冰冰的一句话。
  ……好心往往没好报,不要我帮就算了,我转身把拣到的几份文件递给她,准备闪人。
  由于她也正在弯腰拣文件,结果我无意中看见她衬衣领口走光了,粉红色的内衣,**全都一览无遗。呵呵,我发誓,我真的不是故意偷窥,最多算不厚道,盯着看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点。
  我还没来得及收回目光,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然用手掩住胸口骂了我一句:“流氓”。
  眼前晃来晃去的全是那深深的**,好不容易从天堂里回过魂来,我连忙解释:“不不不,我不是故意的啊”。
  可她根本不听我解释,气冲冲地抱着收拾好的文件走出了公司。
  刚才被人当白痴,现在又成了流氓,贼老天不用这样消遣我吧。今天怎么那么倒霉。
  当我坐电梯上楼找到策划部时,发现会议室里一屋子人正在开会。我敲门刚进去,就听见一个调侃的声音说道:“这位就是我给大家所说的新同事方休,唔,迟到了六分钟”。
  晕,这个声音有点熟悉,不就是昨天那个女考官么,难道她就是策划部的领导?
  这样的介绍方式够狠,我心里一惊,看来今天才报到就会成为被镇压阶级。“最毒妇人心”,今后要改名字叫“苦娃”了。
  见我站着发呆,女考官指了指会议室的空座说:“先坐下开会,一会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策划部人不少,可惜男的加上我只有6个人,除了一个和我年龄相彷还有点朝气之外,其余四个正襟危坐,一副衰像。年轻妹妹多,有几个还长的不错。
  散会后我正准备到门口抽支烟,还没走出会议室大门就被女考官(不,现在应该叫女上司)叫住:“方休,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跟着她来到位于楼角的主任办公室,一进门我才发现是一个套间,不单有办公室和会客厅,居然还有一个小的休息室,真是奢侈。
  “有什么好看的,坐吧,难道还要我请你坐?”
我返身坐到会客厅的沙发上,随手点上了烟。还没抽上两口,她走了出来皱着眉头对我说:“谁叫你在我办公室抽烟的?”茶几上明明有烟灰缸,不就是为抽烟的人准备的么,我抬起头吃惊地看着她。
  “盯着我看做什么,我脸上又没刻字”,听声音她有点生气。
  有人看你证明你还有看头,要是别人看到你就把头扭开,估计你就悲哀了。这女人怎么当上部门主任的,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我叫你别在我办公室抽烟,你没听到啊”,母老虎开始借题发飚了。
  “大姐,你这里没禁烟标志。”
  “什么大姐,我是你上司,我说不准抽就不准抽。这里不是菜市场,我没名字吗?” 母老虎的声音又提高了几个分贝,看来老虎不吃人永远只是传说。
  “对不起,我真知道贵姓。”想给我来个下马威啊,我还偏不信这个邪。我冷冷的回了她一句,继续抽我的烟。
  “我叫夏婉衣,你来报道之前没打听一下?”,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估计很久没人敢顶撞她了。
  嘿嘿,夏婉衣,名字还挺淑女的,可惜性格太膘悍了一点。
  我看了看手中的烟P股,做了一个委屈的表情说道:“没打听过,大……夏主任,我想问一下,既然不允许抽烟,为什么你的办公室里还有烟灰缸?”差点又喊成大姐了,还好我改口的快,不然她可能要抓狂了,女人对年龄不是一般的过敏。
  “少给我油嘴滑舌的,我说不允许就是不允许,惹我生气对你没好处”。
  谁愿意招惹你这个母老虎上司,当我白痴啊,我真的无语了。
  既然她都说的这么明白了,我也不能含糊:“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方休我老实告诉你,别以为你找了关系进公司我就不敢拿你开刀。惹火了我,孙大志都帮不了你。”
  孙大志就是老陈的朋友,也是翔龙集团的副总之一。没想到这个姓夏的女人居然可以直呼他的名字。也许是她意识到情急之下说了狠话,马上闭口不再说话。
  哎,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没想到和她一见面就闹的这么僵。
  沉默了片刻,我起身正准备离开她的办公室,夏婉衣突然说话了:“方休,明天早上8点半上班,迟到了扣发半个月奖金,这是公司制度”,说完就径直走进休息间不再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