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美丽的误会
章节列表
第六章 美丽的误会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大早上班后我椅子还没坐热,美丽的夏老虎就用内部电话“传唤”我去她办公室。又出什么状况了?该不会是我上班聊QQ被发现了吧?去了之后我才知道集团公司准备给我们10个新进公司的新员工定制工作服,叫我今天上午务必去一趟总经办,否则后果自负。
  一听不是找我麻烦,我心神定了下来。临走没忘称赞母老虎今天的气色好,没想到母老虎回了我一句:“我只有今天才气色好啊?”典型的自恋狂啊,我无言可对,匆忙离开她的办公室。
  在办公室磨蹭到10点半,我才坐电梯来到18楼,按照门牌找到总经办,和夏婉衣的办公室一样,这个办公室也是一个套间。门没上锁,办公室里四个办公桌都没人。
  我敲了敲门,然后问道:“请问有人在没?”
  “请进”,里间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蛮好听的。
  我一来到里面的办公室就蒙了,原来是田甜。最令我意外的是她看起来不过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办公桌上的职务牌上赫然注明她居然是总经半的主任。搞什么飞机,公司面试的时候用总经办主任当门童?她不但被我数落一顿,我还在第一天报到的时候撞掉了她的文件袋。面试的时候得罪的两个人都是强权人物,一个成了我上司,连守门的美女都“变成了”总经办主任。
  看到是我,田甜似乎也有点吃惊,不过虽然没笑脸,但还好没给我脸色看。
  “这么巧,又看见你了”,为了打破尴尬,我只好先出声打招呼。“你有什么事?”她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从她的问话里我看不出友善还是不友善。
  “我......我那天真的不是故意的,没撞到你吧?”我走进了办公室,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话。
  “那天什么事?我怎么不记得呢?”她轻笑着回答,和名字一样,她的笑容看起来很甜。我一下看呆了,直到她故意咳嗽了一声我才醒觉过来。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解释?”田甜捉狭地问我,看来她没有计较我那天的举动。
  “不不不”我一连说了三个不字。
  “做了坏事还不道歉,看来我没冤枉你哦”。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我还没找你要医药费呢,鼻子都被撞流血了”,不能这样被动,我决定将她一将。
  一提医药费的事,田甜马上就转了口风。“好了,我们不提过去的事。方先生你现在可是我们公司的名人啊,请问有何贵干?”
  什么跟什么啊,我什么时候成了公司名人啊?懒的过问了,于是我把来总经办登记衣服尺码的事说给她听。
  “哦,原来是这件事啊,承办这件事的朱大姐出去办事了,要不你这样吧,把你穿什么尺码的衣裤写给我,我下午帮你转交给她。”
  一听她这话我就犯愁了,以往买衣服都是在商店里看到合意的,就直接试穿。售货员的眼光贼准,拿给我试穿的尺码都**不离十。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穿什么尺寸的衣服、裤子。
  见我迟疑着不答话,田甜说话了:“发什么呆啊,你该不会是不知道自己穿什么尺寸的衣服吧?”
  男子汉大丈夫,怕个球。不知道衣服尺寸也不是好丢脸的事,于是我实话实说。
  “今天听朱大姐说好几个男的来统计衣服都不知道自己穿什么尺码,没想到你也这样”。
  对于她的调侃我不在乎,因为前面有几位仁兄和我一样都不知道自己穿衣服的尺码,我又不是NO.1。
  我心情大好:“那我下午再来一趟吧”。
  “没必要那么麻烦。我帮你吧,算作是赔偿你的医药费”,田甜说完径直走到我面前命令似的说道:“弯一下腰”。
  我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还是依照她的话弯下了腰。田甜就一边翻看我的衣领,一边以教训的口气说到:“你穿的是中型码子,衣服领子上一般标有尺寸的,这都不知道。你老婆没告诉过你啊?”
  “我还没老婆呢。”郁闷,我看起来很老么?
  “哦,好了,站起来吧,站直了。”
  田甜接着弯下腰来看我裤腰的尺码,我低头准备道谢,无意中又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我再一次发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不能怪我,要怪就怪服装公司制服的裁缝,谁叫他把女式衬衣的领口设计成这样的。
  由于裤子的尺码在内侧,而我又别了皮带,因此田甜几次想看尺码都没成功,我能感觉到她的手都使上了劲。
  我不是流氓,但我的眼睛真的不想从她领口处离开。
  “咳咳”,一个咳嗽的声音把我从YY中惊醒。我抬头看了看办公室门口,晕,现在的人居然走路不带声音,装鬼吓唬人啊。
  猛然我醒觉我和田甜现在的姿势不甚雅观,田甜由于要翻看我的裤子,弯着腰几乎要靠在我腰侧,怎么看都是一个暧昧的姿势。或许田甜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连忙把双手从我腰部撤开。
进来的是一男一女,女的鼻子上架了眼镜,挺秀气。那男的也很帅,不过比老子好象还差点。可以肯定他俩看到了刚才那一幕,气氛很尴尬。
  我心里暗暗叫苦,快速瞄了田甜一眼,小脸绯红。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动作,谁看到了都会以为我和田甜的关系不一般。人们常说眼见为实,可谁又知道有时候亲眼所见也不是事实的真相呢。我倒无所谓,反正被冤枉惯了,只可惜拖累了田甜,她也是出于好心帮我。
  “小丽你们别误会,我在帮方休查裤子尺码”,田甜回过神来开始解释。
  那个男的反应很快,连忙摆手道:“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忙”。
  这叫什么话?还继续忙,当我和田甜在耍猴戏啊。此处不宜久留,反正也解释不清楚,于是我对田甜说:“尺码我下午报给朱姐就行了,部门还有事,我先下去了”。
  不等田甜说话,我快步离开了总经办。走过那男的身旁时,我看见他对我眨了一下眼睛。
  回到办公室,只有老李一个人在埋头赶一份广告策划,其他人都有事外出了。我独自抽了一会儿烟,看看快到11点半了,我正准备收拾东西下班,办公室电话铃响了,我接起来习惯性的问了一句:“你好,这里是翔龙集团策划部,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
  “请问方休在不在?”,我听出是田甜的声音,马上换成四川话回答:“我就是”。
  “你中午有空吗?”
  “你找我有什么事?”其实不用问我也知道她是为了刚才的事。
  “赵志和小丽都是我们总经办的,我刚才把事情经过说给他们听了,可他们似乎不相信。你看你能不能出面向他们解释一下?”
  “我看没这个必要吧,他们信也好不信也好,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如果我也去解释,只会越描越黑。”
  一听我的话田甜就急了:“怎么会解释不清楚呢,至少你要试一试啊。”
  很明显,这种事过一段时间就没事了,何必非要现在去浪费口水呢?所以任凭田甜怎么说,我就是不答应去做无用功。最后田甜几乎是带着哭腔在说:“方休你要是不去解释清楚,我跟你没完。”
  我这个人最怕女人哭,心一软只好答应了下来,不过我也给她说的很明白,解释的话我会说,但至于他们两个相信不相信由不得我。
  见我答应了下来,田甜的语气明显高兴了起来:“中午别走,一会我下12楼来找你”。
  “中午找我做什么,他们两个中午要在办公室加班?”我真的搞不懂她中午找我做什么,难道要我中午就上去解释?
  “他们回来取了文件就离开了公司,今天中午本小姐决定让你请吃饭,给你一个报恩的机会。”我大脑暂时短路。
  如果田甜不是女的,我早就一个“日”字顶回去了。蹭饭就蹭饭,想宰我一顿明说,还说的那么冠冕堂皇,好象我请她吃饭还是她给了我天大的面子一样。
  “吃饭?......”我几乎叫了起来。
  还没等我反对,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话:“不说话等于默认哦,就这样定了。”
  刚放下电话,老李的声音传了过来:“小方,中午有人请你吃饭啊?”
  这老小子不是在埋头工作么,拜托,给点敬业精神好不好。即使要偷听电话也不能断章取......取什么来着?前面我说了那么多话,老李倒好,只听见我最后说的“吃饭”两个字,人才啊!我苦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钱包说:“恩,中午一个朋友请我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