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请客
章节列表
第七章 请客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由于很多天没倒卖游戏装备,所以我的钱包并不厚实在,中午究竟请田甜吃什么成了我必须思考的问题,我可不想吃了上顿没下顿。想来想去还是KFC比较合适,虽然洋快餐没什么营养,但偶尔吃一顿应该没什么问题,关键是那里的消费水平在我承受范围之内。
  中午进KFC吃洋快餐的大部分是年轻人,我左右看看又看,周围全是卿卿我我的恋人,只有我和田甜两个瓜兮兮的,怎么看怎么别扭。
  田甜吃东西很专心很秀气,一个小小的鸡翅拿在手里半天才吃完。她这么秀气,我也不能表现的太粗鲁,对不?所以这顿中午饭我根本没吃饱。
  当田甜心满意足的用纸巾搽拭手指时,我也“绅士”的停止进餐。
  “你也不吃了?”
  我回答的很违心:“恩,我吃的够多了。”
  “浪费多可惜啊,可以打包带回去的”,田甜指着剩下的大半个鸡肉汉堡建议道。
  为了半个汉堡叫服务员来打包?NO NO NO,俺是斯文人。别问我什么叫斯文人,斯文人就是吃饭象我一样秀气的人!“不用了”,我坚定的回绝了田甜的提议。
  在走回公司的路上田甜笑着问了我一个奇怪的问题:“为什么你吃东西时东张西望的,是不是在偷看周围的美女?”
  “要看美女用得着东张西望吗,你难道是恐龙?”想归想,话可不能这么说。
  “没有啊,我什么时候东张西望了?虽然我长的帅,你也不用一直偷窥我啊”。
  “谁偷窥你了?”田甜的脸红的还真快。
  “你不偷窥我怎么知道我在东张西望?”
  “方休,你就是孔雀”,田甜涨红了脸的叫起来,作势要打我。
  我哈哈一笑闪开.....脑子里却一下闪过游戏里雪菲儿的身影,她也是这么动不动就打人的。
  “对了,我们面试那天你怎么当起门童了?”我转移起了话题。
  田甜也停止了追打我,擦了擦额上的汗说:“你都看出来了还问我做什么?老总说要考较面试者的公德。”
  “够烂的考题,没新意”,我接着她的话说。
  “别人看出来仅仅是扶正扫帚,你倒好,居然把我骂一顿。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找你算帐,月底领了奖金请我吃大餐赔罪。”
  “不会吧?你才吃过KFC就盯上我那可怜的半个月奖金?”我心里别提多郁闷。
  “什么半个月奖金?”田甜好奇的问。
  当下我把第一天上班迟到被夏老虎扣发半个月奖金的事给她说了。蛮以为能博得同情,谁知道田甜居然说我是应该扣的,还说夏老虎是一个很有才华,又敬业的人。一点都不给俺面子。
  末了她还问我:“你知道你为什么能进策划部吗?“
  我回答说:“不是公司统一分配的么,有什么好奇怪的。”
  “要不是夏姐说你很机灵,你以为你能进策划部?”田甜顿了顿,接着说道:“你面试时顶撞了夏姐,她都没和你计较,还对其他考官说你有急智,点名要你进策划部。”
  田甜的话让我大吃一惊:“不会吧,母老虎会这么好心?”
  “什么?你敢叫夏姐是母老虎?我回头告诉她,就说……”
  “别别别……”我连忙打断她的话。开玩笑,假如夏老虎知道我这样称呼她,那还了得?
  “想我不告诉她也可以,领到奖金请我吃顿好的。”这是**裸地威胁啊,田甜现在笑起来怎么看都象一只狡猾的狐狸,可惜老子不是猎人,要不一枪崩了她。
  我还能说什么呢?命运就象强奸,假如反抗不了,就得学会慢慢享受。我每天一大早第一个跑到部门上班,就是为了保住我那可怜的半个月奖金,我容易么?我几乎是含着眼泪答应了田甜无理的要求,没办法,谁叫我有把柄在她手上捏着。
  下午上班的时候张蓉蓉递给我一个比较精致的烟灰缸。我很喜欢烟灰缸上那句话——“一支烟,一份心情”。
“送给我的?”我吃惊地问道。
  “恩,中午和大家一起逛街时看见,就顺便帮你买了回来。”
  
  “要我怎么感谢你呢?多少钱我给你。”
  “谢什么谢,谈钱多俗,你帮我维修电脑都没谈钱字。”
  “那怎么成,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呢?”
  “又值不了几个钱。”张蓉蓉坚持不肯说多少钱买的,也不要我的钱。
  她无故送我东西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我要钱没钱,长相虽然还过得去,可也没帅到这个地步啊。我这人对感情迟钝,以前在大学时就被女朋友,错了,是曾经的女朋友骂过:“你对爱情愚昧,应该被判死罪”。
  一想到女朋友我就悲哀。大学相恋两年的女朋友在毕业的时候丢下一句“你自己保重”,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跟着一个有钱的公子哥儿走了。那些海誓山盟全是骗人的鬼话,精神永远没有钞票实在。如果说我以前相信爱情,那么我现在只相信命运。
  “你在发什么呆啊”,张蓉蓉一句话把我从痛苦的回忆中拉了回来。
  “你不要钱,那我也买样东西送你吧”,我迟疑了一下说道。
  “没那个必要”,张蓉蓉想了想接着说:“有机会请我吃点东西也不错。”
  我没有听错吧?我仔细看这眼前这个乖巧的女孩,想确认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很可惜,她的表情不象是在开玩笑。
  老妈以前常教育我说“天上不会平白无故掉下馅饼”,可我就是没记在心上,现在好了,别人的烟灰缸都接过手了,想拒绝都迟了。
  我就想不通为什么非得让我请吃饭,难道时下不流行“骨感”了,女孩子们都在拼命增肥不成?吃吧吃吧,要是俺今后失业了,就转行去当饲养员。我不是还欠田甜一顿饭么?干脆到时候两个美女一起请就得了。老妈常说:勤俭节约才是持家之道啊!
  当我点头答应月底请客时,张蓉蓉脸上露出了可爱的酒窝。
  美女让我请客是我的荣幸,我和两个美女一起进餐是我的手段,嘿嘿。
  一个下午都没什么事,我抽空又去了一趟总经办,在把自己裤腰尺码(我叫张蓉蓉帮我目测的,她说八、九不离十)告诉朱姐的同时,悄悄把赵志叫出门来,把上午的误会解释了一下。不出我所料,这小子根本就不信我的话,还对我说田甜是公司里出名的美女,追求她的人多,叫我努力。果然不出我所料,越描越黑。
  随后的两个周我比较忙,单独弄了两个产品推广项目策划,同事们评价不错,连母老虎都很满意。算一算时间,再过几天就到月底,要发奖金了。对奖金我不是很期盼,这些天我白天在单位忙,晚上在游戏里忙,倒卖装备,洒家有的是银两,暂时还不缺零花钱。
  在游戏里我天天和菲儿聊天,讨她欢心,现在我们的关系已经算得上很密切,十五天时间早过了,菲儿也没去解除婚约,至少现在我喊她老婆不会被雷劈,遇到她高兴的时候还会喊我作老公。我们俩的关系让家族里的不死邪神、斯文人他们大跌眼镜。不死这小子也学我去抢了一回亲,结果没过两天就发现抢来的老婆是人妖,为这事,不死这瓜货郁闷了很久。嘿嘿,这正是我们一帮兄弟希望看到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