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意外
章节列表
第十章 意外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回到夏老虎的卧室,我正准备把床柜灯关上后离开,却无意中发现母老虎衣服上的污垢更多,嘴角、脖子上也不少,房间里面异味很重。要是杨贵妃这样醉酒,估计她长的再漂亮,唐明皇也会把她打入冷宫。
想想母老虎在公司时这么漂亮的一个白领丽人,醉酒后落到这步田地,还差点被胖子强奸,也怪可怜的。算了,帮人帮到底,谁叫我摊上了这么一件倒霉事。
我花费了些时间去厨房帮她调了一杯浓糖水,然后找到了她洗脸用的面巾。帮她擦嘴角和脖子上的呕吐物时,因为我用冷水浸湿了面巾的缘故,母老虎似乎清醒了一点,还用手拉扯面巾,不过眼睛始终没有睁开。我想扶她起来喝点糖水解酒,结果糖水洒了一大半在了她身上,没办法,我总不可能找家伙拗开她的嘴巴。
灯光下的母老虎显现出那种少妇独特的风韵。脸色因为喝了酒绯红,有点象红苹果,真的很有吃相,难怪那死胖子想打她主意,红颜是祸水啊!
说老实话,我上班快一个月了,母老虎在我印象中只有“强悍”两个字。记的有一次张蓉蓉说母老虎显得很会打扮、有气质,被我一句“再有气质也快满30岁,离更年期不远了”顶了回去。现在看来我还真是冤枉了张蓉蓉,光看脸还真看不出母老虎是已经是29岁的人了。我暗自把母老虎和田甜、张蓉蓉作了个比较,没有田甜靓,没有张蓉蓉乖巧,可偏偏有一种成熟女人的味道,越看越顺眼。特别是刚才洒了不少糖水在她白色的衣服上,浸透后隐隐能看见里面粉红色的内衣。随着呼吸,丰满的胸部一上一下的,让我心跳加快了很多。
她的上衣粘了很多呕吐物,怎么办,帮她擦还是不擦?不擦的话看着都恶心,擦的话难免会碰到她的胸部,万一要是她突然醒了,还不把我当流氓打?
犹豫了一下,我决定帮她把衣服上的污渍擦掉。手抖的厉害!擦轻了擦不掉,擦重了难免有接触。我虽然不是君子,但也不想趁人之危。房间里很静,我甚至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分不清是激动还是慌张。
老子也真够衰的,做好事反倒象在做贼一样。
越是小心,越要出错,手终究还是碰到了她的胸部,很爽的感觉一下掠过我的全身,头很眩,真的。我努力想使自己平静下来,可做不到,虽然衣服上呕吐的污渍已经差不多擦干净了,但我的手还在机械的在她衣服上来回擦。别问我揩没揩油,我又不是太监。
面巾一下子擦不动的时候我才从YY中回过神过来,糟了,面巾居然意外的把母老虎的一颗上衣纽扣带开了,而我的手就只隔着一层面巾压在母老虎的**上。我用我“高贵”的人品发誓,这绝对是一个意外。
我连忙把手撤离那个令我想犯罪的地方,可惜已经晚了。母老虎的双手已经开始在床上胡乱的摸起来。我心里暗暗叫苦,要是她醒来后发现自己上衣纽扣被解开了,会不会把我告到公安局去?刚才兴奋中没察觉,我现在感觉穿着湿衬衣好冷。
“水……水。”母老虎闭着眼睛直叫嚷。我晕,木老虎原来是喝了太多的酒,口渴了。
我没出声,慢慢的把她扶起来靠着床头坐着,把剩下的半杯糖水递到了她的嘴唇边,小心的侍侯着她喝水,我真怕她这时清醒过来。
喝了几口水后,母老虎便开始推杯子,我起身把杯子放到床柜上。
当我转身过来想扶她重新躺下时,结果看到了令我毕生难忘的一幕。母老虎大概是嫌穿着被浸湿的衣服不舒服,正在迷迷糊糊的用手解上衣纽扣。我脑袋嗡一下巨响,眼睛里晃来晃去的全是她被内衣托着的丰满**。
如果说刚才母老虎醉酒的媚态能打85分的话,那么现在的表现绝对值100分,太完美了。
我能感觉到自己呼吸好困难。身体某个部位再一次发生了变化,心跳好快,体内有团仿佛有团火在燃烧。摸了摸鼻子,还好,没流鼻血,大学时代那么多的三级片不是白看的。
母老虎解完纽扣,把外衣拉扯下来丢到一边。高耸的**显的很有弹性,平坦光滑的小腹是那么的刺眼,我不是圣人君子,不知道自己还能忍耐多久。我在期盼着某些事情的发生,就象那些电视剧或YY小说里描写的那样。
如果想要知道我的什么秘密,不用严刑拷打,送我1个象母老虎这样完美的女人我就出卖自己;送我2个这样的女人,我会说出所有知道的秘密;送我3个这样的女人,那么麻烦你再给我一颗“伟哥”。
我终于知道什么叫风情万种,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有傻子不要江山爱美人了。
虽然明知不厚道,但我还是百分之两百的希望母老虎继续把内衣也一起脱掉。“神啊,感谢你赐于我如此完美的女人!脱,继续脱掉内衣,让诱惑来得更猛烈些吧!”我能听见自己在真诚的祷告。
就在我希望和欲望快达到最高点的时候,原本靠着床柜坐的母老虎横倒在了床上,继续昏睡起来。
不是吧,“脱衣秀”就这样结束了?
我沮丧的看了看母老虎,确认她是真的又继续睡了过去。有人试过这样的心情么?希望飞的越高,坠下来时的失落感也就越大。我感觉一下子从热情奔放的夏天就到了寒风刺骨的冬天,惟独缺少了硕果累累的秋天。上帝这个卑劣的骗子,把我送上了天堂,却又在临进天堂大门的时候把老子一脚踹下了地狱。亏我刚才还真心的祷告!
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怎么办?摸出手机一看,靠,这一折腾都快3点了,我真的该回家睡觉了。身体好疲惫,心更疲惫。
我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再费力把横着睡在床上的母老虎挪顺,然后给她搭上凉被。用手挪母老虎时,难免碰到她身体不少部位,手感很舒服,但我已经没有任何不良想法。
看到木地板上还有不少她呕吐的污渍,我到卫生间拿了拖布,帮她弄干净。今天运气比较背,免费当了母老虎几个小时的钟点工。
点上一支烟,然后关灯、关门,就让母老虎一个人继续醉吧。我可不想在母老虎家里过夜,谁知道明天她醒来后会不会发飚,有可能趁我睡着时把我变太监也说不一定。象母老虎这样动不动就斥责手下员工的女人完全不能用常理来推断。
回到自己家已经3点半,我匆匆冲了一个冷水澡,倒在了自己的床上,还是自己的床睡着舒服。
“母老虎内衣颜色还真是好看,不知道脱光了会是什么样子?”“我会和一个大我4岁的女人发生超越友谊的关系么?超越友谊,我和母老虎好象不存在友谊吧?”“母老虎家里怎么没男人?不对啊,都快到更年期了还嫁不出去?”脑袋里翻来覆去的都是这些希奇古怪的念头,根本就睡不着,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