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手机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手机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窗外的阳光很强烈。依稀记的昨夜似乎做了一个春梦,我使劲摇了摇头,不会是梦到母老虎了吧?鄙视自己一下。
看了看墙上的老式挂钟,中午一点过,昨晚真是累坏了,被折腾到三点钟能不累么,还好今天是星期天不用上班。
冲过凉后我准备出门压一会儿马路,顺便找个小馆子把肚子的问题给解决了。先给不死他们打个电话,看看有什么节目安排。咦,我的手机呢?没在裤兜里,找遍床铺、电脑桌这些地方都没发现,不会是掉在母老虎家里或的士车上了吧?
一想到这里,我马上用座机电话拨打自己手机,通了但没人接,连续三次都是这样。靠,估计是掉在的士车里被人拣了。这世道活雷锋太少,人心不古啊。
拨下不死邪神的手机号码,刚一接通这小子就大呼小叫起来:“不败你才回家啊,快老实交代,昨晚你去哪里了?”
“吼啥呢,老子刚刚才起床”。
“无耻,丢下我们独自去**。我代表全行会鄙视你”,电话那边传来不死的骂声。
不死这人啥都好,就是思想太复杂了点。想我方休虽然不是柳下惠,可俺也不是无耻的流氓。
“给你说了是朋友就是朋友,没你想象的那么龌龊”,我说的是老实话。昨天晚上我本来就没和母老虎发生超越友谊的关系。
“你以为我信啊?老子上午打你手机就是一个女子接的。”
“等一下,你说今天上午什么时候打过我的手机?”我连忙打断他的话。
“你少装不知道,自己看你的手机记录”。
“看锤子,老子手机都搞丢了,正在郁闷”。
“搞丢了?少给老子来这套。我上午9点过打你的电话,老半天才有一个女的接电话,好象还没睡醒一样。你和这女人折腾的好晚啊?”
靠,不死这人狗嘴吐不出象牙。
我急于知道手机的下落,没理会他的调笑,接着问他:“她说什么没有?”
“没咋说。我问你在不在,她没回答。我怕打搅你们的好事,马上就挂了。”
“没聊点别的?”我现在有点肯定手机掉在母老虎家里了,估计她接电话的时候还睡的迷糊。
“聊毛啊,难道叫我问她是不是你老相好?”
问清楚了情况,我放下心来。和不死继续聊了几句,我懒得和他扯淡,于是就挂了电话,准备出门吃中午饭。
还没走出房间电话就响了。我以为是不死怪我挂他的电话,于是看都没看来电显示就提起电话开骂:“有屁快放,老子现在饿的心慌”。
“恩?”,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女人的惊讶声。我立即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于是马上变换了语气问到:“请问是那位?”
“方休,刚才你骂什么?”电话那边传来母老虎冷冷地声音。母老虎肯定听出了是我的腔调,不然不会用那么肯定的语气。
我晕,老虎发威啊。我连忙解释说刚才在电话里和一个朋友在吵架,并不是故意针对她的。
母老虎在电话那边问道:“你的手机怎么出现在我家里?”
虚惊一场,手机真是掉她家里了。
“这个说来就话长了.......”于是我把昨天晚上如何无意中发现胖子诡计,如何在救把她后费尽心思送她回家的事说了一通。这种英雄救美的事是人生中的闪光点,我当然要大吹特吹。当然,我看见她脱衣服的事是打死也能说的。
在我叙述的时候,母老虎几乎都在听,没插嘴打断我的话,只在我说到在歌城外救她的时候对我表示了感谢。
当我花了大半个小时把事情说清楚后才发现口干舌燥,我感觉自己的口才足以达到大学讲师级别,可惜没人给我颁发证书。
“那......” 电话那头母老虎迟疑了一下,似乎想要问什么。我不是笨蛋,当然知道她想问什么。一想到母老虎那副诱人的魔鬼躯体,我的心又飞了起来。
既然她不挑明,我自然也就乐的装糊涂。
“你的手机快没电了”,母老虎突然说道。
“我的手机?”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恩,没电报警了,难道你没听见?”母老虎说道。
我靠,母老虎用我的手机给我家里的座机打电话,这和我用手机拨出电话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是花我自己的钱,我这个猪头为了吹嘘自己,居然还和她聊了这么久。还好我老妈不知道,否则又会说我是败家子。记的以前在家的时候常被老妈教育:“金山银山也是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你咋就不知道节约呢?”
“手机什么时候还你?”
“你在哪?”我问道。
“我在家,你急着要的话我给你送过来,你住哪里?”母老虎说道。
“算了,不用麻烦你了,我吃过饭自己来拿”。
“那你到我家来吃饭吧,我也还没吃中午饭......”母老虎话还没说完,电话就断了,肯定是我手机没电了。
去她家吃饭,这倒是一个好提议。嘿嘿,瞌睡的时候遇到枕头,看样子我还可以节约一顿午饭钱。我想也没有多想,抓了一块备用电池就冲出了家门。没办法,肚子咕咕直叫唤抗议很久了。
坐的士车再次来到华景花园,我是凭着记忆找到母老虎家的。昨晚黑灯瞎火地折腾象进了迷宫一样,现在大白天倒是很好找。
按下门铃,足足等了将近一分钟门才打开。母老虎刚一打开门就解释说:“我刚才在做红烧鱼,怕鱼肉生锅,让你久等了”。
我一边说没关系一边暗自打量了一下母老虎,她今天穿了一件圆领体恤衫和一条休闲短裤,脸上没化妆,素面朝天的样子和平日里冷傲的白领丽人完全不搭边。
跟着她进了房间,母老虎丢下一句:“你先在沙发上坐会,我再去炒一个菜,要喝饮料自己到冰箱里面拿,随便点。”说完就又冲进了厨房。
这叫什么话,那有叫客人自己去拿的。随便?我可不是随便的人,但我随便起来不是人,嘿嘿。
坐到沙发上我点了一支烟,准备抖烟灰的时候我才发现客厅茶几上没有烟灰缸。我记得她卧室里面床柜上放着一个,便走进去拿了出来。她的卧室里面多了一种空气清新剂的味道,床单、凉被也是换过的,看不出来母老虎还挺爱干净。我注意到床上只有一个枕头,昨天晚上没留心看,难道母老虎的老公长期不在家?
电视换了很多频道,都没看头。最近几年的连续剧几乎全他妈的是古装剧,哭哭啼啼的看着就烦,娱乐节目也相互模仿,除了恶搞没一点新意。丢了烟头,我走到厨房看她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没。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随口问了一句。“不用麻烦你,我一个人就行”,母老虎边炒菜边回答。
她身材保养的很好,腿长臀翘腰细,我平时怎么就没看出她也是极品呢。随着用锅铲炒菜,母老虎身体在有节奏的晃动,又一次把我看呆了,让我不禁又想到昨晚她脱衣服时的香艳场面。不好,某个地方有了反应,我连忙返身回到客厅假装看电视,电视里放的什么节目我根本没留心,我只专心地深呼吸,告诫自己要冷静,再冷静......
我有点怀疑所谓武术的“内功”就是被某个和我现在一样经历的聪明人创造出来的。
坐上饭桌时我才吃了一惊,红烧鱼、麻辣鸡、番茄蛋汤、凉拌空心菜、还有我最喜欢的青椒肉丝。我看了看桌上的菜,又抬头看了看母老虎说:“看不出夏主任你还有一手好厨艺”。
“想不到吧,快尝尝味道合你口味不?”听见我的夸奖,母老虎露出了笑容,完全没有在公司时盛气凌人的架势。我夹了一筷子青椒肉丝到嘴里,恩,味道真的不错。
还没来的及开口赞扬,母老虎笑着发话了:“这里又不是公司,什么主任不主任的,叫我夏姐好了。”
管你叫什么,我老老实实地吃饭吃菜,今天确实饿坏了。
我从小吃饭就很“专心”,说难听点就是吃相不好,不过母老虎也没在意,和我边聊边吃。当我确定自己的胃再也装不下任何东西时,我才恋恋不舍的放下碗筷。母老虎根本就没吃多少,不知道是为了保持身材还是别的原因。
母老虎收拾完桌上的残局对我说道:“你的手机我放在卧室的,我给你拿出来。”说完就径直走进了卧室。
我等了几分钟都没见她出来,于是起身走到她卧室门口一看,母老虎正在对着梳妆镜化妆,我就奇怪拿一个手机那需要这么长时间。
“你是化妆还是给我拿手机啊?”我奇怪地看着她问道。
“两件事一起做啊”,她回答还挺理直气壮的,接着又转身说道:“随便坐,别傻站着,你的手机。”
我走过去把手机接过来,换上了我带的备用电池,坐在她背后的床边用手机玩起了“超级玛莉”。
母老虎化完妆转过头来问我:“你怎么还玩小娃娃的游戏?”
竟然敢取笑我的智商低,我关掉手机游戏也和她开起玩笑来:“你嘴巴都画成血盆大口了还笑我。”
她连忙转过身去对着镜子照了又照,这个爱美的傻女人,好骗的很,看样子智商也高不到哪去。发觉上当后,母老虎转身用手捶了我一下。晕,都快30岁的女人了怎么还和小女孩一样爱打人?
笑闹了几句,母老虎突然幽幽地说道:“方休,很感谢你救了我”。
气氛不对啊,刚才还笑呵呵的,一下子又这么深沉了呢。我很想开玩笑地说今后我迟到时能不能不扣奖金,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举手之劳,有什么好感谢的”。
“我是说真的,要不是你恰好救了我,我还真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母老虎的声音很低,完全不是她平日的风格啊。
“过都过去了的事情就别想了”,我看得出她因为这事背上了思想包袱,为了开导她,我决定冒一下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