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无罪
章节列表
第十二章 无罪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你堂堂一个母老虎,咋个也娇娇滴滴的,平时我们策划部哪个不怕你发威啊!”,我是以调侃的语气说这句话的,我也没把握母老虎听了之后会不会发飚。
母老虎楞住了几秒钟,随即指着我激动的咆哮道:“你说我是母老虎?”
虽然和我预料中的结果一样,但我还是被她高音贝的嗓音所震撼,母老虎果然是无敌的存在,老虎P股真的摸不得。
“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好有王者风范嘛”,我变着花样说她是老虎。我想用“母老虎”三个字骂人应该比用“瓜婆娘”骂人更有效,否则母老虎不会气成这样。回头有时间问问老陈,他家里面也养着一头母老虎,心得体会应该不少。
“你在故意气我是不是?”母老虎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因为激动她的脸都红了起来,白里透红,看的我心神一荡,竟没来由的想起昨晚给她擦脸的情景,傻乎乎的冒出一句:“你生气的样子很好看”。话一出口我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
看到我懊恼不已的样子,母老虎反倒冷静了下来,冲我来了一句:“凭什么说我是母老虎,解释不清楚要你好看”。
我他妈的真是没事找事,吃了饭就该直接拿了手机闪人的,管她哀也好,怨也好,关我鸟事。现在好了,叫我怎么解释?
眼看母老虎又要发威,情急之下我对她说道:“呵斥人是要比喝醉酒好啊”。
一听这话,母老虎一下子就不吭声了,或许这时候她才回想起我是她的救命恩公。不,是救她“贞洁”的恩公。
见她不说话了,我开始发挥在游戏里行会讲话的特长:“看你刚才忧郁的样子,我不想办法让激动起来能行吗?你不激动起来能摆脱忧郁吗?你不知道你自己刚才的状态很让人担心么?”说老实话,我这些句话自己都觉得道理不通,不过好歹算是把母老虎应付了过去。
我顿了一顿,继续开玩笑地“教育”她:“别人救了一头狐狸都还有艳遇呢,我救了你反而被你骂,今后哪个还敢当雷锋?”
母老虎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作势又要打我:“你还挺会说的,想要艳遇就不要救我这个老太婆啊”。
我晕,这是什么跟什么啊。我只是打一个比方,结果就被她抓住辫子不放。今天我说话究竟怎么了,漏洞百出。
我连忙声辩道:“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
“哼,我看不是比方呢,老实交代你昨天对我做过什么没有?”母老虎说完离开椅子坐到了我旁边,老虎眼睛瞪的很大。
“我对你做过什么啊?”这个黑锅我可不能顶,老天爷你开开眼吧,我可只动了脑筋没动手啊。
“那.......”母老虎的脸微微一红,再强的女人也有也羞于启齿的时候。
“那什么那?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我现在决定向菲儿同志学习,打死也不说出秘密。
“昨天是你一个人送我回来的吗?”母老虎埋着头小声地说。
我来之前在电话里告诉了她详细经过的,怎么才两、三个小时就忘了?我现在真的有点心痛电话费了,看样子那大半个小时白说了,浪费我的口水。
“是我一个人把你送回来的啊,难道你不信?”,我回答她说,眼睛故意盯着她看。
见我故意盯着她,母老虎的脸更红,头埋得更低。哈哈,你母老虎也有今天,想当初你在公司是何等意气风发,镇压我们这些“老实人”时是何等痛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轮到我出头了。
“我昨天呕吐了?”母老虎的声音更小了,不仔细听根本就听不到。
“你不单呕吐,而且还吐了我一身都是污渍,害我穿着滴水的衣服回家。”
听见我的话,母老虎抬头快速的看了我一眼,我分明看的出她眼神里的几分羞愧和慌乱:“那......那我的衣服是你帮我脱.....换的?”这句话虽然小的象蚊子哼哼,但绝对逃不过我的耳朵。可能她觉的说成脱不太好,临时又变口说成是“换”。
“没有,我只带你回家,扶你上床后我就走了”,我早已想好了说词,连忙把衣服的事推的一干二静。
母老虎这时候抬起头,眼神很复杂,我看不出是什么眼神。
沉默了半晌,母老虎似乎下了决心,咬了咬嘴唇说:“我不怪你,你不说我也知道”。
我一听这话就急了,这不是屈打成招么?“真的不是我帮你脱的衣服。”虽然不是我脱的,但我在她脱衣服的时候没有回避,甚至希望她把内衣也一起脱掉却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我说话也没有开初那么理直气壮。
“我又没要你负责,你着急什么”,母老虎突然淡淡的说道,看样子认定是我趁她醉酒行了不轨之事。
“假如是我做的我肯定会承认”,虽然我嘴上这么说,但心里也在犯嘀咕:“怎么她认定是我脱的啊?”
母老虎的声音还是听不出喜怒:“你不是说我呕吐的时候把自己吐的一身都是啊,可我醒来的时候衣服上的污渍是擦拭过的,地板上也没有污垢”。
我晕,我看走眼了!母老虎精明着呢,连这些细节都注意到了。我原本想说是她在我走后自己脱的,可衣服上的污渍被擦拭干净有怎么解释呢?我脑袋都大了,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看女上司脱衣服这样不厚道的事被当事人揭穿,这次丢脸到丢家了。
没办法,我只好原原本本把她喝醉酒后自己脱衣服睡觉的事情说了一下,只隐瞒了帮她擦拭胸前污渍的举动,改说成临走前帮她擦拭了一下衣服,顺便拖了地板。也不知道她相不相信。
“你都看到了?”母老虎的声音再一次小声起来。
现在谈话的氛围令我很难受,我最多算不厚道,怎么感觉自己真的和她发生了超越友谊的关系了呢?
“看到了,我承认我没有回避,但你是没脱内衣的。”我老实回答并强调了她是穿着内衣的。其实现在游泳馆里穿着三点式的女郎大有人在,只不过不是地点没有这么暧昧罢了。
“哦?”母老虎虽然脸上虽然还有点红,但声音至少恢复了正常状态。“我本来就是你救的,被你看见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算你偷窥无罪好了。”
知道是我救你的就好。咦,不对啊,什么叫偷窥无罪,我哪里是偷窥,我那是面对面的看。不对啊,母老虎语气怎么变的这么温柔?古代的女人一旦被男人看过身体后,要么嫁给这个男人,要么就自尽表示自己是清白的。现在都21世纪了,母老虎不会是要我负责吧?一念至此,我顿时慌了手脚。
就在我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母老虎突然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说道:“你是一个不趁人之危的好人。”
“别......母....夏主任你别这样,万一被你老公回家来撞见,谁都说不清楚”,我连忙想推开母老虎,谁知道慌乱中推到了她的胸口上。
手掌一推到夏老虎丰满的**,我便闪电般的缩回手来。我再一次以自己的人品发誓,她的**虽然很有弹性,摸起来感觉很爽,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被我在胸口上用力推了一把,母老虎的头已经不能靠在我身上,她明显楞了一下,用一种又好气又好笑的眼神看着我。
该不会真的以为我是色狼趁机吃她豆腐吧?我脸皮再厚也感觉到自己有点招架不住。连忙解释:“夏主任,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说过叫你别叫我主任,看也被你看了,摸也被你摸了,指不定我醉酒的时候你还做过什么来着?”母老虎一幅咄咄逼人的口气让我的心跌到了谷底。
神啊,救救我吧!我纯洁的就象一张白纸,为什么偏偏把我打入十八层地狱呢?不死,残剑这些个祸害都活的比我好,我是冤枉的啊!
我正准备发一个毒誓证明我的清白,母老虎嘴角一弯,笑了,笑得我心虚,我那还敢出声。
正当我苦思良策准备脱身之际,母老虎止住了笑对我说:“方休你觉的夏姐怎么样?”
我日,说到正题了。要我上刀山下火海都可以,但要我负这个莫须有的责是万万不可能的,于是我冷冷地道:“一般”。
“哦,犟驴脾气还蛮大的,和你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
逼迫不成就想起用怀柔手段来招安老子?门都没有。
“我就是这个脾气,改不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有趣还很有脾气,我想认你当弟弟,你愿不愿意?”
我正在郁闷中,生怕母老虎说出要我负责之类的话来,一听她问我愿不愿意,立即条件反射的答到:“不愿意”。话一出口马上就醒悟到自己真他妈傻,不做弟弟,难道做她的情人啊?连忙赔笑着纠正自己的错误:“我愿意,我愿意”。
母老虎好笑的望着我:“到底愿意还是不愿意?”
“我愿意”,这一次我回答的很干脆。我正愁这件事不知道如何收场,没想到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知道我为什么认你做弟弟吗?”母老虎看着我说道。
我摇了摇头,我是真的不知道原因。女人心,海底针,哪有那么多功夫去找?只要她不让我负责,上刀山下火海何足惧哉。
“你很有个性又有趣,还救了我。我在这个城市没有亲人,有你这样一个弟弟也不错。”
“你不计较昨晚的事了?”我还是有点放不下心。
“所以我认你做弟弟呀,有啥好计较的,被弟弟看到又不是被外人看到。”母老虎说的很真诚,我从她眼睛里看不出其他成份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