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田甜的计划(上)
章节列表
第十七章 田甜的计划(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昨夜睡的一点都不好,因为半夜的时候停电,被热醒后就再也没办法入睡,今天一早上班就打瞌睡。这些天来,我根本没有熬夜打装备的精神劲,以前通宵奋斗只为打出高级游戏装备卖个好价钱,现在每个月有固定工资和奖金领,用不着熬夜挣钱。
大办公室人多嘴杂,虽然我的办公桌靠着墙角的窗户,但上班时间公然在办公室里睡觉始终影响不好。苦苦支撑了一个小时,确实熬不住,正准备抽支烟解困,张蓉蓉做贼似的问我:“嘿,你前段时间提起夏主任都咬牙切齿的,怎么摇身一变成了她弟弟了?”
我瞌睡的很,强打精神回答到:“现在说不清楚,有时间慢慢摆给你听。”
夏姐办公室不是有一个休息室么?要不是张蓉蓉提起夏姐,我还真没想到这一点。有休息室就肯定有床,我刚才怎么没有想到呢?
“不说就不说,谁稀罕。”张蓉蓉似乎对我的回答很不满意。没功夫给她解释,我歉意的对她笑了笑说道:“我有事要出去一下,有人找我就让他打我的手机”,上下眼皮都快打架了,我真的抗不住了。
走进夏姐的办公室,我发现夏姐正坐在办公桌前用手托着下巴想事情。这个傻大姐,没事装什么“思想者”啊。给她说明来意,和我预想的一样,夏姐很开通的指了指休息室说:“里面有床,空调开的低,注意别感冒。”
“谢谢夏姐”,我道谢后走进休息室。
“什么时候这么懂礼貌了?把门掩上。”身后传来夏姐的声音,话里有话,难道我以前就是没开化的野人?算了,有求于她,就不和她计较了。
休息室里就只有一个衣柜和一张床,板凳都没一根。我掩上门,和衣倒在床上就睡,枕头上传来淡淡的香气,和夏姐头发的香味一个样,很好闻......
我一觉一直睡到中午才醒,准确地说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一看来电号码,是田甜这小妞,准是工作服的事。
“田大小姐,什么事啊?”我躺在床上问道。
“一个上午你都没来拿工作服,跑哪去了?”田甜的口气不善。
“我们策划部这两天比较忙,我出去拜访一个客户去了。”我肯定不能说自己在夏姐办公室睡了一上午的觉。
“你现在在家还是在单位?”田甜问道。
“我在单位。”我老实回答。
“我也在单位,10分钟内到我办公室来拿工作服,朱姐出差了,我帮她发放。”
起床的时候我发现夏姐给我留了一张纸条在床头,“见你睡的正香就没叫醒你,我先下班了,出门时记得把大门关上。”
现在什么时候了?我仔细好看了一下表。靠,都中午1点过了。连忙用手机给夏姐打了一个电话,表示感谢。“夏姐啊,今天上午给你添麻烦了。”
“你这个睡神终于醒了。”电话那边传来夏姐在取笑我。
“睡舒服了,醒来才看见你留的纸条,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我都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又打呼噜又流梦口水的。”夏姐笑的更欢。
我用手摸了摸枕头,果然有一处有点湿润,这下糗大了。“你偷窥我,女流氓。”
“谁偷窥你了?我的办公室我的床,我是正大光明进来的。”
......和女人永远说不清,继续聊了几句,我挂了电话,10分钟的时间快到了,该上总经办拿工作制服了。
总经理办公室只有田甜一个人,从她手里接过自己的工作服,我道了声谢转身就想走。现在又是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千万别闹出上次那种误会才好。说句老实话,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谁不愿意和田甜这样的美女交往啊?关键是我怕自己自作多情,到头来又落得一个“我对爱愚昧,应该被判死罪”的下场。三年前的教训太深刻了!
“你有事?”田甜叫住我。
“没啊”,我下意识的回答道。
“那你干嘛不坐一会?”
“这个这个......”我突然觉得语塞,楞了一会才说道:“现在是下班时间,被人看见了不好吧。”
“我们又没做亏心事,怕什么。”田甜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显然忘记了上次被误会时她着急解释的样子。有时候,没做亏心事并不代表别人就不误会你,举头三尺有神明也没用,神明不会帮你作出解释的。
“找我有事么?”我转移了话题。
“晚上一起去看文艺演出不?我有两张票。”田甜低着头说道。
以前大学读书时,我追女朋友可是追了半年,她才同意和我交往的,难道三年以后世道就变成美女主动追求帅哥了?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象田甜这样可以打95分的女孩,追求她的人肯定很多,我自己都没觉得自己有哪点好,值得她如此青睐。瓣起指头算,我们总共打交道的次数绝对不会超过10次,爱情是不是来得太他妈的突然了点?
“我不喜欢看演出。”我觉的自己很残忍,我真的怕自己担负不起这份爱。说完我转身就走。
“方休你等等,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田甜急切的叫住我。
“哦?”我转身看着她说道:“你是一个很优秀的女孩,我不适合你。”
“就知道你会这样想,你以为你是谁?”田甜很委屈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我纳闷的问道。
“我只是想请你帮个忙,你竟然这样的态度,自大的......”我一听她的话不对路,连忙挥手打断她的话:“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帮忙,帮什么忙?”
害我虚惊一场,我还以为眼前的美女看上我了呢,不过心里竟然微微有点失落。
“晚上陪我去看一场文艺演出,挺精彩的。”田甜见我语气松动,马上追过来游说我。
“为什么?”莫名其妙的示好,这里面有问题,我暗自提醒自己。
“你陪我去就好了,就一次”,田甜紧张的说。
“你不说理由我绝对不去。”其实我也很想知道原因。
见我态度很坚决,田甜咬了咬嘴唇,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有个油头粉面的家伙一直纠缠我,我计划让你假扮我男朋友,让他知难而退。”
我靠,田甜的计划怎么听起来很象YY小说啊。“我假扮你男朋友和看文艺演出有什么关系?”
在我的追问下,田甜倒豆子一般把事情经过说了出来。原来几天前,一个叫周贵的纨绔子弟无意中在街上碰见田甜,惊为天人,对田甜展开了潮水般的追求,每天提着一束玫瑰花等在田甜回家的路上向她表白。可惜的是田甜不喜欢他那种调调,没少给他好脸色看。这个老兄也很“痴心”,对田甜说只要她没男朋友,他就不会死心。最近两天更是对田甜的行踪进行跟踪。
“有人追求你是好事啊,看你这个样子还不知足。”听完田甜的叙述,我宽心下来,和她开起了玩笑。
“讨厌,我都急成这样了,你还说笑”,田甜举起手就想打我。
“打啊,朝这打,打了我还想我帮你的忙?”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那你答应帮忙了?最多我请你吃一顿饭,你看好不好?”田甜果断地把手放了下来。
“成交”,助人为乐是快乐之本,何况还可以宰她一顿,没想到马上就可以宰回来。我略一思索就答应了田甜的请求,田甜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为什么偏偏选中我呢?”我望着田甜的眼睛说道,希望可以从她眼睛里读出点什么信息来。
“因为.....因为你是帅哥,”美女夸我长的帅?还没等我高兴起来,田甜又接着说道:“最主要是你笨,我想气气那个无赖。”说完田甜捂着嘴巴窃笑,怎么看都象狡诈的狐狸。
帅哥?我看自己完全就是一个衰哥,好心帮忙就是这个下场,老子今后绝对以此为鉴,不再滥当好人。
没必要和她纠缠,我掉头又继续往门外走。田甜冲我嚷了一句:“晚上7点半,艺术宫门口见,不见不散啊。”
靠,还不见不散呢,弄得跟玩真的一样。我刚一出门转弯就撞到了一个人身上,定睛一看,居然又是田甜一个办公室的同事赵志。这家伙嬉皮笑脸的冲我低声说道:“不见不散。”
日,今天出门忘了看黄历,真是晦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