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麻烦(上)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一章 麻烦(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我真的很困惑,根据夏姐平时的性格,要是换作别人对她这样动手动脚,估计脸上少说也要挨上几巴掌。可是我刚才胡作非为,她非但没有生气,甚至还有点“配合”我的动作,我方休要钱没钱,要事业没事业,莫非是我长的象她的初恋情人?
虽然这几年我整日沉溺于网络虚幻的世界里,但偶尔也会和几个知心哥们谈及所谓的爱情。记的有一次喝酒,大概是两年前,那时候斯文人正疯狂的追求一个漂亮妹妹,所以说到爱情的时候很有感触:“被爱是幸福,爱人是痛苦。”老陈喝醉了酒用哭腔连声说结婚以后就失去了自由,问世间情为何物,无非是一物降一物,谁叫这老小子怕老婆呢,没人同情他。当时“情圣”不死邪神说了一句让我至今记忆犹新的话:“女人无所谓正派,正派是因为受到的诱惑还不够;男人无所谓忠诚,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筹码还太低。”老子的大学女朋友就是在钞票的诱惑下,跟一个公子哥儿跑了,去他妈的爱情!至于残剑这个被网络游戏毒害的青年,对爱情完全愚昧,和我比起来,他更应该被判死罪。
有些问题越想越糊涂,比如现在夏姐和我这样暧昧的姐弟关系。我不是圣人,做不到有情无欲,也不想当有欲无情的浪子。老天啊,我都够衰的了,没必要这样折腾我吧,别他妈的逼我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看来有时间得请教一下不死这个“情圣”了。
我就坐在沙发上搂着夏姐坐了大半个小时,直至快到上班时间才叫醒她。
夏姐坐起身来揉了揉眼睛说道:“真不想起来,睡午觉真舒服。”
“你倒是安逸,我的脚都被你压麻木了。”我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腿脚。
“有美女投怀送抱你还不满意?你这个色狼是怎么当的?”夏姐不但没有感谢我,反而把我直接划到了色狼堆里。
“我是色狼,那你就是女流氓,而且还是专门骚扰帅哥的女流氓。”
“我骚扰你?”夏姐听到我的话突然站了起来,在我手上使劲拧了一把,“你去110报案嘛”,说完便坏笑了起来。靠,这个有暴力倾向的女人笑的好嚣张。
“君子动口不动手”,我连忙退了一步,一看右手胳膊,夏姐开玩笑不分轻重,把我的手胳膊都被拧红了,不是一般的痛。
“你刚才又动口又动手的,不是色狼是什么?”夏姐边说边用手梳理头发。
我指了指鼻梁上架着的眼镜说道:“君子动口不动手,小人动手不动口,又动口又动手的就是我这种斯文人。”
“拐弯抹脚的骂我是小人,找打是不是?”夏姐作势又想打我。我连忙又退了一步说道:“收拾快一点,要迟到了。”等我和夏姐驾车赶到公司时,足足迟到了20分钟。还好打考勤的是夏姐本人,不用担心被扣发奖金。
坐在办公室里抽烟发了一会呆,我用手机给夏姐发了一个短信:“姐,我们这样子不好,我好怕自己忍不住出问题。”不一会她回复“乱想什么,看不出你还挺封建的。”封建?生平第一次有人这样评价我。我虽然戴着眼镜,可也不是迂腐的老夫子啊。
“为什么对我这样好?”我又发了一个短信给她。
“等我死的时候告诉你”,夏姐回的短信让我心都凉了半截。算了,以后看好自己的门,管好自己本人,特别是管好自己的嘴和手就是了。
我打开电脑上了QQ准备斗一会地主,恰好看到不死这个“情圣”也在线,于是我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说成是帮同事出主意,叫给不死给点建议。
不死的回话只有一句话:“你那个同事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羡慕啊。”
幸福?老子焦虑都还来不及,没觉的有什么幸福。还没等我追问为什么,不死又通过QQ给我发来一段话:“对于未婚美女要孜孜以求,对于已婚少妇绝不能放弃,对于未成年美女要用发展的战略眼光看待。和你的同事商量一下,他不上就转让给我。”
看了他的话,我哭笑不得,这家伙空负“情圣”大名,活脱脱就是一个禽兽的造型。老的少的都不放过,我不就成种马了么?
和不死聊感情完全是扯蛋。我正准备转变话题问他游戏里行会的情况,夏姐打来电话叫我马上去她办公室一趟,电话里没说有什么事,但我能听出她语气很急。
一进夏姐办公室,她就示意我把办公室的大门反锁上。还没等我发问,夏姐就对我说道:“给我一支烟。”夏姐偶尔心烦的时候就要抽烟,这个习惯我是知道的,现在她的举动告诉我,肯定发生了不寻常的事。
夏姐抽烟的姿态很优雅,特别是用指甲弹烟灰的时候让人着迷。我以前在网吧里也见过不少抽烟的女人,都不能跟夏姐相比,或许这就是白领丽人的气质所在。
“黄本元星期五,也就是3天后要到公司来”,夏姐抽了几口烟后平静了下来。
我心里很纳闷,死胖子不是伤的很重么?怎么才一个月时间就活蹦乱跳了?“他来公司做什么?”
“刚才他打电话来说是要来商量广告策划的事。”
“我还以为是好大不了的事,他来关我什么事。”就这一点破事,夏姐居然把气氛搞的那么紧张,让我误以为是发生了很重大的事情。
“商量工作只是一个幌子,我想他是来查看打他的人是不是我们公司的。”
“查就查,怕他做什么,我还不信他能咬我,惹毛了叫人再K他一顿。”和夏姐不同,我的字典里找不到退让两个字。听到我的话,夏姐眉宇间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我见夏姐沉吟着不说话,知道她是为我安危担忧,便安慰她道:“我知道怎么保护自己。当时天黑,又过了这么多天,死胖子未必能认出我来”。夏姐还是放心不下地问道:“假如他认出你来了怎么办?”
认出来就认出来,还能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慌顶个屁用。现实生活和游戏有很多相似之处,在游戏里PK,千万要抗住,抗不住就磨,磨得敌人没脾气,让他知道你也不是好惹的,给敌人造成一种假象——你就是打不死的“超级小强”,这样到最后敌人一般都不愿意主动招惹你。现在死胖子仗着有钱有势,想把我踩到脚下,除非一下把我踩死,否则我会让他后悔为什么活在这个世上。老子没钱没老婆,贱命一条,尽管放马过来,老子等着呢。
见我不说话,夏姐可能以为我胆怯,坐到我旁边迟疑了一会说道:“要不然我去找他谈谈?”
谈锤子,有什么好谈的?现在夏姐去求黄本元等于是羊入虎口,不但帮我不了我的忙,反而只会增加我的思想包袱。死胖子这样好色的小人,逮着机会不把夏姐弄上床才怪。
“没什么好谈的,你只要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其他的麻烦我来解决。”我摸出一支烟,点燃后狠狠地抽了一口,决定主动出击,就象上次收拾周贵那样对付死胖子,我就不信他没弱点。
“还是让我去试试吧。”夏姐仍然坚持她的建议。
这个傻女人,为什么脑袋就这么不开窍呢。死胖子拿出10万元找人想收拾我,可见是下足了血本,单凭你几句话就能让他平息怒火?我知道夏姐是为我好,可我真的没办法理解她的思维方式。死胖子想把事情搞大,我就陪他疯好了。
“方休,我真的好怕你出意外”,夏姐突然神色黯然的看着我说:“都是我连累了你。”
夏姐的样子看了让我莫名地好感动,因为我看得出她是真正关心我,即使是亲姐姐也不过如此。
“别怕,我现在不是好手好脚的么,要是缺胳膊断腿的怎么揩你油啊?”为了宽夏姐的心,我故意转移了话题。“讨厌,这时候你还挑逗人家。”夏姐略带哭腔的声音马上变成了娇嗔,配合着脸上淡淡的红晕,眉目间充满了诱惑。我心神一动,闪电般的嘴了夏姐的粉脸一下,夏姐的脸更红了。
“夏姐,给我三天时间让我处理好这件事。”我一句话打破了尴尬的处境。
“嗯。”夏姐这时候象失去了主见,可能还没从刚才我偷袭她的举动中回过神来。
“我请假三天,没意见吧?”我继续问道。
“嗯,工作这边的事我会处理,千万别冲动。”夏姐回过神来叮嘱我。
用什么方式解决问题那是我的事,但表面上还是要做出尊重夏姐的样子。“知道了。”我爽快的答应下来。
离开夏姐办公室,我马上给残剑发了一个短信,叫他通知那天打黄胖子的几个哥们晚上出来到老地方聚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