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三章 解决麻烦(上)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三章 解决麻烦(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金山银山也是一分一厘积累起来的,能节约当然要节约,何况我又不是有钱的主。商量推敲了一会细节,大家都感觉计划没有什么漏洞,再三确认不死记得黄胖子相貌之后,我们便简单分了一下工,由我负责探听黄胖子的所有资料,不死带战魂两兄弟负责跟踪**,斯文人想办法找到黄本元上高中的女儿,残剑负责弄点必要的“工具”。老陈不出力,今天晚上的饭钱就着落到他头上。这叫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计议完毕,大家也无心继续吃饭,付帐闪人。我给战魂打了一个电话,正好龙少也和他在一起,于是我把事情经过和现在的处境说了一下,他们二话没说就答应帮忙,果然够朋友。
挂了电话,我看了看时间,才八点半不到,便给夏姐打了一个电话,“夏姐啊,你有黄本元的名片没?”
“有啊,你要?我找找。”
等了一分钟不到,电话里边传来夏姐的声音:“找到了。”
“夏姐,麻烦你开车来接我一下,把名片也带来,我在花园路上面那个路口等你。”
夏姐来后,我接过黄胖子的名片一看,乐了。上面不仅有公司地址、电话,甚至连住宅电话都写在上面,黄胖子啊黄胖子,等一会有你好看的。
见我盯着黄胖子的名片直笑,夏姐问道:“你笑什么?”
“黄胖子的公司居然是做房地产的?”我故意转移话题,指着名片说道。
“很正常啊,做房产的公司才会经常找我们做策划啊。”夏姐对我的问话不以为然。
“做房产有搞头,那黄胖子不是富了流油哦?”我逐渐把话题往我需要的方面引。
“听说公司是他老婆娘家的钱出资创办的,他只是总经理。不过他家确实有钱。”
“死胖子开的车比你这辆如何?”我问道。
“他平时比较低调,开的是一辆帕萨特,听他说买了一年半了”。
“车子一般,那肯定车牌号也好不到哪去。”
“他那辆的还不错,65828,至少比我的好多了”,夏姐回答道,突然她 意识到什么:“你问这些有什么用?可别做傻事。”
“没什么啊,随便问问”,天地良心,我可是不想让夏姐担心才善意说谎骗她的。
看夏姐的眼神,显然有点怀疑我的话,不过好在她没继续追问下去。一路无话,夏姐开车送我回了家。我道了谢就径直上楼,今天可不能让夏姐到我家坐坐。
十分钟后,我下楼开始了我的行动。打的找到了名片上所说的“富源”房地产公司,然后找了一个公用电话,拨通了黄胖子家的电话。通了,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传来:“喂,哪位?”我刻意变换了声调问道:“请问王刚先生在吗?”王刚这个名字是我胡乱编造的,变换声调是为了预防万一。
“打错了。”那女人冷冷的回了一句就挂掉了电话。
电话被挂断后几秒钟,我按下了重拨键。这次我不等对方先开口,抢先问道:“请问是王刚先生吗?”“给你说打错了,打错了。”电话那端传来那女人不耐烦的声音,随后电话再次被挂断,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稳了一下心神,我第三次拨通了黄胖子家的电话,这次电话那端传来一头母老虎咆哮的声音:“你烦不烦?打骚扰电话好耍啊。”“这里不是花园小区的电话啊?”我故意装出吃惊的声音。“打错了,这里是丽苑小区,再打我报警了哈。”“砰”的一声,黄胖子老婆估计是把话筒砸到话机上的。对于她这种不礼貌的态度,我一点都不在意,因为现在我知道了黄胖子住在丽苑小区。
我不知道丽苑小区在哪没关系,战魂他们跑的士的肯定知道。任务圆满完成,可以收工回家了。
回到家我马上给不死打了电话,详细告诉他刚才所知道的一切,并一再叮嘱他明天一早就叫上战魂他们开始跟踪。有了黄胖子公司地址、住宅地址以及车牌号,只需要守在上述两个地方的出口处就行了。假如这样都跟丢了,那只能说明不死的智力太低。我唯一担心的是黄胖子的伤势没好完,短时间之内不去找小蜜或情人幽会。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我都在不停的和几个兄弟电话联系。老陈因为没有参加行动,也是一天内打了十多个电话过来询问进展情况。第一天,黄胖子没有什么异动,早晨开车送女儿上学,然后到公司上班,中午没回家,晚上7点不到就回家休息了。唯一收获是弄到了黄胖子女儿的照片,据斯文人说是趁黄胖子早晨开车送女儿去学校的时候**的,我看了一下照片,一个胖妞,和她老爸一个猪样。
第二天上午,不死他们弄到了黄胖子老婆的照片,虽然有点模糊,但还是能看出是一个长相飚悍的女人,都丑成这个样子了,难怪黄胖子会忍不住出来“打野食”。下午4点过,我正在家里上游戏,不死打来电话,说黄胖子一个人开车往城郊方向走,他和龙少在跟踪。
“跟紧点,无论如何不要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我一听情况就来了精神,我有一种预感,黄胖子这趟出门肯定不是公事。
半个小时之后,不死再次打来电话说黄胖子在城郊一个居民楼的前接了一个20多岁的女人上车。
“拍到没?”我兴奋的问道。
“拍到了2张,不过样子不是很亲密。”不死回答到。
“我日,光天化日之下你还想做什么?继续跟下去”,我连忙对不死吼道。
我现在心里已经有底了,独自开车接一个20多岁的女人,黄胖子果然是一个“风流”人物。
这个下午收获非常大,不死他们在一个咖啡厅**到了黄胖子和那个女人手牵手的照片,这还不算厉害的,最经典的一张是黄胖子搂着那女人的腰走路的照片。
手里有粮,心中不慌。虽然不死他们没有拍到黄胖子和那个女的更亲密的照片,但我已经很满足,我从没指望不死他们能拍到黄胖子裸体之类的照片,就凭手上这些照片已经很有威慑力了。从“接人”到“上车”,再到“喝咖啡”,最后“进宾馆”大门,全都有照片,不怕黄胖子不低头。作为一个才学会摄影两天的人来说,不死不仅超越了很多**的前辈,也超越了自己,我觉得不死不去当“狗仔队”太可惜了,简直是埋没了“人才”。
第三天上午,我叫斯文人把黄胖子的心腹----那个带眼镜的年轻人的住处也摸清楚了。
中午的时候,我把大家召集到我住的地方聚头,战魂和龙少也参加了进来。首先我把前两天的情况总结了一下,然后把冲洗出来的照片一一展示给大家看。
“现在准备工作基本上做完了,下一步就是把黄胖子约出来。”
“怎么约?”不死一脸茫然地问道。
“直接给他打电话”,我说道。
“不如守在他回家的上,弄得那么麻烦”,残剑插话说道。大家脸上露出了赞同的神色,显然都以为残剑说的方法可行。
我没理会残剑,这小子办事的方式就只有简单粗暴,不动脑子。“咱们这次是以威吓为主,我上次不是说过了么,必要的时候可以杀鸡骇猴,眼镜就是那只猴,现在该他发挥作用了。大家想一下,暴打眼镜一次,让胖子知道我们也不是喝稀饭的,这次是眼镜,那么下一次可能就会轮到他,绝对会给他心理造成压力。”
“顺便还可以敲点钱来用。”残剑指了指照片。
“不,绝对不能要钱。打人是治安问题,只要不打残废,应该不会出大事。**也进不了笼子,惟独敲诈危险,量刑比较重。”为了准备这次行动,我可是下了一番功夫。
“我赞同神话的意见,打眼镜不打胖子”,不死发话支持我。
我冲大家点了点头,“这事就这样这样定了,晚上下班的时候残剑带人守侯在眼镜回家的路口,见了他就暴打,别太投入,当心过路的人报警。打完发短信给我通个气就可以了。”
“你呢?”不死问我道。
我得意的一笑,“山人自有妙计。”迎接我这句话的是几个傻B粗俗的中指拇…….
下午快5点30分的时候,我在金座茶楼给黄胖子打了一个电话。
“黄总啊?”我故意拖长了声音问道。“哪位找我?”手机那头传来黄胖子的声音。
我没理会他的问话,径直说到:“我手头有个项目标底,不要管我从哪里弄来的,你有兴趣没得?”
黄胖子果然是个精明的商人,没问真假,先问项目:“哪个地段的地皮?”
“桥南。”我回答的也很含糊,这种私下里勾兑的事还是含糊点好,否则很容易被黄胖子识破。
“有什么要求?”黄胖子很直接,显然他也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
“那要看你黄老板是不是爽快人了。”我故作高深的回答他。
“要我怎么相信你?”
“开标标底和我报的数目相同,我才收钱。有兴趣就来金座茶楼7号雅间谈谈,我等你到6点半,一个人来。”说完,我就挂了电话。
我不怕黄胖子不上钩,遇到这种好事,即使明知道是假的,黄胖子都会来。没办法,这就是商人。有了项目标底,就可以报出最接近的标书,就时下房地产开发项目而言,一块黄金地段的地皮,拿到手后只要不是修厕所,几乎都是稳赚的格局。这样的好事,要是黄胖子肯放过才是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