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解决麻烦(下)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章 解决麻烦(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10分钟后,不死打电话通知我:“黄胖子一个人开着车离开公司了。”
呵呵,一切顺利,大鱼咬钩了。大约20分钟后,门外响起敲门声。这个奸商,听见有钱赚,跑的还挺快。“请进”,我大声说道。
服务员把黄胖子带进雅间后,我叫不要进来打搅我们。然后指着沙发对黄胖子冷冷说道:“坐。”
“请问贵姓?”黄胖子听我语气不对,也没有落座,用警惕的眼神看着我,不知道他从我的身形样貌是不是觉察到了什么。认没认出我来并不重要,反正今天老子摆的就是鸿门宴,你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
我把装照片的信封递给了他,笑着说道:“黄胖子,听说你很想我啊?”
黄胖子一听我的话,马上想起什么,转身就想打开房门奔命。我哪容他跑脱,一把拉住他的衬衣后背的领子说道:“慌什么,看看你自己的照片。”
“什么意思?”黄胖子的声音很不自然。
“少废话,叫你看就看”,我对他没有好脸色,“你的照片很有趣,当然我也不介意你大声叫人来一起看你的照片。”
“我的照片?”黄胖便轻声嘀咕着从信封里拿出我们**照片看了起来,脸色阴晴不定。“你这是什么意思?威胁我?”黄胖子看了几张后就愤怒的想撕毁照片,由于心急想把照片一起撕毁,结果十多张照片重叠在一起反而撕不烂。
“我还有2套,如果我是你就不会象现在这样傻。”我看着好笑,出声制止了他的愚蠢行为。
“你想做什么?”黄胖子冲到我面前咆哮。
妈的,口沫都溅到我脸上了。我一把推开他:“死胖子,注意口水。请你观赏还不领情,你不看,你老婆应该喜欢看。”
“你在威胁我?”黄胖子眼珠直转,估计在打什么鬼主意。
“少动你的花花肠子,假如我出了什么意外,我保证这些照片会出现在大街小巷,乃至你夫人和女儿手中,当然,我也不保证你夫人和女儿的安全,还有这位和你亲密的小姐。”
“你敢?”黄胖子吼了起来。
靠,老虎不发威,你还当老子是病猫。
“你可以试一下”,我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照片,顺手就给他肉脸上来了一下“啪”的一声,这个世界清净了。“即使你找道上的人老子也不怕,大不了死的时候拉你垫背,别他妈的以为有几个钱就了不起。吼啊,怎么不吼了?给脸不要脸。”我越说越火起,抬脚对着黄胖子的肚子就来了一脚,把这个肉球踹到了沙发上。
“尽管放马过来,老子就看看你们全家是不是每天都背着钢板出门。”说完我转身就走向房门准备离开。
“别别别”,黄胖子肚皮吃我一脚,顾不上痛嚎,出声叫住了我:“兄弟,有……有话好好说。”我不用回头也能猜想到黄胖子捂着肚皮说话的狼狈样。见我停了脚步,黄胖子连忙跑过来陪着笑脸:“坐下来慢慢说,好说好商量”。
我扭头瞪了他一眼,真是一副贱相。刚才我斯文一点,黄胖子以为我好欺负,对老子凶神恶煞的。一旦我摆出流氓样,黄胖子马上就象焉了的茄子,底气不足起来。我正要说话痛骂胖子一顿,包间门突然被服务员打开,不死闪身进来。一边关门一边问道:“谈的咋样?”
“黄老板有钱架子大,想继续玩。”我背对着黄本元给不死打了一个眼色。不死心领神会的吼道:“操,那就是谈不拢了哦”,抡起了拳头走向黄胖子。
包间里马上响起黄胖子的求饶声,哎,黄胖子上次被打断了一根肋骨,不知道好完没有。我转身坐到沙发上,点了一只烟自顾抽起来,看不死演戏。“叫你拽……叫你嚣张…妈的,叫你***……”不死一边骂一边扇着耳光。黄胖子才倒霉,***也成为了被打的理由,估计他自己也想不通。在不死拳**加下,黄胖子发出了很有特色的惨叫,一长一短的,就象家里死了人哭丧一样。嚎吧,这间茶楼是老陈的朋友开的,黄胖子吼破了嗓子都不会有人来搭救。
估摸着差不多了,我开始和不死唱起了“二人转”。
“喂,打够了没有”,对于这种一个红脸一个白脸的把戏,我和不死他们在游戏里玩的很熟。
“这种人,不打皮就痒”,不死说着又给了黄胖子一耳光。黄胖子挨了一记耳光,又听见我在给他说话,连滚带爬的跑到我脚边捂着脸叫痛。
“跑,你以为跑的掉啊?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不死追上来对着他P股又是一脚。
我丢了一支烟给不死,淡淡地说道:“先别打了,我想现在黄总应该有兴趣和我们谈下去。”
“我谈,说什么我都答应,别打了。”黄胖子现在很怕我们继续打下去。
“哦?”我故意吊黄胖子胃口,不继续说下去。
黄本元不敢正眼看我,怯怯的说:“要多少钱,兄弟,我给你们。”
“给你妈的钱,你以为有钱就可以找人摆平我们?”不死本来站在窗边抽烟,听到黄胖子的话,忍不住喝骂起来。
我做手势打断了不死的话,盯着黄胖子说道:“老子没黑道背景,照样玩死你。”
“误会,误会啊”,黄胖子慌忙摆着手声辩。
“误会?对我老姐灌酒也是误会?还舍得出10万找道上的人出面。告诉你,老子不怕,最起码要拉你垫背。”
见黄胖子不说话,不死这个恶人适时登场了:“神话,别和他罗嗦,搞了他再找机会收拾他老婆娃儿。”听到不死的话我心里乐了,这小子装啥像啥,可塑性很强,有前途啊。
正在这时,黄胖子的手机响了,他看了我一眼,不敢接。我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尽管接。黄胖子接起电话后不到10秒钟,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不,不,不你先去医院,这几天不用来上班了,我晚点给你打电话。”胖子看了我一眼,见我正盯着他,接着说道:“我正在处理.....恩,这件事不用你操心,我没事,管好你自己。”最后一句话黄胖子是用命令般的口气说的。
挂掉电话,黄本元主动讨好似的望着我说:“我公司里的小周打来的电话。”我缓缓吐了一口烟,淡淡地说道:“周刚是吧,还能打电话,证明手没被打断。”黄本元这个老鬼果然很精明,脑袋点的象小鸡吃米一样,顺着我的话说道:“恩,恩,一点小伤,我叫他去医院自己搞定。”小伤?亏黄胖子说的出口,我可是知道残剑打人的狠劲。不想和黄胖子再废话,我直接说道:“这次是他,下一次可能是你或你家人,我的意思你懂吧?”
“我懂我懂,兄弟我们是不是可以好好谈谈?”黄本元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指了指旁边的沙发:“坐。”
这次黄本元学乖了,老老实实地坐到沙发上等我说话。这傻B,要是一开始就这么合作,哪里会招致皮肉之苦呢,一个字:贱!
我知道现在不能逼急了,怕黄胖子狗急跳墙,但也不能让他摸清我的想法,否则结果会对我自己不利。于是我冷冷的问道:“说吧,咋个解决?”越是莫测高深,越让人害怕,这方法用在黄本元这种怕死鬼身上应该可行。
配合着我说话,不死摸出手机给残剑他们打了一个电话:“老大叫兄弟们把人盯紧点,你们回来两个人,到茶楼来。”呵呵,不死脑筋转的很快,所谓三十六计,都是以攻心为本!什么“兄弟们”、什么“盯紧点”,这些字眼用的太好了,总共才7个人参加行动,被他这么一说,倒显得我们人手很多一样。
果然黄胖子听了不死的话,恐慌的看了不死一眼,露出了认命的神色:“我认栽。得罪了各位老大,希望各位高抬贵手,放我一码。”
我没直接回答他,摸出两支烟,摸了一支递给黄胖子:“我是个斯文人,但被逼上绝路的时候我照样会发狂。”
黄胖子摸出火机给我点上烟,陪着笑脸问道:“敢问兄弟哪里高就?”
“夏婉衣是我上司,也是我老姐,你动她,我就要你好看,反正我也是烂命一条,死了无球所谓。”我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的加重了语气。
见我语气不对,黄本元吃了一惊,连忙解释说:“我真不知道,不然我那敢打她的主意。”
“别的人我不管,但想动我老姐,可要先问问我兄弟们的拳头。”
“兄弟,真的是误会。明天我就在狮子楼摆桌席向夏经理陪罪。”黄胖子拍着胸脯打包票,看那神情,就差没写血书表心迹。
“我不管你请了那路神仙,反正只要我姐或我任何一个兄弟出事,全要算到你头上,你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我指了指茶几上的照片。
“这个,这个……”黄本元急的直搓手,话也结巴起来。
我眉毛一扬,厉声喝问道:“怎么,想继续玩?”
“不是不是”,黄胖子急忙摆手道。“照片,能不能……能不能出个价,我愿意买回来。”
我暗自好笑,这钱虽然来的容易,可老子还不想收。当下我装出生气的样子说道:“老子要求财还轮不到你。你才有几个钱?”
“是是是,兄弟不是那样的人,我一看兄弟就知道很讲义气。”黄胖子这个老滑头趁机给我扣了一顶高帽子。
我也想早点结束这件事,见时机差不多了,于是指着黄胖子的胸口说道:“记住你刚才说的话,举头三尺有神明,照片和底片都可以给你,你要好好想想自己的下半辈子和老婆女儿。”
没有任何的犹豫,黄本元马上发了一个誓:“假如我黄本元今后再得罪……对了,老大你贵姓?”
“方休,一醉方休那个方休,我不是黑社会,别叫我老大”,我淡淡地说道。
问清楚我的姓名,黄胖子接着发誓:“假如我黄本元今后再得罪方休老弟,我全家不得好死,天打五雷轰。”
对于发誓这种虚假的玩意儿我根本不信,要是誓言能实现,那么我大学的女朋友也不会为了钱和我分手。说什么从今以后‘我只爱你一个’,说什么‘不在乎你有没有钱,在我身边就好’,全他妈骗人的鬼话。“得了,你也别发誓,要是我发现你有任何报复行动,我也不想你被雷劈死,只需要给你注射一支艾滋针就行了。”我故意把艾滋两个字拖得很长。
一听我说的狠话,黄胖子马上又急了:“方兄弟,我说的可是真心话。我黄本元虽然色是色了点,可我这个人真的很重义气,答应过的事没有不作数的。”
我拿起茶几上的照片递给黄胖子,“话我说完了,至于怎么做是你的事。奉劝一句,在外面搞女人小心点,把P股擦干净。”
黄胖子尴尬的笑了笑应承道:“是是是,谢谢兄弟好意,我家里的老虎要吃人的。”
“底片明天叫一个兄弟给你送到公司来。”我站起身来又对不死说道:“给残剑他们打个电话,叫兄弟们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