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交易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六章 交易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下午三点,我在夏姐办公室见到了一脸“憨厚相”的黄本元。还未等我打招呼,黄本元就上前两步热情地握着我的手就不放,“方老弟,你来了啊,正等你呢。”黄胖子热情的有点过分,如果不是知道这老小子只对女人感兴趣,谁都会怀疑他有同性恋倾向。一个糟老头,又不是美女,大热天的那么亲热干吗?这个黄本元,肯定有求于我,否则哪会这般热情。
好不容易把手从黄胖子汗湿的魔爪下抽出来,我分别给他和夏姐打了一个招呼。接过黄胖子递过来的中华烟,我坐到了沙发上随手点上烟。由于不知道黄胖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我只好开门见山的发问:“不知黄老板今天找我有何贵干?”
黄本元听我这么一问,呵呵一笑:“我说方老弟,咱也不是外人,你就不用这么客套了吧,什么老板不老板的,喊我老黄就是。”我心里暗笑,老黄,怎么听起来象条狗的名字?
我抽了一口烟,缓缓吐了几个烟圈,从衬衣口袋里摸出十多张底片递给黄胖子,“说吧,找我什么事?”
黄胖子接过底片道了一声谢,然后扭头看着夏姐说道:“夏经理,你这个兄弟可不简单啊。”
“他就这付德行。”夏姐淡淡地说道。什么叫这付德行?夏姐的话真能打击人的。
黄胖子冲着夏姐恭维了我两句,这才想起我这个主角,回身看着我说到:“方老弟,在你来之前我已经真诚地向夏经理道过歉了,假如你觉得不合适,我可以当着你的面再向夏经理道歉一次。”
姜果然是老的辣!我肯定不可能要求黄胖子当着我的面再次道歉。老黄这一手耍的漂亮,搞得我很被动,假如我再摆出一副高傲的面孔,那就显的我太不近人情。当下我也竭力装出诚恳的面孔说道:“老黄你看你说到哪去了,过都过去了的事还提它做什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兄弟我今后还要仰仗你多提携。”
“哈哈,好说,好说。”黄胖子象老狐狸一般笑了起来。我也跟着笑了,这个老狐狸把我当楞头青啊,呵呵,看谁笑到最后。
夏姐的办公室响起了两个“真诚”的笑声,不知道的人听了还以为老友叙旧聊到了开心事。只有夏姐不明所以,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们,估计她在纳闷我和黄胖子为何发笑。
“老黄,你脸上的伤昨天回家没后没什么事吧?”我注意到他左脸还有点红肿,那是昨天不死给他留下的。
“没事,我直接说喝醉了摔的。”黄本元接过话头子说道。
“哦,昨天真是对不住了。”在表面上至少我还是要假装关心一下他。
“说那些就走远了撒,要是我计较那些,今天我就不来找你方老弟了。”
几句简单的开场白之后,黄胖子直奔主题说道:“老弟,我准备再投50万,和贵公司合作半年,联系人算到你名下,你看如何?”我抽着烟听他说话,没吱声。
天上掉下一个大馅饼,50万的广告单,按联系人的提成10%来算,意味着我就突然有了5万元进帐。有了这50万的广告单,没有人再小瞧我这个新人的能力,我在公司也肯定能得到更多的重用。可黄胖子前段时间才和公司签了一个50万的广告单,为什么马上又出大手笔?恐怕不单单是为了底片的事讨好我那么简单,肯定还有其他事情。我一想通这点,心情马上平静下来。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我开始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盯着黄本元看。
见我沉吟半晌没表态,黄胖子有点被我盯得不自在,“老弟,50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哦,你仔细考虑考虑。”我见他眼神不停的闪烁,呵呵,他被自己的眼睛出卖了都还不知道。
无故献殷勤,非奸即盗,我可得警醒点,当心飞来横财变横祸。想扣着底牌和我玩,门都没!我摁灭了烟头,用调侃的语气对黄本元说道:“老黄啊,50万可是一个大数目哦。”
“我知道兄弟你视钱财为身外物,可这50万是公对公的,希望能帮兄弟在公司弄点人气。”黄胖子简直是在放屁,我方休什么都不缺,就是缺钱,我什么时候视钱财为身外物了?昨天那种场合,我能用照片、底片换钱么?打人是治安案件,可敲诈罪名就重了。万一黄胖子报警,告我一个敲诈罪,一群兄弟都得进笼子吃“公家饭”。
“黄大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我真的想不通有哪点值得你抬爱。”我故意做出姿态给黄本元看,他不亮底牌,我就绝不松口答应,我可不想“拿人手软”。
黄胖子也是聪明人,一点就透。只见他扭头望了望夏姐,欲言又止。
这老狐狸果然不简单,我心领神会的站起身走到夏姐面前,在她耳边轻轻说道:“有你在,黄胖子有些话不好直接说,你找个借口先出去一会。”夏姐也是明白人,简单叮嘱我小心后就找了一个借口出了办公室。
我径直把办公室门反锁,对黄本元说道:“说吧,我不喜欢拐弯抹角的。”
“呵呵,和老弟打交道就是愉快,来,先把烟整起。”说着又散了一支烟给我。
我日,言不由衷。我真的佩服黄胖子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他前后和我打交道三次,前面两次都被暴打,居然还说愉快,典型的被虐狂。
我给他点了烟,自己也点上吸了一口,说道:“我说老黄啊,你就别忽悠了,有什么麻烦事尽管提,只要我方休能做到,绝不皱眉头。”
“够爽快。”黄胖子一拍大腿说道。
当下黄本元源源本本把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还真不是无条件的投放50万广告单给我,这老小子还有附加条件。一是看中了残剑和不死打架的身手,想让他们进他公司做保安,说白了就是当保镖、打手,月薪2500保底;二是偶尔遇到生意上的竞争对手,需要用不光彩的手段赢得胜利的时候能找我们帮忙,当然这个忙也不可能是白帮的。
对于黄本元的这两个条件,第一个倒是没什么问题,黄胖子除了好色之外,没有什么大的仇家,把残剑和不死弄到他那里上班也不错,风险不大,还有高工资领。至于第二条嘛,确实有点难办,摆明了叫老子去做违法的勾当。
见我面露难色,黄胖子开口问道:“兄弟你是不是很为难?”
知道我为难还问个屁?哪壶不开提哪壶。“我说老黄啊,你看能不能这样,遇上麻烦事,我能出手帮忙肯定帮;太难办的事我只能出出主意,我也得给兄弟们考虑退路。”我突然明白黄胖子为什么不找混黑道的人做事了,那些人哪一个不是成了精的?光拿钱不办事的多了去,有事无事找他借钱,他黄胖子敢不借么?
黄胖子仔细琢磨了一下我的话,咬咬牙下了决心:“好,就这样定了,我不会给兄弟们绝路走的,我也相信兄弟你说到做到。”
一听他这话,我长出了一口气,麻烦事这个概念大,反正办不了的事都往太难办这类一推就成。
“合作愉快”,“合作愉快”,办公室里再次响起我和黄本元“真诚”的笑声……
前后不到半个小时,残剑、不死就被我“卖”给了黄本元,我已经看见5万元在向我不停的召唤。
目的已经达到,黄胖子推说告辞还有急事,改日再找哥几个聚一下。临走前还暧昧的眨着眼睛对我说:“夏经理很关心你这个弟弟哦。”我日,要不是他溜的快,我肯定给他一巴掌。“操,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和夏姐有你想的这么龌龊么?我们可是纯洁的男女关系。”
夏姐回来后,我把和黄本元的“交易”告诉了她,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我还是从她眼神中读出了一丝忧虑。和夏姐交往快两个多月,我还是第一次这么真切的感受到夏姐的心境,真的,那是一种只可神会不能言传的感觉,如果非要找一个字眼来形容,我想“牵挂”两个字比较合适。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我静静地坐在椅子上抽烟,思量所谓的人生和理想。年底就26岁了,也该好好考虑一下自己今后的路子。小时候不止一次幻想自己是啸傲江湖的侠客,纵情于山野,大隐于闹市。总觉得人生当如鲜衣怒马、白衣仗剑般洒脱,及至懂事后才知道世事无常数,美好梦想往往被无情的现实击的粉碎。人到无求品自高这类没营养的话这些年听的够多了,我本俗人,混尘世饭、做卑微梦,假作清高傲骨不如做回本色的自我。读书时为情痴没错,现在为钱狂也没错,以前总抱怨没机遇,现在机遇来了绝对不能放过,哪怕剑走偏锋,一失足成千古错。不飞则已,飞必冲天,老子是天才的嘛,呵呵。
“方休,你在傻笑啥子,大白天的做梦啊?”
一个声音把我从沉思中惊醒,一抬头就看见张蓉蓉脸上那夸张的笑容。我晕,刚才自己笑出声了?尴尬,没办法,我只有装出一副憨厚像,无辜地望着张蓉蓉。
见我一脸茫然的表情,张蓉蓉笑吟吟地继续问我:“想到什么好事了?”
这死丫头还嫌我脸丢的不够,就能小声点么?我用食指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然后低声对她说道:“刚才我梦到自己结婚了。”“哦,新娘子漂亮不啊?”张蓉蓉好奇的问道。见她上当,我四周看了看,确信没人注意到我们这个墙角后才用只有两人能听到声音说道:“当然漂亮,除非你认为主角是恐龙,嘿嘿。”
“流氓。”张蓉蓉红着脸啐了我一句,乖乖地埋头害羞去了。哼,小丫头片子,居然敢笑话我,现在知道我厉害了吧,俺就是流氓,俺怕过谁来?
很快磨到了下班时间,我打电话约了残剑和不死吃到老地方吃饭。为了5万元提成,今天可得给这两个小子“洗脑壳”。
当我打的士到了老地方,不死和残剑已经在饭桌前等的不耐烦了,“我靠,你们两个是飞过来的啊?”不死嘿嘿一笑:“吃饭不积极,脑壳有问题,何况是吃白食。”他无耻到这个地步,我还能说什么?“神话,斯文人和老陈他们呢?都几点了,怎么还没到?”残剑不满的问道。我估计这小子这辈子是饿死鬼投胎,除了吃还是吃。
“今天找你们来是有正事商量,所以没叫上他们。”我散了烟给他们后也坐了下来。“服务员,按200元的标准上菜,另外拿几瓶冰冻的百威来。”
“啥子事这么神秘?”不死好奇的问道。
我慢慢吐了两个烟圈说道,“黄胖子看中了你两个有傻力气,想请你们两个当保安。”
“日!”随着残剑鄙视我的话,两个人对我甩出了中指拇。
“日毛,我话都还没说完,你们慌锤子?每人一个月2500,逢年过节还有钱领。”
“2500?”两个瓜货不约而同的惊呼起来。我就知道他们会动心,保安一个月能领2500的工资,恐怕在全市同行业也找不出第二处。
“恩,就是2500。”我故意把两千五三个字加重了语气,为了进一步诱惑他们,我瓣着指头又给他们算了一笔帐:“想一想,游戏里一套顶级装备才只能卖1500元,一个月能弄齐一套装备?电费、上网费一个月也要两百多吧?熬通宵打装备伤身体。当保安只是白天上班,喝喝茶,吹吹牛,8个小时一晃就过去了,晚上照样可以耍游戏。”
“黄胖子又请客又招保安的,这会不会是陷阱哦?”不死迟疑了一下问道。
“是陷阱我可不可能把你们往里面推嘛?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当下我又把和黄胖子的谈话简要说了一遍,突出了四个字:相互利用。“靠游戏混不了一辈子,高工资不拿白不拿,你们又用不着给他卖命,情况不对就闪人,自己机灵点就是了。”
“我怎么有点象卖身的感觉?”残剑有点委屈的嘀咕道。
“别人想卖还卖不出去呢,不愿意去的话我另外找别人。这样轻松的美差都不愿意干?”我操,这小子明明动了心,却还装出委屈的样子,又要当婊子又要立贞洁牌坊,那有这么好的事?
这时酒菜上齐了,我们哥仨个边吃边谈,不一会便达成共识:不死、残剑他们两个先去试一下,干的不舒心再办法闪人,反正至少要先在面子上给我撑起。一说定,我马上给黄本元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和他约好不死、残剑三天内到他公司报到。嘿嘿,我不仅出售装备,现在还当起了人贩子。鄙视一下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