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象他们这样的朋友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七章 象他们这样的朋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吃完饭回到家,我立即登陆上游戏,很多天没看见菲儿了,想的慌。当我看见系统提示“你的妻子雪菲儿在热砂荒漠上线了”的时候,心里那个激动啊。
其实每个人都有两个自己,只是都没有留意而已。一个是现实当中的自已,一个是虚幻当中的自己;一个是放纵的自己,一个是收敛的自己;一个是开朗的自己,一个是腼腆的自己;然而我们往往将一个伪装好的自己来面对任何人和事,却将一个真实的自己永远只留给自己。在网络上,除了现实中的朋友外,没有人知道我是谁,他们所看见的只是那个永不言败的游戏角色----枫天¢不败神话,我可以在虚拟的游戏里肆意的释放自己最真实的一面,甚至于象现在一样飞蛾扑火般的投入一场网恋,哪怕某一天雪菲儿离开了游戏,离开了我,我也不会受到三年前那般痛彻心菲的伤害。
我飞快的在键盘上给菲儿打下一排字:“菲儿,我好想你。”
“不败,我也想你。”
看着菲儿回话,我良久无语。就为这一句,我痴又何妨?我痴故我思,相思化字词。
三年前女友弃我而去的一幕再上心头:“方休,你对爱愚昧,应该被判死罪!”这一幕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彻底忘却,往事不堪回首,他妈的为什么总上心头?我方休没有对爱愚昧,也不该被判死罪。  
“不败,你怎么不说话?我要进你的行会”,等我回过神来才发现游戏聊天频道里全是菲儿刷屏的话,也只有菲儿胆敢这样对沙城城主这样无理。
“欢迎啊,你在哪?”老婆大人要进行会“指导”工作,我哪敢说半个“不字。
“你刚才在做什么?密你那么久都不回话,老实交代是不是泡妹妹去了?”以前怎么没发现菲儿也是一个醋坛子呢?“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最多三年”这句话我耳朵都听起老茧了,还想叫我老实交代?
“我纯洁的就象一张白纸,哪会做这样的事情?”对于这种莫须有的罪名,我是打死不会承认的。“我纯洁的就象一张白纸”是不死这个烂人的口头禅,孤且借用一下,反正我大学时代也曾经“白纸”过。
看到我的回话,菲儿直接发了一个做鬼脸的符号给我。
“在哪?我来收你进行会”,我打字问她。
“我在你们沙城皇宫门口。”
我连忙用行会回程卷回到沙城。找到菲儿后,我把她收进了行会。
“可以把我提上老大位置么?”菲儿打字问我:“我还没做过沙城老大,骑过白马呢。”
我毫不犹豫的把菲儿提上了老大位置,同时还把沙城城主的专用白马交易给了她。菲儿骑着白马在沙城内兴奋地来回奔跑,说实话,女法师穿着红色长袍骑白马就是好看。兴奋了一阵,菲儿跑到我面前用不容质疑的口气说道:“白马我喜欢,我要了,让我当几天老大玩玩。”
不是吧?白马只有沙城城主才能骑,难道菲儿想当沙城城主?我很怀疑她的领导能力。于是我委婉的说道:“行会人多,管理起来比较麻烦,你才进行会就当老大,我怕大家不服气,过段时间你和大家混熟了,再让你当老大过过瘾,好不好?”
“哼,你怎么知道大家不服气?征求大家意见不就得了。”菲儿跳下马来冲我嚷了一句,看样子要发飚。
我正想措辞说服菲儿,菲儿已经用行会聊天模式在行会里喊开了:“赞同我当沙城城主的打11111111,每人发一根金条。”
我日,这也叫征求意见?这是**裸的收买人心啊。都知道她是我老婆,行会的兄弟们多少会给我一点面子,更何况有钱进帐。果然不出我所料,行会聊天频道里沉寂了一下,然后就山洪爆发般出现了一排又一排的11111111。妈的,一群见钱眼开的家伙。
“怎么样?我的人气不比你差吧?”菲儿用私聊频道问我到。虽然我没在现实中见过菲儿,但透过她的问话,我甚至可以想象到她那幅得意的嘴脸。
苦笑,我惟有苦笑,碰上这样的老婆,我是彻底无语了。
“想领金条的快来沙城仓库,在线的人人有份。”菲儿的话音刚落,沙城安全区就挤满了想来领钱的人。看到这样的场面恨的我咬紧了牙齿,平时守城的时候一个二个磨磨蹭蹭的,现在一听说有钱领全部跑的飞快。最气人的是不死、老陈这几个瓜货居然也去排队领金条。
“鄙视你”,我冲着老陈骂了过去。
“呵呵,牺牲你一个,幸福几百人。不要白不要!”
我有点后悔今天晚上登陆游戏了,前后不到一个小时,我就从威风八面的沙城城主降格成为普通沙城成员。随着金条的发放,行会里响起一片歌功颂德之声。什么“谢谢大嫂”、“谢谢菲儿老大”之类的话络绎不绝。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老天你开开眼啊,赶快打个雷劈死这帮见利忘义之徒吧。
“不败,你老婆比你豪爽。”不死这家伙领了金条还损我一句,我现在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不想看到这个场面,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于是我悄悄一个人躲到皇宫里面郁闷去。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菲儿密我:“不败,你在哪里?”
现在才想起我了?我没吭声。
菲儿继续密我道:“我知道你在线,真的生气了?”
我还是没回她的话。
“老公,我和你开玩笑,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虽然有些郁闷,不过我还不至于那么小气到和菲儿生气。看在一声“老公“的份上,我回答道:“没。”
“哦,那我就放心了,刚才一共发出去34块金砖。”菲儿说道。
晕,有钱人!34个金砖,按照市场价格,最少也能卖200元人民币。还好今天没有守城战,否则500多人的行会,一人一根金条,那还了得?为了一个游戏里的虚名,200元半个小时就没了,早知道刚才我就直接让她当老大得了,那样还节约点钱。
“老公,我提你上老大了,我有些疲倦,准备睡觉了。”
“你不是要当老大过瘾么?怎么现在……”,我的字还没打完,系统已经提示:“你的妻子雪菲儿下线了”。
我打字的手一下子楞在了键盘上,菲儿的举动真让人琢磨不透,从我手中抢去沙城城主的位置后又还给了我,难道她花了200多元钱仅仅只是想过过瘾,听听大家的好话?
想不通就干脆别想,找一个她心情好的时机直接问就得了。看到行会频道里还有不少人在谈论刚才菲儿“仗义疏财”的事,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这帮见钱眼开的家伙,平时口口声声说兄弟如手足,可一见了金条全当了叛徒。
“老子回来了,刚才拿了我老婆金条的全部到皇宫来上交,嘎嘎”,打完这排字,我用力敲下了回车键盘。菲儿是我老婆,她的钱就是我的钱,老子的便宜你们也敢占。
还没等我得意10 秒钟,系统就接连发出提示:“你的好友枫天¢不死邪神下线了”、“你的好友枫天¢残剑下线了”、“你的好友XXX下线了……。”行会频道里鸦雀无声,刚才还七嘴八舌讨论的人全部集体蒸发。
我拿起手机拨了不死的电话,准备骂他几句,关机。接着拨打老陈和斯文人的手机,同样是关机。靠,我居然有象他们这样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