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打望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八章 打望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最近记忆力好象有点变差的趋势,昨天晚上忘了询问菲儿的QQ号码就是有一个有力地证明。或许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缘故,成天和残剑、不死这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混在一起,脑袋不退化才是怪事。
晌午时分,我住的片区再次停电,破电网,说停就停。大热天的,家里和蒸笼一样,稍微动一下都闷热的心慌,正考虑要不要去夏姐家避暑,不死打来电话约我去游泳。虽然我是长江边长大的,但我压根儿对游泳就是外行,只能在游泳池里勉强挣扎几下,说起来就丢脸。
“去不去一句话,残剑他们还等着我回话。”不死见我没说话,开始一个劲的催促我。
“先说好,去长江边游泳我不去哈。”我自己知道有几斤几两,对于我这种菜鸟级别的旱鸭子,汛期去长江游泳简直是找死的行为。
“还没开始游,你脑袋就进水了?我又没说去江边,残剑说教院旁边那家游泳馆的美女多,正好可以去打望,说不定还可以泡个漂亮妹妹”,不死在电话那端越说越兴奋,笑声不是一般的**,鄙视这个鸟人。
鄙视归鄙视,在游泳避暑的同时有漂亮妹妹养眼,傻瓜才不去。和不死约好在游泳馆门口见面,我立即冲下楼到最近的商场买了一条游泳裤,然后打的士飞奔游泳馆,美女们,俺方休来矣。
到了游泳馆大门,看见不死、残剑、斯文人、老陈这几个骚人都在,连战魂、龙少居然也在。一见我下车,残剑就扯起破喉咙吼了一句:“不败最后到,今天算他请客。”我刚想出声反对,几个骚人已经笑着附和起来。靠,难怪这么好心站在大门口等我,原来是等我来付钱啊,瞧他们这架势,肯定是串通好了的,与其反对无效还不如耿直点。我手一挥:“说的那么造孽,随便游,洒家有的是银两。”
老陈走上来握着我的手说:“还好有你老大断后,有魄力。” 还没等我思索他话里的意思,老陈已经抽出手来,转身和不死他们走向了剪票点。
说话说半截,扭扭捏捏的象个女人,不就是买几张门票么?我也跟着走到剪票点,准备掏钱买票。什么?20元一张门票,难道里面有美女裸奔不成,这不是明摆着抢人么?我的头一下就大了,连我一共七个人,单是门票就要花我140元钱。付钱的时候抬头看了看不死他们,几个瓜货正冲我挤眉弄眼。哎,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一转眼,那两张百元大钞就不姓方了。
我悻悻地跟着他们进了游泳馆,里面的场面让我们大吃一惊。游泳池浅水区域里密密麻麻挤满了来降温避暑的人,象煮饺子一样,别说游泳,就是想顺畅的走几步直线都不可能。要说什么地方最能体现国情,我想现在这个游泳池肯定能算一个,典型的人多地少啊。奸商真他妈的黑心,人都挤成这样了,还在继续卖票。
唯一令我们欣慰的是,来这里游泳的美女不少,粗略一瞟,我就发现了好几个可以打85分以上的美女。我扭头看了看不死他们,全是嘴巴微张、眼睛放光的模样,靠,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哥几个是来“打望”的。
我走到不死旁边低声骂道:“一脸淫相,注意口水。”不死听到我的话,竟然没有反驳,只是恋恋不舍地收回**的目光,望着我说道:“发现极品,坐标正面9,右面6。”这种报坐标的方法来源于我们玩的网络游戏,被我们沿用到生活中,数字表示距离,一般情况下以米为单位。循着坐标望去,我看到一个穿三点式红泳衣的少妇,正站在齐腰深的水池里和朋友说话,从上半身的身材和相貌来看,最少能打90分,果然是极品。
就这样傻站着“打望”也不是办法,我已经觉察到很多人在望向我们七个人,虽然我长相对的起观众,可也招架不住那么多质疑的目光。在游泳馆里穿戴整齐而不下水的男人,多半是来打望的色狼,我可不想因为张扬被定性为色狼。于是我招呼不死、老陈他们去更衣室换游泳裤。
换游泳裤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买的黑色游泳裤太普通了,老陈这丫一把年纪了居然穿了一条火红的游泳裤。斯文人更绝,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一条星条旗图案做成的游泳裤,岔眼的很。把现今最强悍国家的国旗做成游泳裤,想出这个创意的肯定是个猛人。
我的游泳裤很普通,不过好在我大学时代坚持每天锻炼,三年之后多少还保留了一点肌肉,虽然比不上残剑这个野蛮人,但也还显得出身材。大家把换下的衣服全集中放在了一个管理员能看见的两个大柜子里锁好,这两个寄存东西的柜子又花了我20元钱。靠,今天“打望”的成本出奇的高。
游泳池浅水区里人太多,随便跳下去都有可能砸到人。残剑看到深水区人比较少,便带领大家往深水区的角落走,一边走还一边吹嘘:“这个游泳池我来过,最深的地方才三米,淹不死人。”
什么叫“才三米”、“淹不死人”?我靠,他不说还好点,一说反倒弄的我心里发毛。原本只是想来泡泡水,打打望的,谁知道会碰上今天这种场面,有机会一定要买一本黄历放在家里,出门前看看适不适宜出行。
残剑,斯文人、战魂几个人先后扑通扑通地跳下了深水区折腾了起来。这时候不下水也不行了,我可不想被几个瓜货嘲笑是旱鸭子。顺着扶梯慢慢下了水,我用手指扣着游泳池壁沿挪了几下,咋一下水,感觉还有点冷。
就在我想慢慢挪到浅水区的时候,突然发现不死这小子也学着我的样下了水。
“你还和老子一样装斯文啊?怎么不去游两转?”我怕他识破我是旱鸭子,连忙抢先发问。
“这么冷的水,你怎么不游?”,不死反问我道。
听见不死的问话,我连忙抛出早就准备好的说辞:“我带着眼镜,打湿了水变模糊了咋个打望嘛。”其实这个回答很牵强,会游泳的人只要不潜水,一般来说即使带着眼镜也不会打湿。
“哦”,不死心不在焉的说道:“这边全是男的,没看头。”
我正庆幸自己蒙混了过去,却意外地发现不死也用手指抠着游泳池壁沿挪了过来。看到这丫小心翼翼的表情,我脑袋里猛然闪过一个念头,该不会这小子也不会游泳吧?回想认识他三年以来,还真没见他游过泳,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有道理,我决定试他一试。
“走,我们先去游两圈,活动活动就不冷了”,我故意向不死提议道。
“你去嘛,我先过去侦察一下那边的美女”。
听到他这句话,我心里有了谱,这小子百分之百不会游泳。“装B要被天谴,不会游泳就明说,少找借口。”有打击他的机会我绝对不会放过,靠,刚才骗我来付钱的鬼主意肯定是他出的。
“嘿嘿,这边水有点冷,技术发挥不出来。”不死这丫最擅长的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心理素质偏偏特别好,被我揭穿了都脸都不会红。人至贱则无敌,正是不死的无耻让我接受他的存在。我努力用一只手稳住了身体,飞快地冲他比划了一个中指拇,解气的对他说道:“我们有一个共同点和一个不同点。”不容他插话,我又继续说道:“共同点就是我们都是旱鸭子,不同之处在于我很厚道,而你很无耻。”
“鄙视你”,不死咬牙切齿的对我说道,还没等他继续下一句,残剑他们几个已经游了回来。
“你们两个不去游泳,躲在这里偷情啊?”从残剑的嘴巴里崩出来的往往不是话,而是毒药,流氓就是流氓。
“偷毛,不死长的比‘如花’还丑,把他送给你,你要不要嘛?”
我话音刚落,不死叫嚷起来:“你们两个傻儿,给我死远一点。”还好游泳池里人声鼎沸,没多少人听到他杀猪般的嚎叫。
我们几个人发出哄堂大笑。笑过之后,我怕残剑他们重提游泳的事,于是主动建议道:“走,我们几个去浅水区打望,顺便包场。”一提“包场”,残剑他们立即来了精神,大呼小叫的游向了浅水区。等我和不死慢慢挪过去的时候,残剑他们五个人已经发挥游戏里霸道的作风,把浅水区的一个角落攻占了下来。七个大男人聚在一起,无形中宣告了这块地盘已经有了主人。根据同性相斥的原理,那个角落有了我们七个男人,其他男同胞就很少过来了。嘿嘿,即使来了也无妨,残剑自然会利用嬉笑打闹的机会“无意中”冲撞过去……
浅水区的水位刚好及腰,这个区域是美女的聚集地。只要不是半蹲着,就能刚好看见美女腰部以上的身段,加上不少女孩喜欢坐在岸边聊天,根本不用刻意打望,来来往往的女孩太多,把我们七个人看花了眼。反正这里没什么熟人,不用顾忌太多。
在水里打闹了一会,我给他们打了一个招呼,自顾爬上岸休息。不休息不行啊,我不识水性,在打闹中被呛了两口水,胸口闷的慌。
坐在岸边看着不死他们在水里用手打着水仗,偶尔有倒霉的人被偷袭摁到水底踩上两脚,玩得很疯。还好我提前退场,不然下场不单单只是被呛两口水那么简单。突然我发现不死他们停止了打闹,全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第一个反应就是:“糟了,这几个瓜货想联合起来整老子。”咦,不对啊,他们附近的人也好象被传染了似的,全盯着我看做什么?老子那里出了问题?莫非我走光了不成?我连忙低头看了一下,我的游泳裤穿的好好的,完全没有走光的可能。我抬头再次看着残剑他们,嘴巴全都张开了就合不拢,靠,标准的“打望”造型。
什么美女让他们惊艳成这样?我连忙转身抬起头去看。
……田甜,居然是田甜!这个世界真小,连“打望”也会碰到公司的同事。我转身“打望”的时候正好看见田甜站在我背后一米远的地方,用手指着我,和旁边两个我不认识的女孩说着什么,那两个女孩经过本人眼光鉴定,都是80分以上级别。
田舔今天穿的是一套黑色泳衣,把皮肤衬的很白,杨柳腰加上丰满坚挺的**,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完美!难怪把不死这群骚人都看呆了。我不好意思盯着她们看,站起身来冲田甜笑了笑:“嘿,真巧,在这里都能碰到你。”美女当前,可不能丢了脸面,斯文一点好。
“我一走过来就看见你坐在这里,什么时候来的?”田甜微笑着问我,她笑起来的时候名符其实的很甜。
“来了一会了”,我一边回答一边扭头给不死他们打了一个眼色。靠,一群瓜货最好斯文点,别在我的同事面前丢老子的脸。
田甜看了一眼游泳池里不死他们的方向,对我说道:“你还有朋友?方休,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两个朋友,这是小莉,这是琴琴,都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哦,这个穿红泳衣很乖巧的那个叫小莉,琴琴长的比较高,足有一米七零的样子,身材很好。我礼貌性的作了一下自我介绍:“我叫方休,是田甜一个公司的同事。”
“你就是方休?大帅哥哦”,小莉对我笑了笑继续说到:“听说你帮田甜气跑了一个色狼,对不对嘛。”
我晕,田甜这丫头怎么没一点保密意识。周贵么,可不是被我气跑的,嘿嘿……我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聊下去,于是说道:“很高兴认识你们两位美女,都站着做什么,先坐一会儿还是先下水?”
“来这里当然是游泳啊”,小莉俨然就是她们三个的新闻发布官。
我不再言语,对田甜她们三个说道:“那好吧,你们尽兴,我坐一会儿再下来陪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