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我们都是斯文人
章节列表
第二十九章 我们都是斯文人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等田甜她们下水后,我招手把不死和残剑叫了过来,叮嘱他们注意保护一下田甜等三个女娃娃。没办法,这年头色狼、流氓太多。
“狗日的,你认识这三个美女都不介绍一下。”不死裂着嘴巴骂开了。
“介绍个球,我都只认识一个,那个穿黑泳衣的是我们公司的总经办主任,和我关系还可以,你们帮我照看着点。”
残剑这个烂人用舌头舔了舔嘴唇,一脸**的说道:“还好不是社经办(射精办)主任,波大P股翘,我喜欢”。
“不要打她主意哈”,我警告残剑。美女大家都喜欢,老子近水楼台都还没得月,哪轮得到你小子排队。
“那你的意思是可以打另外两个美女的主意咯?”不死一脸坏笑的说道。
这个瓜货,自己明白就行了,干吗非得说出来。我点头也不是,不点头也不是,左右为难啊,我可不能承诺什么,万一出了意外背黑锅的全是我。无奈之下,我只好说道:“玩的开心点,少说脏话。”
“嘿嘿”,两个人坏笑了几声,潜到水底游了开去。
没过几分钟,田甜走了过来站在水里问我怎么不下水。我可不想让她发现我是旱鸭子,便借口自己游累了,想晒晒太阳,搪塞了过去,顺便还指着不死他们挨个给田甜作了介绍。
“怎么全部是外号,是不想让我知道?”田甜嘟起小嘴不满的说道。
“外号和名字有什么区别,都只是一个代号而已,他们是我网络游戏里的朋友,也是现实生活中的哥们”,我耐心地给田甜解释。
“那我怎么称呼他们?”田甜不解的追问。
我笑嘻嘻地说道:“随便,喊外号就可以了,不用给我面子。只有老陈是公司孙总的朋友,你喊他老陈或陈大哥都可以。当然你骂他也没事,被美女骂是他的荣幸。”
“哦,他是孙总的朋友啊,难怪你面试的时候那么嚣张”,田甜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就知道她会这么想,懒的给她解释,于是对田甜说道:“去耍吧,你两个朋友在等你呢。”
田甜笑了笑,转身招呼小莉和琴琴加入了打水战的行列。都是年轻人,加上不死他们刻意的讨好三个美女,因此田甜她们很快和我这几个哥们混熟了,打水战玩的很开心。间或有不知趣的男人想来插一脚,都被残剑他们利用“合理冲撞”挤到一旁。呵呵,泡妞也得先看看自己有没有强硬的后台。想和残剑、战魂这些见了美女就热血澎湃的饥渴男抢表现机会,那是不不明智的行为。
中途我下水一次,在田甜的提议下,所有人把“火力”集中攻击我。不死、残剑这几个重色轻友的家伙下手不是一般的狠毒,害我又被呛了几口水。饱受摧残之后,我再次爬上岸坐着观战。见我被呛水后咳嗽的厉害,田甜跑过来问我要不要紧。“现在才想起关心我是不是晚了点?”我有气无力地回答她。
“呵呵,对不起啊,我也没想到你的朋友玩的那么过分。”田甜笑了笑,不好意思地说道。
“这算道歉?”我忙着擦拭眼镜上的水迹,头也没抬的问道。
“我都说了对不起了还要怎么样?要不晚上我请你吃饭,反正我都还差你一个人情。”
“我今天晚上不用吃晚饭,刚才在游泳池里就喝饱了。”我说的是老实话,被呛水后一点胃口都没有。
“拉我一下”,田甜伸出手来递给我。
晕,有扶梯她不走,偏要学我爬上岸。我站起身来弯腰把她拉了上来。因为我居高临下的缘故,加上女生力气比较小,想要爬上岸也不容易,我又一不小心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又见**!嘿嘿,有眼福的人到哪都有眼福。
田甜上岸后坐到了我旁边,两只脚调皮的在水里踢着水面,和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虽然聊天的内容都是些没营养的话,但我还是感到很荣幸,因为我感受到了周围男同胞们足以杀人的目光。还好老子长的不象牛粪,否则肯定会成为这些无聊之人茶余饭后的谈姿。突然我看到田甜旁边不到半米的地方多了两个人,因为来游泳的人比较多,所以开初我也没有在意。但聊了没两句我就觉的不对劲了,来游泳的人手里拿着手机干什么?我猛然抬头看了一下,居然是两个小混混伸长了脖子在**田甜。我日,这还了得,居然**到老子头上来了。
看见被我发现**的举动,两个混混居然还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赖着不走。我心头鬼火起,当老子是病猫啊。我一撑手站了起来,板着脸对那个染黄了头发,手里拿着手机的混混说道:“看够没有,自觉点把照片删了。”
“啥子照片?”黄毛嬉皮笑脸地说道。
“你刚才拍的,别以为老子没看见”,说话的时候我瞄了一下游泳池,不死他们都在朝着我这个方向快速移动过来。
“妈批,四眼鸡你说话注意点,你是哪个的老子?”另外一个矮墩墩的混混可能平时嚣张惯了,用手指着我骂了起来。我正准备一脚踹过去,身后田甜拉住了我的手,我只好忍住冲动。我自己倒不怕,可要考虑田甜的安危,要是打起来她受到伤害就不值得了。
“不好意思,我刚才说错话了,能不能不……不要拍照?”在残剑他们赶到之前我只能故意示弱,“骂吧,先让你拽,一会要你跪下唱《征服》”,我心头暗暗想道。
“小白脸,你还不服是吧?来打老子啊。”矮子见我示弱,更加张狂起来,根本没注意到身后多了几个人。现在出来混的怎么都是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角色?
“大哥,你看能不能这样,这里人多,我们去更衣室里好说好商量?你要多少钱,给的起我肯定给,只要你把照片删掉。”我怕两个傻B看出破绽,努力装出诚恳的样子,说完还假装转身安慰了一下田甜,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都是漂亮惹的祸。”
田甜没有注意到我的调侃语气,紧紧拉着我的手说:“你不要去啊,他们不是好人。”因为慌乱,田甜的语音都有点颤抖。我在公司一贯都是以斯斯文文的形象出现,也没有告诉她上次处理周贵的事我动用了武力,难怪她会担心。不过她现在惊慌的表现正是我需要的,也只有这样的表现才能真正麻痹黄毛和矮子。
果然黄毛和矮子被眼前的状况所迷惑,矮子用手搭着我的肩膀说道:“好啊,哥两个去清净的地方好好聊聊。”
不死他们和我交往几年,相互熟悉对方的性格和脾气,见我没主动动手,也就只是装成看热闹的站在不远处,好笑的看我演戏。现在这里人多,也不是动手的地方。
我推开矮子的手,然后压低声音对田甜快速说了一句:“我们人多,不怕,你们女的收拾好衣服到门口等着。”
黄毛见我没动,扬了扬手机流里流气的说道:“身材很正点哦,传到网上,好东西大家看。”妈的,不就是想利用**的照片弄点零用钱么,没一点技术含量。
我用力挣脱了田甜的手,走向不远处的男更衣室。今天不把这两个傻B打成脑震荡老子就不姓方。
到了更衣室,黄毛、矮子几句狠话就吓跑了里面正在换衣服的人,然后把我堵在了一个角落。
“眼镜,要我删照片也可以,拿1000元钱来买,否则不要怪我不厚道”,黄毛以为我是软柿子,一上来就狮子大张口。
“我现在拿不出那么多钱”,我开始讨价还价。妈的,残剑这几个瓜货怎么还没进来?
说曹操,曹操就到。我看到门口闪进来四个人,正是不死他们。只进来四个人,估计老陈和龙少在门口放风。
见进来了人,矮子大刺刺的走过去说道:“要换衣服就搞快点,哥们有事要办。”
这样嚣张的表现,不被打真他妈的没天理。果然他话音刚落,脾气暴躁的残剑就一脚踹到了他肚子上,把矮子蹬得倒退了几大步,还没等他站稳,不死、战魂、斯文人冲上去劈头盖脸就是一阵爆打。黄毛扭头看见情况不对,想冲过去帮忙。我那能给他机会,趁他不防备抡起拳头对着他的肚子就是一拳,打得这小子痛苦地蹲在了地下。接下来就简单了,我一肘子敲到黄毛头上,黄毛马上用手护着头部发出惨号声,连手机都掉在了地上。打架不单要靠力气,更要讲究技巧,我那一拳一肘子,全靠瞬间的爆发力,以有心暗算无心,也够这傻B受的。
我一脚把黄毛踹倒在地,然后拣起掉在地上的手机。正愁没借力的东西,用手机砸脑袋也不错。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黄毛就被我用手机砸趴在地上直叫唤。诺基亚手机质量就是好,黄毛脸都被我打变形了,手机居然还没散架。打完收工,我才发现残剑他们那边的战斗也结束了。几个瓜货站在一旁看我表演都不来帮我,郁闷。我对他们比划了一个中指拇骂到:“你们打的高兴,留老子一个人,就不顾我的死活?”
不死嘿嘿一笑,说了一句让我郁闷了很久的话:“没穿鞋子,踹起来没感觉。”
靠,这也叫理由?难道动手前要我每人发一把游戏里重达80斤的棒子?我没心情和他瞎掰,径直点开手机把黄毛存在里面的手机图片删的干干净净。删完照片,我随手把手机丢在黄毛背上骂道:“一个破手机都比个贱人骨头硬,两下就打趴下了,还有脸出来混。”
“走,四眼鸡,闪人了”,斯文人冲我打了一个响指说道,这瓜货好的不学,居然把矮子刚才骂我的话学得活灵活现的。
出了更衣室,看见龙少和老陈正拦着几个想进来换衣服的人。我走上去对这几个素不相识的人露出憨厚的笑容,“里面的两个混混用手机**我女朋友,大家都是斯文人,只发生了一点小纠纷。”懒得再多作解释,我叫龙少和老陈把大家的衣服从寄存柜子里拿过来换上,然后施施然走出了游泳馆。
一出游泳馆大门,我就看见田甜她们三个女娃娃在不远处等我们。看见我走出来,田甜跑过来焦急地问我:“方休,事情解决了?他们没为难你吧?”
田甜换上了一套白色运动装,很有青春活力,看到她着急的表情,我心头不禁一热,这丫头还挺会关心人的。为难我?我没让那两个混混满地找牙就很不错了,也不知道用手机把黄毛砸成脑震荡没有。
“没事,我这不是好胳膊好腿的么,他们表面上凶恶,实际上很好说话。再说了,我们都是斯文人。”我不想让田甜担心,更不想让田甜知道太多血腥的东西,所以我只好撒谎。当我话一说完,身后响起窃笑声。靠,这帮瓜货,就不能严肃点么?
还好碰巧小莉出声喊田甜,分散了她的注意力,不然我的谎话有可能穿帮。“田甜,你们三个女的先走吧,我和几个朋友还要逛一会,现在太阳大,把你们晒黑了我可担当不起。”现在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尽快让田甜她们三个女娃娃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对头,我们一会儿还要去教院找一个朋友,美女你先走嘛。”不死这时候站出来说了一句人话。
我趁热打铁地说道:“你看,你的那两个朋友等不及了,你们先走吧,我们就不和你们一路了。”
送田甜她们上了的士车,我转身走回来正准备提议各自闪人。战魂嘴里冒出一句话:“天气好热哦,哪个请我喝瓶冰水啊?”话是对大家说的,可一双“奸诈”的眼睛却盯着我直看。不死等人一听他的话,也立即倒退一步闪开来看着我。
“为什么又是我?门票都是我包的。”
战魂理直气壮地说道:“有钱出钱,我们没钱,但是出力帮你PK了的。要不要举手表决嘛?”
表决?还真以为老子傻你一半?
“对对对,我还帮你们把了风的。”老陈这家伙居然也来凑热闹,完全没有一点老大哥的形象。
几个瓜货借题发挥,开始大谈阶级感情,说着说着就扯到田甜她们三个人身上去了,说我不耿直,泡了马子都不介绍。我连忙申辩,可惜老实话换回来的是几个粗俗的中拇指。残剑更始一点脸面都不给我留:“十个眼镜九个坏,只有老陈是例外。”
得了,老子也不想再浪费口水,反正今天我出血是免不了的,我就不信凭他们几个衰人能把我喝成贫困户。“走,老子办招待喝水,走慢了当弃权。”说完我带头朝100米开外的一个商店走去,身后传来战魂他们嚣张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