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一章 同床(上)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一章 同床(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以前考试抄我试卷的时候怎么不说认识我倒霉?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啥子叫滴水之恩晓的不?”刀疤的抱怨被我两句话顶了回去。
“我天天请你吃包子还要咋个嘛,以前说好一张卷子换10个包子的。”靠,刀疤这小子居然把以前的旧帐都翻了出来。
“包子你娃娃是拿的,没花自己的钱。再说了,天天抄老子的作业那笔帐以前还没有和你计较。”
刀疤愤愤不平地说道:“我呸,老子帮你背了那么多黑锅,哪次帮你打架不是我挨班主任骂?你还好意思说。”
“我没强迫你,都是你自愿的哦。” 高中时代刀疤打架就是一把好手,这点我不否认。
刀疤歪着脑袋盯着我,长吸了一口气:“方眼镜,你娃比我还无耻。”
“这么多年你才看出来?”
聊着聊着就进了饭店的小雅间,当服务员小妹进来询问点些什么菜时,刀疤脱口而出:“包子。”这句话差点没把我笑晕过去。
席间酒来酒去,刀疤喝出了豪情:“在座各位都是眼镜的朋友,也就是我刀疤的朋友,以后有什么事不好摆到台面上说的,尽管来找我。”
大家轰然举杯,干!特别是残剑对刀疤显得很恭敬,一口一个“疤哥”,给足了刀疤面子。
趁上厕所减负的机会,我拉着残剑一问才知道刀疤在道上很有点名气,据说手下有几十号兄弟,并且刀疤还在教院附近开了一家“情人旅馆”,因为有靠山,所以这两年很赚了一笔。靠,这丫混得风生水起,居然还宰我这个穷人。
吃过饭已经是九点过,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这次聚会大家都吃的酒饱饭足,满意而归,除了我这个在游泳池里被呛了很多水的衰人。
刀疤开车把我送回了家,道别的时候刀疤冲我来了一句:“兄弟,我们走的路不同,但我一直没忘记你这个朋友,我的为人你知道。”
刀疤的话让我很感动,虽然现实的生活让我们走上了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但透过他的话语,我能体会到他的苦心和真诚。高中时代的过往种种浮上心头,我不是一个感性的人,但我渴望这种真挚。再呆下去我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长吸了一口气,我对刀疤笑骂道:“想拉我进黑社会?混不下的时候我晓得来找你,回去的时候车开慢点。”
我说这句话完全是无心之举。几年之后,当我和刀疤回忆起这段对话时才感慨人生无常数,冥冥中自有天定。
回到家洗澡后刚打开电脑,夏姐就打电话说要过来耍。晕,我家有什么好耍的?我正想找借口婉言拒绝,夏姐说道:“我们小区停电,热得受不了。”一听她这么说,我话到嘴边只好咽了下去。
半个小时后,夏姐来了,我注意到她手里还提着一个纸袋。“给我送吃的来了?”我笑着把她迎进了屋。
“梦嘛,我提的是换洗衣服?”一进屋夏姐就拿起空调遥控器,把温度又调低了几度。
换洗衣服?夏姐一句话就把我愣住,我确认自己没有听错。我家里就只有一张床,连沙发都没一个,该不会是想住在我这里吧?
夏姐接下来的话再一次让我大脑短路,“太热了,我先冲个凉。”
“你在发什么呆啊,热水器能用吧?”夏姐从纸袋里拿出毛巾和换洗衣服,晕,居然把化妆用的瓶瓶罐罐也带来了,看样子肯定不是开玩笑。
“不是吧,你今晚准备住在这里?”我吃惊的问道。
夏姐先是一愣,马上就笑着说道:“我有说过要住你家的吗?大热天的冲个凉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
我暗骂自己平日YY小说看多了,靠,“虚惊”一场。
等夏姐进卫生间冲凉后,我登陆上游戏。雪菲儿不在线,残剑、不死这几个鸟人也没在线。卫生间传出来的流水声扰得我心痒,“要是能和夏姐一起冲凉该多好”,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夏姐对我这么好,我居然还有这样龌龊的念头……越是刻意避免不去想绮丽的场面,脑袋就里越多香艳地念头,身体某个部位已经不争气地发生了变化,好在我穿着宽大的T恤衫,只要不站起来,夏姐应该不会发现。
“又在耍游戏啊?”不知什么时候夏姐冲完凉走了出来,把我从YY中惊醒。
“无聊啊”,我下意识地应了一声,扭头看向夏姐,这一看差点没把我的魂勾掉。夏姐穿的这件白色睡衣也太透了吧,连里面的红色胸罩和内裤都看的清清楚楚,这不是引诱我犯罪么?原本已经“稍息”的那个部位再次“立正”起来。
冲凉后的夏姐显得格外娇娆,我使劲咽了一下口水,好不容易才把目光从夏姐身体上移开。“我说夏姐,你这睡衣是摆明了诱惑我犯罪,这么透的睡衣你都敢穿。”
“少见多怪,又不是穿出去逛街,在家里穿关啥事。”夏姐好笑地回答道,从坤包里取出一面小镜,坐到床边自顾描眉。
我闭嘴还不成么?不一会夏姐化完妆,在我身边坐下,看我和一高级别法师PK。我一边PK一边和她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雪菲儿的头上。我开玩笑的对夏姐说道:“姐啊,你不知道,我游戏里的这个老婆和你性格很相似,都是刀子口豆腐心。”
“是吗?你以前不是老背着骂我是母老虎啊?”女人真的很记仇,眼前的夏姐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我说过那么多她的好话,可她偏偏逮着“母老虎”三个字不放。
“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你没这么小心眼吧?”我夸张的叫冤。
夏姐转变了话题问道:“我哪一点又象刀子嘴了?”
我刚才是在赞扬她心肠好呢,怎么赞扬也有错,这不是断章取义么?
正踌躇该怎么回答她的刁钻问题,夏姐突然指着电脑屏幕惊呼起来:“你要挂了。”
晕,只顾和夏姐聊天,游戏里那个法师趁我分神的时机对我一阵猛K。喝治疗药水、喝金创药、给自己加血,手指在键盘上飞速按下一连串指令,还好反应及时,我把自己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操,老子要你好看。”我对着那法师连续下了两种毒,打起精神和他PK起来。
“你在游戏里就这副德性?”
……我太投入,一时之间忘了身旁还坐这一个女士,随口就骂了出来,结果又被夏姐抓住了痛脚。
我连忙解释道:“不是哦,我在游戏里也是标准的斯文人,特别是在我老婆雪菲儿面前没说过一句脏话。”
“左一句老婆,右一句老婆,你连别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你真的爱她?”
我忙着对付那个难缠的法师,不假思索地回答:“那是。”
网恋这玩意儿很玄,和夏姐这样的白领讨论这个问题等于是对牛谈琴,我也说不清楚到底喜欢雪菲儿哪点,反正喜欢就是喜欢。咦,不对啊,夏姐家里有一台电脑的,怎么没见她上网,莫非只是当摆设?
见夏姐不说话,我怕她无聊,于是主动问她:“夏姐,你平时在家上网没有?”
夏姐伸了一个懒腰,淡淡地回答道:“很少上。”
“玩游戏还是聊QQ?”我接着问道。
“我有点困了,先躺一会儿。”夏姐说完就径直躺在了床上。
……
我在游戏里接连挂掉那个法师两次后,那丫再也不敢走出安全区和我单挑。靠,也不看看我的名字,居然想挑战“权威”。
退出游戏后我才注意到时间已经快到12点,我连忙摇醒了已经睡着的夏姐。“夏姐,你该回家了,我送你回去。”这么晚了我怕夏姐出意外,准备送她回去。
夏姐被我摇醒后,从枕边的坤包里拿出手机拨了一组号码:“喂,我是B栋3—10的住户,请问来电没有?……啊,排查线路?......那要多久啊……哦,谢谢了。”
夏姐把手机放回坤包说道:“小区保安值班室说电业局的工人正在排查线路,一时半会修不好,最快也要明天中午的样子。”
“啊。”我原本打算把夏姐送回家,这个消息对我来说够意外的。
“没耍游戏了?这么晚了我不想再出去住宾馆,就在你这里将就一晚上。”
虽然我早就有心理准备,可听到夏姐说出来,我还是多少有些惶恐。只有一张床,夏天穿的这么少,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和夏姐发生超越姐弟感情的事。
见我愣着不说话,夏姐虎目一瞪:“不愿意收留姐姐唆?”
这哪是愿不愿意的问题,夏姐一点都不知道我担心的什么。“夏姐,要不这样,我出去住旅馆,你今天晚上就在我这里将就一下。”
听了我的话,夏姐一脸睡意地对我说道:“弟弟你还挺正直的。算了,黑咕隆咚的别出去了,我都不担心,你还担心什么?要是你胆敢有非分之想我就喊救命。”
不是吧,想都不准想?我正想抗议,“把空调温度稍微调高点。” 夏姐丢下这句话翻身继续睡觉,留下浑圆的P股对着我示威。
我调好空调,看着夏姐仅仅给我留下的三分之一的床铺空间犯愁,侧着身子一不小心都会碰到她,这样叫我怎么睡?出门住旅馆吧,夏姐有话在先,又怕她见外。思索再三,睡!反正老子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