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章 同床(下)
章节列表
第三十二章 同床(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我随手给夏姐盖上凉被,关了灯后小心翼翼地和衣上床,背对着夏姐躺下。由于习惯了平躺着睡觉,所以侧身睡觉的姿势让我感觉很难受,久久不能入睡。
夜很静,耳畔传来夏姐匀细的呼吸声,淡淡发香不时钻入鼻孔,一丝一丝撩拨着我的心弦,让我井中月般的心境慢慢有了裂痕,直至崩溃。从内心某个角落升起的暇念,以星火燎原之势迅速传遍全身每一个毛孔,汇聚成熊熊的**,每一分每一秒对我来说都是在**与理智的煎熬中度过。
漫漫长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让我怎能安睡?内心有个声音一直在祈祷:“夏姐,给我一个暗示,哪怕只是一个轻微地暗示……”
这一晚我睡得很不安稳,迷迷糊糊中似乎做了很多梦,半夜被夏姐翻身惊醒后我发现自己竟然侧着身子搂着夏姐。美人在怀,我却没有丝毫邪念,眼皮都睁不开,还是继续睡吧。
一夜相安无事,只是清晨的时候出了点“小”麻烦。
我是被夏姐野蛮地拧了一下胳膊痛醒的。“方休,我确定你是一个色狼。”夏姐几乎是凑到我耳边说话,声贝不是一般地高。
   夏姐的话让刚清醒的我一头雾水,但她随后想翻身的动作让我猛然醒悟为什么我会被骂。可能是睡迷糊了的原因,我的大腿不知什么时候压在了她的大腿上,右手也正搂着她那柔若无骨的细腰,我们现在的姿势可以说是相当地暧昧。这还不算尴尬,男人某个部位在清晨时分拔竿而起是正常的生理现象,由于我半压着夏姐,那个部位也正好紧紧地贴着夏姐丰满的臀部,刚才夏姐翻身失败,因为摩擦的缘故反倒让我一阵冲动。
   一意识到这点,我连忙翻身坐了起来,尴尬地看着夏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哎,老子辛辛苦苦忍了一晚上,没想到天亮了反倒无意中成了色狼。
   夏姐羞红了一张脸坐起身来不说话,那种三分羞涩、三分娇艳、三分妩媚、一分茫然的表情看得我脑袋轰然巨响,心神再一次宣告失守,因尴尬和恐慌而“稍息”的部位马上再次“立正”,我慌忙一把抓过凉被遮掩,否则被夏姐看见那还了得?
   我的动作没有逃过夏姐的眼睛,夏姐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啐道:“坏家伙。”
   我埋下头,眼观鼻,鼻观心。错的都是我,多说无益。
   “现在装老实人了?”夏姐见我不说话,继续数落我道:“老实交代,昨晚有没有趁我睡着了使坏。”晕,她可真会联想,昨天晚上我睡的很老实啊,虽然我心里有想法,可我并没有做任何亵渎她的动作。如果意淫犯法,那么估计全天下的男人都得被抓去坐牢,别以为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就是好鸟,谁知道他当时有没有动花花心思?我还和美女同床不乱呢,用坐怀不乱的标准来衡量,那我岂不是君子中的君子?一想通这点,我的胆气又壮了起来。
   “夏姐,我可是君子,刚才的事绝对只是意外,人有失手,马也有失蹄的时候。”
   听到我的解释,夏姐惊讶地合不拢嘴巴,“你是君子?”
   我竭力做出温文遐迩地表情,用力点了点头答道:“柳下惠坐怀不乱被称作君子,我方休和美女同床而不乱,莫非我还比不上他?”
   夏姐显然没想到我会抛出这样一个怪异的理由,顿时呆了一呆,随后不禁莞迩。“你还真会强词夺理,明明是坏人还把自己说得道貌昂然的。”
   我一见夏姐被我逗笑,连忙打蛇随棍上地附和道:“强将手下无弱兵,多亏夏姐你平时教导有方。”
   “少贫嘴,一会儿吃过早饭陪我去逛商场,”不等我出声反对,夏姐又笑着说道:“君子弟弟,能不能麻烦你转过身回避一下,姐姐我要换衣服,胆敢偷看我就挖了你眼珠。”
   我日,叫我陪她逛商场当提东西的苦力,估计要被累个半死。“请我看我还不看呢,更年期的女人没看头。”我丢下一句话,以最快的地速度跳下床冲进了卫生间,身后传来夏姐连珠炮式的骂人声。还好我跑的快,夏姐可不是君子,不单会动口,还会动手的。
   我“减负”时看见夏姐昨晚冲凉后换下的衣服还挂在卫生间,便冲她嚷了一句:“夏姐,你换下的衣服还放在卫生间呢。”
   客厅那边传来夏姐的声音:“知道,你有什么要换洗的衣服没有?我一齐帮你洗了。”
半个小时后,我看着阳台上晾着的女人衣裤苦笑不已。除了一件白色T恤是我的,其它四件全是夏姐的,还好朋友们一般不到我这里来耍,否则看见阳台上晾着的女人内衣内裤,我那才是有口难辩。
从上午九点到下午四点,除开中午半个小时吃饭的时间,我一直都在陪着夏姐转战市中区各大商场,谁说女人先天体质薄?有种站出来,看老子不抽死你丫。我的双腿象灌了铅一样沉重,双手更是因为长时间负重量过大,早已经麻木。夏姐也真是的,买时装、化妆品还嫌不够,居然还贪图商场打折,买了一套厨房用具,害我提着大煎锅跑上跑下,这不明摆着是在折腾当苦力的我么……
直到晚饭后,我才从夏姐的“魔爪”下逃了出来。回到家才发现夏姐忘了收回她晾在我这里的衣服。打了一个电话问她需不需给她要送过去,夏姐一句话让我心凉了半截:“我衣服多,不用那么麻烦了。假如我们这里再停电,我就不用额外带衣服。”……还有下次?
这个周末过得很“充实”,昨天游泳时打架,今天又被夏姐抓去当“壮丁”,两样都是力气活儿。好在明天就是和黄胖子约定“交易”的日子,五万元啊,老子方休终于脱贫了。念叨着我的五万元提成,这一晚我睡得很安稳。
第二天早上,黄胖子如约来到公司和我签订了广告策划及宣传协议。按照规定程序,夏姐把这笔大额广告单上报给了分管策划、营销这一块工作的副总经理。接下来顺理成章的,我这个才进公司两个多月的新人因为业绩突出受到了公司高层的表扬,使得我在部门和公司里的地位一下子提高了不少。唯一令我郁闷的是五万元提成费暂时还不能领取,因为公司规定这个月的业务提成必须到下一个月才能领取。
在帮胖子公司做策划的期间,我每天都到保安部去看望残剑和不死,抽抽烟,聊聊天什么的。刚开始两次这两个瓜货还抱怨纷纷,后面几天却又有说有笑起来,我旁敲侧击一问,原来在他俩上班的第三天就成功帮助黄本元处理了一个上门闹事事件,黄本元一高兴,给他们每人发了五百元奖金。两个小样,区区五百元钱就满足成这样,鼠目寸光啊!
   通过黄本元介绍,随后两个周里我相继结识了几个大富人,这些成功人士总共给我投放了总价值47万的广告合同,一方面他们是看在老黄的面上,砸点小钱意思意思;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有针对性地做好了前期策划,用口才和诚心换来了他们的好感。最搞笑的是一个据说有千万资产的富婆,见老子长得比较帅,居然动了想包养我的心思,连续几天给我打电话约我出去喝咖啡、打保龄球,吓得我差点更换手机号码。靠,40多岁的黄脸婆,想起都恶心。
因为连续拉到几笔大额广告的缘故,公司高层对我相当重视,一切迹象都表明我的事业正在朝着良好的方向发展。在游戏里,我和雪菲儿的感情也与日俱增,她偶尔见我不在线,还主动给我留言,说点甜言蜜语。我这些天过得很惬意,打了两次电话回家,主动给老爸老妈汇报工作成绩,从父母的叮嘱中我明显感觉到他们放心不少。至于他们在电话里“含蓄”提出要我尽快耍女朋友的要求,我是左耳进右耳出。找女朋友又不是在菜市场买白菜,你想挑哪颗就哪颗?这年头,想找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在外端庄、回家疯狂的好女人难啊!
一转眼到了10月份,在公司高层的关注下,我和田甜以及广告部的另外两名同事一道乘飞机去广州参加为期五天的行业培训,让我大跌眼镜的是田甜这丫头居然是此行的领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