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七章 大场面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七章 大场面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听着田甜银铃般的笑声,我不禁暗自骂自己是猪头,短短几个小时,居然被这小妖精连续作弄两次。还好没有外人,否则这个脸就丢大了。不能打也不能骂,我只有尴尬地笑了笑,开始发挥脸皮厚的优势:“打是亲,骂是爱?”
“谁和你爱了?流氓。”田甜小嘴一歪,不以为然地说道。女人心思变得可真快,如同六月天,说变就变,我郁闷的仰身倒在了床上。
“起来,陪我说话。”田甜见我躺下,一脸不满地叉着手说道。
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调侃了一句:“不起来你咬我?除非嘴我一下。”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不已,这样轻浮的话很可能会招致田甜反感。果然田甜埋下了头,用手摆弄着衣角不再说话。我连忙坐起身来小声地问道:“生气了?”
田甜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很复杂。气氛很沉闷,我有一种快窒息地感觉,假如因为不经意间的一句话而丧失这份刚刚牵手的爱情,我真他妈该被判死罪。 
“眼睛闭上,把脸伸过来。”田甜一说话,我就放下心来。不就是一巴掌么,反正已经挨了两巴掌,也不在乎多挨一下,只要她消气就行。我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吻,是吻!不是巴掌!田甜非但没给我一巴掌,反倒蜻蜓点水般的在我脸上轻轻吻了一下,太出乎我意料了。印入眼帘的是田甜眸皓齿的欢颜,把我看傻了眼,“老天爷你终于开眼,为我准备华美的今生了么?”
“呆子,看什么看。”田甜的话再次让我心神一荡,我发誓,田甜就是我今生的女神。“我不是在做梦吧?”田甜愣了一下,随即装出生气的模样:“对你好你还不习惯?那我还是用老办法。”老办法不就是巴掌么?“不。”我慌忙摆着手表明态度,把田甜乐得捂着小嘴直笑。
田甜中午喝了几杯啤酒,和我笑闹了一阵后感觉有些困,便躺在我的床上休息,说要小憩一会。于是我只好把椅子拉到床边,握着田甜的小手看着她睡觉。田甜小手被我握住,本能地想缩回去,我略一用力,她便停止了举动。
“你不困?”
“我不困,你睡吧,一会我叫醒你。”我原本想到胡文的床上躺一会,但怕自己睡过头被胡文回来撞见不好解释,所以只好强打精神熬着。
“你也休息一下吧。”田甜说完闭上了眼睛。这是暗示么?我犹豫了一下,松开田甜的小手,倚着靠背坐到了床头,手顺势摸到她耳际的头发。
“方休,你不觉得我们发展的太快了?”田甜突然小声问我。 
快?我还真没意识到这一点,公司里的好事之人早就在八卦我和田甜的关系了。我把得知的情况一说,田甜轻声惊呼起来:“不是吧?你没解释?”
“不是才怪。我解释有用么?老早就给你说只会越描越黑,你偏不信。以为现在的人思想都象我这样单纯?不过现在看来只能说大家有先见之明,早早地预测到我们迟早会走到一起。”
“你单纯?”田甜笑了起来,胸部起伏的样子很诱人。
“我不单纯你会接受我?”我的手已经慢慢触摸到田甜的耳朵。
田甜推开我的手说道:“我以为你笨,哪想到你表面上看起来老实,骨子里却是流氓。”
冤枉,说我是流氓绝对是对我的侮辱,任何男人碰上象她这样的极品美女,能不为之心动么?除非是太监。
“都怪你太漂亮,是男人见了都会心动。”在说话的同时,我的手又摸到她的耳垂,这次她没有再推开我的手,或许是恭维的话起到了效果。
“我睡觉了,一会儿记得喊醒我。”田甜侧过身来,把手搭在我腿上,完美的身材勾勒出诱人地曲线。哪怕时间倒退两天,我也不敢想象自己能和田甜如此亲密地接触。我定了定心神,怕再想下去会亵渎心中的女神。起身,弯腰,在田甜娇艳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虽然不明白她喜欢上我哪一点,但我已经确定,她就是值得我用一生来呵护的女人。
田甜被我吻后,闭着眼嘀咕了几句,不一会就沉沉睡去。这妮子睡得香,我可是强撑着不让自己打瞌睡,直到5点钟,我才叫醒她。看到她醒来时红通通的脸,真想咬一口。
田甜坐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高挺的胸脯差点让我流口水。“睡的真舒服,喂,色迷迷的看什么看。
我尴尬的笑了笑:“打望都不允许啊?我又没动手。”
“我说不准看就不准看。”这小妖精睡了觉精神足,又开始“嚣张”起来。我现在有点怀念没有对她表白前的时光了,至少在表白之前,她还没有对我呼来唤去的。“莫非和我假斯文一样,田甜以前也是假秀气?”一念至此,我心里凉了半截。
“又在打什么坏主意?”田甜的眼光盯得我心虚,我连忙转移话题:“别冤枉好人哦,快5点半了,胡文他们快回来了。”说这话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的疏忽,幸好胡文没有中途溜课回房间,否则我和田甜两张嘴巴都解释不清。
一听我这话,田甜马上下床穿好鞋子,匆忙溜回自己的房间,临走丢下一句:“不准告诉胡文我们两个的事,也不准说我下午呆在你这里。”靠,当我是瓜货啊,我才不会傻到把自己的事到处宣扬,成为无聊之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晚饭后田甜提议一起出去逛街,胡文马上警惕地看着我,怕我又找借口开溜。他的举动让我感到好笑,虽然我也讨厌逛街,但今天可不同与昨日,现在田甜是我女朋友,田甜要去,我能说不字么。
在外面闲逛了半个小时不到,手机响了,我拿出手机一看,是怒斩打来的电话。我接通手机还未出声,那端就传来怒斩焦急的声音:“不败,你在哪里?”
“什么事?”
“要出大事了,最强的两个马仔在老销网吧里被人一伙人K了,他拉了几车人过去准备弄回来,我拉都拉不住。我在他们后面跟着的。”
“叫我去?”我他妈的可真够倒霉,一来广州就碰上这样的事。因为田甜他们在旁边,我不敢问得太仔细。
“不是,是老销叫我给你打电话,让你想点办法拦一下最强,万一混战起来,他那点家当就全毁了。”怒斩的话让我大吃了一惊,电脑都被打烂了我拿什么回去开黑网吧?
“我马上赶过去。”
挂掉电话,我匆忙对田甜他们说道:“一个朋友出车祸受了点伤,我赶过去看一下。”我看出田甜很想和我一起去,但碍于胡文和徐雅丽在场,不好说出口。打架不是请客吃饭,田甜跟过去是个麻烦,万一被误伤了就更不划算,当下我故意不理会田甜冲我打的眼色,拦了一辆的士直奔老销的网吧。
同在新开发区,我5分钟不到就赶到了老销的网吧。网吧里打斗的痕迹还在,里面坐着20多个年轻人在上网,其中有10多个一看就是混混的人坐了满满一排。找到老销,我悄声问他怎么一回事。老销把我拉进休息用的里屋,关上门说道:“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儿,老怪他们是跟最强混的,经常到我这里来耍,刚才不知道怎么跟一帮这里的混混打起来了,我的电脑都被砸烂了两台。”
“外面那10多个人就是动手的?操,打了人还敢留在这里,够嚣张的。”  
老销一脸焦虑地说道:“就是他们,我现在想关门,可他们都不出去,他们在自己的地盘嚣张惯了。最强的那两个小弟跑了,我给最强打的电话。”
“怒斩说最强拉了几车人过来,看样子要大型PK。”我老销说道。
听了我的话,老销脸色更加难看:“我担心的就是这个,不晓得这次要报废好多台电脑。牵涉到最强,我又不好报警。最强在游戏只服你,你看能不能帮我想个办法稳住他。”
“稳毛,你又不是不知道最强的火爆脾气。”我也感到很郁闷,时间不等人,我得赶快想办法保住老销的电脑。“怎么样才能把这些混混引出来呢?”有了,不出来,老子就想办法引诱你们出来!我叮嘱了老销几句就转身出了网吧。
走到离网吧200多米的转拐处,我摸出手机给最强打了一个电话,那丫说正在来的路上。我告诉他老销的担忧网吧被砸,并把我的计划详细说了一遍。“行,你点子多,就按你说的办。”电话那头最强略一思索,答应下来。
10多分钟后,最强、怒斩带着手下赶到,我晕,来了4辆小客车,将近100号人,全是手持铁棍、刀片的楞头青,瞧这架势和港片中的蛊惑仔没两样。最强亲自带了两车的手下到另一个路口堵着,防止对方有人漏网,并叫剩下的人听我安排。我从剩下的人中挑了几个看样子比较机灵的,叫他们赤手空拳地去网吧做出寻仇的样子,打几下就跑,等那10多个傻B追出网吧,就引诱他们往这边跑。其他人全部窝在车里当伏兵。
安排妥当,我就跳上车等着看好戏,我不能露脸,怕被那10多个当地的混混认出后给老销添麻烦。派出去寻仇的几个兄弟果然机灵,去了没两分钟,网吧那边就传来了打斗声,随即响起了密集、凌乱的脚步声,嘿嘿,追出来就好。我马上按下手机设置的快捷键,这是我和最强定的暗号,叫他马上带人从另外一边冲过来,既要防止那10多个傻B躲进网吧,又可形成合围之势。几个过路的行人一看势头不对,要么跑出老远,要么躲进街道两旁的商店。
等那10多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混混追到拐角处,迎接他们的是从车上跳下的40多个手武器的汉子。发现上当,那些傻B掉头就跑,能跑的掉么?最强已经带人快速堵住了他们的去路。100人打10多人,现实中我是第一次亲眼看见这样的大场面,以往所见都是小打小闹,所以感觉非常震撼。不过我很快就失去了兴趣,因为自己一方人太多,很多人根本就挤不进去,没有想象中喊杀声震天的火并场面,双方实力悬殊太大,只有此起彼伏的惨嚎。三分钟不到,那10多个傻B就象死猪一样趴在了地上,看样子最少也要在医院里呆上几个月。
打完收工,我搭乘最强他们的车出了开发区,告别后我再搭乘的士回到了宾馆。田甜他们出去逛街还没回来,大约20多分钟后,外面才姗姗响起刺耳的警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