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四章 酒会
章节列表
第四十四章 酒会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个月我非常忙。临近十一月,是广告旺季,公司上下忙成一团。跑关系、拉客户、做策划,每一项工作都和钱挂钩,为了钱,老子也豁了出去!白天在单位拼命工作,下班抽空和田甜约会,累中自寻乐趣。唯一令我不爽的是斯文人这丫天天呆在网吧,除了玩游戏和对着前来上网的美女流口水,我就没见他履行过网管的职责,上次发现有人偷电脑配件估计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撞上的。自从网吧开业以来,我几乎天天在深夜朝网吧跑,处理白天遗留下来的各种问题,偶尔在网上和菲儿聊几句。
短短十多天时间我就瘦了一圈,不死这群良心被狗吃了的家伙非但不同情,反倒说我是因为和田甜夜夜笙歌所致。夜夜笙歌?昨天我看电影时左手“一不小心”碰到田甜胸部,脸上还挨了一巴掌。这年头,十个美女中找不出一个矜持一点的,全是面相温柔,骨子里野蛮之辈。
今天下午一上班,夏姐就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让我晚上随她出席一个酒会。我刚想找借口推辞,夏姐柳眉一竖道:“成天和你那些游戏里的朋友鬼混,自甘堕落。”夏姐的话把我说郁闷了,我也想堕落啊,用不完的钞票、看花眼的美女、唔,最好再来一支古巴雪茄,最昂贵那种。可惜这都是梦,我他妈的还真没有堕落的基础。
“酒会八点准时开始,是黄本元和另一个老板发起的,出席嘉宾全是L市房地产界有头有脸的人,黄本元今天中午叫人送了两张请柬给我,特意叫你一起去。”
我嘿嘿一笑:“老黄恐怕只是想请你这个大美女去吧?”
“少贫嘴,你去了可以多接触一些有钱人,说不定还可以谈成一笔广告。”夏姐笑骂道。
“夏姐你出马就得了,何必拖上我。你只需对那些色狼、色鬼们笑上一笑,广告合同就不请自来。”
“你越说越没正经,讨打!”夏姐作势欲打。哎,女人除了撒娇和暴力,还会什么?
在夏姐的强硬态势下,我被逼答应晚上随她出席那个什么什么酒会,就当是去白吃白喝好了,说不定还可以见到在黄胖子公司当差的不死和残剑。听了半天,我连酒会的名称都没记住,鄙视自己一下。
一离开夏姐办公室我就给田甜打了一个电话,抱歉地告诉她:“今天晚上我要和夏姐一起去参加一个酒会,她给我交办了任务,晚上不能陪你了。”
田甜一听是公事,倒也开通。“没事,你们策划部和广告部一样,应酬多。少喝点酒,这几天你瘦了不少。” 田甜公然在办公室里这样说话,肯定是办公室里的人都外出了。我见过道四下无人,坏笑着说道:“乖乖,来嘴一个。”
“波、波、波。”田甜一连在电话里嘴了三下。我正想厚着脸皮问她分别嘴哪里时,田甜已经轻骂一句“流氓”挂了电话。这也叫流氓?那不死之流该叫什么?
下班的时候夏姐用车送我回家换衣服,原本我想将就一下,可夏姐一句话差点让我噎死:“我们是去参加酒会,不是去逛菜市场。”想想也是,假若以我现在的穿着凉鞋、运动裤、T恤去参加酒会,估计明天我的照片会上晚报娱乐版头条,嘿嘿,一夜成名。换上西裤、衬衫,夏姐还不放过我,非得要我打上一条领带。晕啊,秋老虎还没过去,不是想闷死我吧?我死活不打领带,夏姐只好由我折腾。
换好衣服,我刻意把衬衫解开两颗纽扣,走到衣柜玻璃镜前仔细左右晃了晃,镜中之人虽然略显消瘦,但斯文英俊,帅呆了!
“看什么呢?胡子拉渣的,象个小老头一样。”夏姐似乎猜到我的心思,一句话就把我打回了原型。伤自尊啊,没胡子还叫男人么。
收拾妥当后,我陪夏姐回家换衣服。草草吃过晚饭,夏姐换了一套米色时装,什么牌子我不知道,但夏姐穿上后很能凸显丰满的胸部,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女人的无穷魅力,加上衣服领口开的比较低,夏姐稍微一弯腰都有可能走光。深深地**和白色的胸罩冲击着我的眼球,看得我一个劲吞口水。
“夏姐,你想迷死一大片啊!”
正对着梳妆镜化妆的夏姐回头冲我一笑,说道:“怎么样,还行吧?”
连我这个天天和她打交道的“斯文人”都要吞口水,可以想象一会儿夏姐在酒会上会吸引多少色狼、色鬼的眼光。我小声嘀咕了一句:“漂亮是漂亮,可是穿这么暴露给别人看很舒服么。”
“吃醋了?”夏姐好笑地看着我说道,她的耳朵不是一般地好。对于她的问话,我不置可否。
“我这算保守的,你去了就知道了。”夏姐说完后继续专心化妆。
磨蹭到七点半,在夏姐的催促下驱车赶赴“九景天”大酒店。上次和黄胖子喝酒吃饭就在“九景天”,看来这里是黄胖子的“窝子”。
随夏姐来到“九景天”酒店后面的会所,还未进门就听见里面传来悠扬地萨克斯音乐。会所门口站了八个身穿旗袍的迎宾小姐,一个个身材高佻,估计是请来的业余模特。会所门外还三三两两站了十多个身穿白衬衣、烫金马甲,打着领结的汉子,一看就知道是保安人员。我一眼就从中发现了不死和残剑,妈的,其他保安都笑着打量来宾,履行分内职责,惟有他们两个“贼头贼脑”地望着迎宾小姐流口水。
我给夏姐打了一个招呼,施施然走到两人面前低声喝道:“别以为你们两个瓜货穿了马甲我就认不出来。”听见我的喝骂,不死和残剑才回过神来。不死吃惊地问道:“不败你怎么来了?”
看他那吃惊的模样,我暗自好笑,老子就不能来么,这里又不是白宫。“随夏姐一起来看看,多认识几个大款,拉点广告。”
“哦,难怪你这个骚人穿得人模狗样的。”不死这坏笑起来。
我懒得和他打口水仗,换了个话题道:“多抽点时间去网吧转转,斯文人那小子一天到晚只晓得泡妹妹,管理好点,服务周到点才有钱分。”
一直没吭声的残剑突然插话道:“今天晚上不能去,黄总说了,尽心尽职的人每人可以额外拿到800元奖金。”靠,我就奇怪他们二人向来不值夜班的,今天怎么突然转性了,原来是冲那800元奖金来的。黄胖子的钱还真是好赚,早知道多推荐几个人进他公司当保安。
我和不死二人聊了几句,怕夏姐在里面一个人无聊,于是闪人进了会所。进得会所我一下就傻眼了,装修豪华的会所大厅堪与我大学时代的阶梯教室比大小,里面足有接近500人,托着一杯杯红酒的服务小姐蝴蝶般来回穿梭,拿着酒杯的来宾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闲聊,看他们的穿着打扮,估计都是L市的头面人物。要不是亲身经历,我绝对会以为这是某个大制作成本电影搞的场景,想不到我一个小人物也会有机会混迹于这样的高档场所,意外。
我顺手从经过身边的一个服务小姐托着的盘里端起一杯红酒,轻抿了一口后就拿着酒杯在会所内晃悠。正如夏姐所说,参加酒会的男人穿得很隆重,至于女人嘛,仿佛都在为国家节约布料,薄、露、透者比比皆是,很明显可以看出很多靓女是成功男人们的“外婆”。转了大半圈,没发现夏姐的身影,倒先看到黄本元在主席台下和一男一女聊得正欢。我走过黄本元身前时,学着在电视上见识的场景,抬了抬酒杯冲他笑着点头示意。
黄本元见到我,低声和那两人说了一句,上前两步来到我面前说道:“方兄弟,一个月不见还是那么精神。”这老狐狸,睁着眼睛说瞎话,虽然老子长的帅,可这段时间忙于各种事务,消瘦了不少,精神个屁。
我笑着打了一个哈哈,对他说道:“黄总大手笔啊,今天我可算长见识了。”
“哪里哪里,在场比我黄某人面子大的人比比皆是。”黄本元脸上堆起了笑容,显然对我的话很受用。
“黄大哥,有什么用得着兄弟的地方,尽管吩咐。”我举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继续说道:“你忙我就不耽搁你了,谢谢你的盛情。”
黄本元面露喜色的说道:“够兄弟。”
和黄本元说了几句没营养的闲话,我趁来宾和他打招呼的机会抽身闪人,继续在会所里找夏姐。我很满意自己刚才的表现,这种场合我也是第一次见识,所幸到目前为止还未丢人现眼。现在我很赞同夏姐前段时间关于要我多学社交礼仪的提议,确实也是,很多东西是书本上学不到的。
又在酒会里转了将近五分钟,会场内的美女把我眼都看花了也没发现夏姐的踪影。我正自着急,主持人已经站到主席台上宣布酒会正式开始,场内男女都围在主席台四周听黄本元和另一个组织者讲话,我不好意思在场内窜来窜去,无奈之余寻了一个角落坐下品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