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六章 受辱(下)
章节列表
第四十六章 受辱(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被红酒泼脸的一刹那,我都呆了,难得低调做一回斯文人,马上就有不识相的家伙踩到我头上,还他妈的有没有天理了?以前就听说有钱的公子哥儿拽得要上天,没想到竟然让我碰上。周贵如此,眼前这家伙同样如此。透过带着酒渍的镜片,我看到那家伙正用嘲弄的眼色看着我。操,士可忍,孰不可忍!不教训教训这个狂妄的家伙,还真以为老子是软柿子。
我脑袋一热,上前一步准备冲着那家伙的小腹踹上一脚,却不料右脚刚抬起,手臂便被夏姐死命拉住,差点把我拉得失去重心跌倒在地。好不容易稳住身形,那小子看见我的狼狈样,竟嚣张地望着我笑了起来,老子好想一酒杯砸到这家伙脸上。
我瞄了瞄四周,已经有10多个宾客围了上来。顾不了那么多,先弄翻这家伙再说,我使劲挣了两下,居然没有甩开夏姐。无奈转身对夏姐喝道:“放手!”夏姐不是一般的笨,拉着我的手起码让我丧失一半的PK能力,换成是不死他们处于这种状况,绝对只拉对方,限制对方行动自由,方便我下重手。
“方休,别惹事好不好?这么多人在看着。”夏姐不但没有松手,反而涨红了脸把我手臂抱得更紧,她的动作差点没把我气晕过去,就这样拖着夏姐上前PK,不但报仇无望,恐怕还会添上新恨。
眼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被夏姐缠住根本没机会找回场子。算了,今天老子先忍一口气,算给黄本元一个面子,改日再找机会打这家伙的闷棍。我心里暗暗发誓:不管用什么手段,我方休一定要把面前这厮踩到脚下。当下我很光棍地对围观的宾客说道:“不好意思,我失礼了。”说罢,我不理会围观者的议论,转身拉着夏姐冲出了会所,随便无聊之人去议论,我又不是名人,会场里面认识我的人廖廖无几。
出得会所,夜风一吹,被红酒泼湿的胸口传来一阵凉意,我整个人马上从狂怒中清醒过来。不死正和残剑在会所门口闲聊,见我拉着夏姐冲出来,迎上来问道:“酒会快结束了?不败,你喝麻了啊?”
我没好气的回答道:“麻锤子,老子在里面差点被人弄了。”
“日,是哪个傻B?走,进去弄回来。”不死有被我的话唬了一跳,冲动地转头招呼残剑就想往里闯。
我连忙一把拉住不死,“弄毛,你们穿成这样,傻儿都知道你们是保安。算了,这口气我忍了。”我一边说,一边背着夏姐使劲给不死打眼色。不死心领神会地说道:“哦,这样最好,夏姐在,还是尽量不要惹事。”
我一听不死话里故意说出夏姐,知道他懂起了我的意思,当下和夏姐离开,身后犹自传来残剑破锣般的叫嚷声。
走出“九景天”,我趁夏姐取车的时间,拨通了不死的电话,把刚才发生冲突的地点和对方的相貌仔细说了一遍,叫他马上装成服务生进去认人,明天中午我再和他联系。
我刚挂电话,手机马上响了起来,我一看,是黄本元打来的。
黄本元果然是老奸巨滑之辈,说的话很注意分寸:“方老弟,让你委屈了。我问了一下朋友经过,才知道你和薛公子闹了点矛盾。”我刚才和那个姓薛的起冲突,估计他应该是躲在围观的人群后面,否则哪会知道我受委屈?问朋友之类的话,只不过是托词罢了。
“我说老黄啊,我刚才可是给足了你面子。”我含混地和黄本元打着哈哈。之所以这样说,我一来是想获知刚才他是否躲在看热闹的人群里,二来是想想试探他对刚才那事的态度。和黄胖子这样的老狐狸打交道,我不能不小心点。
果然,黄胖子嘿嘿一笑说道:“方兄弟你拿得起放得下,是个人物,我老黄没看走眼。”
“放你老母,受羞辱的不是你,当然放得下了。”我在心里狠狠问候了一下黄本元的老妈,随即尽量用平和的声音说道:“你打电话给就只是为了安慰安慰我?”
电话那端黄胖子迟疑了一下才用小心翼翼地口气问道:“方老弟你下一步……”
靠,这个老狐狸果然不简单,反倒想试探我的口风,我岂能如他所愿,当下打断了他的话:“直接说吧,你我不是外人,有话就直说,我不喜欢兜圈子。”
“这样吧,酒会结束后我和老弟你联系,出来喝喝茶、聊聊天。”
我日,我真的很不喜欢黄胖子这样的性格,步步为营的造型让人很不爽。喝茶?当自己是漂亮妹妹么?我可没时间陪你这个糟老头子摆龙门阵,谈理想、聊人生。
“我说老黄啊,你这就不厚道了,我当你是朋友,为了给你面子,这么大的羞辱我都忍了,你反倒和我摆这些玄龙门阵。”
黄胖子被我将了一军,急得舌头打卷:“这个…..这个……”
这时夏姐已经把车开到我的面前,见我现在打电话,摇下车窗招呼我上车。我坐到车里,对黄本元说道:“没说的我挂电话了。”
“别…..别忙,方老弟,你想没想过报复?”
黄胖子这句话问得很突然,照理说想调停我和那个纨绔子弟的矛盾也不用问得这么直接,我沉吟了一下说道:“这好象和你没什么关系了吧?面子我是给你了,至于……”我从黄胖子吞吞吐吐的话中已经琢磨出一点弦外之音,所以故意没把下面半截话说出来。
果然黄胖子接下来的话证实了我的猜想。“你给我老黄面子,先谢了。假如方兄弟你要采取什么手段,我绝对不会干涉。”
“哦?”我随口答道。
“老弟你明天上午有空没得?出来喝喝茶。”
再不明白黄胖子有一些“想法”,那我真得可以和战魂那个智商不及格的瓜货竞争“家族第一傻”了。绕来绕去,黄胖子原来是想假手于我,在我和姓薛的小子起冲突这一点上做文章,靠,多半是借刀杀人的鬼主意。反正报复那家伙是板板上钉钉的事,老子就看你黄胖子又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一想通这点,我就把喝茶的事儿应允下来。
夏姐在旁边,我怕自己言多必失,便对夏姐说道:“夏姐,先把我甩回家。”
“嗯。”
黄胖子一听我在和夏姐说话,意识到我说话不方便,马上丢下一句“方老弟好艳福”,挂断了电话。
晕,这色老头脑袋里都装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见我收起电话,夏姐扭头问我在给谁打电话,我照实回答是黄本元打来的。当然,我没说黄胖子有所企图,只淡淡地说是黄胖子想调停我和姓薛那小子之间的矛盾。
一路无话,夏姐把车开到我楼下,径直随我上了楼,看样子夏姐今天要在我家睡觉。我也没问,反正她住我家也不是头一遭。
回到家,我才发现夏姐的套装上也被溅了不少红酒,当下劝夏姐先去洗澡,换衣服。我则脱了衬衫,光着膀子玩游戏。今天行会兄弟没多少人上线,老婆雪菲儿也没在线,只有斯文人那瓜货在行会里和一个妹妹聊天。当我采用私人聊天模式提醒斯文人照看网吧警醒点儿时,这家伙二话不说就下线了。真想打电话给骂他几句,以为我不知道他是下了游戏上QQ么?交往了几年的朋友,当我不知道他的德性么?
夏姐冲凉出来穿着睡裙径直上床睡觉,我玩了一会游戏,没劲,关掉电脑后也去冲凉,准备早点休息。一进卫生间我就发现夏姐忘了把洗干净的衣服晾到阳台上,便顺手帮她晾了。咦,内衣也换了,莫非夏姐刚才洗过澡后没穿内衣?联想到刚才跳舞之际夏姐用胸部摩擦我胸口的香艳场景,害我洗澡时兴奋不已。
关灯后刚躺下,夏姐便转身面对着我问道:“你刚才怎么不听我劝阻?”
听了夏姐的话我不是一般地郁闷,“要怎么才算听你的话?我这不是忍了么?”要不是因为被夏姐拉着,我肯定会出手教训那个狂妄的小子。
“我不拉你,你会忍?还呵斥姐姐我。”
我听出夏姐的语气里有一丝不快,连忙申辩道:“当时气昏头了,我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夏姐,你不会计较吧?”
“我才不和你计较呢。”夏姐拉着我的右手摸到她的脸上,她的举动让我好温馨好期待,我没有拒绝她,甚至琢磨下一个抚摸的部位。
“夏姐你真……”
我一个好字还没说出口,夏姐已经在我手臂上狠狠地来了一口,差点让我痛出声来。只听夏姐不紧不慢地说道:“不计较才怪。”
......我现在真的啥想法都没了,真的!美女在侧,心如止水者能有几人?俺方休现在做到了这一点,我为自己的“定力”感到骄傲,感到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