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章 碰上一个老实娃
章节列表
第五十一章 碰上一个老实娃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下午上班后我才发现偌大一个办公室居然没几个人到岗,一问正在埋头书写策划文案的老李,才知道在广告旺季,大家一般都是上午在单位忙文字、平面策划,下午外出回访客户,征询客户意见。
“哎,现在广告公司多,竞争激烈啊,不上门服务哪行?”老李的感慨了一句,继续埋头弄策划。
上门服务?这一点我也做的不错,黄胖子的私人恩怨我都掺和进去了,回头是不是该叫他给我送一面“热情服务”之类的锦旗?
在办公室上了半个小时QQ,我悄悄溜出公司闪人。左右无事,不如去网吧看看生意如何。到了“沙城”才发现大门紧闭,我以为出了什么事儿,连忙给刀疤打了一个电话。一问之下才知道刀疤接到“上头”传来的消息:今天下午有关部门要开展联合执法检查。虽说我那黑网吧跑通了各种关系,可也不能太嚣张,为了安全起见,刀疤叫其小弟关门停业半天。刀疤在处理这样的问题上比我有经验,毕竟他那“情人旅馆”也是捞得偏门。
“哦,没事就好。”
“你在网吧?过来吹会儿牛不?”刀疤问道。
“今天算了嘛,我直接回去了。”
看看时间还早,我决定到教院去逛逛。说来好笑,到L市3年多了,我居然没到教院逛过,事实上自从我大学毕业,我就再也没进过任何一所学校的大门。
教院的建筑风格不错,绿化率也蛮高,显得比较幽静。我叼着烟在校园里瞎逛,每当美女走过,我就多看几眼。都说教院靓女多,这话一点都不假,短短半个小时我就见识了不少美女。至于男生则没什么印象,因为打望的时候已经直接过滤掉了。
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僻静角落,眼看前面无路,我正准备原路返回,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我跟你说,和老子作对没你好处。”
说话的声音不大,但很嚣张,我似乎在哪里听到过,仔细想了想,却又毫无头绪。
“大哥,你就饶了我吧。”一个外省口音说道,听语气可能是个学生。
第一个声音马上喝道:“饶你可以,马上和晓晓分手我就饶了你,别他妈的不识抬举。”
因为被一片灌木丛挡着,我看不见说话的人。什么人这么嚣张?好奇心驱使我向前几步一探究竟。还未绕过灌木丛,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耳光,随后就传来被打之人“哎哟”的声音,看样子这一下挨得不轻。
我急于想知道究竟是谁挨了一耳光,连忙紧走几步,靠,居然是周贵这个垃圾,难怪刚才觉得那么耳熟。周贵面前还站着一个穿着长袖T恤的人,用手捂着脸。
“给你脸不要脸,信不信我每天找人到学校扁你一顿,让你在学校都混不下去。”周贵叉着手恶狠狠地威胁道。搞恐吓是这家伙的拿手好戏,上次也是这样威胁老子。
那被打之人捂着脸不敢说话,似乎很惧怕周贵。
见那人老实、软弱,周贵越发猖狂,骂骂咧咧地抬手又在那人脑袋上来了一个暴栗。哎,我这一辈子最看不得这种持强凌弱之人,老天爷不管,我管。咳了两下,我施施
然走了出去。
周贵平日张狂惯了,张嘴就冲我骂道:“死娃子找打是不是?装贵鬼吓……”话未说完就发现是我,惊呼道:“是你?”
“骂啊,继续骂啊!”
我坏笑着走到他面前,突然扬起左手一巴掌扇了过去,周贵这小子一直在防范着我,居然被他一侧身闪了过去。想躲,哪有这么容易?我快速抬起右脚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周贵“啊”的一声捂着肚子弯下了腰。
我没有继续追打外强中干的周贵,只是冷冷地盯着他,预防这小子狗急跳墙,暴起伤人。
周贵呻吟了两声,慢慢站起身恐慌的看着我,一只手下意识的挡在面部。我放下心来,因为根据书上说的经验,眼神和潜意识的动作最能体现出一个人的心理状态,周贵现在这模样,正是怕我继续追打的表现,或许也是因为上次给他的教训太深刻了。
我呵斥道:“伤好完了,又可以继续跳了是不?”对周贵这种无赖,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只要你够狠、拳头够硬,那你便是他老子。
周贵一听我说话,后退了一步,警惕地看着我不说话。
“老子问你,妈的还不说话。”我跨前一步作势欲打。
周贵急忙向旁边挪了几步,声辩道:“别别……老大,我说,我说。我不知道他是你小弟啊。”
小弟?原来周贵以为被他欺负的那丫是我小弟,难怪那么紧张。
我嘿嘿一笑:“我不认识他,过来,老子不打你,再躲老子叫人打上你家去。”
一听我这话,周贵只好怯怯地走了过来。我心里暗自好笑,他的家庭地址和电话我早就忘了,没想到随口说出的这句话还管用。
“老大,我没招惹你。”周贵心虚地说道。
我指着身后的“T恤男”说道:“他又那点儿招惹你了?”这时我才看清楚T恤男是一个20出头的学生,左脸被周贵有巴掌扇得红了一大片。
“我……”周贵半天也没“我”出一个所以然来。瞧他这架势,多半又是看上了别人的女朋友,想用暴力抢过来。
那学生见到我帮他出头,急忙说道:“我上个周骑自行车带女朋友出去逛街,不小心撞倒了他,结果他就找人追打到我们学校,三天两头找我麻烦,要我陪他一万元医药费。我是农村娃,家里供我读书都不容易,我家里还有一个弟弟……”
我伸手打断了他的话,接着问道:“你赔不起医药费,他就叫你用女朋友来赔?”
“嗯。”他无奈的点了点头。
周贵嚷了起来:“姓黄的,你说话当心点,我可是被你骑车撞了的。”
操,周贵家庭殷实,根本就不在乎那区区一万元钱,用脚指头想想都应该知道周贵是看上了这个黄姓学生的女朋友。我扭转身去对周贵嘲笑道:“你小子的手段不行,这么老的招数都还在用。你敢说你不是因为看上了别人女朋友,自己撞上去的?”
周贵一听我这话顿时没了脾气。
我摸出烟,点了一支,犹豫了一下,丢了一支给周贵,那家伙忙不迭地接了。
“来一支不?”我扬了扬手里的烟盒对那学生问道。
“谢谢,我不会。”那学生摆手道。
“老大给你烟是看得起你,别他妈的不识抬举。”周贵见我态度有所缓和,走过来冲那学生喝骂道。
我转身狠狠地盯了周贵一眼,这家伙倒也知趣,马上闭嘴不再说话。
“周贵,我和你没过节,今天只是凑巧,这个娃儿比较老实,不要找他麻烦。”我也不想把周贵逼急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现在给他台阶下,以后见面还有说话的余地。
周贵上次被我打怕了,没有丝毫的犹豫便答应下来。我怕他心里记恨,于是故意对那学生娃说道:“以后有人找你麻烦,你去和平旅馆找一个叫刀疤的人帮你出头,就说是眼镜推荐的。”
“刀疤!”刀疤在道上以心恨手辣著称,周贵肯定听到过刀疤的名头,所以才会听到我的话后低声惊呼起来。
我看到周贵的脸色不太自然,知道我的话起了作用,于是故意对他说道:“我刚从刀疤那里喝茶出来,怎么,你小子也认识那瓜货?”
周贵的态度一下子变的很端正:“我认识疤哥,疤哥不认识我。”
你认不认识刀疤关我鸟事?我见震慑的目的已经达到,便把他拉到一旁,说了几句乖面子的话,让他留下了手机号码。这种纨绔子弟,或许以后还有用得着的地方。
周贵走后,我和那黄姓学生聊了起来。我很“佩服”他的忍耐功夫,问道:“他打你,你怎么不还手?”
“我从小到大没打过架。”
他的回答让我很郁闷,我犹自不死心地说道:“那你可以跑啊,报警也可以的。”
“他是社会上混的,前天还带了人来找我麻烦,我不敢报警。”
……
哎,娃是好娃,就是太老实了一点。
通过简单交谈,我得知这娃名叫黄天林,是外省人,目前正在读大三,学得是计算机专业。
“方哥,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我对这个小黄很有好感,笑了一笑说道:“小意思,我只是路过,凑巧了。”
“方哥,我留一个寝室电话给你,假如你要维修电脑什么的,我可以尽点力。”
听他的口气似乎对自己很有信心,正好我的网吧缺少维护人员,于是我掏出手机记了他们寝室的电话号码。我把自己开网吧的事儿一说,天林一口答应下来。
当我承诺每个月给他兼职工资时,天林居然摆手连声说:“不要,不要,如果方哥硬要给我,那我就不好意思来你网吧帮忙了。”
呵呵,这样厚道的人我还是第一次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