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三章 携美回家(中)
章节列表
第五十三章 携美回家(中)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睁开眼就看见夏姐用一双虎目瞪着我。
我干啥了?昨天晚上我就讲了一会儿高中时代的往事,并没有什么没有出格的举动,莫非半夜睡迷糊后对她做了非分之事?一想到这里,我骤然一惊,悄悄把手滑进被子摸了一下。还好,虽然早晨俺那里习惯性地撑着帐篷,但内裤还穿着,不象是脱过的样子,顿时我的胆气又壮了点儿。
我得问清楚到底哪里得罪了夏姐,让她变身成为母老虎。“夏姐,我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吧?”
见我一脸茫然的样子,夏姐把左手举到我眼前“彪悍”地说道:“你自己看。”
我使劲眨了眨眼看去,夏姐左手手背连带着虎口部位全是水渍。“什么意思哦?”有水渍关我什么事,我怎么知道哪来的水?
“还什么意思?看清楚点,这是你做梦流的口水。”
“啊,不是吧?”一听夏姐的话,我差点羞死过去,这也太丢人现眼了。
夏姐可不管我羞不羞愧,继续用话碾轧我已所剩无几的自尊:“你倒好,趁我睡着了把我的手拉来垫脸,这么大了还流梦口水,羞死人了。”
我闷头不说话,出了这样的丑,闭嘴装憨是最好的选择。
夏姐坐起身来,扯下枕套把手背擦拭了一下,准备下床。“难怪睡觉时总觉得哪里不舒服,也不知道你流了多少梦口水在枕套上。”一边说还一边故意对我做出恶心的样子。
夏姐也太打击人了吧?来而不往非君子。我趁她坐在床边准备穿鞋之机,一把拽住她手腕突然一用力,夏姐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尖叫便被我拉得仰倒在了床上。
我起身把被子往夏姐身上一掀,夏姐就被盖在了被子下面。夏姐刚想撑起身来,被我用手一推,再次仰倒在床,我快速裹了几下被子,把夏姐整个人都裹了进去,只余一个脑袋露在外面。由于我裹的巧妙,加上用膝盖压着被角,致使夏姐连手都伸不出来,更别说脱身而出。
“方休,你要做什么?快放了我。”夏姐的话显得有点慌乱。
我只是想和夏姐开开玩笑,并没有任何想亵渎她的意思。眼见夏姐无力反抗,得意地说道:“老虎发威又咋样?我不喝酒也是打虎英雄,哈哈。”
我正笑的畅快,突然看见夏姐脸色发红,眼神不对。顺着夏姐的目光下移,乖乖不得了,只顾和夏姐开玩笑,完全忽略了男人清晨的自然生理反应,夏姐该不会以为我刚才动了色心吧?我怪叫一声跳到一边,用最快地速度胡乱笼上衣裤,逃也似地跑进卫生间去。
我发誓,今后再也不在这样尴尬的环境条件下和夏姐开玩笑。
在卫生间里磨蹭了好一会,我才不好意思地走了出来。夏姐早已化好妆,收拾妥当,见我埋着头走了出来,又一次出言打击我:“方休你今天可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原来英雄是和色狼划等号的。”
我哪敢出声接话,由得她说。
“时代不同了,现在英雄也带眼镜,色狼也带眼镜,让人分不清谁是英雄谁是色狼。”
这年头,怎么感觉女人天天都在过“三八”节?一个比一个拽!
对于夏姐数落我的话,我只有忍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女人说成是色狼,上次在商场还被两个瓜婆娘误以为是吃软饭的小白脸呢。哎,今朝晦气,打虎不成反被虎伤。
冲着夏姐所说的色狼也带眼镜这句话,我重新换上了隐型眼镜。夏姐围着我左看右看后冒出一句:“别以为你取了眼镜我就认不出你是色狼。”
……
收拾妥当后,我和夏姐提着她买的大包小包的礼物,一同到楼下的小面馆吃早饭。夏姐只吃了不到一半便自行去不远处的公共车库取车。我也不劝她继续吃,时下流行骨感,老的、少的、只要是女的,都一窝蜂忙着减肥,争先恐后地把钞票往卖减肥药的奸商口袋里塞。为什么没人往我口袋里塞钱啊?
“小伙子,你女朋友长的很漂亮哦。”店主接过我递上的面钱说道。
我懒得和他说,一句话回了过去:“你搞错了,她是我姐姐。”
夏姐长的漂亮还是难看关你球事,以为恭维夏姐几句我就会经常来照顾你生意?牛肉面里连牛肉都见不到一砣,全是边角料,靠!
夏姐驱车到了面馆前把我接上,正式开始了我的回家之旅。我看了一下时间,才八点二十,也就是说,只要中途不塞车,中午一点前准能抵达家里。我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是老妈接的,告诉她我正在回家的路上,一点左右到家吃饭。
路上和夏姐时不时聊上几句,倒也不觉得时间难熬。在我的指点下,夏姐七弯八拐地把车开进了厂区,停在了我家楼下的空坝里。厂区的宿舍楼没有车库,这里的娃娃们比较老实,砸玻璃,划车身之类的破坏断然做不出来,这一点我还是很放心的,再说了,我家就住底楼,照看车子也方便。
走到家门口我就闻到熟悉的回锅肉香味,还是老爸老妈了解我,知道我从小爱吃肉,每次回家都给我做几样荤菜。以前只觉爸妈罗嗦,从为顾及两老的感受。我这次回家,老两口特意为我做我最爱吃的回锅肉,可我呢,以前竟然连抽空回家看看他们都嫌麻烦,突然间我感觉鼻子有点酸,父母对我的养育之恩,是我这一辈子也报答不完的。
老妈听到我开门的声音,迎了出来,见到我时显得很欣喜。随即看到我身后的夏姐,连忙叫我介绍。
我收敛了一下心神说道:“妈,这是我们公司的夏主任,也是我认的干姐姐,这次我就是坐她的车回家的。”说罢我又转身对夏姐说到:“夏姐,这是我妈妈。”
就在我妈连声说欢迎的同时,夏姐乖巧的说道:“伯母,我这次跟方休一起到D市来耍,给您们舔麻烦了。”说着就递上了大包小包的礼物。
老妈连忙摆手说道:“尽管来耍就是,还买什么礼物嘛。”
两人一个要送,一个推辞不收,我只得出声打圆场:“都站在门口不累啊,妈,你就收下嘛,夏姐大老远的来耍,一点心意。”
我妈见推辞不掉,只好象征性地接了一件礼物,热情地招呼夏姐进屋去。我把其他礼物从夏姐手里接过后,跟着走进了客厅。
招呼夏姐坐到沙发上后,老妈转身就把我拉着我唠叨:“叫小夏来耍就是了,还买什么礼物,我以前怎么教你的?……你看别人小夏多懂礼貌,再看看你自己,都二十好几了,还成天昏昏戳戳的。”
晕,老妈当着夏姐的面教育我,完全不给我面子。我偷眼看了一下坐在沙发上假装看电视的夏姐,她嘴角明显上翘,肯定笑话我。照我老妈这精神劲,估计我活到60多岁还得接受她老人家的最高指示。
老妈训话完毕,端出一盘水果放在茶几上,叫我陪夏姐看电视,她又走进厨房帮老爸做菜去了。
“你妈妈很精神、很健谈,我发觉你和你妈妈长的很象啊。”夏姐小声地说道。
我才接受了老妈的再教育,正郁闷,一听夏姐的话就乐了:“夏姐你这不是废话么,傻瓜都看得出来我妈很健谈。我是他儿子,不象她象谁?”
“你是不是从小就很听你妈妈的话?”
虽然我没明白夏姐问这话是啥意思,但我还是肯定的点了点头。
夏姐轻声笑了笑说道:“你看别人小夏多懂礼貌,再看看你自己,都二十好几了,还成天昏昏戳戳的。”我晕,夏姐居然把我妈刚才教育我的话一字不落地说了出来,而且还是模仿我妈的口气用D市口音说的。
哎,这里是我的家,夏姐怎么反倒象回到“主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