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四章 携美回家(下)
章节列表
第五十四章 携美回家(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没聊一会儿,老爸老妈就端着饭菜走出厨房,招呼夏姐到饭厅吃饭。我听得很清楚,我妈说的是“小夏,让你久等了,来来来,尝尝我家老方的手艺”,只字未提我这个亲生儿子。
夏姐到厨房洗了手,来到饭厅坐到了我旁边。我又专门给老爸介绍了一下夏姐,老爸笑呵呵地拧开一瓶老窖酒说道:“夏主任年轻有为啊,方休回来之前没说清楚,我还以为是个男同事,看来只有我们两爷子喝了。对了,夏主任你喝点酒不?”
夏姐客气地婉拒了我老爸的好意。
听了老爸的话我暗自好笑,我爸只有半斤不到的酒量,假如夏姐真要放开喝,先醉倒的肯定是他。
“小夏,来来,尝尝这个水煮鱼,趁热吃味才鲜。”老妈一边说,一边给夏姐夹了一筷子水煮鱼片。
夏姐被我妈的热情举动弄了个措手不及,连忙起身用碗接住,不住道谢:“伯母,我自己来,用不着那么客气。”
我拿起酒瓶倒了两杯酒,递了一杯给老爸,轻轻碰了一下,一仰头干下肚去。我没理会老爸喝多喝少,拿起筷子开始对着桌上的荤菜挨个扫荡。老妈见了我那吃相,朝我猛打眼色,我只当未见,在自己家还客气什么?
可能是老妈见我吃相不雅,叹了一下气对夏姐说道:“小夏,你别介意,方休这娃儿从小吃相就不好,也不知道为这事儿挨了多少打,可就是管教不过来。”
夏姐轻笑着说了一句:“没事,可能他是饿了吧。”
“就是就是,我早晨没吃饭。”我顺着夏姐的话撒了一个谎,因为嘴里包着一大片回锅肉,所以说起话来不太方便。
老妈没好气地盯了我一眼埋怨:“这么大了都不懂自己照顾自己,不吃早饭咋行,年纪轻轻容易得胃病。”
我妈就这样的人,刀子口豆腐心,一听见我说没吃早饭,马上就忘了数落我,关心起我来。
老爸插嘴给我解了围:“老太婆,你少说两句,没见有客人么。夏主任,别客气,请菜哦。”
夏姐端着碗示意自己正在吃。“还是喊我小夏好了,伯父的手艺很好,这个鱼香肉丝味道很特别啊。”夏姐不愧是领导,口才一流,两句中听的话就把我爸夸的飘飘然起来。
鱼香肉丝就摆在我面前,夏姐根本就没尝过,还味道特别呢,哼,当我没注意么?
吃过了饭,我进厨房帮老爸洗碗,老妈则陪夏姐在客厅看电视、聊天。
“方休,这个是你女朋友?”老爸小声问我。
“不是哦,夏姐是主任,我都给妈妈说了她是认的姐姐。”我连忙解释道。
老爸“哦”了一声继续洗碗。
我在厨房忙完出来,夏姐和老妈正聊得兴高采烈。我问夏姐需要休息一会不,夏姐摇头说不困,叫我带她出去逛逛。
于是我给老爸老妈打过招呼,“征用”了老爸的自行车,载着夏姐出去逛街。刚才吃得太饱,正好运动消化一下。
我带着夏姐先后参观了小学、中学。在中学操场角落的一棵法国梧桐前,我指着树身“大侠方休到此一游”几个歪歪邪邪的字对夏姐说道:“以前高中常看武侠小说,把眼睛看成近视了。”
夏姐凑上去看了看那行已经不怎么显眼的字,转身对我说道:“还大侠呢,我看就是一个破坏公物的家伙。”
想当初我和刀疤等几个要好的兄弟还天天对着这棵树练“降龙十八掌”,想学武林高手一掌把树劈断呢,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令人怀念。哎,久违了,那种青春的感觉。
我用两个手掌围住树干,指间已经合不拢。“时间过的真快,以前这树只有胳膊粗细,几年间就长这么粗了。”
“树要长高,人要长大,你不也长大成人了么。”夏姐在一旁说道。
我收回思绪,正准备叫夏姐闪人,夏姐突然问我:“你带着刀子没有?”
我解下钥匙扣上的水果刀递给她。
夏姐接过水果刀,转身在我刻字的旁边也刻下了一行字:“大侠夏婉衣到此一游。”
晕,夏姐和我所刻文字,除了名字不同,其他全部一样。“夏姐,你这是抄袭,完完全全的抄袭啊!”我不平地叫起来。
夏姐笑着把水果刀递还给我说道:“你不再来一句?”
我摇了摇头,我所刻的字犹可辨认,没必要再多此一举。“你夏女侠都到此一游了,我哪还敢现丑?”
夏姐笑了笑没再说话。
接下来,我用自行车载着夏姐满街转,凡是值得一看的地方都没放过。夏姐玩得很开心,我却累的要命,自行车可不比小轿车,全靠“两腿”驱动,特别是上坡的时候那才叫累。夏姐感觉到我蹬自行车比较吃力,主动说要下车走一段路,我原本想咬牙坚持,可拗不过夏姐的劝说,最终还是放下面子,听从了夏姐的建议。走就走吧,反正时间尚早,也不慌着回家吃晚饭。
顺着马路边走边聊,突然听到有人喊我名字。我抬头望去,看见街对面有两个人嬉皮笑脸的对着我挥着手。
“六分、雷管。” 我大声喊出声来,顺势把自行车往夏姐身上一靠,冲过去和他们打闹在一起。
六分和雷管都是绰号,他们俩和我从小学起就是同学加哥们,一直到高中毕业。高中毕业后,我和六分考上了不同的大学,我在重庆、他在沈阳,而雷管高考失利后则去应征入伍当了兵哥哥。开初一、两年我们还经常保持联系,可时间一久,因为各种原因,我和一帮好朋友竟然失去了联系。如今再次见面,让我欣喜异常。
“转业回来多久了?”我冲着雷管胸口来了一拳。这小子看到我可能高兴坏了,嘿嘿傻笑着不说话。
“把你女朋友叫过来介绍一下哦。”六分这几年几乎没什么变化,还是精精瘦瘦的造型,只不过少了张狂,多了几分沉稳。
他的话提醒了我,我连忙扭头往夏姐看去,正看见夏姐用手撑着自行车好笑的望着我们。刚才我一见到六分、雷管就兴奋过了头,把夏姐晾在了一边,罪过,罪过。
“走,过街去说。她不是我马子,是我们部门主任,认的干姐姐。”我连忙对他们解释道。这些家伙向来口无遮拦,我怕他们说错话惹夏姐生气。
给夏姐她们相互作了介绍,我对夏姐道:“我刚才不是给你说我有一帮很要好的哥们么,六分和雷管就是其中两个。”
夏姐笑着对六分他们说道:“刚才方休还对我说起你们呢,没想到这么巧就碰上了。”
六分呵呵一笑:“我们都有好几年没见面了,我一直都很想念这个瓜娃子。以前我们就说过,一朝是兄弟,一辈子都是兄弟。”
一朝是兄弟,一辈子都是兄弟。哎,惭愧啊,这些年一个人在外地流浪,自从“她”离开后就每日沉溺于网络游戏,为了生计熬夜,很少有时间去回想高中时代的往事。
见我沉默不语,六分问道:“这几年你小子跑哪去了,现在混得好不好?”
这个问题叫我怎么回答呢?前几年是混日子,最近几个月同样是混口饭吃而已。我勉强笑了笑答道:“毕业后我就留在了L市,最近进了一家广告公司。”我望了一眼夏姐继续说道:“夏姐就是我们策划部的主任,也是我的顶头上司。”
“瞧你说的多委屈一样,有美女当上司不错了。我现在在厂里天天面对的都是些大妈大娘,全是四十多岁的老果果。”六分接了我递过去的烟,点上后继续抱怨道:“厂里的状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迟早要砸了铁饭碗跳出来。”六分从小就很有傲气,头脑很灵活,在一帮兄弟中,拿主意的不是我,就是他。
现在的三线企业都是要死不活的,每个月连几百元的工资都不能按时发放,年纪轻轻就在里面呆着“养老”确实也不是办法。我问雷管道:“你娃也进厂了?”
雷管神色一黯,长吁了一口气说道:“没有,现在都是自谋生路,我要是早两年退伍就好了。”
我不愿再提及这些话题,拣了些以前的趣事聊了一会儿,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了,我怕夏姐站着无聊,便和六分、雷管相互留了联系电话,告辞走人。
回家的路上,夏姐建议明天上午去D市城区逛逛,然后开车回L市,我点头答应下来。回到家,爸妈已经把晚饭做好,坐在沙发上等着我们回来吃饭。
吃饭时我推说明天下午公司要开会,所以早晨就得开车赶回去。老妈有些不舍,微微失望地说道:“工作重要,只要你常回家看看我们这把老骨头,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老妈的话象针一样刺在我心里,我方休一定要混出个名堂来,让老爸老妈有个盼头。我抬头的时候看见夏姐歉然地望着我。
由于我家是两室一厅,因此夏姐晚上就睡在了我的房间,爸妈下午就把床铺铺好了,我看了一下,用的还是新毯子和新被子。我则一跃连升几级,成为了“厅长”大人,好在沙发是折叠式的,睡起来也不觉得狭小。
夏姐关门睡觉后,我正躺在沙发上看意甲联赛,老妈走出来小声问我:“方休,对妈说老实话,这个女娃娃是不是你女朋友?”
我先是一愣,随即意识到肯定是妈妈从老爸处听到我的解释,以为我中午洗碗时说的是玩笑话。老妈轻言轻语,生怕被里屋的夏姐听到的样子很搞笑,我笑着说道:“假如我说不是的话,你是不是要安排我去相亲哦?”
“别吊儿郎当的,正经点,快说。”老妈不耐烦地催促。
“我说不是就不是。”我正色道。
“啊?”老妈多少显然有点意外,或许在她们老一辈的人看来,不是谈恋爱断然不会大老远把女娃娃领回家。
“我看这个对你很好啊,为人处世都不错,年龄也比你大不了多少,女大三,抱金砖。”
老妈的话让我很吃惊,我都不急,她着急什么。
夏姐醉酒被我搭救,认我作弟弟这些事说来就话长了,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无奈之下我只好说道:“夏姐真的不是我女朋友,我耍的女朋友也是公司里的,长得还要漂亮点,这次正好有事回不来。”
“你别豁我哦,好久带回来?妈妈给你把把关。方休啊,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该找个媳妇了。”老妈一脸不相信的神色在我耳边唠叨。
……
好不容易把老妈“打发”走,我却没了看球赛的心情,关了电视睡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