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东窗事发
章节列表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东窗事发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将装着新项目资料的U盘锁进保险柜后,我长舒了一口气,这下总算安全了。

可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此次一个无心的疏忽,却最终给我带来无尽的麻烦。没过多久,无情的现实就把我现在幼稚的想法击得粉碎,连带被击碎的,还有六分的新房、新车梦。

跟黄胖子摊牌后的第二天,我一上班就把小红那贱人叫到办公室,给她布置了一大堆杂务,差不多相对于平时三个人的工作量,当时她拿着就傻眼了,咕哝了一句:“方经理,这么多我一个人怎么做得完啊?”

做不完?做得完老子还安排给你干嘛?我肚里暗骂,嘴上却打起了官腔:“小红,你工作能力强,这一点我是知道的,能者多劳嘛。再说这阵子部门里事情多,我们哪一个肩上不是扛着一大堆工作?大家都没有闲着。”

小红铁青着脸,无可奈何地领命而去。靠,一个波大无脑的贱人,跟我斗?老子这里别的没有,小鞋多的是。

编排好小红那个贱人,我便安心地等待黄胖子的电话。满以为黄胖子会很快重新找我谈条件,甚至我和六分都商量好了,怎么样跟黄胖子讨价还价,获取我们最大的利益。

两天时间一晃而过,黄胖子那里还是没有一点动静。我心里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觉得事情有点儿不对,却又偏偏想不出哪里出了问题。

资料在老子手上,黄胖子不要自然有人抢着要。我准备再等两天,假如黄胖子还不同我联系,我便把风声散出去,自然会有鱼儿上钩。

我心里打着小九九,全然没有意识到麻烦已经悄悄逼近。

到了跟黄胖子见面后的第三天上午,我刚一上班,就接到颜惠茹打来的电话:“方经理,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颜慧茹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有点儿僵,但我听了也没怎么在意,猜想大概是新项目的某个方面遇到了麻烦,她找我去商量对策。可当我去了才发现,颜惠茹那种语调包含着的,竟是另外一层意思。

到了颜慧茹办公室门口,我敲了敲门,“请进。”颜慧茹的声音从门里面传出来。

一踏进办公室,我骤觉气氛不对。办公室里除了颜慧茹,另外还坐了四个人,翔运的两个副总坐在椅子上,沙发上还坐着两个人,赫然竟是隋源和孙大志。咦,他俩怎么会在这里?

众人见我进屋,齐刷刷向我看来。

怎么有点儿象“三堂会审”的架势?我暗暗心惊,难道是那事情暴露了?随即转念一想,又觉得应该不会是东窗事发。首先U盘我已经藏好了,其次我也没有跟任何人发生交易,确定自己没有落下什么把柄后,我强自镇定下来,顺手关上门,上前两步朗声问道:“颜总,你找我?”

颜慧茹没有吭声,答话的却是隋源:“方休,枉自我一直看好你,给你机会放手开展工作,没想到你却干出吃里扒外的事儿。”

我脑袋“嗡”的一声,果然是这事儿发了。我心里虽慌,但表面上却装出一无所知的模样:“什么吃里扒外?我不明白隋总你的意思。”

一旁坐着的乔总冷哼一声:“别装糊涂,你拿公司的机密出去卖钱,还想抵赖吗?”

一听他这话,我马上意识到,今天要是说不出一个子丑寅卯来,肯定不能善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既然迟早要撕破脸皮,老子倒不如推个干净。

乔总是我们翔运一个副总,从鸿运公司调过来的一个糟老头子,仗着自己资历深,倚老卖老,一贯看不起我们一帮子从翔龙过来的人。

我平素就看这乔老头不顺眼,这会儿见他嚣张,便立刻顶了回去:“乔总,捉贼要拿赃,捉奸要在床,你不要倚老卖老,七老八十了说话还跟黄口小儿一样!”

乔老头猛地一拍椅子扶手,站起身来正准备发作,却被隋源挥手制止。只听隋源阴恻恻地说道:“方休,我们就来说点儿实在的。听说你用U盘拷贝了公司新项目的重要资料,有这个事儿吧?”

妈的,问题又是出在小红这贱人身上。想必这个HMP不服我给她小鞋穿,竟不顾我和黄胖子的攻守同盟,转而跑到新相好隋源那里去告密,“最毒妇人心”啊。我顾不得问候那贱人全家女性,眉头一扬,沉声应道:“是又怎样?那能证明什么?”

隋源被我的态度搞得有些冒火,提高了声音喝道:“证明什么?我和颜总都不止一次的说过,严禁把公司的资料复制或带离公司,你拿U盘拷贝公司机密带回家,你说这证明什么?”

我趁刚才那一句过渡,脑子里已经迅速组织好了一套说辞来应对,当下我做出激动的神色说道:“那只能证明我敬业!”说罢,我顿了顿,继续说道:“最近公司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事情多得要命,项目策划、民意调查、拆迁安排……件件事情都催得很紧。上班就那八小时,要开会、要整材料,还要跑现场,这些我都没跟公司计较过,做不完的,晚上拷贝回家熬夜加班,我自认为对公司,对这份工作我已经尽力了。如果你们实在认为这也是一种错,那我无话可说。”说这番话的时候,我顺便观察了一下每个人的表情,颜慧茹脸上没什么波动,孙大志眉头一直紧皱着,乔老头和另一个副总脸上挂着冷笑,隋源则靠在沙发背上,一副“看你怎么做戏”的神色。

待我说完,隋源嘿嘿冷笑两声,说道:“方经理口才果然不一般。只是关于我们新项目的事情,目前在业界传得沸沸扬扬,方经理好像在本行业也有不少朋友吧,要不要亲自去打听一下?”说到“朋友”,隋源故意拖长了语气。

看样子不光是U盘的事,为了报复我,小红这贱人连我和黄胖子的关系也一并出卖给隋源了。我正待说话,一直没说话的孙大志在一旁发言了:“方休,是男人你就承认了吧。”

我承认个毛啊,刚刚听到隋源提起消息外泄的事我自己都大吃一惊,资料在我手里,明明锁得好好的,怎么可能会在L市房地产行业传开?

我自己都没弄明白,要我承认什么?当下我对孙大志说道:“孙总,你也不信我是吗?我敢对你发誓,把新项目的资料泄露出去这件事绝对不是我做的。”

“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隋源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仿佛想看穿我的心思。我拿眼对望过去,这时候可不能示弱。

隋源狠盯了我几眼,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对着手机说:“你到总经理办公室来。”

一分钟后,门再次被推开,小红一步三摇地扭进来,路过我身边的时候,这贱人得意洋洋地看了我一眼。

连人证都准备好了么?我明白这是隋源和小红合起来演的一出戏,连忙思考怎么应付眼前的麻烦。

隋源放低了声音,对小红说道:“小袁,你把你那天下午看到的事再给大家讲一遍。”

小红清了清嗓子,嗲声说道:“那天我去方经理办公室交一份报表……”说到这里,她故意惴惴地扭头看了我一眼,妈的,婊子还真会做戏。

“你接着说。” 隋源在旁边鼓励道。

小红收回落在我身上的视线,接着说道:“我进去的时候,方经理不在,我把报表放在他桌上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他电脑上插着一个U盘。我一时好奇点开来一看,竟发现里面装着公司新项目的重要资料和数据。我当时没怎么在意,因为方经理是公司信任的人,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昨天下班的时候我在电梯里碰到隋总,顺口提起这事,隋总才觉得这件事有蹊跷。”

小红刚一说完,隋源便迫不及待地接口道:“是啊,幸亏昨天我来找小茹的时候碰上袁经理,听她一说,我马上意识到情况不对,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现在L市整个房地产行业都快传遍了,影响很坏……连上头都惊动了。”

看着隋源和小红一唱一和地卖力演戏,我心里后悔不迭,六分多次提醒我要提防小红这贱人,我却总是低估了她。靠,婊子就是婊子!现在我终于意识到,这件事情之所以会功亏一篑,完全是我低估潜在的敌人所致。

事情发展到这步,我觉得自己象是不知不觉陷进了一个网里,而这网,正在逐渐收紧,逼迫得我快喘不过气来。

我现在已经无路可退,一松口就会成为千夫所指的“罪人”,甚至会招致牢狱之灾。打死不松口我才能自救。于是我傲然一笑,说道:“该说的我都说了,信不信是你们的事,你们要想怎么做悉听尊便,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大不了我方休重头再来。”

说罢我转身离开。就在我摔门而出那一刻,我听见身后传来隋源冷冷的声音:“这事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