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疏忽
章节列表
第一百六十二章 疏忽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自从刀疤得知自己是被龙二摆了一道后,马上在道上放出话去,声称要让龙二性生活不能自理,并连续发动手下的小弟在全城范围内疯狂搜索了好几天,可惜都一无所获,龙二那家伙竟像是平白从L市蒸发了一样。

道上的恩怨,我帮不上什么忙,事实上刀疤也不需要我帮忙,据他说是怕我招致报复。

兄弟有了麻烦,我却无能为力,唯一能做的,就是全身心投入城北项目的开发策划,争取早点儿挖到属于自己那桶金子。

这阵子,我整天忙得昏天黑地的,策划方案一改再改,一稿、二稿、三稿……方方面面的协调会开了无数个,会议记录都堆成山了。为了确定最佳拆迁方案,我带着老杨、小凡他们明地里实地了解行情,脚都快跑断了。当然,每天再忙再累,我都牢记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最新进展拷到我那个手指大小的U盘上。每次把那玩意儿从电脑里弹出来放在手心里攥住的时候,我都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我和六分下半辈子的幸福就这么轻松的尽在我掌中了么?

为了消除这种不安全感,我每晚都会和六分碰头,把最新动向告诉他,跟他商量下一步的行事。

颜慧茹曾经在会上宣布过纪律,关于城北项目的所有资料不许擅自复制或带离公司。象我这样用U盘拷贝纯属一级违规行为,所以每次使用的时候我都特别小心,尽量不让别人看见。

虽然我很小心,但还是出了纰漏。那是一天下午,由于上午开了一个关于开发拆迁的重要会议,中午吃过饭我便呆在办公室整理会议记录,忙了两个多小时才搞定。当我从裤兜里掏出U盘**电脑里,正准备将资料拷贝下来时,桌上的电话响了。我拿起来一听,电话是颜慧茹打来的,她让我把上午商定的拆迁方案打印两份后马上送到她办公室去。

电话里颜慧茹的声音听起来很急促,大概是赶着有急用吧。我赶紧调整了一下版面,便开始打印,刚开始打印第二份的时候,颜慧茹又打来一个电话,催问弄好没有。呃,要得这么急?我心里疑惑,手上却抓紧时间用订书机把打印好的方案装订了一下,匆匆赶往颜慧茹的办公室。

敲门进去的时候,我看见办公室里面的沙发上端坐着一个中年男人,有些面熟,貌似在哪里见过,一时之间却又回想不起来。那男人旁边的椅子上还坐着两个秘书模样的人,瞧颜慧茹的架势,象是正在给沙发上的中年男人汇报工作。我把材料递给颜惠茹,转身离开之际,依稀听见她喊了一声“王市长”,哦,对了,那个男人就是市里分管重点建设项目的王副市长,翔运开业的时候他也来过,难怪瞅着面熟。

副市长亲自来公司视察、听汇报,看来新项目马上就要最后敲定了。我一边想着一边下楼往回走,刚走到办公室门口,一个人从我办公室里面闪出来,差一点儿和我撞了一个满怀。

小红?一见到这个贱女人,我脑子里迅速运转了一下,顿时想到刚才走得急,临走时没有拔出U盘,窗口好像还停留在那份拆迁方案上。一念至此,我警惕地问道:“你刚才进我的办公室干什么?”

“我……”小红脸上闪过一丝慌乱,随即媚笑着说:“方经理,你要的报表我做好了,刚刚你不在,我就直接放在你桌上了。”

送报表?我有些狐疑地盯着她看了一眼,小红低下头转身匆匆闪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我进到办公室顺手关上门,疾步走到办公桌旁边,桌上果然摆着一份报表。我留心查看了一下电脑屏幕,发现还停留在我刚才打印的界面,再看U盘,好好地插在那里,看不出什么异样。

我很懊恼自己的粗心。这份拆迁方案虽然不足以影响全局,不过给小红那贱人看见了总是麻烦;还有U盘里的内容,里面有很多具有重要商业价值的数据和分析报告……

妈的,以后离开办公室,哪怕是上个厕所也要特别小心了,锁门、关机、取U盘,一个都不能少。我暗暗在心里告诫自己。

快下班的时候,我接到黄胖子的电话,那厮说很久没见到我,想约我喝酒云云。操,喝酒是假,想套老子口风是真。现在,我几乎可以肯定小红下午偷看了我U盘里的内容。

我回忆了一下,从我离开办公室到回来,前后顶多只有5分钟的时间,小红这个HMP最多只能走马观花大致瞄了一下,不会看得太详细。靠,我倒要看看小红那贱人到底给黄胖子“吹”了些什么“风”,于是我一口答应下来。

走进“九景天”的包间,黄胖子正在里面抽烟。见到我,黄胖子一面满脸堆笑地站起身招呼我落座,一面吩咐服务员上菜。

酒菜上桌后,黄胖子问道:“你那兄弟没一起来么?”

兄弟?我意识到黄胖子是在说六分!我心里暗骂一声“老狐狸”,嘴上却笑嘻嘻地答道:“最近那小子忙着陪女朋友,没空跟着我瞎跑。”

黄胖子闻言也是一笑,说道:“女人么,哪里没有?告诉你那兄弟,可别在一棵树上吊死哦。”

我心知黄胖子今天找我的用意,不过他既然不提及主题,我当然也乐得糊涂,自顾喝酒吃肉。当我吃到半饱的时候,黄胖子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干笑了两声,问道:“方老弟,上次你提的那件事……怎么样了?”

我正往嘴里塞进一条基围虾,一边嚼一边含混地问道:“什么事啊?”

黄胖子也顾不得遮遮掩掩,径直问道:“就是老弟你上次说的那个大项目啊?”

我慢条斯理把基围虾吞下肚去,咂了两下嘴,才不紧不慢地答道:“老哥你不是有来源了么?我还以为小红早就向你通报了呢。”

黄胖子有点儿尴尬地干咳一声,赔笑着说道:“她一个娘们知道啥,头发长见识短的,只知道项目在城北,具体的还得指望老弟你这尊菩萨啊。”说着,他拿起酒瓶替我杯子里倒满酒。

这年头就是这样,只要你有足够的利用价值,就会有人给你当孙子。

我没吃他这套,冷然说道:“哦?我看小红挺‘能干’的嘛。”说到“能干”二字,我特意加重了语音。不待黄胖子接话,我又咄咄逼人地问道:“今天黄大哥找我来,恐怕不是叙旧谈女人这么简单的吧?”

黄胖子被我说得有些难堪,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油汗,答道:“这个……我是听那婆娘说老弟你手里有些东西……”

我对黄胖子用小红盯我梢的做法非常不满,于是用嘲弄的语气说道:“她有本事,你找她帮你搞去。”

我的态度激得黄胖子有些恼火,当下他站起来说道:“方老弟,老哥我也算待你不薄,如果不是小红今天说起这事儿,我至今可还蒙在鼓里……”

靠,既然不相信我,我少不得也要做作一番。当下我坐直身子正色道:“黄大哥,我跟你老哥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的为人你该清楚,我既然跟你提过那个话头,自然会有始有终,向你有个交待。出来混靠的是‘信用’,现在你既然相信一个娘们的话,不信我,那么就当我之前的那些话没说过。”顿了一顿,我接着说道:“我手上是有些东西,相信对它感兴趣的也不止老哥你一个,只要我放出风去,自然不缺有人识货。”

说完这些话,我不顾黄胖子难看的脸色,径自拂袖而去。

新项目的资料都在我手里汇总,甚至某些核心机密连胡文都不知道。摆明了是独家,我不吊黄胖子的胃口,吊谁呢?不出三天,黄胖子肯定要放下脸面来找我,嘎嘎。

从“九景天”出来,我马上给六分打了一个电话,得知他正在“快活林”喝酒,便马上开车往“快活林”而去。

在吧台找到六分的时候,六分正端着一杯花花绿绿的“干柴烈火”在研究。见我过来,六分举杯对我说道:“来,试试怒斩的新玩意儿。”

嘿,六分这瓜货,自己不敢喝,想拿我当实验室的“小白”啊?可惜老子已经当过一次了。

于是我笑道:“我早试过了,味道还不错。”接着我又扭头对怒斩说道:“你小子还真是无师自通,可以去做调酒师了。”

怒斩信以为真地晒然一笑,六分不疑有他,一口把杯子里的东西倒进肚子里。呆了半刻,猛地“呸”了一声,冲我叫嚣道:“我日,死眼镜,你娃太过分了……呸。”

怒斩满以为六分喝了他的“作品”会像我一样“赞口不绝”,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瓜兮兮地站在吧台后,看看六分又看看我,没有语言。我却为着成功捉弄了两个瓜货,在一旁乐得哈哈大笑。

笑过之后,我没理会六分和怒斩扔给我的中指,收起笑容向怒斩说道:“给我一个清静点儿的包房,我和六分有正事要办。”

“正事?你俩能有什么正事?搞断臂么?”怒斩咕哝着,叫旁边一个小妹给我和六分带路。

关上包房的门后,我把今天的疏忽给六分说了一遍,被六分很是鄙视了一番:“你手里的东西就是钱啊!万一要是传了出去,不单拿不到钱,相反还有很大的麻烦。”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可这玩意儿放在哪里才最安全呢?我提议去银行租个保险柜来放,被六分否决了。六分说得蛮在理的,像我们这样的工薪阶层,天天往银行跑,别人不起疑心才怪。

那放在哪里好呢?办公室肯定不可能,家里也难保安全……

“就这里。”六分忽然冒出一句话来。

“快活林”?咋一想有些不可思议,仔细想来倒是有几分道理。这里原本就是我们兄弟聚会的据点,安全系数高。

主意拿定之后,我跟六分又商量了一下以后的步骤。六分再次提醒我小心小红那贱人,我点点头,心里盘算着怎么找一个借口把她支远点儿,省得天天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又碍眼又碍事。

走出包房,我找到怒斩问道:“你办公室是不是有个保险柜?”

怒斩一脸狐疑:“是啊,还空了两个。你打算把私房钱藏在这里?”

我心念一动,顺着他的话接下去:“你小子长进了啊?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怎么样?理解一下吧?”

怒斩嘿嘿一笑,把我带到他的办公室,指着其中一个空柜说道:“喏,就那个。钥匙你自己保管好,钱掉了老子不负责。”

我哈哈一笑,接过怒斩递过来的保险柜钥匙,呃,这下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