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前奏
章节列表
第一百六十一章 前奏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我闪身进屋后,径直坐到沙发上,悠闲地点燃一支烟,才不慌不忙地把颜慧茹在中干会上提及的“城北项目”告诉给六分,同时把自己的想法抛了出来。

六分听后也认为这是一个捞偏门好机会。对黄胖子而言,我们公司的新项目绝对是一个“风向标”,只要黄胖子比别人早一步跟风,那么他就能赚到大钱。

我和六分越说越兴奋,只要这笔交易做成功,今后要走要留,就看我们的心情了。

笑过之后,我把公司要成立前期策划工作组的事说给六分听,刚一提到胡文想让六分参加的提议,那家伙就急问道:“你答应他了?”

我没直接回答,反问道:“你想参加?”

六分连忙摆摆手,说道:“我想参加毛啊?有你在里面就足够了,何必画蛇添足,落人口实!”

六分果然是六分,我心里赞了一声“英雄所见略同”,嘴上却说道:“你都能想得到的难道我还想不到?放心,我对胡文说你小子资历浅,怕扛不住,已经替你推掉了。”

六分松了一口气:“嘿嘿,只要好好干上一票,老子也可以买车买房了。”说起来一副无比神往的样子。

正YY间,六分忽然一拍大腿,叫了一声:“对了……”

我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忙问:“啥子?”

六分皱着眉头说道:“你要当心小红,可不能她坏了我们的好事。”

我以为什么事呢,原来是担心那贱人啊,这不是杞人忧天么?我笑着对六分说道:“你放心,那个HMP在我手下,就等于一个打字员、勤杂工,撑破了天也就是个政治理论宣传员,我会让她过得很‘充实’的。”

之后,我和六分又商量了一些细节上的东西,等到肚子饿得咕咕叫时才一道下楼去吃晚饭。

第二天下午,颜慧茹在自己的办公室召集“城北项目”策划组所有成员开会。

胡文果然没有把六分选进来,而是在部门里选了两个资历老点儿的员工,我则是选调的老杨和小凡参加。老杨这人做事谨慎,口风严,是个踏实干事的实在人;小凡虽然笨头笨脑,但老实本分,正好方便我行事。

人到齐后,颜慧茹把“城北项目”大致的情况向大家作了介绍。按照公司高层的初步设想,新项目计划用地一千五百亩,拟用五年时间建成城北新区最大的商贸集中区。颜惠茹在会上再次重申不能将消息外泄,并鼓励大家这阵子辛苦点儿,公司会考虑工作津贴云云。这最后一句话一扫会场上的严肃气氛,把大家说得脸上都乐呵呵的。

会议结束的时候差不多快到下班时间了,我刚要准备回办公室收拾了东西下班,颜慧茹把我叫住,对我说道:“方经理,你等一等,再耽误你一点儿时间,我再把几件事给你交待一下。”

我依言留了下来,坐在颜慧茹办公室的沙发上,听她继续给我说了几个策划要点。

刚说着,颜慧茹办公室的门一下子被推开,一个人径自走进来。

我抬头一看,“不速之客”原来是隋源。隋源见我跟颜慧茹并排坐在沙发上谈话,微愣了一下,旋即打了个哈哈,笑道:“是方经理啊?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忙啊?”

我站起身来冲隋源点头示意了一下,递给他一支烟,自己也点燃一支来吸了一口,才答道:“是啊,最近公司事多,隋总你不也很忙吗?”我在话里暗刺了他一下。

自打隋源进来后,颜慧茹脸上一直没什么特别的表情,这时候她也从沙发上站起来,淡淡地说:“我和方休说一点儿关于城北那个项目的事,也差不多了。走吧。”说着自顾回到桌子前收拾东西。

隋源却对我笑道:“方经理要是有空,不如一起吃个饭吧?”

我正待找借口推辞,却听隋源又道:“关于城北那个项目的策划,我正好有一些具体想法,我们可以边吃边谈。”

一听到和城北项目有关,我马上想到可以在隋源那里探听一下有关虚实,便立刻把已经编好的理由压了回去,连声答应下来。

颜慧茹和随缘这两口子真他妈的有意思,同去一个地方还一前一后开两部车。玩车队么?等老子发达了,也他妈的去买一百辆车,出门就排成两队,一队排成N字型,一队排成B字型。呃,钱多就买轿车,钱少就买自行车来充数。

隋源的宝马车在一间酒店前停下来后,我下车抬头一看——“麒麟大酒店”,咦,这不是残剑和斯文人遇袭的地点么?

席间甚是丰盛,隋源和我谈了一些关于城北那块地的事儿。说到和政府部门的接触,他多半一语带过,不过却证实了我的猜想,看来市政府已经敲定把新办公大楼和家属区都建在城北开发区。

我和隋源“交谈甚欢”,颜慧茹却没怎么说话,只是偶尔插一句话。酒过三巡,隋源忽然倒了一杯酒递给颜慧茹,说道:“小茹啊,虽说方经理不是什么外人,可你也别尽顾着吃菜冷落了人家啊。来来来,你也敬你的老同学一杯。”说着硬把杯子塞到颜慧茹手里。

我心中一凛,连忙端着酒杯站起来,嘴里说道:“隋总你别这么说,这杯原该是我敬你们的。颜总你能喝酒就喝酒,不能喝酒以茶代酒也算,我就先干为敬了。”说完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隋源闻言嘿然一笑,赞道:“方经理果然会说话,难怪短短一年间便能在新人中脱颖而出,成为我们公司的骨干之材。加上方经理一表人才,假以时日,前途未可限量啊!小茹,有方经理这样的才俊在你身边做你的左右手,还怕有什么事做不成啊!”

隋源的话听起来字字褒奖,可落在我耳朵里,不知怎地,却如芒刺在背,有一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

颜慧茹听罢淡淡应了一声,我嘴上也客套了两句。隋源接着又说:“这次筹备城北这个项目,我跟小茹谈建立策划班底的时候,第一个就想到了你,好好干,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这次让我牵头弄城北项目策划是隋源的意思?看来这家伙虽然喜欢寻花问柳,但和其他的****却有很大的不同,抛开关系网不说,能大胆用人却也是他的一大优势。若是没有种种错综复杂的恩怨掺杂其中,若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职员,或许我会真的就这样安心地发展下去。可惜,有些事,是老早就注定了的……

就在 “城北项目”紧锣密鼓筹划的时候,刀疤那厢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那天上午十点多,我去部门办公室找小凡拿份资料,却看见他正在QQ上聊得甚欢。

“小凡,你在干什么?”我站在他身后呵斥道,吓得小凡腾地一下子站起来,眼睛看看

我,又看看屏幕上频繁闪动的QQ头像,关也不是,不关也不是。半晌才嚅嚅地说道:“方经理,这个……这个是一个文学群,我想提高一下自己的文字能力,所以才……”

我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的是“平凡日子”,什么狗屁文学群?还不就是打着文学青年的旗号相互吹捧,瞎扯谈?

我一边想着,正准备教育小凡,手机却突然响了。我刚一接通电话就听到斯文人心急火燎地叫道:“老大,网吧出事了。”

网吧?现在不是刀疤在负责么?能出什么大事?我正疑惑着要问,却听他换了口气继续说道:“今天早上来了一大群穿制服的把网吧查封了,还有公安的人。”

查封一个网吧还要出动公安?我意识到事态不对,赶紧问道:“你们现在在哪?”

斯文人答道:“我们没地方去,正准备去刀疤那里。”

“好,你们就在那里等我,我马上到。”我挂断电话后顾不得再教训小凡,便匆匆驾车开往教院。

刚走到情人旅馆楼下,还没上楼,我就听见了刀疤的咆哮声,具体嚷些什么听不大清楚,大概也就是“他妈的”、“狗日的”之类骂人的话。

一进刀疤的办公室,就看见几个小弟瓜兮兮地低头站成一排在听训,斯文人和残剑两个瓜货却坐在角落看戏。刀疤额头上的青筋爆起老高,唾沫四溅,脸上那道刀疤显得尤其狰狞。

“他妈的一群饭桶,老子叫你们去是当迎宾的么?要不要把你们几个狗日的当先人板板供起来嘛?球用都没得!”

我走进屋去,沉声对刀疤说:“公安都出动了,你想要他们袭警啊?”说着我朝当头那个小弟递了个眼色,暗示他们离开,几个瓜货却不敢动,只是拿眼望向刀疤。

刀疤朝他们怒吼一声:“滚远点!”几个小弟蠕蠕应了一声,如蒙大赦般迅速撤离。

清场之后,我想向斯文人仔细询问了一下现场的情况。刚问了一句“怎么回事”,刀疤就抢着说道:“早上我以前系统里一个哥们给我发了个短信,说是临时奉命要来封我的网吧,马上就到,喊我‘准备’一下。我赶紧给斯文人打电话喊他先把值钱的几台机子转移了。”

斯文人点点头,接口说道:“我接了疤哥的电话马上安排几个小弟帮忙一起转移,刚刚搬了一趟,那些穿制服的就来了,一进来就把上网的人全部赶出去,然后二话不说就开始搬电脑,全部装在车上拉走了。”以刀疤的关系也就仅仅赢得了一点儿时间,转移了几台而已。怎么会这样?

“这事情不简单,我估计是有人在暗里捣鬼。还有回旋余地没有?”我分析道。

刀疤阴沉着脸道:“不知道,那哥们现在关机了。”

我见刀疤如此懊恼,以为他损失惨重,连忙问道:“这次损失大不大?”

“本钱赚起来了的”,刀疤挠挠头皮,想了想答道:“亏倒是没亏,要是让老子知道是谁‘点水’,不下了他狗日的大腿老子就跟他姓。”

“重压之下,必有勇夫”。没过两天,刀疤那边就传来消息,说是找到了这件事的始作俑者——龙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