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七章 试探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五十七章 试探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星期一上班后,我把手头上的工作重新归集整理了一下,能交给部门里其他同事去做的我都“分包”了出去,尤其是小红那个贱人,我扔了一大堆零星琐碎的杂事给她。嘿嘿,老子都忙得焦头烂额的,也不能让她闲着不是?消遣一下这个波大无脑的骚蹄子,凭她那没进化完全的猪脑,估计连续几个晚上都要耗在数字堆里,没空去找黄胖子发骚了。

将工作分派完后,我欣喜地发现:时间就像女人的**,挤一挤总会有的。下午,我提前半小时溜班出去,把车开到翔龙公司楼下,准备给田甜一个惊喜。

下班时间刚过没多久,田甜就和几个女同事说笑着走出公司大门。我再仔细一看,万花丛中一点绿,隋源赫然置身其间。妈的,这厮真是阴魂不散啊!只见他混在一干**堆中,左右逢源,谈笑甚欢。换作以前,我觉得他这是很随和亲善的表现,可现在,却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活脱脱就是一个****。

看着隋源谈笑风生的模样我就不爽,心念一动,下车扔掉烟头向他们一行人走过去。

相距10多米我就冲田甜挥手喊道:“乖乖,我在这里。”

田甜闻声看过来,一见是我,眼睛一亮,脸上满是惊喜地朝我这边快走了几步,嘴里说道:“咦,你怎么来了?我还以为你今天又要加班呢?”

“工作哪有做得完的,还是陪老婆要紧些。”我笑着迎上去。

“咦?田主任什么时候结婚了啊?还保密呢。”几个女娃儿听到有八卦顿时开始起哄。

田甜赶紧申辩道:“你们别听他瞎说。”说着有些害羞地白了我一眼。

眼见隋源和张蓉蓉等人走近,我笑着对隋源打了一声招呼。不待他回话,我又向张蓉蓉等人挨个儿打了招呼。

我是故意忽略隋源老总的身份,在我眼里,没有所谓上位者和下位者之分,只有看得顺眼和看不顺眼之别。真要比较起来,且不说张蓉蓉和我的交情,单凭是六分的女朋友这一点,张蓉蓉在我心目中的份量也肯定比隋源重。

隋源似乎没觉察到我对他的忽略,反倒笑着赞道:“方经理对女朋友很体贴啊。”

我打一开始就一直在留心观察隋源的表情,那张脸上布满了阳光,连一丝异样的痕迹都找不到。奇怪,难道之前的种种迹象,真是如田甜所说,是我小人之心了?

我向隋源笑着客套了两句,便把头扭向张蓉蓉那边,同她调笑道:“蓉蓉,最近你好像长胖了一点儿啊,当心变成胖妹没人敢要你哦。”

张蓉蓉狠狠瞪了我一眼,又悄悄转头去向她旁边的姐妹求证,逗得大家都哈哈大笑,隋源也一脸灿烂地笑着对张蓉蓉说道:“小张,方经理跟你开玩笑呢。”

假如隋源想染指田甜,照理应该不遗余力地破坏我的形象才是,怎么反倒说起我的好话来了?隋源的表情显得十分自然,让我不禁再次怀疑自己是不是错怪了他。

为了稳妥起见,我决定再试探一下。

于是我趁和田甜说话的机会,用手自然地搂着她的瘦肩,故意把嘴唇凑在她的耳珠上,用旁人恰能听得见的声音对田甜说道:“乖乖,待会儿吃过饭我们去酒吧玩……”

“好啊好啊。”田甜一听之下马上表示赞同,又回头冲大家问道:“蓉蓉、隋总、丁姐、小丽,待会儿一起去吧。”

我故意不做声,田甜旁边那个叫“小丽”的小女生似乎有些跃跃欲试,刚要开口却被旁边年纪稍微大点的丁姐悄悄拉了一下,张蓉蓉也笑道:“我可不想去‘发热发光’。”

我跟田甜耳语的时候,就一直悄悄拿眼角的余光瞄着隋源,却见他一直笑吟吟地在那里看着我们,等田甜询问后,隋源这会儿又用艳羡的口气对我们说道:“唉,真是羡慕你们啊,想当年我追我老婆的时候,劲头可也不小……”

隋源的老婆?那不是颜惠茹么?要是让他知道我就是颜惠茹以前的男朋友,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坦然地在我面前说这些话。

眼见隋源的表现没有什么疑点,我觉得没必要再试探下去,便跟大家扬手道别,然后揽着田甜的肩往停车的地方走去。

身后传来隋源和几个女人的谈笑声,我的脑子里更是糊涂了,隋源到底是一个坦荡荡的君子,还是一个隐藏得至深的敌人?我的直觉告诉我隋源绝对不会那么简单,可我偏偏找不出他可疑的地方,真伤脑筋啊。

晚饭后带田甜去“快活林”,正好碰到皮皮也在,田甜很入神地听那个“衰哥”唱歌,我却始终集中不了精神,心不在焉的走神了好几次。最后连田甜都发现了我的失态,问我怎么回事,我只推说在想工作上的一些事,自然又被她埋怨一顿,怪我不专心陪她。

把田甜送回家后已经是十一点多了,我把车开在回家的路上,心里还是觉得想不通,便调转车头朝六分那里开去。

六分开门后,我才发现这家伙正在网上聊QQ,于是威胁道:“你个骚人,又在网上泡妹妹?”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在泡妹妹了?我在练习打字速度,知道不?”六分一边分辨一边扔了一罐啤酒给我。

我伸手接过啤酒径直拉开,“砰”的一声,啤酒泡沫冲起来溅得我一头一脸都是。六分那瓜货居然在一旁幸灾乐祸地贼笑,妈的,一个不小心,便着了这家伙的道儿。

“深更半夜来找我,肯定不是好事,说吧。”六分说完,“啪”的一声拉开拉罐,大口喝了一口。

我也没心情跟他计较,胡乱用袖子在脸上抹了几把,便把最近自己和田甜的境况、包括隋源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尽量用客观的语气跟六分说了一遍,六分听的时候一直没插嘴,但我感觉得到他很认真地在听,在想。

末了,我问六分怎么看待隋源这人,他沉吟了片刻,文绉绉地说出八个字:“不是大善,即是大奸。”

如果说我是“当局者迷”,那么六分可算得上“旁观者清”了吧?他既然也这么想,说明我也不是纯粹在庸人自扰。

“你说现在怎么办?”我确实没了主意,拿眼望着六分。

他啜了一口酒,缓缓说道:“老办法。”

“**?”我脱口而出。

六分点点头,继续说道:“也不用动用设备,只需要找两个弟兄跟跟看,看他下班后在做些什么,不是便一清二楚了么?你要是还想不通,就搜集一把资料卖给黄胖子,最后狠狠捞他妈一笔便辞职走人,这么简单的事儿,还犯得着半夜三更来骚扰我?”

六分说得很有道理,虽说辞职一事我暂时还没考虑,不过跟踪隋源倒是最直接的一个办法。

解决了困扰在心头一个大难题,我也终于有心情还嘴了,便对六分调侃道:“老子是张蓉蓉派来查房的,明天你要是不请我吃饭,我就说你这些天都在鬼混。”

六分鄙视地对我比划了一下中指,随即问我:“跟踪的人和车你准备怎么安排?”

我心里迅速盘算了一下,战魂和龙少整天开着的士在大街上跑,跟人倒是很方便,也不容易暴露,只是这个跟踪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影响他们挣钱就不好了。反正沙城网吧转手后,斯文人和残剑整天无所事事,不如让他们帮忙。至于车子么,我自己的车肯定不方便,只好再征用一下刀疤那辆破长安。

当下我把想法告诉六分,他也认为可行。

说干就干,打电话给刀疤落实车辆后,我随即拨通了残剑的电话,凑巧,残剑和斯文人这两个家伙正在沙城网吧里玩免费游戏。残剑一听说要开工,第一反应就是:“油水足不足?”

我笑骂回去:“老子的私事,没有油水。你实在想要,我只好打一张欠条。”

“白求恩的哥哥——白求干啊。”残剑嘀咕了一句。

玩笑归玩笑,残剑和斯文人一口答应帮忙。当下我把隋源那辆“宝马”车的车牌号、以及长相等资料全部告诉了他们,由得他们去蹲点守候。

第二天晚上,我送田甜回家后,便约了六分、斯文人、残剑几个出来,凑在一起分析“战果”。代价么,当然是我请他们吃宵夜。

“你喊我们跟的是个啥子人哦?”残剑一见了我就开始嚷嚷:“比不死还花,一晚上就跟两个不同的女人约会,而且长得都他妈的很正点。”残剑一脸羡慕的说道。斯文人也点点头表示同意。

“哦?两个女人?长什么样子?”我追问道。

结果两个瓜货一个说圆脸,一个说瓜子脸,比划了半天都没争论出个结果来。妈的,原来这两个瓜货居然没带**设备出门,我实在对这两个瓜货无语了。

好在这个问题发现得早,当晚我就让六分拿出一套手机式**设备交给他们,并特意准备了两块电池。

之后几天的进展很顺利,每晚在家,我都从电视屏幕上看到隋源跟不同的女人进出各个餐厅、酒店、娱乐场所之间,偶尔也看到一两个要害部门的领导出现在录像中。只可惜不能把这些录像拿给田甜看,否则肯定会重重打击她心目中隋源的“光辉形象”。

到了第四天,事情终于出现了突破性的进展。

一聚头,我就从**的录像里看到张蓉蓉跟隋源在一间餐厅吃饭,我拿眼瞄了瞄六分的表情,那家伙眉毛都快拧成了一根绳,隋源惹到张蓉蓉头上,明显是不智之举。

“这是什么时候拍的?”我扬声问斯文人。

斯文人答道:“中午,就在离这家伙上班地点不远的一个餐厅。” 六分和张蓉蓉的恋情尚处于萌芽状态,因此除了我,其余兄弟并不知情。

我正要追问,屏幕上画面一换,我和六分都不由得惊呼一声。

录像里,一个女人从隋源的车上走下来,抬起头一笑,那**的样子就是化成灰老子也认得,竟是小红那贱人。

接下来,小红和隋源两人一前一后进入一间酒店。恰在这时,画面没了,操!

“怎么没拍了?”我急着质问斯文人。

斯文人懊丧地说道:“设备没电了。”

“操,明天把三块电池全带去。”我郁闷道。

六分在旁边追问了一句:“你记得他们什么时候出来的吗?”

斯文人仔细想了想,说道:“那个女的先出来,打了一个的士闪人了。大约过了十多分钟,男的才出来,然后我们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回来找你们。两个人在里面待了一个半小时,足够做那些事了。”斯文人说完,嘿嘿贼笑了两声。

没想到小红这贱人也和隋源有一腿,我和六分对视了一眼,都颇有些意外。

送走残剑和斯文人,六分皱着眉对我说道:“小红这女人不是想像中那么简单,你要小心她。”

不就是一个人尽可夫的**么?有什么好怕的?倒是现在隋源向张蓉蓉示好,这事儿有点难办。

当下我迟疑着问六分:“你要不要给蓉蓉提个醒?”

“先别忙,让残剑和斯文人再跟几天,看看情况再说。”六分猛地站起身来,在屋里来回踱了几步,迟疑着说道:“我在想,小红和隋源搅在一起这事儿黄本元知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