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变天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五十三章 变天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我对六分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即接通了电话。

一接通电话,黄胖子**的声音就灌进我耳朵里:“方老弟,晚上有空吗?”

我心中窃喜,嘴上却含糊地问道:“是黄大哥啊,有事么?”

“没事晚上出来放松下,七点半,我在‘丽华’等你,不见不散。”黄胖子在那头干笑两声,旁边似乎还有女子的娇笑。靠,这烂人还真会过日子,这会儿又不知道抱着哪个妹妹在逍遥快活。

虽然不知道具体有什么事,但黄胖子叫我去,肯定不是纯粹请我“放松”那样简单,不过跟他打交道,貌似我还没怕过,当下便满口答应下来。

挂了电话,我和六分一合计,决定让六分晚上跟我一起去,有什么事也好随时沟通。

晚上七点半,我和六分如约出现在黄胖子的老窝——丽华会所。

黄胖子看见六分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看了我一眼,旋即堆起笑脸热情地拉我们入座。

等待上酒和果盘的时候,黄胖子说他要上洗手间,离开了一下。他刚出去一会儿,六分那瓜货也说尿急要去解决问题。妈的,都是懒牛懒马。

正一个人坐在房里无聊,手机短信声音响了起来。我一看,咦,是六分那瓜货发的,在厕所发短信,莫非他比老子还无聊,打开一看:“黄胖子躲在过道打电话。”

奇怪了,打电话还要用尿遁作借口?黄胖子莫非在玩什么古怪?左思右想,我都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索性不再动脑筋。

又过了一阵,六分跟黄胖子两个勾肩搭背地走进屋来。靠,两个瓜货表面上看起来一团和气、相逢恨晚,其实肚子里都在各自打着算盘。人生如戏,不是你骗我就是我骗你,真他妈的没意思。

酒水上齐后,照例要先聊一些没营养的话。好在不到五分钟,包房的门开了,三个年轻貌美的小妹鱼贯而入。我粗略瞄了一下,都有八十五分以上,也不知道黄胖子到哪去物色这么多MM。

呀嗬,瞧这阵势,黄胖子还真是纯粹请我来“放松”的。既来之则安之,黄胖子一番“好意”,我和六分自也不能辜负他。

在几个靓妹的娇笑声中,我们觥筹交错,喝得相当尽兴。黄胖子果然只谈风月,不说其他。只是快结束的时候,有个人敲门进来递给他两个黑色手提皮包。

黄胖子把两个皮包扔给我和六分,笑嘻嘻地说道:“两位小兄弟,这是哥哥的一点心意。”六分拿眼看了看我,见我坦然收下,便也有样学样,毫不客气地笑纳了。

原来刚才黄胖子溜出去打电话就是为这件事啊,我心下释然,不过隐约又有点儿不安。六分把这个皮包一收,可就算彻底上贼船了,前路是明是暗还未可预知,我也不知道拉他入局到底是对还是错。

我朝六分看了一眼,那家伙正和身旁的**调笑,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这家伙,一旦疯起来,做事的手段比我狠比我准,既然答应参加这个游戏,想必也是衡量过利害的。想到这里,我才稍微心安。

喝完酒,黄胖子提议再安排点儿“余兴节目”,换了雷管、战魂那几个瓜货肯定一拍即合,不过我实在是提不起这个心情,便婉言谢绝了。六分也说要搭我的车回去,呃,这家伙最近好像安分了很多,我揣摩着是张蓉蓉**有功。

走出丽华会所的时候,我们都喝得差不多了,黄胖子把我们送出来,两只手分别搭在我和六分肩上,笑得象一头老狐狸。“今天没耍舒服,改天再补上。”

我拍了拍手中的提包笑道:“瞧你老哥说的,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了。”

“见外了不是?我们哥仨都是自己人,自己人。”

靠,老子倒了八辈子霉也不会跟他这种老狐狸做“自己人”。我心里对那黄胖子很鄙视,不过看在“礼物”的份上,我也只好陪笑了两声。

后来我才知道,在这晚,除了那两个皮包,黄胖子那个挨千刀的还另外给我和六分准备了一份 “大礼”,一件我们谁也没想到的“大礼”。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回家的路上六分打开手提包一看,里面是厚厚一沓百元钞票。初略一数,足有五万元之多。我和六分一人一个提包,也就是说总共有十万元。嘿嘿,黄胖子还真舍得下血本。

当然,他“仗义”,我们也得拿出点诚意来。于是我示意六分给黄胖子打了一个电话,将我们下午分析的那些名堂全告诉了黄胖子。至于黄胖子听不听从我们的建议,那是他的事,我们也不能强迫他转变经营思维。

隋源入主翔龙这件事,对我们翔运这边似乎没有什么影响,我照样每天按部就班的,该做事就做事,该溜号就溜号。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我去接田甜下班。刚在翔龙公司楼下停好车,想站到车外抽根烟,一出车门,便听见后面有人叫了我一声:“方经理。”

我扭头一看,是“眼镜王”,“眼睛王”是跟我一起被聘进翔龙的,戴一副高度近视眼镜,人比较老实,不擅钻营,但做事情倒是勤勤恳恳的,所以前不久被提拔成翔龙公司内勤处的副经理。

自我调到翔运后,这些同事就很少碰面了,这时看见他也觉得有些亲切,便拍着他的肩膀开玩笑:“你娃升职了还没请客哟!”

“唉,别提了。”“眼镜王”愁眉苦脸地叹口气。

才升职怎么就这副表情,我奇道:“怎么啦?”

他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四顾看看,才小声对我说道:“新上任的隋总准备在公司搞大换血,风声都传出来了,鸿运那边要过来好几个高层管理人员,据说副职也有一定调整,现在中干们都人人自危,不知道什么时候帽子就没了。”

哦?看来隋源还真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想要大干一场啊。历来都是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个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只是夏姐和田甜不知道会不会受到波及。

我正待宽慰他几句,“眼镜王”朝我后面指了一下笑道:“不说这些。田主任过来了,我先走了,不妨碍你们。改天我们哥俩出来喝酒,好好聊聊。”说着眨眨眼转身走了。

陪小妖精在外面吃晚饭的时候,我特意悄悄观察了她一下,看她跟平时一样,还是吃得那么专注,似乎全然不知道“换血事件”,于是便问她:“听说你们隋总最近准备搞一些人事上的调整?”

“嗯。”田甜刚往嘴里塞进一块年糕,应了一声,待咽下去后才慢慢说道:“大概是吧。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我见小妖精一副没心机的样子,很是替她担心,便先给她打预防针:“有些事顺其自然,你不用计较太多,做得不开心大不了辞职就是。”

田甜奇怪地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问道:“做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辞职?早上隋总还夸我能干呢。”小妖精说着得意地一笑。

……几句表扬就把她乐成这样。

见我有些不以为然,小妖精瞪了我一眼,然后故作神秘地凑过来,压低了声音说道:“告诉你一个秘密。”

呃?又是秘密?最近我都感觉自己快变成大内密探了。

小妖精兴致颇高,我自也不敢打击她的热情,连忙作出一副很“狗仔”的神情专心听八卦。

小妖精对我的配合很是满意,清清嗓子发表她的“秘密情报”:“蓉蓉可能要调到总经办来当副主任。”

看来翔龙还真是变天了,连向来粗线条的小妖精都有了小道来源。

见她得意,我忍不住给她泼冷水:“小道消息,不足为信。”

小妖精见我不信她,有些急了,连忙加重语气说道:“这是隋总早上亲自对我说的,还说征求我的意见呢。我当然举双手同意,蓉蓉本来就是我的好姐妹,能在一个办公室当然更好。”

看她这样子,这消息应该是没错了。张蓉蓉这妮子本来就能干,在公司也磨练了好几年,倒也有资格胜任总经办副主任一职。论资排辈、重男轻女都是扯淡,能者上位才是硬道理,这一点隋源倒还不糊涂。不过六分貌似又要低一级了,嘿嘿,这瓜货知道了肯定又要郁闷。嗯,再过阵子也该想办法给六分制造点儿机会了,他掌了权,更利于我们开展“工作”。

送小妖精回家后,我一边开车一边在想,以往碰到类似大事,夏姐早给我打电话通报情况了,可这次到现在她那里还没传来动静,莫非事情波及到了她?她不想让我担心,所以才选择沉默么?

我越想越觉得不安,赶紧把车停在路边,掏出手机给夏姐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了,那头传来夏姐熟悉的声音,虽然是淡淡的,却也足以让我舒心。

“方休,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急事么?”

我稳稳心神,用平和的语气问道:“听说翔龙要大换血,你那里没事吧?”

夏姐的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我没去打听这些,过几天宣布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大不了换个环境。”

夏姐的想法倒是跟我差不多,看样子她的心态调整得很好,不用我操心。

挂断电话前,我想嘱咐她一句“早点休息”,话到嘴边却又换成了“晚安”两个字。哎,有些事不能强求,在未出现转机之前,还是随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