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巧合?天意?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十八章 巧合?天意?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好不容易又熬过一个不眠之夜,早上在卫生间洗漱时,我看见镜子里的自己满眼都是血丝。郁闷,可能现在战魂都比老子帅。

本该去接田甜上班了,可我现在这个样子,田甜见到了一定会追问我原因的,而我还没准备好怎么跟她解释。于是,我给田甜打了一个电话,推说自己上午有事,让她自己坐车上班。田甜倒不疑有他,只轻轻撒了两声娇便答应了。

胡乱打理完后,我匆匆赶到自己的办公室,把一天的工作大致安排了一下,便拿起电话往夏姐办公室打去。

电话响了很久都没人接听,大概夏姐也和我一样,昨晚没有睡好所以迟到了吧?我心里寻思,随即拨通了她的手机,听到的却是“您所呼叫的用户已关机”。

不对啊,夏姐的手机向来都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光备用电池就有两块,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儿吧?我越分析心里越慌乱,思考再三后我又往翔龙公司的策划部大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

接电话的是张蓉蓉,一听见她在那头“喂”了一声,我就急匆匆地问道:“蓉蓉,我是方休。夏……夏姐今天来上班了么?”

张蓉蓉在那头愣了一下,然后答道:“好像今天没看见她。”

虽说我早就知道多半会是这个答案,但得到确切答案后我还是失望地“哦”了一声。

“怎么了?你找她有急事?要不我再问问其他同事?”张蓉蓉这个小姑娘一贯热心,说完后我听着她在电话那头扬声四处问道:“你们有谁知道夏经理今天来过吗?”等了一会儿,张蓉蓉才又给我回话道:“今天夏经理没来,听说她请假了。”

请假?这个时候夏姐请假干什么?

我正愣神间,张蓉蓉在电话那头笑嘻嘻地调侃我道:“怎么啦?方大经理,风水轮流转,现在没人给你打考勤还不习惯啊?”

咦,张蓉蓉这妮子跟六分相处没多久,好的不学,单单学会了调侃别人,可惜,可惜。不过六分那瓜货,貌似也教不出什么好东西吧?

呀嗬,跟我耍嘴皮子?六分尚且不足为惧,何况是张蓉蓉!来而不往非礼也。 “说到扣奖金我倒想起一件事,好像听说有人的工资卡都被一个彪悍的女人

给没收了,蓉蓉你想知道是谁不?”

张蓉蓉一听我开她和六分的玩笑,不敢再接话。我得理不饶人,又拿他们调笑了几句,张蓉蓉因为在办公室,也不好多说,只是支支吾吾的。眼见把这妮子收拾得差不多了,我才志得意满地收了线。

嘿嘿,我惹不起六分那疯子,镇压一下张蓉蓉倒还是没问题。管他是不是胜之不武,胜了就是王道!

跟张蓉蓉说笑了几句后,我的心神总算好转了一些,不似刚才那样慌乱。整理了一下思绪,我觉得当务之急是先去找夏姐。电话打不通就干脆直接去她家,反正我手上有钥匙。

说做就做。正好有一份材料要交给颜慧茹审阅,我便亲自跑到她办公室送材料,顺便请假。

敲门进去后,颜惠茹正在忙,我把材料递给她,说道:“颜总,这是你要求整理的材料。”

颜慧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接过材料顺手放在办公桌上,嘴里淡淡地说道:“嗯,我一会儿就看。”

“颜总……”我见她在忙,便简短地说道:“刚才有个朋友来电话说临时有点儿急事,想要请我帮忙处理,如果公司没什么重要事我想早点儿离开一下。”

颜慧茹应道:“好的,你自己安排吧。”说罢,埋下头自顾忙去了。

自从前天谈心后,我跟颜慧茹就一直保持着这种自然的上下级关系。这也正是我所希望的,我现在的麻烦已经不少了,我真不想再和她闹出什么事端来。

从颜惠茹办公室出来,刚一出门就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我定睛一看,居然是小红。这个贱人怎么会在这里?我奇道:“你来干什么?”

小红脸上有些尴尬地讪笑了一下,支吾着说找颜总有点儿事。

我心里犯了嘀咕:有事?这贱人能有什么好事?该不会是想来拍颜惠茹的马屁吧?

因为惦挂着要去找夏姐,所以我也没有往深处想,“哦”了一声便继续朝电梯走去。

离开公司,我径直把车开到华景花园。用钥匙打开夏姐的房门后,我试着叫了她几声,可是都没有回应。在几间屋子里找了一下,也都没有夏姐的踪影。

夏姐会去哪儿呢?我想了半晌也没结果。很想出门找她,可L市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要想存心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我朝门口方向走了好几次,又都颓然地倒转回来。因为怕出去找她反而跟她错过,所以我决定等她回来。

心烦意乱之下又好几次拨打了夏姐的手机,都一直关着。

从早上等到中午,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夏姐还没回来。我心里的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夏姐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

到后来,我觉得自己象只没头苍蝇一样,烦躁地在夏姐家窜来窜去。

实在熬不住饿,我从冰箱里翻出一点饼干草草填了肚子。解决了肚子问题后,我坐到了夏姐书房里的电脑桌前,左右都是等,不如上网打发时间。

虽说我经常来夏姐家,但这台电脑我还真没用过,貌似也从未看见夏姐上过网。

打开电脑后,我随手打开IE浏览器,点开地址栏的下拉框时,一个熟悉的网址忽然吸引了我的眼球。

奇怪,地址栏里居然有“完美精英”的官方网站。

自从雪菲儿离开游戏之后没几天,我便也悄然归隐,事实上,离开游戏后我就再未进过“完美精英”的官方网站。这时候在夏姐的电脑里看见这个网址,倍感亲切之余,更多的是疑惑。夏姐是本来就一直在玩完美精英呢?还是见我在玩,爱屋及乌才去学的?不过怎么没听她说起过这事儿啊?真要学这游戏,我不是现成的老师吗?

疑惑中,我在“开始”菜单搜索框里输入“完美精英”试了一下,果然发现了她装在E盘内的登陆器和挂机外挂。

我点开登录器,上面显示有上次登录过的游戏账号,这个应该就是夏姐的帐号吧?呵呵,还是数字和字母混合的。由于不知道夏姐的密码,所以我不能登录她的游戏帐号。无聊中,我信手点开E盘里的一个挂机记录文件,这一看,竟赫然发现了“雪菲儿”这个名字。

雪菲儿???夏姐???

雪菲儿就是夏姐!天啊,这是巧合还是天意?

我简直不敢往下想,这两天突如其来的事太多,让我怀疑自己是在做梦一般,可是现在事实摆在面前,就像一加一等于二那样简单,夏姐就是“雪菲儿”,也就是我游戏中的“老婆”!

仔细回想起来,种种往事似乎早就预示过这个答案。难怪夏姐会对我这么好,会这样无条件的把自己交给我;难怪雪菲儿会在虚拟世界里和我这样的一个陌生人私定终生,还对我说出“冬雷阵阵,夏雨雪乃敢与君绝”的誓言。现在想来,夏姐之所以退出游戏,更主要的原因是怕我沉溺于虚幻的网络游戏不能自拔,进而影响正常的生活和工作。

方休啊方休,你真是个大笨蛋!太多太多的巧合,我竟未察觉,若不是今天偶然的发现,恐怕我还要一直被蒙在鼓里。

我方休自问这辈子做人虽不算顶天立地光明磊落,但至少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吧?缘何如此捉弄于我?上司、干姐姐、情人、孩子他妈……夏姐的身份已经够丰富了,可贼老天仍嫌不够,还安排她在游戏里做了我的老婆,我除了无语,还是无语。

“菲儿”离开的时候,正是我和田甜处于热恋之时,夏姐表面上一如往常地跟我们谈笑风生,心里想必着实好受,所以才决定挥慧剑斩情丝。可是,终究断得了网恋断不了现实,所以才会有今天的局面。

长吁了一口气,我摸出一支烟点燃了,呆呆地坐在电脑前望着菲儿的挂机记录,满脑子只想着以往夏姐如何待我,我又待她怎样。

夏姐对我的感情,我从来没仔细分析过,或许,是潜意识压根儿就不敢去细想,一直把她定位于一个红颜、一个亲人,而她对我呢?也是同样如此吗?就算因为游戏里的玩笑加上现实里的好感,但对一个弟弟、一个知己朋友,也不用奉献到这个地步吧?我方休何德何能,赢得佳人对我如此青睐?此情此生又何以为报啊?

我越想越内疚,不觉冷汗涔涔而下。如果说我对夏姐只是单纯的姐弟之情,为什么又逾越非分?如果说我只是解决生理需要,为什么又不去找别的女人?难道,我对夏姐,或说对菲儿,也是……爱?我把夏姐当作最亲密的爱人,那田甜又算什么?

我一贯认为自己跟不死最本质的区别就在于他是“玩”,而我是“痴”,可现在看来,我和不死又有多大的区别?我能给夏姐带来幸福么???

不知道呆坐了多久,天都快黑了我才猛地醒转过来。看看电脑里的时间,呃,快八点了。夏姐到底去哪儿,怎么还不回来啊?

实在是熬不下去了,我关掉电脑,准备去附近转转,看能不能碰到夏姐。刚走到客厅,就听见钥匙在门锁里扭动的声音……夏姐终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