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十字路口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十七章 十字路口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夏姐在电话里似乎有话要说,会是什么事呢?

我下意识从裤兜里又掏出手机,准备给夏姐回拨过去。恰在这时,田甜走过来,摇着我的手说道:“猪,刚才我去洗手间的时候听见几个女生在议论,说这儿有个歌手唱歌很好听,人也长得帅,今天晚上就在大厅陪我听听歌吧?”

歌手?在“快活林”驻唱的歌手,貌似就只有皮皮一个人,难道所谓“长得帅”的歌手就是他?皮皮唱歌倒还勉强,不过样子么,我不知道现在这些小女生是啥眼光,皮皮也算帅么?

老子做人一贯比较低调,穿着也不讲究,再说了,在公司里当部门经理,想前卫一点也得注意影响是不?否则,要说帅哥,哪能轮得到皮皮?

小妖精既然提议要听唱歌,我自不愿拂她的意,一方面是皮皮唱歌确实有两下子,另一方面我可以免去看艳舞的“痛苦”。当下便陪着小妖精来到吧台,点了两瓶啤酒,一边喝酒一边等皮皮来。

平时我记得皮皮的演唱是从八点半开始,今天不知怎么,都快九点了,还没见皮皮的影子,台上只有乐队的几个家伙有气无力地奏着乐曲。

正好这时候怒斩走过来,我便拉着怒斩问道:“皮皮那小子呢,怎么还没来?”

怒斩暧昧地一笑,看了田甜一眼,悄悄对我说:“那小子被一个富婆包养了,哪还在乎我这点儿工资,最近他妈的老迟到了。”

皮皮虽然没老子帅,不过总算是“快活林”的台柱子,顾及我的股份,我有点儿担心地问怒斩:“那这里怎么办?”

怒斩横了我一眼,笑骂道:“我都不怕,你怕锤子!”顿了顿,又说:“放心,我已经在物色新的人选,牛郎的征选也正在抓紧进行中,要不你来?”

我怒极反笑:“我可以热情,也可以冷漠,和他们倒也有所不同!”

“相信我,你绝对可以一‘炮’而红。”怒斩不失时机地顺着我的话,损了老子一把。

鄙视!极度鄙视这个狗日的皮条客!对于怒斩的“幽默”,我唯有报以两声冷笑:“现成的资源都被你‘流失’了,你还好意思说。”

怒斩不甘示弱地反击我道:“你这瓜货,作‘鸭子’有做‘包子’赚钱快么?”

我们谈笑的声音稍微大了点儿,被小妖精听到了,莫名其妙地扬声问我:“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见什么鸭子、包子的?”

我瞪了怒斩一眼,赶紧回头哄小妖精:“没什么,怒斩在说要想转行做饮食。”

田甜一听,顿时喜笑颜开,对怒斩说道:“是吗?做鸭子吧,北京烤鸭那种风味肯定受欢迎。”

……我好笑地望向怒斩,那瓜货哭丧着脸,扔下一句“我去忙”便马上闪人。哈哈,还是咱们家田甜懂事,知道怒斩是做鸭子的料。

田甜见怒斩不太对劲儿,拉拉我的袖子问我:“他怎么了?”

我看着怒斩的背影,开心地答道:“他去学习做鸭子了,哈哈!”

皮皮迟迟不来,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还说不定又生出什么事端,我便对小妖精说今天没有安排演出,拉着小妖精离开了“快活林”。临出门的时候,小妖精问我皮皮去哪里了,我嘀咕了一句:“他也学着做鸭子去了。”

小妖精似乎觉得有些奇怪,还想再问,我赶紧把她推到车里坐好,关上了车门……

在小妖精家楼下停好车后,小妖精却没有一点儿想下车的意思,我知道她在等什么,不就是吻别么?虽然俺唱歌没有老张好,但接吻么,貌似应该不会比他差吧?哈哈!

对于接吻这样的技术活,我是百分之一百乐于效劳的。当下便倾过身去搂住小妖精,照着她的樱唇吻了下去。

热吻不单销魂、最要命的还是挑欲。一通热吻后,我的那个部位又不争气地蠢蠢欲动,小妖精也肯定感觉到了,羞红了脸推开我。

挑战自己忍耐的极限真的很难受。小妖精见我有些郁闷,坐直了身体一边整理衣服头发,一边轻声问我:“猪,很难受么?”

“嗯。”我点点头,随即一句话冲口而出:“乖乖,嫁给我!”

小妖精似乎没想到我会在此时此地忽然冒出这句话,有些愕然地望着我。

“嫁给我!”我再一次望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你知道么?每次和你短暂地分别,对我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小妖精垂头摆弄着自己的衣角,不再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怎么半天不给答案啊?就在我快对自己丧失信心的时候,小妖精忽然一下子扑到我身上,主动献上香吻。

这是表示……答应了么?!哈哈哈,小妖精终于答应我的求婚了。我激动得心都快跳出来了,一边热烈地回应她的索求,一边盘算着,明天上午一定要溜号去把那个“抢人”的钻石戒指买下来。

靠,“抢”就一个字,我只“捱”一次!

田甜上楼后,因为害怕自己太激动影响开车,我在她家楼下又待了好一阵,才发动车往静竹花园开,路过夏姐的住宅附近时,我突然想起刚才那个语焉不详的电话,横竖时间还早,不如上去坐坐。主意拿定,我便把车开进了华景花园。

开门进去才发现屋里静悄悄的,我径直推门进了夏姐的房间。

空调开着,夏姐穿着睡裙趴在床上睡着了,被子被踢到一旁。

夏姐说起来年纪也不小了,有时候却还像个小孩子。我微摇摇头,走过去帮她把凉被盖好。

正想替她关上台灯,我的眼睛无意落在台灯旁的一张纸片上。咦,好像是医院的诊断书,夏姐生病了么?

我好奇地拿起那张纸,细看之下我的心却象被重锤猛击了一下,头脑里“轰”的一声——夏姐怀孕了!

难怪刚才夏姐在电话里欲言又止,原来是这事,她当时心里一定很乱才会找我拿主意。

正迷乱间,身边的夏姐又翻了一个身,凉被滑落到地上,看着她睡衣下的胴体,或许是心理作用,我竟觉得夏姐的小腹有些微微的隆起。

我茫然地捡起地上的被子搭在夏姐身上,因为心情有些激动,动作稍微大了一点儿,夏姐一下子惊醒了,她揉揉惺忪的睡眼,随口问我:“阿休,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正要回答,却看见夏姐的眼神一下子凝住了,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却是在盯着我手上捏着的那张诊断书。

“刚到你就醒了。”顿了一顿,我扬着手上的诊断书问她:“你……你怀孕了?”

夏姐显得有些局促不安,慌忙坐起身来答道:“不小心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挨着她坐下,直视她的眼睛,问道:“是我的吗?”

夏姐不敢看我的眼睛,低下了头。

“是我的么?”我再次着急地问道。

夏姐咬着嘴唇,半晌才抬起头,一脸泫然地看着我:“阿休,你别逼我。”

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果然是我的孩子。可是夏姐不是每次都采取了措施么?记得以前我问过她两次,她都说自己心里有数,让我别杞人忧天,怎么现在会出意外?

夏姐似乎猜测到我在想什么,靠坐在床头柜上,神情像个犯错的孩子。半晌,才轻声地解释:“那阵子你不常来,我便没做防备。上次……那个之后,我想着第二天去买药,结果公司的事儿一忙起来就把这事儿给忘了,等想起来的时候已经错过时间了……都怪我不好。”

看着夏姐那歉然的表情,我的自责感暴涨到极点。这事真要怪也是怪我啊!以前夏姐就提醒过我,要采取安全措施,我却嫌影响快感而没有答应她,没想到现在真的出事了。

我颓然坐在床上,摸出一支烟正想点燃,陡然想起夏姐怀孕了,抽烟会影响她肚子里的孩子,于是又把香烟放回了烟盒里。

现在怎么办?怎么办?我长吸了两口气,妄图整理一下自己纷乱的思绪。

夏姐肚子里的孩子,如果拿掉倒是可以省却很多麻烦,可这毕竟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弃之何忍?若是留下来,我能负起这个责任么?我若不负责,夏姐未婚生子,又该怎样去面对世俗的目光?先不说别人指指点点,就是我自己,也过不了自己这关。一边是田甜接受我求婚时娇羞幸福的神态,一边是夏姐面对一纸诊断手足无措的样子,两个情景象走马灯似的在我眼前反复穿梭……

妈的,亏我平时自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到了这时候,我才真正意识到:原来我也只是一个瓜货。

见我闷不作声,夏姐挪了挪身体,轻声说道:“阿休,我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你不要再烦了。”

这笨女人,她会处理什么啊?我心里暗骂,可自己一时之间却也想不出合适的办法。

夏姐顿了一顿,又象下定了决心似的对我说道:“我不希望你为了所谓的责任而承诺什么,如果是这样,我宁愿不要这个孩子!”

夏姐的话象一道响雷打在我的心上,我对夏姐,真的仅仅是为了“责任”吗?

我正待开口,夏姐已经用一种近乎哀求的声音对我说道:“阿休,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我直视夏姐的眼睛,竟看不出半点开玩笑的表情。……怀孕,对我和夏姐来说,都没有准好准备,都显得手足无措。或许,独自静一静能想得更深更远。我默然点点头,轻轻拥抱了夏姐一下,起身离开了夏姐的家。

回到自己家里,我打开淋浴一阵猛冲,跟夏姐相识、相交、相知的点点滴滴象放电影一样在我眼前一幕幕重现,发威扣我奖金的母老虎,酒醉后差点儿落入黄胖子魔爪的弱女子,给我买衣服陪我回家看老爸老妈的干姐姐,在我身下婉转承欢带给我无穷快感的美娇娃……最后,镜头定格在她怀孕后面对我时强自镇定的表情上。

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迷途的人,徘徊在陌生的十字路口。我到底该怎么办???

水淋在身上,很凉,却浇不灭我内心的烦躁。



———————————————

有时间,我将重写147-15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