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看客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十五章 看客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默默走到公司楼下的停车场,我很绅士地替颜慧茹打开车门,她扭头轻声对我问了一句:“买车了?”

我点头答道:“刚买没多久。”

上车后,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征询颜慧茹的意见:“时间也不早了,要不我请你先去吃饭?”

颜慧茹轻轻“嗯”了一声表示答应,然后把头靠在座椅上闭上了眼睛。

看着声旁的淡妆丽人,不知怎的,我竟有一种感觉:虽然颜惠茹现在有钱、有权,貌似风光,可她过得并不快乐。

我估计颜慧茹现在也没什么胃口,所以也没问她想吃什么,径直把车开到了时代广场旁的“廊桥”西餐厅。这地方我陪田甜来过几次,小妖精每次都对这里的牛排赞不绝口。说句老实话,我对牛排那种半生不熟的玩意儿没有一点儿兴趣,只是觉得里面氛围不错,比较清静,适合颜慧茹这时候的心情。

熄火,停车。颜慧茹靠在座椅上好像睡着了,我正犹豫要不要叫醒她,她却睁开了眼睛,问道:“到了?”

“我还以为你睡着了。这里有间“廊桥”据说不错,你要不要去试试?”

“好啊。”颜慧茹可有可无地应了一句,便自己下了车。

因为已经错过用餐高峰时间,所以餐厅里没什么人,我们挑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下来,点了菜,便又各自陷入沉默中。颜惠茹不说话,我自也不好开口。

点的菜陆续送上来,除了轻微的咀嚼声,我们这桌安静得有些异常,直至我的手机铃声打破这死一般的沉默。

看看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接通电话后,压低声音问道:“喂,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比较斯文的声音:“方大哥,我是天林。”

晕,这老实娃啥时候买的手机?也不把号码告诉我,回头得好好数落这小子。

“天林啊,你找我有事么?”

“方大哥,你是不是不做网吧了?”

“是啊,不过现在的老板是我好朋友,我给他打了招呼的,你可以继续留在那里,待遇什么的都不变。”当着颜慧茹的面,我不方便说得太清楚,只好含含糊糊地解释了一番,想打消老实娃的顾虑。

天林沉默了片刻说道:“其实我去网吧主要也是想给方大哥你帮忙,你走了我也不做了。”

人各有志,我也不想勉强他,便对他说道:“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我想去找个正当的工作,计算机维护这方面的我应该没什么问题。”说到自己的专业,天林也不自觉地流露出一股自信。

计算机维护?好像前两天还听说办公室的人说想去人才市场招一个计算机管理员,也不知道招到人没有?

想到这里,我对天林说隔一会儿给他打过去,然后挂掉电话问颜慧茹:“我们公司是不是要招懂计算机的?”

颜慧茹正闷头割牛排,听见我的问话,抬起头来疑惑地答道:“是有这个打算,不过还没找到合适的。”

那就好,我松了一口气。没等我开口,颜慧茹就看着我的手机问道:“你有合适的人选?”

颜慧茹既然看出来了,我便也不拐弯抹角,冲她点点头说道:“我有个小兄弟,这方面技术不错,正好他想找个工作。”

颜慧茹“哦”了一声,淡淡地说了一句:“那让他明天早上到公司来上班吧。”接着继续低下头,把切好的牛排放进嘴里。

……连面试都不用了?我顾不得向颜惠茹道谢,赶紧拨打手机通知天林这个喜讯:“天林,你明天上班时间到我办公室来一趟,金源大厦18楼。对了,记得穿整齐点。”

显然天林在电话那头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消息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用激动的语气连声问我:“真的啊?真的啊?”

在得到我肯定的回答后,天林兴奋不已地向我道谢:“方大哥,谢谢你啊,你真是我的贵人。”

呃,我一不小心居然变成“贵人”了!晦气,这老实娃一句话就把老子的性别给改了。

挂断电话,我这才向颜慧茹道了声谢。她放下手里刀叉,脸上挤出一丝笑意对我说道:“先别忙着说谢谢,试用期不合格我可不会给你留面子哦。”

难得她脸上露出笑容,我赶紧点点头:“才毕业的本科大学生,学得就是计算机应用专业,人老实的很,不像我以前是混文凭。”

颜慧茹又笑了笑,旋即笑容在脸上凝固,估计是我的话勾起了她的回忆。汗,我他妈的没事提以前做什么?

为了缓和气氛,我连忙岔开话题:“待会儿吃完了就在这里喝茶吗?”

颜慧茹摇了摇头说道:“这里太闷了,我想去江边吹吹风。”

呃,以前她遇上烦心事也爱拉着我去江边吹风的。这么多年过去,她这个习惯还没变?猛然间我有一种失落感,行为习惯都保留了,缘何偏偏变了心?

吃过饭,我载着颜慧茹来到滨江路。停好车后,陪着她一起沿着石阶往江边走。

“这里的景色有点象C市。”颜慧茹忽然低声发出一声感慨。

我仔细看看四周,也是百感交集。曾经,C市的滨江路是我和颜慧茹常去的地方,她喜欢吹风,喜欢玩水,我呢,则独爱坐在江边,泡上一壶普洱,笑吟吟地看着身边的佳人,憧憬着我们的未来……

唉,事物在变,人也在变,只有眼前的同一江水,兀自滚滚奔流,不随世变。

我在感慨,颜惠茹却已经径直向一座由船改建成茶楼的所在走去。

尾随她上船后,我们选了一个靠窗可以看江的位置坐定,一个女服务生走过来问道:“两位,请问点什么茶?”

“普洱。”我和颜慧茹异口同声地答道。

服务生看了我们一眼,含笑赞了一句:“两位真默契。”她这一说,我跟颜慧茹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一时间又都沉默了下来。

汗,别他妈的看见骑白马的就以为是白马王子,那家伙可能是唐僧;同样,看见金童玉女也别自以为是地认定他们就是夫妻,搞不好是溜出来偷情的……

很快,茶水便摆在我们面前。我不想太冷场,又想到下午在颜慧茹办公室门口看到那幕,终于忍不住问道:“那个……下午,我都看见了,你们没事吧?”

“嗯?”颜慧茹显然没想到我会忽然提到这件事,咬了咬嘴皮没吱声。

每当犹豫不决的时候,颜慧茹就会不自觉地咬嘴皮,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这老毛病还是没改。

颜慧茹双手捧着面前盛满热茶的玻璃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氤氤的热气冲进了眼里,我看到她的眼睛分明有些湿润。她好几次抬起头来,想说什么,一接触到我的目光却又把头埋了下去。

灯光下,我看见颜惠茹的手紧紧地握住玻璃杯,因为太过用力,以至于指节有些发白。

“你没事吧?”我心里终是不忍心,便又再问了一遍,只是很小心地把“你们”换成了“你”。

颜慧茹终于抬起头来迎着我的目光,强笑着答道:“我没事,只是闹了一点儿小别扭而已,倒叫你见笑了。”

既然颜慧茹不愿意说,我也不想勉强她,拿起水瓶往自己面前的杯子里续了水,又沉默了下来。

半晌,颜惠茹终于放下杯子,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了一个很大决心似的,开口抬头对我说道:“阿休,说真的,我以为这辈子再也碰不上你。”

我心里一紧,四年前,颜惠茹也是这样面对面陪我坐着喝茶,也是用这样的语气柔声叫我的名字……四年后,人还在,心却惘然。

有些人,一旦错过,将永成看客!

见我抬眼望她,颜惠茹又低下了。只用手指蘸着桌上的水渍在面前胡乱涂抹着,嘴里嚅嚅地说道:“那时候……我太年轻了,有些事、有些话……总之,都是我对不起你。阿休,我……”

既然大家都知道再也走不回原点,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不是徒添伤感么?她可能跟隋源离婚么?就算离婚了,我也不可能抛下田甜与她再度牵手,有些东西,错过一次,就是错过一辈子。

我不想听她无谓的忏悔,于是打断她的话道:“你没有对不起我,感情的事无所谓谁对谁错,每个人都有权追求自己的幸福。”颜惠茹张嘴要说什么,被我用手示意打住,我继续说道:“再说,我现在也有了女朋友,她很对我很好,我也很珍惜这份感情。”

颜惠茹的目光暗了下去,轻声问我:“是不是总经办的田主任?”

“是的。”我点头直认不讳。

“她是个性格温柔的好女孩,好好珍惜。”颜惠茹说道,脸上又挤出了一丝笑意。不过在我看来,这笑容实在有些勉强。

想到田甜,我便打心底里涌起一股温暖,小妖精性格温柔不温柔有待商榷,但她从未嫌弃过我。我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对颜惠茹说道:“我会好好把握属于我的幸福。”

“嗯。”颜惠茹淡淡地应了一声,端起面前的杯子大口喝了几口茶水,她望望杯底那堆干瘪的茶叶出神了一会儿,然后大声叫道:“老板,买单。”

她的声音有些反常地大,以致于旁边路过的两个人好奇地朝我们这边看了看,那个女的轻咦了一下,试探性地朝颜惠茹叫了一声:“颜总?”

我寻声抬头望去,靠,这世界还真他妈的小,居然是黄胖子和小红这一对奸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