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一章 独缺女主人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十一章 独缺女主人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酒会中途,我特意去跟胡文碰了一杯酒,仰头干完后,我把他拉到旁边小声说:“老兄,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我们又不是外人,有啥事儿你尽管说。”胡文很干脆地问我。

他爽快,我也不拐弯抹角,于是直接对他说道:“新进的人中有一个是我的兄弟伙,我记得你那里好像名额有点多,你看能不能把他要到你那里,多带他一下。”

胡文听了很是觉得有些奇怪,问我:“哪个哦?怎么之前一点儿没听你提过?”

我苦笑一声给他解释道:“那家伙是个疯子,不准我给他‘开后门’,说要靠自己的能力闯进来。”

“疯子?”胡文想了想,讶然问道:“你不是说的那个姓骆的吧?” ……看样子六分这个疯子形象是深入人心了。

“除了他还有谁?”

胡文狠狠一拍我的肩膀,说道:“原来那个嚣张的家伙是你兄弟呀?你娃还真稳得起嘛,不但不帮人家的忙,临走前还要出题刁难一下。早知道是你的朋友,我绝对不会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咳,看你老兄说的,我是不好明着帮他,今后还要麻烦你多关照一下。”我嘿嘿一笑,油然说道。

“说这些?我们部门本来也差人,我看他挺机灵的,待会儿我就去跟颜总要人,你尽管放心好了。”胡文倒也是一个性情中人,当即就一口应承下来。

我忽然想起一个事,冲胡文又嘱咐了一句:“对了,关于六分和我的交情,我不想公司里别的人知道,省得麻烦。”

胡文点点头道:“我晓得。”

我没再多说什么,只是用力在他肩上拍了一下。有些事情大家心照不宣,这次他帮我,假若下一次他有什么事,我肯定不能袖手旁观。

没多久,我就看见胡文去给颜惠茹敬酒,两人似乎说了几句。胡文敬完酒,见我在看他们,悄悄对我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OK,游戏开始了。”我冲胡文微微一笑,表示感谢。六分的事搞定了之后,我心里踏实下来。

酒会结束后,我便借口有点儿醉酒想回去休息为由,正大光明地溜号去练车。汗,喝酒后练车,估计被交警逮到后会被一辈子列入黑名单,嘎嘎。

不知道是因为今天心情好还是这段时间以来的训练见了成效,整个下午练车都比较顺,雷管拍着胸脯对我说考试绝对没有问题。

一想到考完了就可以拿证,拿了证就可以买车,买了车就可以带着田甜和未来的老丈人、丈母娘出去风光一下,也可以随时回家看看老爸、老妈,我就忍不住一阵激动。

于是我第一时间拨通了驾校王校长的电话,对他说我随时可以参加考试了,他在电话里答应马上给我约考试时间。

挂断电话还没两分钟,王校长打进电话来,说后天上午正好有一批学员要参加考试,已经把我的名字加了进去。

我谢过王校长,挂断电话后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雷管,没想到这瓜货居然小声嘀咕了一句:“今后我过马路要小心点,这个世界又多了一个马路杀手。”

靠,狗日的乌鸦嘴!

第二天,六分就按照预定的设想进入了广告部。我溜到他办公室去看了看,靠,这瓜货居然假模假样的摆了几本房地产方面的专业书在办公桌上充门面。

再看看我那营销策划部进的新人,清一色都是才毕业的大学生,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啊!好在老子下手快,从新人中抢到三个美女,呃,都是满青春那种。乐得部门里另外几个光棍直夸我体贴下属。

周三上午,我请了半天假,到考场折腾了一把。老王的办事效率不错,一周后我就拿到了驾照。

拿到驾照的那个周末,我想到还欠着夏姐一顿饭,便给夏姐打电话,顺便让她帮我把王校长约出来,对这次学车和考试的事表示感谢。

晚上我在公司附近一间餐厅订了一桌,席间聊起来才知道王校长跟夏姐家里是几十年的老邻居了,难怪交情这么好。

夏姐因为曾经听我提过想买车,便在桌上对我说:“阿休,你不是想买车么,正好现在王伯伯在,你可以向他咨询一下,不过,你得另付咨询费哦。”说着咯咯一笑,转头对王校长问道:“是不是啊,王伯伯?”

“你这丫头啊,还是这么调皮。”王校长和蔼地对夏姐笑笑,接着对我说道:“你别听她胡说,腕衣从小就调皮,这么多年了也没见改。”

呃,原来母老虎是这样炼成的啊?我用脚在桌下轻轻碰了一下夏姐,却被她用劲踩了一脚,痛得我后悔为啥要穿凉鞋出门。

“王伯伯你别破坏我的形象啊!”夏姐在王校长面前就像个孩子,不依不饶地撒娇。

“你还有形象么?”我暗自嘀咕着,却不敢让她听见半个字。

“你这孩子。”王校长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又转过头来问我:“小方,你要买车?”

我老老实实地答道:“是在考虑,就是不知道买什么好。”

王校长沉吟了一下对我说:“前些时候有个学员,拿到驾照后买了一部富康,这还没三个月呢,就被公司通知说马上要公派他出国,现在正急于把车卖掉。下午他还给我打电话,让我帮忙留意给他找个买家。你要不嫌弃是二手车,我倒是觉得不错。”

我对车的了解是一片空白,不过王校长推荐的应该不会差吧?正要答话,夏姐却抢先问道:“哦?这车性能怎么样?什么配置?多少钱?”

王校长想了想,说道:“好像是五月中旬买的吧,自动豪华版的,八万五,加上手续费和保险什么的一共花了十万出头,现在卖出来全包价八万。要不是急着脱手,也不可能这么便宜。”

听起来貌似不错。我看向夏姐,她好像也很满意,于是我便对王校长说:“那就这么说定了,麻烦王校长帮我问问什么时候可以去看看车,如果没啥问题就抓紧把手续办了。”

一顿饭的工夫,我的买车梦似乎也快成真了。

夏姐开车送我回家的时候问我:“阿休,你刚买了房子,现在又要买车,钱方面没问题吧?有困难可不要硬撑着,尽管跟我说哦,反正我借给你也要算利息的。”

夏姐还真想得周到,不过我那些来路不正的收入我不想让她知道,怕她担心,便故意装出一副很郁闷的样子插科打诨地说:“还要收利息啊?算了,我还是去卖血算了。”

“切,没句正经。”夏姐啐了我一口,那样子连笑带怒,看起来煞是动人。

“是你说的我没正经啊,”我涎着脸凑到她说道:“那我就没正经给你看”说完便对着夏姐耳边轻轻吹气。

“哎,我在开车呢,别闹……好痒。”夏姐咯咯笑起来,一身花枝乱颤,越发诱人。

一路说笑,不一会就到了静竹花园。车子停了下来,夏姐望着我不说话。

“不留我,我就下车了哦?”我笑着调侃道。

夏姐哼了一声,发动车子继续前行……

第二天一早,我搂着夏姐光溜溜的胴体睡得正香,手机响了起来,是王校长。

“小方啊,你下午有空吗?我已经帮你约好时间看车了。”

我精神一振,连忙赔笑着回答:“好啊,今天下午我正好没事,给你添麻烦了。”

和老王约好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我挂断了电话。

“谁啊?”夏姐睡眼惺忪地问我。

“王校长约我下午去看车。”看到佳人初醒的样子,我那里又开始不安份起来,用手轻轻在她的浑圆P股上拍了一记,调笑道:“要是他老人家看到你和我这模样,会怎么想啊?”

“流氓。”夏姐慵懒地骂了一句。

“我就是流氓,你来咬我啊!”话音刚落,肩头一痛,哎哟,还真咬啊?郁闷!

好在牙齿印不深,要不……

一上午就这么厮混过去,中午享受了一餐夏姐的厨艺。刚洗完碗,就接到王校长的电话,说时间有变,要我马上赶过去。

夏姐想开车送我,被我拒绝了她的好意。玩笑归玩笑,要真让王校长看出什么来,我怕对夏姐声誉有影响。

我匆匆打了个的士赶到王校长约的地方,那车就停在那里,一辆白色的富康,在阳光下泛着光,像个婷婷的美人在对我发出呼唤,这就是我即将拥有的车了么?我第一次懂得为什么有的人把爱车称作老婆了,我看着也忍不住有一种想要上去试试的冲动。

见我跃跃欲试的样子,王校长把钥匙扔给我:“小方,上去试试吧。”

一圈跑下来,“爽”!比刀疤那破长安何止舒服十倍。

之后的过户手续就很简单了,整个过程不足一小时,我就变成有车一族了。哎,真象做梦一样。

一切就绪后,我给田甜打了一个电话,说准备第二天再去她家拜访她老爸老妈。小妖精有些奇怪,问了我几遍我都忍住了没说。

那天晚上,我生平第一次很勤快地把家里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厨房里擦得干干净净,冰箱里的啤酒方便面都换成了新鲜蔬菜水果,脏衣服臭袜子什么的都彻底清洗干净......呃,这个家,貌似就缺一个女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