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公开恋情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三十八章 公开恋情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见我满脸郁闷,小妖精忍不住“噗哧”一笑,娇嗔道:“猪,不服气么?”

“不敢啊。”我苦着脸对小妖精说道。事实也是,对于她的“落英神剑掌”,我除了说“I服了U”之外,还能有什么别的言语呢?

小妖精终究不忍心,倾过身来轻轻地在我“伤口”上慰劳了一下。

嘿嘿,想蜻蜓点水后便全身而退么?我可不愿放过这个一亲芳泽的机会。假使我真的要做不欺暗室的君子,想必小妖精也会在心里恼我不解风情。

貌似蠢如战魂也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我就势将她一把拉进怀里,小妖精倒也乖巧,主动闭上眼把香吻送上前来,呃,绕了一大圈,总算回到我预想的轨道了。

小妖精的香舌在我嘴里游动,忘情奉献。我一边回应她的激情,一边把双手探进她的裙子,在那层峦叠翠间上下求索……小妖精的娇喘声逐渐变得急促,我知道她春心荡漾,嘴上加紧了挑逗,手却滑出来把她打横抱起往卧室走去。小妖精被我吻得迷迷糊糊的,却也知道我在想什么,嘴里咿咿呜呜地表示抗议,她的挣扎扭动更刺激了我的感官,**一阵高过一阵。当我把她放倒在床,正欲开展下一步动作之际,小妖精突然扭头把樱唇移开,幽幽地说了一声:“阿休,再等等……”

小妖精楚楚可怜的声音虽不大,对我来说却象是当头棒喝,灵台顿时清明下来。我他妈的以前犯傻啊,干嘛答应小妖精在结婚之前不动她呢?

眼前的小妖精云鬓散乱、我见犹怜,就像一颗娇艳欲滴熟透了的水蜜桃,我却只能眼观不能亵玩,真是涨死眼睛饿死球啊!

我可不愿挑战自己忍耐的极限,于是我深深吸了两口气,把小妖精从床上拉起来,由她自己整理衣服,我则跑进卫生间对着冷水一阵猛冲,以平息下面揭竿而起的**。

洗完澡出来,我看见小妖精正坐在沙发上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走过去一看,晕,又是韩剧!真搞不懂,女人咋就这么容易被那些低级老套的桥段轻易吸引呢?

刚挨着小妖精坐下,她象忽然想起什么,扭头问我:“阿休,这房子不便宜吧?你哪来的钱买的?也没见你跑装修啊?”

问题一个接一个地砸过来,还好我早有计较,于是便“老老实实”地招供道:“房子是朋友介绍买的,因为当了两年样板房,又是熟人,所以给我打了个八折,办完手续十五万左右,我找老爸老妈借了几万,之前几年存的和这一年来挣的业务费都扔进去了,现在我是标准的无产阶级了,结婚后你要养我啊。”一边说我一边涎着脸往田甜身上靠。

“猪,谁说要嫁给你了?”田甜沉下脸嗔道。

不是吧,难道真的嫌弃我啊?好在小妖精这次没让我郁闷太久,接着说道:“怎么不早给我说,好歹这个家我也有份啊。”

呵呵,原来小妖精是恼我没有跟她“有难同当”啊。当下我笑着说道:“这不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么?哪知道被不死那帮瓜货给破坏了。”说起这事儿我就生气,又在心里把刚才的诅咒重复了一遍。

“对了,今天下班的时候我看见隋总和颜总两个恩恩爱爱的,走在一起郎才女貌还真是般配。”

女人的思维还真是难以琢磨,好好的不知怎地一下子就从新居扯到八卦上去了。

田甜说这话是无心,可我听起来却满不是滋味,因为她的话又勾起了我的心结。

以前……以前我也曾每天定时守候在女生寝室楼下等候佳人,那时候我们走在路上也不知道吸引了多少艳羡的目光。我经常调侃颜惠茹,说人家都在替她不值,一朵鲜花插错了地方,她却总是不依地用玉手来捂我的嘴,不许我看低自己,然后趁机被我用舌头在她手心舔上一、两下……

那时候天空很蓝,我和她也总有说不完的情话和道不完的誓言。可惜,谁也没有想到,几年后我和颜惠茹竟会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的思绪沉浸在对往昔的回忆里,直到田甜用手在我眼前晃了几下才回过神来:“你在发什么呆哦?羡慕他们啊?”

这话让我彻底醒转过来。羡慕?放着眼前这活生生的女神,我还需要羡慕别人么?于是对着田甜展颜一笑:“我是在想以后我天天来接你下班,别人还不知道怎么羡慕我们呢。”

田甜似乎也被我的话说得心动,脸上泛起喜色,珠光流转。

我想起一件事,扳过田甜的肩膀柔声唤道:“乖乖。”

小妖精大概还沉浸在幸福的憧憬中,痴痴地出神。

“我想在公司公开我们的关系,我要你做我堂堂正正的女朋友。”我认真地望着田甜的眼睛,坚定地说道:“我会努力挣钱,让你妈知道,她的女儿跟着我绝对不会受罪。”

田甜被我话语里的真诚感动,轻轻地“嗯”了一声,把头靠进我的怀里。

我曾经梦想着和颜惠茹携手到老,可惜,如今她已为**;而我的怀里也换成了另一个玉人。汗,不是我不明白,而是这年头什么都变化的太快......

第二天一早,夏姐便打来电话:“晚上在凯丽大酒店聚餐,大家要给你和小红送行,也祝贺你们‘上调’。”

上调......上吊?这词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管他妈的是上吊还是跳水,反正又能混一顿好吃的。昨晚不死深更半夜还打来电话骚扰我,以庆祝喜迁新居的名义要求我连摆三天流水席镐劳兄弟们。

操,三天流水席?真亏这瓜货想得出来。要流水还不容易么?老子有空就去药店逛逛,瞧瞧有没有巴豆卖。

一个上午都在忙着新公司的筹备工作,好在下午没什么事,所以我又溜号去练了会儿车。无意中说起晚上有饭局,雷管那瓜货居然没有嚷着同去,这可不是他的一贯作风啊。仔细盘问之下,我才得知他又跟昨晚会所里的一个小妞儿好上了。靠,这厮狗改不了吃屎,总有一天会精尽人亡。

到下班的时候,我特意回到公司楼下等田甜一起去出席欢送宴。小妖精今天一袭窄身碎花连衣裙,凸显出她傲人的身材,呃,这是她中午特意回家换的。

“乖乖今天好靓。”我上前揽住她的纤腰赞道。

小妖精听了表扬完全没有发扬谦虚的美德,脸上越发笑得灿烂。

“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走光?”我一边说,一边居高临下朝她胸前俯视了一眼。

“哎,在大街上呢,当心被人看见。”小妖精被我的动作吓了一跳,小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

我理直气壮地回了一句:“怕啥?涨死眼睛饿死球!”自然我的话又招来小妖精的一个白眼。

到了凯丽大酒店,才发现同事们差不多都到齐了。看见我和田甜手拉着手闪亮登场,大家先是一愣,随即掌声、笑声、尖叫声响成一片,倒把田甜弄得不好意思起来,挣脱我的手羞红了脸跑去跟夏姐坐在一块儿。

我和田甜的恋情在公司里早已不是秘密,但由于我们两个都未承认,加上掩饰工作做得好,所以传闻仅仅只是停留在八卦阶段。如今骤然公开,田甜脸嫩,我自然也不好在同事们面前和她过于亲热。

席间不断有人过来敬酒,好歹大家共事一年也多少有了些感情,我一概来者不拒,端杯便干。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渐渐地,有了几分醉意。

小红今天她穿了一身低胸长裙,胸前却是轻纱做的,更突出了她的波涛汹涌,下身的裙衩开得很高,行走间,雪白的大腿晃得人眼花。作为今天的另一个主角,她自然也没闲着,准确的说,都是她在出动出击。

对小红这女人,我一贯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她不来招惹我,我也犯不着主动理睬她。

可惜老子虽然厚道,但麻烦还是找上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