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疑惑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三十二章 疑惑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挂断电话后,我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晕,都快三点了。我来不及多想,揉揉发痛的太阳穴,冲进卫生间冲凉。

冷水淋头后,被酒精麻痹的头脑逐渐清醒起来,开始仔细思考刚才夏姐在电话中的言语。颜惠如的老公来翔龙当副总看起来好像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他是鸿运集团的少东家,颜惠茹能坐在今天的位置肯定也是得益于他。

从见到颜惠茹的那一天起,我就意识到总有一天会和她老公碰面。颜惠茹的老公会不会知道我是颜惠茹的前男友呢?不知怎地,我竟想起了以前做过的那个恶梦,被人追杀到悬崖边,虽说当时追杀我的薛震已经成为过去时,但一种莫名的危机感却笼罩全身,让我的背脊不由自主的发冷。是冷水冲在身上产生的错觉吧?我强自安慰自己,关上水龙头,擦干身上的水渍。

这个凉冲得通透,当我走出卫生间,酒意已经荡然无存。管他会有什么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思忖完后,我觉得身上又充满了一股子干劲儿,一路吹着口哨下了楼,打了一辆的士直奔公司。

到了公司楼底,我看离开会还有一刻钟时间,便给夏姐打了一个电话,问她在哪。夏姐回话说正和田甜在会议室旁边的休息厅闲聊。

我就没搞明白,她们两个为什么连开会都这么积极,又不是抢购打折商品。

一到休息厅,我就暗骂自己是乌鸦嘴。方才正想着打折商品呢,没想到田甜和夏姐果真在交流换季打折的讯息。

田甜招呼我坐到她旁边,兴奋地说道:“阿休,夏姐说阳光百货正在搞换季活动,满300送100,今天时间可能不够了,周末你陪我去逛逛嘛。”

听到这话,我脑海里马上浮现出自己左拎三包,右拎三包,蹒跚举步的样子。暗自叹了一口气,汗,我咋就这么命苦呢!

见我做出委屈样,田甜瞪了我一眼:“猪,不愿意?”

眼见小妖精发威,我连忙答道:“愿意,愿意。”佳人有约,我还有什么话说呢?反正当苦力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哎,被“镇压”的次数多了,我已经丧失了反抗的勇气。

眼看就要到开会时间了,我转身朝夏姐问道:“不就是来一个领导嘛,用得着召开紧急会议么?”

夏姐向门口望了一眼,才低声说道:“我最近收到一些不利于翔龙的传闻,只是空穴来风没跟你说。”

“什么传闻?”我追问道。

“鸿运要接手整个翔龙。”夏姐面无表情地说道。

晕!鸿运要接手整个翔龙?这可不是小八卦。我正要继续追问,却见同事们陆陆续续走了过来,会议时间到了。

我们三人进了会议室,在后排寻了座位坐下没两分钟,便看见几个人从会议室的贵宾厅走了出来。走在最前面的是我们翔龙集团公司的秦总,他后面跟着一个年轻人,在孙大志的指引下往主席台上走,落在最后的则是颜惠茹。

我来翔龙的日子也不算太短,秦总亲自主持中干会议倒是第一次遇上,据说他身体不太好,一贯比较低调,很少在公司露面,平日里大小事务都是孙大志等几个副总在具体负责。

一想到副总,我的眼光便牢牢锁定在那个年轻人身上。从老孙对他的态度来看,这人百分之百就是颜惠茹的老公。

果然,秦总随后的介绍证实了我的猜测,这个端坐主席台的年轻人正是颜惠茹的老公——隋源。

隋源这家伙长相不错,一件简单的白衬衣配上西裤,给人斯文、干净的感觉。听到秦总介绍自己,隋源站起身微笑着冲会场里的人颔首示意,说了一句“今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才款款落座。

我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人不简单。干练而不张扬,亲和中透着刚毅,难怪当时颜惠茹会决然地抛下我投入此人怀抱。

论相貌,他不比我差,论性格,看样子也还算温文尔雅,论家世,那更没有可比性,我累死累活一辈子怕也赶不上人家指头缝里漏出来的,所以他是“座上宾”,而我,注定是“对爱愚昧”的瓜货!

颜惠茹是对的,傻瓜才会放着王子不要选青蛙。一念至此,我仅存的一点骄傲颓然而泄。

收回打量的目光,我无意间发现田甜也是一脸欣然地朝台上的帅哥打望,眼里明显有欣赏的成分。

妈的,有钱也是他老子挣下的,这样的小白脸多半靠不住。我肚子里拼命地阿Q着。不过说实在的,若不是因为颜惠茹的关系,我也可能会欣赏这个人。可惜,命运注定我们永远不会成为朋友。

正郁闷间,感觉脚下被夏姐轻轻踢了一下。我正奇怪她为何踢我,却见她低着头没看我,只是玩弄着手里的笔。夏姐的神态有点奇怪,我仔细看了看,留意到那笔尖始终指着一个方向,顺着那个方向望去,正好对上颜惠茹望过来的目光。

……看样子颜惠茹看我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了,只是我方才心事重重,没留意到而已。

颜惠茹盯着我看作什么,炫耀自己挑选老公的眼光么?我不无恶意地想着,也报复性地用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她。比谁脸皮厚是吧?老子貌似没怕过人。

此时,隋源已经在台上侃侃而谈,从国内大形势谈到本市房地产小气候,具体说的什么我没仔细听,不过从会场不时爆发出的掌声跟笑声来看,他倒是很受欢迎的。只是颜惠茹显然没有用心听她老公精彩的就职演说,不时拿眼盯着我看。偶尔目光偏过去,也仅仅是在她老公脸上一掠而过,看不出丝毫柔情。

如此这般貌合神离,究竟是在演戏还是另有蹊跷?我脑子里忽然闪过颜惠茹发给我的那个短信——“以前我离开是迫不得已”。迫不得已?怎样一个迫不得已?莫非颜惠茹的婚后生活并不好?

隋源突然进驻翔龙的疑团还没解开,我脑袋里又多了一个关于他跟颜惠茹关系的疑惑。

烦,他们关系好不好关我什么事?我强迫自己收回望向颜惠茹的目光,低下头准备闭目养神。

“怎么了?”小妖精发现我的异常,埋下头悄声问我。

我半开玩笑的对她说道:“我还以为你只关心台上的帅哥呢?”

“吃醋啦?”小妖精脸上偷笑着,好像能让我吃醋她挺开心似的。

见我不吭声,田甜又低声娇嗔道:“猪,我的心你还不知道?乱吃飞醋,先存着,待会儿再跟你算账!”

听到这声娇嗔,我的心一荡,悄悄在桌下握住她的小手,小妖精任由我握着,脸上飞起了一抹红霞,看得我都痴了。至于台上颜惠茹跟她老公怎样表演,呵呵,那是他们的事儿,与我无关。

散会的时候,我留意到颜惠茹是挽着隋源的手离去的。在大众广庭之下,刻意显示夫唱妇随么?

眼见自己曾经为之倾心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成双入对,再心胸宽阔的男人在经历这样的场景时都会心存芥蒂。我不是圣人,也永远不可能成为圣人!或许,这个时候被阿Q附体才是最佳的选择。

回到办公室刚坐下,田甜就打来电话:“阿休,晚上带我去酒吧玩好不好?我都很久没去了。”

呵呵,肯定是办公室里没人,这妮子才敢用这样的语调给我打电话。一想到小妖精冲我撒娇时的表情,我就感到自己很幸福,于是随口调侃道:“好啊,我带你去‘快活林’看跳艳舞。”

满以为会被田甜嗔骂几句,哪曾想小妖精在电话那端兴奋地说道:“好啊,我以前只在电视上看过。”

……小妖精居然对艳舞感兴趣,这可是一大发现。趁着她现在高兴,我故意压低声音道:“你可要认真学哦,以后我要你跳给我看。”

小妖精显然没料到我会这样说话,短暂的沉默之后,电话那端传来小妖精脆生生的声音:“呸,你去做梦嘛。”

做梦就做梦,总有一天这个梦会成为现实。我继续调笑道:“梦里面你跳艳舞可不准穿衣服哦。”

女孩的脸皮确实要薄一些,小妖精招架不住,丢下一句“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便挂断了电话。

嘿嘿,小妖精跳艳舞,光想想都令我心跳加速。和田甜调笑几句后,我心情大好,不禁暗自好笑自己方才看见颜惠茹挽着隋源,竟然没来由地吃“飞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