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母爱无痕(下)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六章 母爱无痕(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自我能记事起就知道爸妈都很严厉,偏生我又是一个顽劣之人,于是吃饭挑食要挨骂、作业潦草了要挨骂、不收拾房间也要挨骂。很长一段时间,我和爸妈的关系都比较僵,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我去C市读大学。

黄荆棍下出好人,呃,这是我们家的家训。

我离开爸妈独自到C市求学后,虽然快活自在,但也深深体会到“在家百日好,出门一日难”。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爸妈对我的管教开始放松,我曾询问过老妈缘由,老妈当时没有细说,只是说我已经长大,能自己照料自己了。可笑的是,我当时没有领会到老妈这句话的涵义,还自得地以为自己的翅膀已经长硬,用不着老妈成天在我耳边唠叨。

妈妈怕影响我上班,在这里站了快半个小时。如果不是杂货店老板娘的话点醒了我,我可能还蒙在鼓里。

响鼓不用重锤,大道至简,母爱无痕,有些爱是不容质疑的。老妈掩饰的话让我感觉鼻子有些发酸,这么多年了,我竟蠢笨如斯。

“妈,我们回家吧。”说这话时,我的内心满是愧疚。我暗暗发誓要“为人子,尽其孝”,老妈在一天天老去,我总不可能一辈子都让妈操心。

带着老妈上了楼,进屋后我放下帆布包,冲着厨房喊到:“田甜、夏姐,饭菜做好了么?”

田甜和夏姐闻声跑出厨房,一边用围裙擦手,一边热情地冲我妈妈打招呼:“阿姨,您到了啊,坐了这么久的车,累坏了吧?先休息一下,饭菜马上就好。”

两个**太热情了,倒让我妈妈有点不知所措,连声说:“不累,不累。”一边说,一边向厨房走去。

眼见老妈闲不住想到厨房去帮忙,我连忙一把拉住老妈的手,笑着说道:“你莫管,让她们两个去忙。”

我本是一番好意,没想到换来老妈一通埋怨:“你这娃,咋这么说话呢?到了你家就是客,哪有让客人下厨,主人却在旁边坐着耍的道理?”

……和夏姐、田甜她们在一起,哪轮得到我方大厨显露身手?即使我想下厨,她们还不会批准呢。哼,不就是我上次炒回锅肉的时候把糖当盐放了么。

不待我继续劝说,夏姐和田甜已经一左一右地把我老妈“架”到沙发上坐下。她不听我这个做儿子的劝,但拿田甜和夏姐一点办法都没有。

田甜和夏姐前脚刚进厨房,老妈马上就板着脸数落我:“你呀,岁数也不小了,该自己学点儿厨艺了。”

我嘿嘿一笑:“她们会就行了嘛。”

老妈正要继续教育我,六分和雷管一人抱着一摞塑料凳子走进屋里。

看这两个瓜货的狼狈样,我忍不住笑出声来:“你们两个也太客气了,吃顿便饭还要自带凳子,一人带一个也就算了,偏还带这么大一摞,哈哈。”

不用猜我也知道,这两个瓜货在心里已经把我骂得狗血淋头,只是看我妈面子,才没跟我计较。嘿嘿,人生得意须尽欢,拽就是一种美德。

午饭很丰盛,菜肴色香味俱全,大家谈笑风生。都是自己人,我自不会客气,落筷如飞 。反正不是我掏的钱,不吃白不吃。

老妈见我吃相难看,几次给我递眼色,我浑作不知,埋头苦战。最后老妈实在忍不住了,出言提醒我注意吃相,引得六分和雷管这个两个“假斯文”的家伙在一旁窃笑不已。

在这个关键时候,小妖精和夏姐都表现出了较高的觉悟和坚定的立场。见我尴尬,两人轮番地给我老妈夹菜、寒暄,借以分散她的注意力。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啊,六分、雷管这两个家伙的心胸居然还不如女人开阔。鄙视两个狗日的!

差点被老妈“镇压”后,我也不好太过于放肆,于是收敛了一下吃相,也学着田甜她们的举动,往老妈的碗里夹了两筷子菜。“妈。来尝尝这个水煮鱼,味道很不错,还有这个炒肉丁也安逸……”

见我一下子变乖了,老妈笑得合不拢嘴:“哎呀,小休你终于懂事了,别管我,你自己多吃点。”

受到老妈的称赞,我本应该感到高兴,可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老妈说得没错,这么多年来,我还真没给老妈夹过菜。忽然间,我感觉心里堵得慌,做儿子做到这个份上,不但很失败,而且还很不孝。

恰在这时,老妈又补充了一句:“我记得以前你五岁的时候也给我和你老爸爸夹过菜的。”我抬头望向老妈,只见她眼神中充满慈爱,像是回忆起多年前的往事。

老妈记得我孩提时代的言行,我却记不住老妈的生日是几月几号。老爸老妈辛辛苦苦养育我二十多年,我却只在幼时给他们夹过一次菜……我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下去,联想到平素都是老妈主动打电话来关心我的生活状况,叮嘱我注意冷暖,而我却甚少过问二老的生活……突然间,鼻头一酸,眼泪几欲夺眶而出。我连忙飞快地扯过一张纸巾,取下眼镜擦拭眼睛。

夏姐似乎留意到我的失常,有些诧异地望过来,我只好一边擦拭一边强笑着说道:“水煮鱼片好辣,受不了了。”

“你从小就吃不得辣椒,少吃点这些燥火的东西。”老妈的声音再次响起,一字一句敲击着我的心房,拷问着我的良心。眼眶里的泪水越擦越多,已经不受我控制地涌了出来。

不能在妈妈面前哭,更不能让她操心。这个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我匆忙丢下一句“辣椒揉进眼睛了,我去冲洗一下”便埋着头冲进卫生间,砰地关上了门,再将水龙头拧开,任由自来水哗哗地流。

妈妈让我勤俭节约,我在心里骂她小气;老妈教我做人的道理,我嫌她啰嗦;老妈大老远背着腊肉来看我,我竟还怪她给我丢了脸面……

自来水在流,眼泪也在流。越自责我越控制不住自己奔腾的情绪!

“方休,眼睛要不要紧?”门外传来田甜的声音。

随即老妈焦虑的声音响起:“用水冲一冲,不要揉眼睛。把门打开,我给你看看。”

我怕她们担忧,连忙说道:“没事,没事,我冲一下就好了。”

擦去眼泪后,我用手捧着水洗了一个冷水脸,对着镜子照了一下,OK,虽然还有点儿红,但也是正常现象,这下肯定露不出破绽。

回到饭桌后,我刻意和六分、雷管聊起以前读书时代的旧事,专拣开心、好笑的事儿说,不一会儿就成功地让桌上的气氛继续热闹起来。

饭后六分和雷管借口有事,脚底抹油溜了。不厚道的人啊,平时说什么“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临到考验友情的时候却留我一个人“战斗”在洗碗第一线,靠。

好在夏姐体贴,留下田甜在客厅陪着我老妈说话,她自己跑到厨房来帮忙。我正好有事和她商量,因此也未拒绝。

“夏姐,我想学开车,你在驾校有关系没得?我要学开车。”

夏姐一听这话,来了精神:“有,去年我就叫你学,你不听我的话,怎么到现在又想学了?”

“我想自己买一辆车,以后回家看望父母时方便。”我答道。

“你是钱多了找不到地方花?我那不是有车么,你要用的时候尽管拿去用就是。”

我笑着说道:“反正迟早要买,大不了我先买一辆便宜点的二手车练技术。你那车是女式的,我怕被别人说成是吃软饭的小白脸。”

“又来了,都给你说了不要计较这些的。对了,刚才你哭了啊?”夏姐突然笑着问道。

……夏姐不愧是领导,一双老虎眼明察秋毫。好在她也不是外人,看见了就看见了,也没啥丢脸的。

“夏姐,一会麻烦你去宾馆给我老妈订一个单人间,我这里住不下。”

夏姐埋头洗碗,头也不抬地说道:“去我家里住嘛。”

“不了,还是住宾馆方便。反正明天就是周末,我准备留她多耍几天。”我拒绝了夏姐的好意。虽然夏姐和我关系不一般,但我不想给她增添更多的麻烦。

和夏姐简单商量了一下,我决定明天陪着老妈逛街,给她买点东西尽尽孝心。逛商场买东西我不在行,但田甜和夏姐绝对是好手。

洗完碗,夏姐对我妈说道:“阿姨,下午你在家好好休息,我和田甜下班后来陪你耍。方休,你下午不用上班了。”

老妈一听这话连忙摇着手说:“不用麻烦你们了,工作要紧。小休你还是去上班哦,我下午坐车回去。”

什么,老妈要走?下午坐车,到家后岂不是很晚了?我连忙劝说老妈:“夏姐就是我们部门里的‘一把手’,她说不用上班就不用上班,我要真去上班了,说不定她还要扣我奖金。”

夏姐郁闷地看了我一眼,顾不上责怪我,和田甜一起游说我老妈。

我们三人好说歹说,老妈才总算答应留下来住两天再走。

下午,田甜和夏姐回公司上班去了,老妈帮我收晾在阳台上的衣服时,发现了我藏在角落里的烟灰缸,足足给我讲了半个小时关于抽烟有损健康的大道理。

汗,早知道该带老妈出去逛街的。

周末这两天,我推掉了所有应酬,专心陪着老妈在L市游玩,给她和老爸买了不少东西。老妈没手机,买。老爸钓鱼的鱼竿不够好,那就换高档的进口鱼竿…… 很多东西买下后,田甜都悄悄把贴在上面的价码表偷偷撕掉了的,饶是这样,还是被老妈数落了一通,说我不知道勤俭节约。

由于东西太多,我怕老妈携带不方便,因此老妈临走那天,我专门拜托雷管开夏姐的车把我老妈送回了D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