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母爱无痕(中)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五章 母爱无痕(中)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正当我为自己的急智感到沾沾自喜之时,门外突然传来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你说谁是来白吃的啊?”

声音一入耳,我就知道是田甜到了。我抬眼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还没到十一点一刻,嘿嘿,这妮子多半也是溜号出来的。

虚掩的大门被缓缓推开,小妖精一身及膝的碎花洋裙,外套一件同色的小坎肩,俏生生地站在门外。呀嗬,小妖精今天的穿着明显花费了一番心思,比淑女还淑女啊。

“夏姐你也在啊。阿姨到了吗?”

田甜前一句是同夏姐打招呼,后面一句却是冲我问的。 我正待开口回答,夏姐已经站起身来笑着说道:“小田今天打扮得真俊俏,阿姨还没到哩。在门外站着做什么?快进来坐。”

“就是,就是,快进屋坐啊。”我连忙附和道。

田甜冲夏姐展颜一笑,走进屋来。这妮子,天生丽质,不用回眸都是“百媚生”,竟把我看呆了。

见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田甜小嘴一撇,不乐意地赏了我一记白眼:“猪,色迷迷地看什么呢?”郁闷,小妖精刚才还挺淑女的模样,咋一转眼就开始欺压我这个老实人呢?

一般来说,色狼见了**都会吞口水。我是斯文人,自然没有吞口水这等下作动作,所以么,我流露出来的,绝对只有“深情款款”的眼神!

平素白眼吃得多了,我自然不会和小妖精较真,只是“憨厚”地笑了笑:“我记得以前某人曾经说过自己从不溜号的。顺便告诉你,猪只对自己的同类感兴趣。”

“讨厌。”田甜娇嗔,抬手就想拧我胳膊,还好我早有准备,笑着闪身避开。

妈的,我一直没搞懂,女人生气时要拧胳膊,害羞时要拧胳膊,甚至高兴时偶尔也要拧胳膊,当真以为男人的胳膊是橡皮泥捏的么?

田甜没拧到我,竟拉着夏姐的手软语相求:“夏姐,你可要给我做主啊,方休作弄我呢。刚才他还说我是来吃白食的。”

……小妖精竟然恶人先告状。说实在的,我还真怕两个女人联手“镇压”我,那样的话,我无疑就是砧板上的肉,肯定只能任凭两个女“屠夫”宰割。

好在夏姐厚道,任凭小妖精怎么说,只是摇头浅笑道:“你们的事,我不掺合哦。”我注意到夏姐说这话的时候有意无意地朝我的胳膊看了两眼。呃,不是夏姐厚道,而是她方才已经提早完成了捏“橡皮泥”的工作。

田甜见夏姐不肯帮忙,嘟着小嘴气呼呼地坐到了床上。这妮子,连生气时都那么惹人喜爱。

我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柔声问道:“真的生气了?我刚才是说六分和雷管这两个家伙,我叫他们顺路买点菜,结果他们想来吃白食。这两个家伙好吃懒做搞惯了,连碗都不会洗的。”

反正六分和雷管不在场,可以随便往他们头上扣污水盆子。嘿嘿,不把他们说得无耻一点,怎么能凸显俺的憨厚、质朴呢?

听我这么一说,田甜脸上顿时阴转多云,咯咯地笑了起来:“哦,难怪我上楼时看见他们风风火火地往楼下冲,像背后有鬼在追似的,原来是被你逼着去买菜啊。”顿了一顿,田甜象是想起了什么,四处瞧了瞧,问道:“今天家里很干净,打扫了卫生的?”

好不容易有了吹嘘的资本,我自然不会放过:“像我这样勤快的男人不多了。”

话音刚落,屋里的两个女人齐刷刷地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旋即不约而同地面露恶心呕吐状。郁闷,和战魂他们相比,我绝对算勤快的,至少,我的牛仔裤两、三个月就要换洗一次,不像他们那样“时尚”。

说起“时尚”二字,就不得不提战魂那瓜货。战魂曾经有过超越他智商的经典发现——有一次他去发廊洗头,在一本时尚杂志上看见世界上最前沿的牛仔裤专家声称,牛仔裤买了就是不用洗的。打那以后,一帮瓜货名正言顺的再也没有洗过牛仔裤,并美其名曰:“时尚”!只有我和老陈例外。我是委实跟不上潮流,与“时尚”无缘,老陈则是在回家宣扬了战魂的“时尚学说”后被他家的那头母老虎责令“劳动改造”一个月。在此期间,不准与我等一干“时尚”人士接触,且一家三口的饭由他做,衣服由他洗。

说笑了一阵,两个女人进厨房淘米煮饭,剩我一个人在房间里无事可做。正打算躺在床上休息一会儿,只听砰地一声巨响,六分和雷管闯进屋来。

狗日的,又用脚踹门,可怜老子刚才擦拭得好辛苦。

两个家伙一进屋就气喘吁吁地直嚷腰酸脚痛,我笑着迎上去接过二人手里拎着的菜,转身提进了厨房。好家伙,有鱼有肉的,还真沉手。

我好心询问田甜和夏姐是否需要帮忙,结果被田甜轰了出来,说我呆在厨房里碍手碍脚。郁闷,虽说炒菜不是俺的强项,但洗洗菜、切切肉之类的还算手脚麻利啊。转念一想,能奉旨偷懒也算机会难得,于是我乐呵呵地跑回客厅。

六分和雷管见我出来,马上围了上来向我索要跑路费和菜钱:“菜钱是三十九块五毛,加上跑路费,你给五十块整的得了。”

这个……这个菜都买回来了,我还会傻到付钱么?没说的,我伸出右手冲两个瓜货比划了一个倒着的“V”。嘿嘿,瞧见两个瓜货一脸绝望的表情,我就忍不住想放声大笑。

“你老妈还没到,菜都没有下锅,这样傻等着也不是办法,不如我们三个先来‘整几把’。”雷管提议道。

雷管的建议得到了我和六分的积极响应。于是两个女人做饭,三个男人玩扑克,大家都有得忙,貌似也没人偷懒不是?嘎嘎。

斗了一会儿地主,夏姐走出厨房冲我问道:“方休,差几分钟就到十二点了,你打电话问问伯母到哪里了?还有,家里的板凳都不够坐啊。”

……家里只有一张椅子、一个沙发、一张独凳,确实不够这么多人坐,看来还得下楼买几张凳子。我丢下扑克对夏姐说道:“我老妈没用手机,她说到了L市给我打电话。”

“她能找到这里吧?”夏姐追问了一句。

我点了点头说道:“反正我还要下楼买凳子,不如这样,你把车钥匙给我,一会雷管他们两个开车陪我去接我老妈。”

夏姐拿起搁在电脑桌上的提包,从里面取出车钥匙递给我,转身又走进厨房继续忙活。

我叫上六分和雷管下得楼来,准备先去附近的杂货店买十张塑料凳子,免得以后一帮瓜货到我这里来老抱怨没坐的地方。

快走到转角处的杂货店时,我抬眼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杂货店的柜台前拿着电话正在拨号,是妈妈。我喊了一声:“妈。”疾步走上前去。

老妈拿着电话转过身来,望着我露出了笑容:“你今天没上班吗?怎么那么早就下班了?”这时老妈发现了随后跟来六分和雷管,迟疑了一下,出声招呼道:“这不是小雷和小骆么,好几年没见,你们也到L市来耍?”

六分和雷管连忙向我老妈问好,顺便解释说自己也在L市工作。

我没理会老妈的话,自顾接过她手里提着的帆布包,抱怨道:“好重啊,这里面装了些什么东西哟?”

“没啥没啥,知道你爱吃肉,就只给你带了一点香肠和腊肉。”老妈笑着说道。

“以前就告诉过你的,不用带东西来,这里啥都能买到。你到了L市怎么没给我打电话啊?害我们在楼上傻等。”

老妈像做了错事般低声说道:“我没有你这边的钥匙,又怕影响你上班,所以想等你下班后才给你打电话。”

晕,我亲爱的老妈啊,你还以为我是在国营工厂上班么?咋就那么机械呢?

这时,杂货店的老板娘突然插了一句话:“小伙子,你妈妈都在我这里站了快半个小时了。”

什么,老妈竟然在这里站了半个小时?老板娘的话让我一愣,正要张口询问,老妈却已经摆着手连声说:“没有的事,没有的事。我刚到,你们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