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母爱无痕(上)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四章 母爱无痕(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收到颜惠茹的第二条短信后,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突然之间,我很想知道颜惠茹所说“迫不得已”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我承认,我这个人在某些问题上相当地执拗,两年倾心付出只换回一句“你对爱愚昧”,这样的结局换作是谁都不会甘心。

正欲回一条短信给颜惠茹询问缘由,坐在身旁的六分突然一把抢过我手里的电话:“眼镜,该你摇骰子了,要给马子打电话先把骰子摇了再说。”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六分的一句话让我猛然想起田甜,小妖精才是我的女朋友啊!有这样乖巧漂亮的女朋友,我他妈的还想什么呢?即使和颜惠茹冰释前嫌又如何?我已经不可能再用青春去等待下一个不明原因的“迫不得已”。

心烦意乱之下,酒兴全无,最怕举杯销愁愁更愁!

当下我对围坐在一起喝酒的众人说道:“你们继续,我有点急事要处理一下。”说罢,我端起桌子上的啤酒杯,在众人的嘘声中汩汩灌了满满三大杯啤酒进肚子。

白酒醉人,啤酒涨肚,我接连喝了三杯啤酒,马上打了一个饱嗝。抹了一把嘴角的酒渍,我重重地将最后一个啤酒杯反扣在桌上,说道:“嘘个球,老子自罚了三杯的,没破坏规矩。”

向六分要回手机,我起身告辞。狗日的瓜货些,我喝酒的时候没人出言阻止,现在三杯罚酒都喝下肚了,一个个开始“假惺惺”地跳出来挽留。我要是留下来,那三杯罚酒岂不是白喝了?当我是弱智不成?

没理会众人挽留的言语,我自行坐的士回了家。

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刚刚睡着不久,不死等一帮瓜货就相继给我打来电话,骂我不讲义气,擅自退出游戏……

倒霉的一个晚上,酒没喝高兴不说,反倒被一帮游戏中毒的瓜货寻着理由骂了一通。

第二天清晨,我被手机铃声吵醒。迷糊中接通电话,“喂”了一声。

“方休,还没起床上班啊?工作要用心,当心砸了饭碗。”电话那头传来老爸的声音,我暗自庆幸没有闭着眼睛暴粗口。

“爸爸,大清早的有什么事?”我一边揉眼睛,一边翻身坐了起来。

“今天厂里有车去L市,你妈妈说要搭顺风车来看看你,估计现在都出发了。”

……老妈要来看我?上次老妈来L市看我,在卫生间发现了我前几天换下的衣服没及时清洗,直把我骂得狗血淋头。我环视了一眼凌乱的房间,心中打了一个激灵,连忙问道:“妈妈坐的是什么车?大概什么时候能到?”

“厂里拉货的大东风,她说到了L市再给你打电话,你注意听着。”老爸回答得很干脆。

货车?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哦,我都那么大了,你们不用大老远的来,我晓得回家来看你们。”

一听我这话,老爸就在电话那头抱怨开了:“你还好意思说,除了过年你回来露了一下脸,这半年你啥时回来过?平时也不主动给家里打打电话。”

老爸的话让我很愧疚,真的。平素瞎忙活,竟忘了抽空回家看望二老,要是有车就方便多了,至少周末有空可以开车回家看看老两口。呃,现在买一辆富康车也不过七、八万而已,这点钱我还是有的。

结束和老爸的通话后,我马上起床冲进卫生间,看看有没有漏洗的衣服。反正时间尚早,于是我扫地、拖地、收拾房间,呃,烟灰缸得藏到隐蔽处,免得老妈瞧见后又埋怨我不顾惜自己的身体。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眼见快到上班时间我才匆匆忙忙赶到公司。

我先去夏姐办公室“汇报”了昨夜和颜惠茹摊牌的结果,随即向夏姐请假:“我老妈今天要来看我,一会儿我早点走,家里还没收拾好,得收拾一下,免得她来了说我邋遢。”

“你本来就邋遢。”夏姐嘴角一弯,笑了起来,旋即又责怪我道:“你妈妈要来都不提早通知我一下,我也好准备一下啊。”

夏姐的话让我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准备?你准备啥呢?又不是丑媳妇见婆婆。”

话一出口我就懊恼不已,我这嘴巴咋就关不住呢?夏姐本是一番好心,却被我曲解了。还未等我解释,夏姐已经伸手在我胳膊上使劲拧了一下,痛得我差点把牙齿咬碎两颗。

夏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这是用皮肉之苦换来的教训。

眼见形势不妙,我连忙陪着笑脸对夏姐说好话。女人靠哄,这个最基本的道理我还是懂的。“我老妈来之前还唠叨着要来看看你呢。”

“是来看儿媳妇田甜的吧。”夏姐仰头望着天花板,对我不屑一顾。

我一听她的语气稍有缓和,连忙趁热打铁:“不是哦,她特意让我把你叫上一起吃中午饭的。”

“真的?”夏姐一下兴奋起来,冲我嚷道:“伯母什么时候到?要不要我开车去接?”

夏姐前后态度的转变让我措手不及,也让我准备好的很多好话没有机会说出口。刀子嘴,豆腐心,夏姐这样的女人简直太完美了。

我摇头道:“一大早出门的,反正中午吃饭之前应该能到吧。我一会儿还要先回家收拾一下。”

“那一会儿你走的时候喊我一声。”夏姐的火气来得快,消得也快。

我笑着满口答应下来。嘿嘿,正为收拾房间发愁呢,夏姐这个免费的劳动力就送上门来。

从夏姐的办公室出来后,我给田甜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我妈妈来了,叫她中午到我家里吃饭。想了想,我又给六分和雷管打了电话,约他们中午到我住的地方吃饭,并理所当然地叫他们顺带买些菜早点带到我家里来。以前读书的时候这两个家伙没少在我家混饭吃,现在叫他们买菜貌似也不过分吧,嘎嘎。

十点刚到,夏姐和我一前一后溜出了办公室。我在去向牌上写明是去拜访客户,夏姐则根本就没有注明去向。在策划部,她就是“一把手”,没人敢计较她是否迟到、早退。

我和夏姐在家忙活了一个小时才将房间打扫干净。刚想坐下歇一会儿,六分和雷管这两个瓜货就土匪般地冲进屋来。我一看他们两手空空,连忙问道:“你们买的菜呢?”

雷管这家伙对我的问话不理不睬,却对夏姐笑着打招呼:“夏姐也在啊?呵呵。”

夏姐冲他们点头示意,算是回答。

六分一P股坐到床边,摸出烟来递了一支给我:“雷管说你不可能一点准备都没有,少吃两样菜没关系,嘿嘿。”

狗日的两个家伙,存心来吃白食啊!“吃火铲,今天我妈要来。叫你们顺路买点菜来,我刚才在收拾房间。你晓得洒,我妈最见不得我不收拾房间……日,不要抽烟啊,我把烟灰缸都藏了的。”一见六分摸出火机要点烟,我连忙出言制止。

六分楞了一下,马上站起身来笑嘻嘻地对我说道:“反正你都抽不成,把烟还我。”

一听六分这话,我狂晕,六分真可以算得上是极品朋友了。散给我的烟,还想收回去,这不是消遣洒家么?我不答话,只是将那支烟放倒嘴边,用舌头在过滤嘴上舔了两下,这才“憨厚”地对六分说道:“还给你,我还是很有骨气的。”

我的举动让六分和雷管惊为天人,当然,他们的眼神里更多地是鄙视。

“好了,好了,你们别胡闹了。估计你妈妈也快到了,赶紧买菜去。”夏姐强忍笑意对我说道。

“我一会儿要去接我老妈,所以……买菜的重任就交给你们两个了。菜钱么,大家都兄弟伙,说这些伤感情哈。”

六分、雷管两个瓜货哭丧着脸下楼买菜去了,临走时顾不上在**面前保持风度,居然对着老子比划中指拇。

用目光押送两个瓜货出门后,我转身对夏姐抱歉地笑了笑,调侃道:“两个瓜娃子是农村来的,不懂礼貌。”

夏姐面露惊异神色,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道:“我晓得,你纯洁得就像白纸。”

……貌似我的名声不差啊!

正当我沾沾自喜之际,夏姐接着说道:“哦,对不起,我拼音不好,刚才发音不准确,我是说你纯洁得就像白痴。”

我狂晕,夏姐损人的功夫见长啊,好在俺的脸皮也不薄,指着大门嬉皮笑脸地说道:“你的眼光可真好,他们就是打算来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