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章 烦忧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章 烦忧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回到办公室,我仰头灌了几口凉茶,坐在椅子上仔细回味孙大志方才说过的话。我现在已经基本可以判定是颜惠茹想抽调我去新公司,因为老孙说过“颜总很看重你”云云。

颜惠茹这样爱慕虚荣的女人会看重我?这个女人现在故意对我示好,只不过是求个心安而已。伤害了我,还想一笑而过,真当我是猪头么?

正胡思乱想间,夏姐款款走进屋来,站到我面前发问:“这么快就回来了?孙总找你什么事?”

“上头要我去新公司。”我站起身来,招呼夏姐道:“自己坐。”

夏姐一双丹凤眼瞪得老圆,丝毫没有落座的意思。“什么,老孙让你去新公司?”她的话让我暗自好笑,刚才还管孙大志叫孙总呢,现在怎么又变成老孙了?夏姐果然觉悟高,爱憎分明。

“不是他,我估计是颜惠茹分管新公司的人士调动。”我淡淡说道。

我给夏姐说过我和颜惠茹的事儿,因此夏姐听我这么一说,脸上露出了狐疑神色:“她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我摇了摇头,用调侃的语气继续说道:“或许是见我这些年长帅了不少,又看上我了吧。”

夏姐冷哼一声,坐到了我对面的椅子上。“你去不去?”

我摸出一支烟来点上,长吸了一口,才无奈地说道:“公司高层的安排,由不得我自己。”我说得是实话,假如公司高层铁了心要我去新公司,除非我辞职,否则只有乖乖地服从领导安排的份儿。妈的,这个世界令人无奈的事太多,真正能称心快意的恐怕没几个人。

“砰”,夏姐突然拍桌而起:“别去。”

我愕然抬头望向夏姐,只见她双手撑在办公桌上,俯身看着我,脸上颇有几分愤慨神色:“这分明是颜惠茹想整治你,别去。”

“整治我?整治我什么?”我茫然问道。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失态,夏姐脸色稍缓:“新公司虽然是我们翔龙和鸿运联合组建,但拥有绝对的自主权。你知道颜惠茹的底细,她调你过去,是想趁机把你清洗出公司。”

“不是吧?”夏姐的话令我很吃惊,我还真没想到有这一层意思。

夏姐白了我一眼,态度坚决地说道:“一会儿我去给孙大志说,如果不行我再找老总,我不同意,休想从我部门调人。”

夏姐的话令我非常感动,我知道她是真心真意为了我好,换作其他人,夏姐肯定不会如此生气。我站起身来,想劝夏姐不要激动,眼睛却不由自主地被夏姐领口溢出的春光所吸引。夏姐双手犹自撑在办公桌上,浑不知自己走光了。

见我盯着她领口直看,夏姐方才意识到自己走光了,连忙站直身子整理了一下衣领,啐骂道:“不帮你了,让你被开除。”

夏姐略带娇羞的神色让我心神一荡,竟生出一种异样的快感。我冲夏姐得意一笑,轻声丢下一句:“今天是白色的。”

赞美造字的祖先赋予汉字神奇的妙用。省略了后面的“胸罩”两个字,照样能让彪悍的母老虎露出娇羞的女儿态。嘎嘎,谁说老虎P股摸不得?

嘴上占了便宜,我怕母老虎暴起伤人,连忙几步窜到办公室门口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果然不出我所料,刚一逃离“危险地段”,夏姐的大嗓门就响了起来:“死方休,要你好看!”

我暴寒,夏姐以为是在家里么?这么大声说话,被同事们听到后影响多不好。没有任何地犹豫,我砰地一声关上了办公室大门,顺带还反锁了房门。公司的门都是木制的,隔音效果只有一个字:赞!

关上了办公室大门后,我才长舒了一口气:“拜托,这里是公司,打情骂俏要不得。”

“你跑啊,怎么不继续跑了?自觉把脸伸过来。”说这话的时候,夏姐笑得很“灿烂”。狂晕,她什么时候把田甜的必杀技学会了?

夏姐越走越近,我却不敢打开门躲避,开玩笑,夏姐这个母老虎一发飙可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正慌乱间,我的手机铃声适时地响了起来。我可以负责任地说,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的人肯定是好人,哈哈。

我冲夏姐比划了一个暂停的手势,连忙从裤兜里摸出手机,看也不看来电显示就接通了电话。接电话的过程中,我的脸至少应该是安全的。

“我还以为你不会接我的电话。”一个幽幽地声音传来,这个声音我至死都能听出来。

靠,要是早知道电话是颜惠茹打来的,我宁愿挨母老虎一巴掌。

“找我什么事?”夏姐在面前,说话多有不便,我转身想用左手拉开房门,却不料却被夏姐抢上前来阻止。夏姐掀开我的手后,闪身把背靠在门上,示威性地看着我,大有“一‘妇’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此路不通,我只好掉转头走向自己的座位。心里暗骂自己糊涂,接电话前也不先看看来电显示。

“中午你有空不?我想找你谈谈。”颜惠茹在电话那头问道。

我下意识扭头看了夏姐一眼,见她没有跟上来。于是不咸不淡地说道:“对不起,中午是休息时间,不谈公事。”

“不是公事……我只是想……”

不待颜惠茹说完,我便打断了她的话:“不是公事那就更没有什么好谈的。对不起,我还在忙。”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颓然坐到自己的椅子上。

妈的,老子还没进新公司就开始对我进行电话骚扰。想取得我的原谅,求个心安么?门都没有!我不恨她,但绝不代表我已经原谅她。

“刚才谁打来的电话,是不是她?”夏姐从我的谈话中揣摩出一点端倪,走上前来问道。

经过颜惠茹来电话这个小插曲后,我再也提不起和夏姐继续开玩笑的兴致。于是对夏姐老实答道:“是。”

“她找你做什么?”夏姐追问道。

“我怎么知道她找我做什么啊,我都郁闷得很呢。”我没好气地答道。

夏姐绕到我身后,双手搭在了我肩膀上柔声说道:“别怕,只要你不去新公司,她就拿你没办法。公司这边我帮你顶着。”

……夏姐的话让我哭笑不得。我要真不想去新公司,方才在老孙办公室就可以直言拒绝。以老陈和孙大志的私人关系,想必老孙看在老陈的面子上,也不会为难于我。再说了,我也从来没有怕过颜惠茹。我要真是怕她,也不会用那样的语气和她说话了。

我反手握住夏姐搭在我肩膀上的柔荑,叹了一口气道:“再怎么说我也是‘受害者’,占了一个理字,哪会怕她?”

听了我这话后,夏姐不再吭声,只是将手挣脱了我的掌控,开始在我肩膀上轻轻拍打。

我闭目靠在椅子上,享受着夏姐另类的按摩,内心却在考虑要不要再和黄胖子谈一谈条件。当“内鬼”这样高风险的行当,没有高报酬可不行。

“方休,你想去新公司不?”夏姐突然停手,柔声问道。

我犹豫了一下,缓缓答道:“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而是没有选择。我和她的事总得有个了断,假如这个蛇蝎女人真的想对我耍手腕,我会要她好看。”

“我就知道你这头犟驴会这样想。” 夏姐叹了一口气,轻轻地说道,言语中竟带着淡淡地忧伤。

夏姐的一声轻叹勾起了我的烦恼。假如我真和颜惠茹闹翻了,我倒是随时可以辞职闪人,可夏姐、田甜怎么办?她们都在公司任职,难保颜惠茹不会迁怒于她们。

哎,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