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俺不好这一口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六章 俺不好这一口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我和田甜吻得贪婪,吻得疯狂,唯一遗憾是没有吻出下文。不是我不想延续热吻带来的激情,而是田甜坚持不肯让我逾越最后一步。小说、电视里常见仙道、武道难求,可谁又知道“色道”的最后一步也是如此艰难?

我忍,我再忍!我总有一天会被这妮子逼成忍者神龟……

田甜制止了我的下一步动作,羞红着脸对我嗔道:“色猪,不准流口水,把脸伸出来。”

郁闷,一个巴掌拍不响,接吻的时候你情我愿,大家都happy,为啥就非得败坏俺的形象,把我说成色狼一族呢?想归想,这些话可不能当着小妖精的面说出来。还是老老实实闭上眼睛,“享受”田甜温柔的巴掌吧……

陪田甜吃KFC,陪她逛街,陪她去书店买言情小说……一个中午的休息时间就这样匆匆过去。回到办公室后,我这个“N陪”因忠于职守,表现尚佳,获“女神”恩准在无人处接吻一次,时间不准超过三秒。

三秒?我暗自估摸了一下自己的速度,蜻蜓点水最多也只能两、三下,这不是折磨人么?我试探着询问:“乖乖,可以积少成多,一次性领取不?”

“啪”的一声轻响,我脸上挨又挨了一记。随后听到小妖精一声轻笑:“若是那色狼来了,迎接他的有耳光。”

莫名其妙地又被小妖精作弄了一次,我大呼冤枉:“冤枉啊!贼老天你咋就不飞飞霜、灌灌水呢?”不敢当着小妖精的面说她不是,我惟有向天叫屈。

话音刚落,田甜就伸手捂住我的嘴,一脸严肃地说:“别说老天爷的坏话,会被天谴的。”……这妮子还真有意思,犯得着这么紧张么?老天爷不但是近视眼,多半还有点耳背。

想到这里,我恶作剧地伸出舌头在小妖精手心舔了一下。

田甜一声惊呼,连忙缩回手去,啐道:“你是狗啊?不正经。”小妖精似笑非笑的表情,竟把我看痴了。

“你是狗……”好险,还好我醒悟得及时,没有说“你是狗日的”,而是硬生生把后面两个字吞进了肚子,改说成:“你是狗,我就是狗;你是人,我也就是人。”

一听的我的话,田甜“怒视”:“你是狗,我是养狗的人。”

……自从和田甜明确恋爱关系以来,斗嘴之时我就没有赢过,唯一的例外是接吻。严格意义上来说,接吻应该也算斗嘴的,谁要说接吻不算斗嘴,老子抽死他丫的。你咬我、我咬你的,嘴唇和舌头都斗在一处了,不叫斗嘴叫什么?嘿嘿,但凡接吻我都积极进攻,占了上风的。想到尽兴处,我一扫郁闷,差点没笑出声来。

“色狼,又在打什么坏主意?”田甜一脸警惕神色。

我做了一个亲吻的动作,坏笑道:“别人都让宠物狗上床的。”今天我算豁出去了,反正已经平了一天之内挨两巴掌的记录,也不在乎多挨几巴掌。

女孩的脸皮自然不能和男人相比,小妖精脸色一红,显然已经明白到话里的另一层含义。大羞之下站起身来嘟着嘴说:“坏蛋,让你睡厨房。”话音刚落,小妖精便夺门而逃。

郁闷,昨晚夏姐威胁说要让我睡大街,现在田甜又威胁我说要让我睡厨房。我好可怜啊!

几分钟后,田甜打来内部电话,说新买的两本言情小说落在我办公室里了,让我好生保管,明天中午来取。挂断电话后我随手拿起一本言情小说翻阅起来,不看还好,一看之下顿时大怒。什么言情小说啊,整个就是一本整人秘笈,字里行间全是女主角恶搞男主角的桥段。难怪小妖精这段时间整人的方法层出不穷,原来是从这些垃圾书上学来的。

在心底狠狠问候了作者的全家女人,我忿忿不平地翻回封面。呀嗬,作者居然是个女性?那干脆就问候她本人吧……

下午上班后,夏姐交给我一把新配的钥匙,叮嘱我千万不要再搞丢了。对夏姐这种义举,我是肃然起敬,连忙把头点得象小鸡啄米。

给夏姐通了一个气后,我在办公室里磨蹭了一会儿便自行出了公司。自从我当了主任助理以来,夏姐就把部门里打考勤工作交给我负责,所以现在我溜号根本不必像以前那样提心吊胆。

自己溜号,然后自己给自己打上早退,貌似战魂也不会傻到那一步。要是真有这样的人,恐怕也不叫诚实人,而是应该叫做瓜货。

打的溜到黄胖子公司,我熟门熟路地摸到了他的办公室。失望,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这家伙正在埋头写字,没有像上次那样公然在办公室里偷情。妈的,咋就不偷情满足我的偷窥欲望呢?

咳嗽了一声,我走了进去。黄胖子抬头看见我,从椅子上一弹而起,笑着迎上来招呼我坐到沙发上,随后又打了一个电话叫秘书来泡茶。

“方兄弟,你果然守信用。”黄胖子从衬衣口袋里摸出一包软“中华”,抽出一根递给我。

我接过烟后自顾点上,悠然抽了一口才笑道:“老哥你这么热情,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上你这里来了。”

黄胖子脸上堆起了笑容,打着哈哈道:“自家兄弟还说这些,哈哈。”

自家兄弟?丫得你姓黄,老子姓方,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儿。说真的,假如黄胖子要是真有弟弟,也肯定不是好鸟。既然有其父必有其子,那么有其兄,也应该有其弟吧?

正分神间,门外响起高跟鞋的声音。我转身往门口望去,正好看见黄胖子的秘书兼小蜜娟娟一步三扭地走进屋来。

“小娟,来给方兄弟泡一杯茶。”

娟娟甜甜地应了一声,冲我这个方向笑了笑,然后才走到饮水机前给我泡茶,浑圆的P股翘得老高,呃,那条超短裙要是稍微再短那么一点点,我敢肯定能看见里面的春光。娟娟今天上身穿着一件浅绿色衣服,什么样式我没瞧出来,反正是领口开得很低那种。怎么说呢?娟娟今天的这身打扮压根儿就不象上班族,倒象是出来做皮肉生意的。

泡了茶,娟娟走过来弯下腰将一次性纸杯放到茶几上。在她弯腰之际,我从领口看到了自己希望看到的东西。

“方哥,茶是才泡的,注意别烫着。”娟娟站在茶几对面,继续弯着腰和我说话。浑不知领口内的春光被我一览无遗。我见她抬头看着我,连忙点了点头算作回答,同时将视线挪开,假意看向坐在我身旁的黄胖子。这一扭头,我恰好看到了黄胖子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小娟,出去的时候把门给我关上,我和方兄弟要谈正事。”黄胖子叮嘱了一句,小娟这才在高跟鞋的伴奏下,扭着P股离去。

娟娟走后我才长舒一口气:“老哥你公司里**如云啊,眼睛都看花了。”

我嘴上这样说,心里却在暗骂。妈的,娟娟穿成这样,不是明摆着诱使男同胞们犯罪么?要是真在公交车上遇到咸猪手,绝对不值得同情。

“哈哈,还算看得过去。兄弟你要有意思,娟娟我借给你一段时间。”黄胖子没有任何犹豫,接着我的话头说道。

我一听黄胖子的话,顿时明白娟娟的出场是黄胖子刻意安排好了的,或许,连娟娟穿得这样暴露也是黄胖子特意指定的。黄胖子这家伙还真不是东西,玩弄女人不说,竟还把女人当作商品转来转去。这厮上次就让娟娟**于我,幸好被一起交通事故搅了兴致。

今天又来这一招,老黄啊老黄,你就不能玩点别的花样?我缺的是钱啊!

摆了摆手,我对黄胖子笑道:“君子不夺人之美,老哥你的好意我这个做兄弟的心领了。给你说句老实话,偶尔逢场作戏我还可以,要是天天在一起,那肯定不行。”

黄胖子哈哈笑了起来:“兄弟你年轻力壮,咋就说丧气话呢?要不要老哥我送点进补的玩意儿给你?”

狗日的黄胖子,我所谓的不行是针对他那句“娟娟我借给你一段时间”而言,意思是我已经有了女朋友,不想出来鬼混。他倒好,理解成我“那方面”不行。操,老子昨天下午一次,晚上三次,也没有腰酸背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