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像男人一样战斗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二章 像男人一样战斗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刀疤一动手,酒吧里的人马上蜂拥而出,我冲在了最前面。我日,老子是被逼冲到最前面的……

不是我想逞英雄,而是后面的人冲出来把我推到了PK的最前沿。老子发誓,要是查出来是谁在背后狠推老子一把,回头老子非剥了他的皮不可。

不容我多想,对面几个人已经挥舞着铁棍冲了上来。再不出手不啻于等死,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斜斜划出一刀,在刀棍相接的一瞬间,虎口传来一阵剧痛,西瓜刀几欲脱手。缩手、侧身,我才堪堪避过另外两根当头袭来的棍子。由于闪避之际动作过猛,脚下一个踉跄,我跌倒在地。未及起身,对面一个家伙朝我当头一棍砸下,避无可避!

在那一瞬间我心如死灰,所有的感觉只能用一个“空”字来形容。“噹”,头顶传来金属相击之音,随即一只手抓住我后背衣领猛往上拉。

我没事?一个念头刚刚升起,耳畔传来怒斩的暴喝:“快起来。”

借着上拉之力,我站起身来。没有任何地犹豫,扬刀向着刚才偷袭我的敌人砍去。那狗日的家伙可能正集中精力应付怒斩,冷不防被我一刀劈在肩膀上,闷哼一声闷哼之后,那家伙握着铁棍的手马上垂了下来,随即铁棍掉到地上。怒斩趁此机会,一棍扫在腰间,惨嚎一声倒在了地上。

此时,双方接近百来号人此时已经混战在了一起,战斗的最前沿已经从酒吧门口挪到了一旁的人行道上。夜色下人影交错,场面混乱,难分敌我。

从绝望到感受生机,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后,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在燃烧。满场砍杀声如同催人的战鼓,敲击着我的心房。杀!杀!杀!我不杀人,人必杀我!

“老大,跟我走,千万不要分开。”怒斩回头冲我吼道。

我几下扯掉缠在手腕的布条,丢掉西瓜刀,弯腰抄起掉在地上的铁棍,跟着怒斩向离我们最近的一处战团掩去。西瓜刀在这种场合威力太小,还是铁棍砸人“实在”些。

说来也巧,那处战团正好有战魂和龙少两兄弟。“砍死你个狗日的HMP……砍死你个狗日的HMP……”不用看,光听声音就知道是战魂。这家伙在游戏里骂人时,千篇一律的都是这句话,耳朵都听起老茧了。

我和怒斩从斜刺里加入战团,呃,准确说是偷袭。绕到和战魂他们PK的三个家伙侧面,劈头盖脸一阵乱砸后,倒下两个,跑掉一个。这种混战场面,突施冷箭比正面冲杀的效果要好得多。

怒斩急急说道:“全提棍子,不要分开了,先去把其他人找到。”说完,一蹂身向下个战团掠去,难得他一身肥肉,身手竟是无比灵活。

我们四人一组,提着铁棍四处搜索。见到自己人苦战,就绕到敌人背后打“闷棍”,在经过三个战团,砸翻了七、八个敌人后,顺利找到不死、斯文人、残剑等人。狗日的几个人也不傻,跟在雷管这个不怕死的家伙背后冲杀,竟无一人受伤。反倒是雷管光着上身,状若疯子,浑身血迹斑斑。

我一把拉住杀红了眼的雷管,大声喝问:“哪里受伤了?”

雷管一呆,用手在小腹、胸口等处一阵乱摸,茫然问道:“哪里受伤了?哪里受伤了?”

我靠,虚惊一场!

“不败,我们集中在一起,滚雪球找六分和刀疤。”眼见雷管没事,不死挥着铁棍急急说道。“滚雪球”是我们游戏里大型PK的常用词语,意思是在混战的情况下,几个级别高的人聚在一起,集中优势兵力蚕食对手。大家都知道不死这话的意思,轰然叫好。

八个人、八根铁棍,无论我们出现在那一个战团,对对手来说都是一个噩梦。敌人少,我们就一拥而上,摧枯拉朽般击倒敌人;假若对手多达五、六人,我们就分成两组前后夹击,乱棍之下,所向披靡。

不断解放陷入苦战中的自己人,我们的“雪球”越滚越大,及至最后整个战场所有的自己人都集中到了一处。至于敌人么,东一个、西一个的倒在地上,足有20人之多。一些机灵点的家伙则跑得无影无踪。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战场,倒在地上的人,不分敌我,貌似没挂一个人。或许,彼此下手之际都多少有些顾忌,因此铁棍、刀片都是往后背、大腿等部位招呼,否则真要弄出人命案来,大家日子都不好过。

“六分、刀疤……”不死扯着喉咙高喊多声,没有人回答。传入耳朵的只有地上伤者的哀鸣,有敌人,也有我们自己人。

正犯愁间,刀疤的手下黄毛被人搀扶着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方哥,疤哥和六哥追龙二去了。”

“什么时候?哪个方向?你狗日的不早说。”雷管一听暴跳了起来。

黄毛被雷管的神态吓了一跳,怯怯地答道:“那边。”我顺着黄毛的手势看去,所指方向竟然是我们的来路。

我转身一把拉过周贵:“组织人手把受伤的自己人用车送到医院,雷管,我们去找刀疤他们。”带头奔了几步,我又转身叮嘱了一句:“注意别集中送一个医院,分开点送。”

我和一群兄弟提着铁棍向着黄毛所指方向追了上去,能不能找到刀疤、六分,我真的没有把握。唯一令我欣慰的是,刀疤和六分是我们一群人中战斗力最强的两个,他们聚在一起,应该不会吃亏。

刚沿着大道跑出三、四百米,迎面驶来一辆警车,警灯闪烁,但没拉警报器。

我心里一惊,停了下来,冲大家说道:“把家伙丢了。”碰上警察,还是低调一点的好,没必要去触霉头。

警车驶得很快,在经过我们站立之处时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车轮和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还未等我回过神来,车上传来一声长笑:“站住,全部把手举起来。”咦?这声音怎么这么象刀疤的声音?

正疑惑间,六分的声音响了起来:“打完了?你们几个没打赢?”

靠,果真是这两个瓜货。妈的,坐在警车上装神弄鬼吓唬人,老子好想给他们脑袋来上几记闷棍——前提条件是两个瓜货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刀疤、六分、张飞从警车上走了下来,随后下来的还有龙二。狂晕,刀疤和龙二刚才还打死打活的,怎么现在相安无事了?

张飞一见到我就着急地连声问道:“方休,没死人吧?”

“没有。”我摇了摇头,疑惑地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张飞一听没有弄出人命,顿时放下心来,脸上也有了笑容:“你们慢慢谈,我先走一步。”随即走到警车里拿出一个通话器大声吼道:“兄弟们,立功的机会到了,速度!”

张胖子的话再次让我云里雾里起来。什么立功的机会?莫非警方要严打了?速度?这词儿咋听起来这么耳熟呢。

张胖子招呼刀疤和龙二坐进车里,拉响了警报扬长而去,剩下我们一群人面面相觑。这他妈的都什么跟什么啊?

我正想开口询问缘由,不死已经抢先问道:“六分,这是怎么一回事?”

六分嘿嘿一笑:“你们没人受伤吧?”

我再也按捺不住,大声喝问道:“快说,我们都他妈的担心你和刀疤,你们倒好,屁事没得。”

当下六分把事情原委详细说了一遍。原来张胖子接到刀疤的电话后,担心以刀疤的火爆脾气会弄出人命来,于是开车出来看看。张胖子半路上正好遇到六分和刀疤在追杀龙二,连忙制止。若非张胖子出现,龙二估计会被刀疤和六分砍成半死。在张胖子的“斡旋”之下,龙二和刀疤快速达成了“划界而治”的口头协议。龙二那厮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屈辱地答应让出两条街给刀疤,并送几个小弟给警方交差......

妈的,刀疤增添了两条街的地盘,张胖子也顺利“破获”了一起流氓械斗案件,可我们呢?瓜兮兮地“像男人一样战斗”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