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血性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一章 血性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百来米外,一群人……不,应该说一大群人在夜色的掩护下提着棍棒向“爵士”酒吧冲来,一眼望去竟有三、四十人之多。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毫无疑问,这群家伙是冲着我们来的,若不是我凑巧去酒吧外面接听电话,我们肯定会被打个措手不及。

操,原想仰仗人多收拾挑衅者,哪知道一不小心竟掉进别人布下的陷阱。现在好了,被别人来了一个瓮中捉鳖。

形势危急!没有任何的犹豫,我转身冲进酒吧大吼:“刀疤,我们中计了,来了几十个人,全是提裁决的。”话一出口,老子真想扇自己一耳光,连忙补充道:“都他妈的别吵,来敌人了,四十多个带家伙的,大家快准备。”

我的话不啻于在酒吧里丢下一颗炸弹,酒吧里顿时乱了起来。我一把拉住六分说道:“叫兄弟们把几个瓜货盯住,最好把脚绑上……”

我话还没说完,酒吧里陡然响起刀疤破钹般的声音:“兄弟们抄家伙,进来一个砍一个。”刀疤的声音如此之高,我竟听不见自己在说什么。

扭头看去,原来那家伙不知从哪里找到一个话筒,正站在表演台上发号施令。就在刀疤吼完的一瞬间,门外已经传来密集的脚步声。但见刀疤奋力一掷,话筒“哐当”一声将酒吧的一扇玻璃门砸得粉碎。

几个正欲冲进来的家伙被话筒扩音出来的巨响吓了一跳,赫然倒退开去。打架如作战,必须一鼓作气,否则必会气弱势衰。此际刀疤已经似一阵风般冲到酒吧门口,马刀前指,傲然矗立。“来一个老子砍一个。”

我发誓,从未见刀疤如此拉风过!刀疤假若生于用实力争胜的兵荒年代,必是叱咤风云的乱世巨星!

“刀疤!”

“是教院的刀疤…..” 教院在刀疤的老窝附近,也在刀疤的势力范围之内,因此混道上的人一般称他作“教院刀疤”。

对方一群人象水开了锅一般再次沸腾起来,震撼于刀疤的嚣张狂妄,竟无一人敢上前一步。趁对方慌乱的机会,刀疤变戏法般从裤兜里掏出一条两尺长短的深色布条,快捷地将刀柄与手牢牢绑在了一起。

我拿眼四望,但见刀疤的手下都在做着相同的动作。正寻思着是否把征用的“playboy”脱下来缠手,六分一拍我的肩膀,递过来一段花布条。

我留意到他握刀手腕处也缠了几圈花布条,于是疑惑地问道:“哪来的?”

六分眯着眼没说话,只是用左手向身后指了指,我转身朝身后望去,顿时乐了。花衬衫**着上身,被不死拿着一把西瓜刀架在脖子上,一张脸象极了苦瓜。在花衬衫旁边,是同样一脸苦相的黑T恤,呃,现在这家伙应该不叫黑T恤了,因为他身上的那件黑T恤已经被战魂等人割成了N条。

就在我转身分神间,酒吧门口的局势又发生了变化。

“刀疤,你也来淌浑水?”我寻声望去,但见一个身材高挑,长相彪悍的汉子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一根两尺来长、手腕粗细的铁棍斜斜扛在肩上。妈的,这么粗的铁棍打在头上,那还有活命的机会?

“龙二,你都可以来插一脚,老子肯定也要捞点好处。”刀疤说完,嘎嘎怪笑起来。从两人的对话中,我猜想他们以前肯定因为争地盘发生过摩擦。

那叫龙二的家伙没有马上说话,取下铁棍不住在手里一上一下敲打着,盯着刀疤说道:“原本以为是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猪头在闹事,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刀疤,你的地盘在教院,你这一脚伸得太长了,当心缩不回去。”

“哈哈……”,刀疤一阵狂笑:“老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在L市还轮不到你龟儿子说话。”

刀疤一句话激起了对方的怒火:“操,给脸不要脸!不要以为所有人都怕你。”

“单挑你龟儿子不是老子对手,混战老子照样吃定你个傻B。”刀疤再次缓缓抬起了刀,指向龙二。我知道,只要刀疤一动手,对峙马上就会演变成混战。

气氛非常压抑,让人有种抓狂的感觉。

“龙哥,救我。龙哥……”酒吧内突然传出一阵呼叫,随即马上是两记清脆的耳光声。还未等我回过神来,六分已经拽着黑T恤头发走向酒吧门口,经过我身边时六分居然冲我笑了一笑。我不知道他为何冲我发笑,连忙提着一根铁棍跟了上去。

来到酒吧门口,六分突然冲龙二问道:“你的兄弟?”不等龙二回答,猛地一刀捅在黑T恤的大腿上。

“啊……”黑T恤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身体一软,跌倒在地。对方几个人喝骂着想抢上前来救人,却被刀疤马刀一挥,吓了回去。

六分任由黑T恤倒在地上,一脚踏到他脸上,冷冷地说道:“再嚎老子剁你手。”我不知道腿上被捅了一刀究竟有多痛,因为我从未“享受”这种待遇。不过六分话一出口,黑T恤马上停止了惨嚎,也不知道是惧怕六分,还是因为脸部被六分踩着,发不出声响来。

六分收拾了黑T恤,这才缓缓抬起头来,盯着龙二一字一句的说道:“有本事和我单挑,你赢了我老子随便你处置,你要是输了很简单,给老子跪下唱《征服》。”

我日,疯子被激发起血性了。

“哈哈,你算老几?敢跟老子谈条件。”龙二吼了起来。我猜想这家伙当着众多小弟的面被藐视,肯定肺都被气炸了。

“妈B,你又算老几?”刀疤突然上前一步,马刀高举,仿佛随时可以迎头斩下去。

若论气势,刀疤绝对是最盛的。不过若论疯狂么,刀疤似乎还不及六分,因为就在两人对话之后,六分又一刀朝黑T恤大腿捅了下去。黑T恤的惨嚎声划破夜空,传得老远。

“记住,是你老大害死你的,因为你老大没种。”六分对黑T恤说完这话,再次站直身挑衅龙二:“我有资格谈条件么?”

我突然间明白六分为什么要激将龙二单挑了。假若双方混战,刀剑无眼的情况下我们一帮兄弟难保不出意外。至于单挑么,六分向来自信心爆棚,连刀疤都不怕,自然也不惧这个龙二。

“老大说话,你插什么嘴?刀疤砸没教过规矩啊?”龙二避开六分的问题呵斥道。龙二这话虽然很大声,不过却被我听出了一点苗头,那就是龙二下不了决心和六分单挑。不为别的,单单以他老大的身份,也不敢贸然接受挑战,否则要是PK输了,岂不颜面丢尽?

就在此时,刀疤突然说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我朋友可以全权代表我,他要是输了,老子的地盘全让给你。”

龙二还未答话,刀疤这个雄性荷尔蒙分泌过多的粗人已经一声怒吼,马刀在灯光下划出一道闪亮的弧线,向着龙二脑袋斩去。

日,可惜了六分的一番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