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七章 得之我幸(下)
章节列表
第五十七章 得之我幸(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好梦易醒,此话一点不假。迷糊中听到说话声,我睁眼一看,原来是不死到了,正与田甜说话。

我咳嗽了一下,撑起身问道:“手机买到没有?”

田甜见我醒了,走到床头帮我把枕头垫在后背,说道:“慢点,不用下床,就靠着床头说。”

我望着田甜笑了一下说道:“没事,就说几句。”

这时不死走上前来,递给我一个诺基亚手机。“1200多,你给我1300好了。”

我和不死开惯了玩笑,知道他是故意找茬。这家伙,把游戏里的奸商本质展现的淋漓尽致,我那能如他所愿?“兄弟伙,谈钱多俗,零头计较什么?钱我过两天给你。”

“我打的士的钱都不报销么?鄙视你的人品,怪不得你会重感冒,被天谴啊,哈哈。”我没精力和不死斗嘴。惟有忍了,这厮见我气短,笑得愈发嚣张。

突然不死的笑声嘎然而止,我顺着不死的目光看去,只见田甜正用仇视的眼光盯着他。我觉得有趣,不死即使被田甜骂了也不敢还口,否则田甜在琴琴面前参上一本,这厮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看到不死无奈的样子,我不禁笑出声来。

“他那样诅咒你,你居然还笑?”田甜扭头埋怨我。

这也叫诅咒?呵呵,要是田甜听到不死以前和我开的玩笑估计要晕过去。我对田甜笑了笑解释道:“不死和我开惯了玩笑,当不的真。”

趁田甜把注意力集中我身上,不死匆忙丢下一句:“不影响你们两口子唱二人传了,我还有事,拜拜。”

我和田甜还没反应过来,随着“嘭”的一下关门声,不死已经脚底抹油,溜出了我家大门。

这个邪恶的家伙,我和田甜是恋爱关系,那有他说得那么龌龊。我收回视线,望向田甜时才发现这妮子已经被不死一句“两口子”说红了脸。田甜娇羞的表情看得我心神一动,再不愿把视线挪开。

田甜回瞪了一眼,突然问我:“昨天出门为什么不带伞?”

我愣了一下说道:“给你发短信不回,打电话也不接,我一心急就冲到楼下了。”

田甜小嘴一撇,说道:“你傻啊,有事不能今天再说么?”

“我以为乖乖你再也不理我了,只要你不生气就好。”说这话的时候我不由得想起当时的烦忧和凄苦,不用装也说得情真意切。

田甜似乎被我的话打动,坐到了床头柔声说道:“说你傻你还真的傻,自己的身体都不爱惜。谁说不理你了?”

田甜的话让我转忧为喜,挪了一下身子,和田甜并排坐到了一起,小心翼翼地握住她的小手说道:“乖乖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田甜任由我握着她的手,娇笑着说:“我怕打搅你泡妹妹啊。”

我知道她在开玩笑,于是接着她的话头说道:“好酸,有人吃醋了。我支持你用嘴在我脸上盖章,这样别的女人看见你的签名就知道我‘名草’有主了。”

“5757124还差不多。”田甜笑了起来,连带我的心也开朗起来,一扫昨晚以来的阴霾。

我凑到田甜耳边说道:“给点同情心好不好?我是病号呢。”说罢,蜻蜓点水般她耳珠上吻了一下。

田甜娇躯一颤,白了我一眼,嗔道:“没见过这么色的病号,以后你住院我可得盯紧点,免得女护士遭殃。”耳朵是田甜这小妖精的死穴,敏感的很啊。

我没理会田甜的话,径直调笑道:“咦,某人的敏感点变了?再试一试。”说着我就探过头去准备再吻一下田甜的耳珠。

还未等我伸出舌头,田甜突然叫嚷我一句:“好痒。”接着用空着的右手推了我一把,田甜推我的动作很突然,我猝不及防之下被她推倒在床上。不过话又说回来,我正在发高烧,浑身无力,即使有所准备估计下场也是一样。

田甜见我被推倒,连忙伸手想拉我起来,随着一声娇呼,田甜被我故意拉倒下来,恰好压在我身上。不容田甜起身,我双手用力环抱住她,让我们两人面对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你故意的。”田甜娇羞地责怪道。

我轻轻一笑:“我不是故意的啊,我是有意的。”喉咙发炎,加上说了这么多话,我不敢使劲笑,否则会牵扯到喉咙,痛的厉害。

田甜被我抱住,一挣扎,身体就会和我发生摩擦,我乐于闭上眼享受这种异样的快感,可惜田甜稍微挣扎了几下就放弃了抵抗。我睁开眼就看到田甜微仰着头,咬着嘴唇、脸色绯红。呵呵,我还以为只有我色,原来靓女也有动情的时候。

“不反抗了?”我微带失望的问道。

“色狼,是不是你们男人都这么色?”田甜红着脸问道。

这个时候,当色狼俺也认了。“乖乖,因为爱所以才会对你起色心啊。”

趁田甜分神的时候,我抓住时机把嘴凑了上去。令我意外的是小妖精这次竟然没有丝毫反抗,任由我品尝她的樱桃小口,还不时伸出调皮的小舌头挑逗我一下。

一阵热吻后,田甜猛地撑起身来喘着气说道:“不行了,我都快出不了气了。”

我倒没有这感觉,只是感冒后咽喉发炎,接吻的时候牵扯着有点痛,不过和接吻时身心交融的销魂感觉比起来,这点疼痛又算得了什么。

我伸出手,示意小妖精继续我们的热吻。小妖精惊讶地吐了吐舌头:“再来一次?帅哥,你发骚了,是马字旁那个骚。”一句话说完,她自己都感到很好笑,捂着嘴咯咯笑出声来。

和女朋友接吻都叫“发骚”,那么象不死这样**之人的体温岂不天天超过40度?和他们比,至少我纯洁的象一张白纸。

田甜趁我分神的时机,快速溜下了床,用手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快到中午了,你躺一会儿,我去给你熬点稀饭。”

稀饭熬好后,田甜执意要喂我。才煮好的稀饭很烫,她是一勺一勺的用嘴吹凉点后再喂我。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无比幸福,失去大学初恋是我的命运,能得到田甜这样温柔体贴的美女的芳心,何尝又不是我的幸运!

吃过午饭,田甜叫我继续上床睡觉,下午按时吃药,她要回家吃中午饭。她的话句句显现出对我的关心,怎么听怎么舒服。临走的时候,田甜对我说道:“不好意思,昨天晚上我在家不方便接听电话,后来我关机了,直到今天早晨开机才看到你要来找我的短信。”

一听她这么说,我连忙接话道:“错的都是我,都怪我不好,没及时给你打电话,惹你生气了。”

“我生过气么?”田甜调皮地笑了笑,凑到我面前吻了一下我的脸。“答应我以后别再做这样的傻事了,你是我喂的猪,要自杀都必须经过我同意。”

看着田甜调皮的样子,我心情大好,点头承诺到:“我方休从今以后遵守两条家规:一、乖乖说的全是对的,必须无条件遵从;二、如有分歧,参照第一条办理。”

满以为我的“忠心”表白会换来田甜一个销魂的香吻作为奖励,我都把头稍微侧了侧,方便她下嘴了。谁知道小妖精冒出一句:“规矩就这样定了,但不是家规,谁说一定要嫁给你了?”

……

田甜走后,我开始思量怎么搞定黄本元那件事,我病的还真不是时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