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章 包吃、包住、包女人
章节列表
第六十章 包吃、包住、包女人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六分和雷管把四个混混洗劫一空后回到车站大门,恰好碰上前来接人的不死和残剑,相互试探着一问,知道遇到了正主,于是才一同打的士赶到我家。

我见六分郁闷,安慰他道:“手机烂了就别修了,明天你买一个新的,顺便买两张这边的卡,你和雷管一人一张,钱算我的。”

随后我清了清嗓子,用手势示意大家都别说话。“现在我告诉大家一个消息,六分和雷管加入这次行动。他们两个都是我从小耍到大的哥们,绝对靠得住。”

见不死等人没有异议,于是我接着把分工再安排了一遍:“雷管和不死明天负责把两台手机**机买到手;残剑、龙少一组,战魂和斯文人一组,你们四个分两班负责跟踪薛礼德,务必要摸清他的生活规律,到了哪些地方,见了些什么样的人,越详细越好;明天起行动由六分指挥。”

顿了一下,我补充道:“我这两天和黄胖子保持联系,争取再搞点活动经费,病好一点就出来参加行动。大家还有什么问题,趁现在人都在,提出来一起商量。”

众人你望我,我望你的,都不吭声。只有六分欲言又止,于是我问六分有什么疑问。

六分扶了扶眼镜说道:“相关资料呢?最起码每人手里要有对方的照片,人都不认识怎么跟踪?”

日,我居然忘了最关键的东西,没照片叫大家跟踪空气啊。还好六分提醒了我,看来我真没找错人。我指了指电脑抽屉,叫龙少从里面拿出厚厚一叠资料,分发给大家。

“这些资料大家现在看一下,薛礼德的照片每个组发一张,各人保管好。”

趁大家浏览资料的空暇,我对大家说道:“虽然没拜把子,但都是自家兄弟,我就不说见外的话了,大家坚持10多天,搞成了大家都成万元户。”

“等一下,龙少的车子是自己的,可以自由安排时间。我是帮人开车的,白天才拿得到车哦。”战魂突然说道。

对于战魂这瓜货我是真的无语了,我郁闷道:“我日,你不会和龙少商量一下,你们那组守白天,他们守晚上啊?”

等大家都把资料浏览了一遍,我再次询问道:“还有问题没?”

“晚上我们住哪里?我和雷管还没吃饭哦。”六分这句话一下子提醒了我,妈的,我也没吃晚饭。

我嘿嘿一笑,说道:“一会你们去刀疤那里住,他管饭,随便吃,别给老子面子。”

“刀疤?包子刀疤?”六分一脸疑问的神色。

我就知道六分会吃惊。“嘿嘿,就是偷包子那个刀疤。没想到吧,如今他可是混社会的操哥。”

六分一听我的话,乐呵呵地笑了起来:“原来你在电话里说的老同学就是他哦,好多年都没看到他了。老子管他是啥子操哥,不请吃饭就把他房子拆了。”

别人刀疤好歹也是在道上扬名立万的人物,手下也有几十号小弟,六分居然说要去拆他房子。六分的话让我佩服不已,疯子就是疯子。

残剑一向比较“崇拜”刀疤,听了六分的话忍不住冒了一句:“拆房子?说大话也要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

六分脾气火爆,那只是针对“敌人”而言,对自己人向来比较随和,只是嘿嘿干笑了两声,没有和残剑理论。

我见气氛不对,连忙出来打圆场:“残剑你别把他的话当真,六分以前和刀疤关系好得很。你别看他架着眼镜,那是泡妹妹用的,这家伙下手可比刀疤狠。假如你还别不服气,有时间你和他玩两手就知道了,不过我提醒你一句,当年刀疤都不敢和六分单挑。” 我说这番话,一是高中时代那件事给我的印象太深,我实话实说而已;二是想树立六分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毕竟这次行动要靠他指挥。

残剑一听我的话,诧异地望了一眼六分说道:“日,我不和疯子单挑。”

不死打趣地插了一句:“那你可以和雷管练一把啊。”

“雷管是才转业的武警,你咋不和他练两手?你站着说话不嫌腰痛。”残剑冲不死吼道。

六分适时站了出来:“都是自家兄弟,别扯远了。我看了一下方休的计划,大家别高兴的太早,万一没**到薛礼德行贿的镜头怎么办?是不是要另外想办法让他退出竞争。”

假如**不到薛礼德行贿的录像,那就没有办法要挟他退出。我知道六分没把话说完,这种情况下,要想让薛老头不参加招投标,只有采取暴力手段威胁他或者他的家人。一旦由**转成人身攻击或绑架,那么肯定会招致警方介入,后果不堪设想。

屋内气氛一下子沉闷下来。**不到证据,大不了拿不到酬劳,反正大家也不吃亏,没必要搞绑架之类的把自己送进鸡圈吃皇粮。考虑再三,我说道:“大家务必记住,**不成,我们就收手,犯不着把自己搭进去。”为了活跃气氛,我故意用轻松的语气说道:“放心,只要我们计划周密点,以有心算无心,肯定能成功。”

我从钱包里摸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六分。“活动经费全在里面,明天你取三万给不死,先把手机型**机买到手再说。这件事别告诉刀疤,少一个人知道少一份风险,你和雷管就说是来L市耍几天。”

我转身对战魂说道:“你和龙少,每天该报销多少钱,都找六分报销。大家也一样,吃饭、喝水什么的,全找六分要钱。至于耍小姐或泡妹妹的花销,就麻烦你们各人自掏腰包,六分你盯仔细点,严格打表,别他妈的让他们嫖妓还开发票回来报帐。”

不死等人听到最后一句,全部嚷开了,说老子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靠,我要是放手让这几弟兄花钱,再多活动经费都不够。

“一会儿龙少送六分和雷管去住刀疤的情人旅馆,明天再另外找地方住,买了新手机卡后告诉大家号码,方便联系。以后大家要聚头全到‘沙城’去,我这里不是很安全,公司的人常来,看见了影响不好。”

我说的是老实话,夏姐、田甜随时有可能到我家来,撞见一屋子人不怀疑才怪。

计议妥当后,大家各自散去。我摸出手机给刀疤打了一个电话,问明他在旅馆后,告诉他有两个老朋友要去拜访他。

“哪两个老朋友哦?”刀疤问道。

我回答道:“他们在来的路上了,估计十多分钟后就到你那里。”

刀疤在电话那头追问:“说清楚点,到底是谁要来,不说清楚老子一概不接待。”

我嘿嘿一笑:“不理?当心有人要砸你场子。”

“砸老子场子,哪个那么大胆?你以为我刀疤象眼镜你那样细胳膊细腿?”

狗日的刀疤,居然说老子是细胳膊细腿。拽吧,一会儿六分到了看你还说狠化不。

不理会刀疤的嘲笑,我径直挂掉电话。煮了一袋方便面,吃了后躺在床上反复思量刚才的行动安排有无遗漏。

正思量间,手机铃声响起。我随手接起电话,刀疤那气急败坏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个死眼镜,女同学不介绍两个来耍,偏偏把疯子给老子推过来。”

我还未说话,话筒里马上传来六分的声音:“狗日的刀疤,老子看得起你才来找你……叫你的厨子搞快点,包子这些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哈。”六分的声音也不小,至少我听得清清楚楚,估计是刀疤开了免提的缘故。

接下来又是刀疤和六分斗嘴的声音。哈哈,他们两个人以前读书的时候就经常吵架,友谊就是在吵架中培养的。恶人遇到疯子,这下有刀疤受得。

趁两人斗嘴的间隙,我抓紧时机恶搞道:“六分和雷管这两天火气大,刀疤,你最好找两个漂亮点的服务员给他们消消火,最好把你的小蜜、情人都派上。”

“日你个先人板板,亏你想得出来,老子包吃包住,还要包找女人?让两个傻B自己解决。”

电话里马上传来雷管的声音:“刀疤你不厚道哈,现在都是‘三包’的哦。”

雷管的话差点没把我笑死过去,老子才不管刀疤三包还是四包,反正不用我操心。趁他们斗嘴的时候,我挂掉电话后直接关机。

时间不早了,自己是病号,还是睡觉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