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二章 改变命运的**行动(上)
章节列表
第六十二章 改变命运的**行动(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结束通话后,我回到办公室继续消磨时间,人就是这样无聊,太忙了不爽,太闲了同样不爽。好在十点过的时候车站货运部给我打来电话,叫我去取广州那边发过来的货物。老销、最强他们办事效率比较高,仅仅四天时间就把****机安全运抵L市。

左右无事,我到夏姐办公室打了一声招呼,先行闪人。

一走出公司大门,我就给黄本元打了一个电话,约他中午出来吃饭,商量正事。嘿嘿,吃饭是虚,叫他追加活动经费是实。

黄本元在电话问:“方兄弟,是不是准备开展行动了?我正准备联系你。”

我见周围无人,才放心回答道:“嗯,三台**设备到位了,我马上去取。另外两台设备今天之内搞定。”

“那太好了,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再商量一下细节。中午我请客,九景天不见不散。”黄本元豪爽地说道,语气显得很兴奋。

你以为老子会和你抢着付钱?我呵呵一笑:“中午我还要给你引见一个新朋友,我专门请他来帮我的。”

黄本元迟疑了一下,答应了下来。我知道这老小子犹豫什么,这种见不得光之事,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联系也尽可能保持单线联系。这样万一出事,他可一推了之。

“老黄,你别担心,这个朋友是我从小到大合穿一条裤子的兄弟,绝对靠得住。我和薛震碰过面,有些场合我不能出现,怕万一被认出来就麻烦了,所以这次行动得靠我这位朋友现场指挥。”

黄本元果然是老狐狸,干笑两声掩饰道:“哦?那我一定要见见方兄弟鼎力推荐的人物。”

“对了,老黄,**设备周边地区都缺货,我是托关系从沿海弄回来的,价格有点贵,所以费用要超标。”和黄胖子说话绕了几圈,我才把话题引到我想表达的正题上去。

“钱这些是小事,你不要担心。我中午再给你准备十万。”黄胖子真他妈的肯下血本,由此可见那个开发项目对他而言是相当地重要。

我故意装出不在意的语气说道:“用不了那么多,只需要追加五万就行了。”

“那好,不够的时候你直接说。” 送到手的钱都不要,黄本元肯定在心中骂我是傻B。心痛啊,一句话的工夫,五万元就飞了。为了放长线吊大鱼,我忍!

和黄本元说定后,我径直打的士去“沙城”找六分。六分见到我感到很意外:“你不是病危么,还跑出来诈尸?”

我只是感冒、发烧而已,这家伙居然说老子病危。懒得和他计较,我问道:“雷管呢?”

“你不是叫他和不死一起去买设备了啊?找他有急事?”

哎,这两天脑袋不好使,昨晚自己分工安排的事,今天却忘了。我定了定心神,对六分说道:“走,马上陪我去车站提货,带点钱在身上。”

原想叫战魂开车过来接我们,可又怕他们错过了跟踪薛礼德的时机。我盘算了一下,不能冒这个险,任何一次疏忽都可能导致我们前功尽弃。我和六分赶到长途车站货运部取回了三个皮箱,立即又打的赶回“沙城”。

反锁包间的门后,我打开皮箱一看,箱子里装的正是我在网站上查到的那种针孔式**机。哈哈,有了这家伙,何愁大事不成?

“你会弄这玩意儿?”六分摆弄着**设备道。

“我日,箱子里不是有说明书么?再说了,网上那些‘特殊’论坛也有关于这方面的帖子,全是交流操作心得的。看看不就会了?”为了这次行动,我可没少下功夫。

六分谨慎地说道:“机会不可能来第二次,必须确保一次就**成功。”

我点了点头,六分的分析很有道理,有必要在**前练练手。于是我说道:“一会儿你安排一下,叫大家晚上在这里集中,全部学习一下。我们又不是专业搞这行的,只要保证有声音有图像就行了。”

下楼后,我找到刀疤指派给我的那个网吧管理员,拿回了六分所住的VIP包间钥匙,叮嘱他从今天开始,VIP包间暂停营业。我把钥匙交给六分,叮嘱他好好保管,那个包间里面有**设备,这个节骨眼上,还是小心为妙。

去九景天的路上,我给老销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已经收到货,下午五点钟以前就把钱打到他的帐上。老销不一会儿就回了短信,表示收到钱后给再和我联系。

到了九景天,我给六分和黄本元相互作了介绍。待酒菜上桌后,黄本元吩咐服务员没经允许不得进入包间。随后我们三人边吃边聊。

黄本元言谈间有意无意的想询问一些六分的情况,结果全被六分耍太极拳推了回去。在我们一帮朋友中,六分的嘴巴可以说是最严的,黄胖子想从六分嘴里探听虚实,显然注定会失败。

见他俩相互称了斤两,我呵呵一笑,对黄本元说道:“老黄啊,你就别试了,六分的嘴巴比我还严。”

黄胖子被我说中,却也脸不红心不跳,哈哈一笑端起酒杯对六分说道:“果然英雄出少年,年纪轻轻就稳重老成,日后必成大器。来,哥哥我先尽地主之谊,干了。”

六分酒量极佳,和黄本元接连对饮了几杯。我则因为重感冒的缘故,滴酒未沾。

我抓住两人斟酒的空暇,对黄本元道:“老黄,你知不知道薛老头一般请客吃饭爱到哪些地方?”

黄本元一听我说正事,马上放下了酒杯,侧身从一个皮包里拿出几页资料说道:“这是针对你上次指出的不足环节补充的资料。”接着黄本元又从皮包里拿出厚厚一匝百元钞票:“按照兄弟你的要求,这是追加的五万元活动经费。”

我把资料和钱接过手后,把钱装进携带的背包里。我看了看黄本元提供的最新资料,感觉不是很好,明显看得出这些资料是黄胖子匆忙赶制,根本不能和上次提供的详细资料相比。反正我也没指望能再从黄胖子这里再获取有价值的信息,因此也不是很失望。

刚把资料转递给六分,不死给我发来短信,说两部手机型**机已经顺利买到。他先带回家,晚上再给六分送过去。

这绝对是一个利好的消息,我抬头对黄胖子说道:“老黄,刚才一个兄弟打来电话说另外两台设备已经到位。”

黄本元一听这话,用略带紧张的表情问道:“什么时候正式行动?”

我哈哈笑道:“今天一早就开始了,现在兄弟们24小时在盯薛老头的梢。只要一确定那老小子的生活规律,我们就可以放出风声造势了。”

当下,我、六分、黄本元各自把自己想到的,在行动中可能碰到的麻烦全部提了出来,一边吃一边商量如何解决,在一些细节问题上甚至发生了争论,直说得我喉咙肿痛不已。妈的,这顿饭吃了两个小时,争论的时间就占了一个半小时,好在大家把所有可能导致**失败的因素全部想出了应对之策。

最后我对黄本元交底道:“准备工作做的这么详细,假如不是因为人为因素造成**不成功,那就怪不得我们。”

“我只希望小兄弟们尽最大努力,不会让大家白忙活的。”黄本元通过刚才对**行动细节的争论,多少也意识到这次行动的难度很大,因此也没把话说死。

离开九景天,六分陪我一道去银行汇了六万元钱给老销,然后分手各忙各的。我给老销发了一个短消息后,打的去公司上班。

今后是大鱼大肉还是喝粥,就看兄弟们在接下来的十多天时间内的表现了。由于期望值太高,我竟微微有些激动,或许,我的人生轨迹将会因为这次行动而发生某些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