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三章 改变命运的**行动(中)
章节列表
第六十三章 改变命运的**行动(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下午上班后,办公室同事们又开始忙碌起来,只有我这个资历最浅的“新人”无所事事。这也不能怪我,公司的惯例就是如此:对新人要求多看多听多学,只下达适量工作目标任务。

广告策划是我大学所学专业,所以上手很快。对我而言,每个月两个策划方案的任务,快则十天,慢则半个月就可完成,其余时间几乎都是在办公室磨洋工,在众人面前装出一副忙碌的样子。

别的同事一般是先拜访客户,做好策划后征询对方意见,修改N次,直到对方满意才签合同,偶尔还会发生策划的宣传活动开展完后,对方单位拖延付款时间甚至赖帐的事儿。我则不同,黄本元介绍的客户一般都是碰碰面、吃吃饭,直接就签约下定单,先行付钱,说白了都是“人情”广告,因此策划方案做的再差,也不会发生赖帐的事儿,这也是我决定帮黄本元搞定这件事儿的一个重要原因。

十一月的两个策划方案我在回家的前几天便已经完成并上交,对方单位也提前把钱打入公司的帐户,因此只要没有新的广告业务,我完全可以混一个月。上班可比熬通宵打装备卖钱舒服多了,既轻松又可以混日子拿薪金。

快下班的时候,田甜给我发来短信,提醒我按时吃药并送上飞吻。我回了一个短信给她:“咬你舌头。”田甜那边就再无下文。这小妖精,热情似火,冷漠的时候又拒人千里,越来越让我琢磨不透。

下班后独自去“粥斋”吃了一碗粥,因为感冒的缘故,平素觉得鲜美可口的鸡丝粥竟然淡而无味。哎,说什么人生象酒,怎么我现在感觉生活就象手里的这碗粥?淡而无味!

打的提前赶到“沙城”,一进门就看到天林蹲在地上维修电脑主机。自从我帮了天林以后,这个老实娃三天两头到我的网吧帮忙,搞得我都很不好意思。

和天林打过招呼,我转身对刀疤派来的高学历“网管”说道:“今后天林来上网,不管楼上楼下,一律别收钱。”

正在忙碌的天林抬起头说道:“方哥,那咋成?我不能白上网啊。”

“就当感谢你帮我维护电脑吧。”我冲他笑了笑,这个老实娃,咋就和我以前一样傻呢?

兄弟们都还没到,楼上包间里只有六分和雷管两个“暂住人口”。雷管这个骚人正在看黄色小电影,六分则躺在沙发上看书。我走上前去一看,晕,居然是获得1966年诺贝尔文学奖的《百年孤独》。电脑音箱里不时传出阵阵呻吟声,在这样的环境下也能安心看书?疯子的言行果然和常人不同。

见我来了,六分坐起身来把书扔到一旁,“刚才龙少把白天的情况讲了一遍,我全部记录下来了。”

我坐到沙发上,接过六分递过来的笔记本看了几眼。薛礼德白天的生活似乎很有规律,从早晨九点出门到晚上六点过回家,连中午饭也是在公司里吃的。笔记本上还写明了下午三点左右薛震到过一次公司,三点半左右离开。六分在此处用笔打了一个问号。

我把笔记本递还给六分,“这个薛老头生活很有规律,叫兄弟们继续跟踪,一有情况就马上和你联系,免得遗漏了关键的东西。”

“我在考虑要不要跟踪薛震。”六分扬了扬眉说道。

六分的话点醒了我,对呀,薛礼德完全有可能自己按兵不动,私下里却派自己的儿子做见不得光之事。于是我对六分说道:“反正早晚也要拿他开刀,我建议跟踪,特别是过几天黄胖子放出风声的时候更要注意。”

“车呢?人呢?”六分问道。

“刀疤那里有车,我事先就给他说好了的,随时可以征用。至于人嘛,设备买齐了,不死和雷管现在也空了下来,干脆叫他们两个跟踪薛震。”

六分点了点头,对坐在电脑面前的雷管说道:“雷管,过来一下。”

雷管在电脑前看黄片,“性”趣正浓,压根就没听见六分的话,气得六分冲过去直接关掉了电脑,冲雷管吼道:“昨天晚上你还没爽够?你娃迟早要死在女人肚皮上。”对于六分的举动,雷管只能不满地嘀咕几句,也不会真的放在心上,撑着帐篷走过来坐到我旁边。

妈的,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我冲着六分吼了一嗓子:“我日,你这个猪头,当真不是自己的东西,一点都不心痛唆,老子以后到你家直接开关电脑100次。”

雷管见我骂六分,嘿嘿直笑。

这个肇事的家伙居然还笑得出来,不打击他是不行了。“笑锤子,离老子远点,晚上戴套不带刀的家伙。”

“哪个晚上戴套不带刀?”随着一身问话,不死提着两个箱子一脸淫笑地从门外闪身进来,接着残剑、龙少也走进了包间。

我没理会不死这个瓜货,接过装有手机**机的箱子放到墙角,对六分说道:“斯文人、战魂晚上要跟踪薛老头,来不了。”

六分等所有人落座后,把中午吃饭时商量的细节问题全部说了一遍,并安排不死和雷管从明天起跟踪薛震,车子由雷管明天一早去刀疤处开回来。

我见大家对六分的分析和安排都没意见,于是说道:“趁现在大家都有空,尽快熟悉手机**设备。”

当下由不死负责教大家使用手机**设备。手机**机分为皮包和“手机摄像头”两部分。皮包是时下流行的肩挎式,里面装着摄像机等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手机摄像头则和一般的手机没什么差别,只需拿在手里对着**对象,按下开关键就可**。发明这玩意儿的人真变态,肯定是个偷窥欲望特强之人。

不死这家伙买设备的时候自己也没搞得很清楚,罗嗦半天才让大家弄明白怎么操作。

让残剑试验了两次,还好,虽然拍下来的图象晃动不已,但还是能明显看出画面上的人是谁,声音也很清晰。

在众人一片叫好声中,残剑自诩是“中央电视台特别暗访组”的,结果被不死一句“老子还真没见过长得象你这样‘蹉跎’的记者”顶了回去。我心里暗自好笑,不死总算说了一句人话。

哪曾想不死接下来说了一句让我哭笑不得的话:“不败,听说你们公司漂亮妹妹多,不如明天你带一个**手机去单位**一点回来,注意多拍点胸部,大大饱饱眼福。”

一听不死的提议,几个惟恐天下不乱的家伙纷纷鼓掌叫好。无奈之下我出声提醒大家别得意忘形:“做人要低调,各人嘴巴管严点,别一不小心说出去害了大家。老黄说了,只要这次能成功,票子、美女包在他身上。大家用心点,改变命运的时候到了。”

我说话的重点是前半段,后面一句纯粹是为了给大家打气。可几个**的家伙好象只听到钞票、女人两个字眼,一个个兴奋起来,嚷着成功以后要玩3P、4P。

哎,如此堕落,这群家伙没得救了。

笑闹了一阵后,六分又再三强调了一下行动的纪律,碰头会才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