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五章 待价而沽
章节列表
第六十五章 待价而沽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黄本元先后给了我们十五万活动经费,一番折腾下来,剩了两万六千多元。**任务已经完成,这剩下的活动经费自然没有退还给黄胖子的道理。我和六分一合计,便以庆祝行动圆满成功为名,在八号晚上把大家叫到“老地方”聚一下。

趁还未上菜的空挡,我当着大家的面把这些天来的花销大略算了一遍,然后给每人分发了3000元。我数了数剩下的5300多元钱,说道:“我自己拿3000元,分1000给老陈,另外1000给刀疤,白用了他这么多天的车,多少还是要意思一下。”

众人都觉得这个分配方案比较恰当,纷纷表示赞同。

我把3000元钱放进皮夹子后,心情大好,开玩笑地说道:“看仔细了,公款就只有300多点儿了,各人点菜的时候还是斯文点,超标了按人头凑份子。”

话音刚落,一群瓜货就齐刷刷的对我比划出中指,连雷管和六分也不例外。

残剑这个大嗓门率先吼了起来:“老大,我鄙视你。”

“不败,原来你是这样吝啬的人,以后不要你说认识我。”这句落井下石的话是不死说得。

……

最绝的是雷管,那厮用两只手捂着上衣口袋“咬牙切齿”地说道:“想让我把揣进包包的钱拿出来,没门。”

我靠,只进不出,典型的财迷啊!

我心里那个委屈,不就是一句玩笑么,用得着这么打击我么?我求助地把目光转向坐在身旁的六分,指望他站出来为我说一两句好话,万万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故意转过身去和龙少探讨“老地方”服务员的漂亮指数,日,又是一个没义气的家伙。

服务员上菜的时候,几个家伙在不死的煽动下,纷纷扯开了喉咙要求把素菜全部换成荤菜,战魂冒出一句:“有熊掌没的?”硬是让服务员愣了足足10秒钟。

在一个路边的三流饭馆点名要吃熊掌?这明摆着是说话不经过大脑。我现在愈发坚信“无知者无畏”这句话的可靠性。

几个家伙点菜可真够狠的,饭桌上的菜盘子都叠起了两层,还真是看得起我,把我当成了有钱人。“大家敞开肚皮吃,别给我面子,过两天在你们的分红里面扣钱。”

趁几个家伙发傻的机会,我快速把盘子里仅剩的几个龙虾夹到了自己碗里。嘿嘿,待会儿反正都是我付帐,可不能亏待了自己。

酒饱饭足之后,一帮人全摸着肚子赖在椅子上叫唤吃得太饱,不想走动。我叫服务员重新泡了一壶茶,关上门陪着他们吹龙门阵。

正闲聊间,黄胖子打来电话。“嘘,是黄胖子打来的。”我示意大家禁声后接起了电话。

“方兄弟,事情进展的如何了?”电话那头传来黄胖子急切的声音。

“老黄啊,事情基……”我刚想给他报个喜讯,说明事情已经基本上办妥。六分突然用手把我嘴巴死死捂住,凑在我耳边小声说道:“说还没弄到证据。”说罢才放开捂着我嘴巴的手掌。

事发突然,我一时还没回过神来。黄胖子那边又焦急地问道:“还没拍到证据啊?你们得抓紧时间,再过五、六天就要开标了。”

我扭头望向六分,只见这家伙正对着我使劲眨眼,我猛然领悟到六分的企图,冲他点了点头,对黄胖子说道:“我们一定努力,兄弟我现在都还没吃饭,正在跟踪薛老头,有消息随时通知你。”

不待黄胖子继续说话,我直接挂掉了手机。

收好电话,我用餐巾纸使劲抹了抹嘴,冲六分吼道:“你个傻儿,油腻腻的手在我嘴巴上摸,变态啊。”

“我不阻止你的话,你就直接说了。”六分嘿嘿一笑答道。

战魂不解地插话问道:“你们两个在说啥子?”

嘿嘿,要是战魂都醒悟了,这个世界哪还有笨人?这个嘛,红花自然需要绿叶来衬托,和战魂一比,貌似我的智商高出了一大截。

没理会战魂,我冲六分笑道:“比我智商高的没我帅,比我帅的没我智商高。”

六分这家伙示威性地举起了一个拳头对我晃了晃,再缓缓竖起了中指。靠,老子说他智商高居然还不领情。

我对一头雾水的众人解释道:“六分是个卑鄙的人,他的意思是先别把**成功的消息告诉黄胖子,先让黄胖子着急一下。一来显得我们**到证据不容易,二来嘛,自然是希望黄胖子多给点钱。”

一听我解释,众人才恍然大悟,纷纷“称赞”六分有头脑、够卑鄙。

不死更是触类旁通的发挥了一通:“这和泡妹妹一样,两天就弄上床的没有挑战性,两个月都还不让你牵手的反倒令你朝思暮想。”

不死的这句话让众人哄堂大笑起来。情圣就是情圣,啥事儿都可以和“性生活”挂上钩,不服不行啊。

“方休,黄胖子承诺给多少钱?”六分突然问道。

“没具体说,反正少于20万别谈事儿。”

一听我说到钱,众人全部止住了笑声,紧张地听我和六分讲话。

六分略微思考了一会儿,“这样吧,再熬两天才通知黄胖子。你别先提钱的事儿,让他开价,反正着急的不是我们。活动经费都能开出15万,我想报酬应该不会低于20万。”

我点头表示赞同六分的分析,笑道:“这个你放心,我和他打交道不是一次两次,我才不会傻到主动谈钱的事儿,反正我不着急。再说了,谈钱多俗?”

一帮兄弟全听出了我话里的调侃语气,再次轰笑起来。纷纷要求我拿到报酬后马上打电话报信儿。

“报锤子,老子拿到钱就消失,让你们狗日的几个喝西北风去,反正今天你们都吃饱了。”

对于我这句玩笑话,大家都没当真,自顾乐呵呵的规划拿到钱后怎么花销。

又闲聊了一会儿,大家才各自散去。临走时我再次叮嘱大家务必要严守口风,否则不单报酬拿不到,可能还有血光之灾。薛家父子有钱有势,连黄胖子都惧怕三分,狗急了尚且会跳墙,真要是把他父子俩逼急了,天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到柜台付帐时我郁闷不已,操,几个家伙真能吃,在苍蝇馆子吃一顿饭也花了我600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