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六章 买对首饰 送错了人
章节列表
第六十六章 买对首饰 送错了人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回家时路过金晶商场,我见时间才八点钟,便打算顺带买点方便面之类的速食品回去,一进商场我就傻了眼,以前的超市现在变成了电器专场,一楼卖百货的柜台也换成了珠宝首饰专柜……全他妈的玩“乾坤大挪移”,只苦了像我这样半年一载才逛一次大商场的大老爷们儿,在里面简直分不清东南西北。

也好,早琢磨着给田甜买一副耳环,今天正好分到3000元钱,不如先挑选一副耳环,明天给小妖精一个惊喜。

拿定主意,我信步走到了一排珠宝首饰专柜前观看。导购小姐见我看的仔细,热情地问我想挑选什么首饰。

“先生,你想挑选什么首饰?”

“耳环。”

“先生,这边请。请问你是想为女朋友还是太太挑选?我们XX公司最新推出了XXX钻石耳环系列,其中……”

我最烦听到导购员喋喋不休地广告,连忙回了一句;“没事,我看看。”

那导购小姐犹自不知趣,不厌其烦地为我介绍某款钻石产品。我暗自好笑,看我的穿着也不是有钱人,向我推销钻石耳环岂不是找错了对象,莫非是因为老子长得比较帅?

懒的理会她,我自顾埋头挑选。假若是我自己要买衣服什么的,因为嫌麻烦,所以一般只要看上去不错就买了。可如今是第一次买礼物送给田甜,也不知道小妖精喜欢什么样的款式,我心里根本没谱。玻柜里的各式耳环绚彩夺目,这个也好,那个也不错,差点让我挑花了眼。

连续看了三个专柜,我都没找到中意的耳环,要么款式看不入眼,要么就是价格贵的吓人。就在我有些失望地来到第四个专柜时,我突然眼前一亮,看到了一款非常合我胃口的耳环。那是一款英文字母“Love”样式的铂金耳环,不知怎的,我从第一眼看见它,就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这款耳环仿佛是专门为我设计的一样,呵呵,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麻烦你把这款耳环拿给我看看,那个英文字母形状的。”我指着那Love型的耳环对专柜售货员说道。

售货员从玻柜里拿出耳环,微笑着递给我。

我接过耳环仔细端详,服务员对它的介绍我压根儿就一句话也没听进去。我留意到耳环上还有几个小字:“给最爱的人”。假若不是放在眼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那几个字来。

呵呵,此行不虚。给最爱的人,没有比这更适合的礼物了。我心中一喜,抬起头询问道:“多少钱?”

售货员微笑着回答:“1888元。”

1888就1888,商场不是菜市场,好象不能讨价还价吧?再说了,送给心爱的人,爱情是不允许打折扣的。我把耳环递还给服务员,交代她用首饰匣装好,然后干脆地付了钱。

就在我付完钱,等待售货员到收银台开发票、找零之际,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自我身后传来:“方休,你在这干嘛?”

是夏姐,我一下就分辨出说话之人是夏姐。晕啊,这个世界还真他妈的小!

我还未转身,夏姐已经走到了我旁边,一脸不解的问道:“你晚上跑到女人首饰专柜干嘛呢?”

我平时向来不独自逛商场的,没想到今天单独逛了一次就碰见熟人。单单是碰见熟人还好,为什么偏偏是在我购买女人首饰的时候尴尬地碰上夏姐?这也太凑巧了吧!

“夏姐你怎么也晚上逛商场啊?”我情急之下想转移话题。

“冬装刚上市,无聊出来逛逛。”夏姐浅笑着回答。

夏姐这么一说,我这才发现她手里拎了一个某衣服品牌的袋子。

“你不是说自己不喜欢逛商场的么,怎么跑这里来了?莫非知道姐姐我快过生日了,给我买礼物?”夏姐脸上的笑意更浓。

听她这么一问,我猛然想起夏姐以前说过她的公历生日是十一月二十二日,记得当时她还“威胁”我务必要送礼物给她。要不是听到夏姐的话,我还真忘了过几天就是她30岁生日,愧疚间我顺着夏姐的话点了点头答道:“是啊。”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不已,耳饰的款式不适合送给夏姐,更何况耳饰上面刻的字很暧昧,明显是送给恋人的。

我连忙摇头,可惜夏姐正转过身去接售货员递过来的收据和首饰匣,没看到我摇头的动作。

“哇,好漂亮的耳饰。”随着低声的赞叹,我看到夏姐已经打开了小巧的首饰匣。

“先别看,回家再看。”我眼疾手快,一下关上了首饰匣。

夏姐转身不满地看了我一眼,“做的那么神秘,反正迟早都要送给我。”

完了,完了,夏姐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我心知这个误会是没法解释了。假如我现在直言这个耳饰是送给田甜的,说不定夏姐会当场和我翻脸,指责我欺骗她,毕竟刚才是我点头亲口承认送给她的。我日啊,和夏姐交往久了,什么事都说“是啊、是啊”,这一下误会大了。

我正犹豫要不要以生日当天再送礼为借口拿回首饰匣,然后私下里偷偷调换成另外一款样式的耳饰送给夏姐,没想到夏姐一句话就击碎了我的如意算盘。

“看不出来你还蛮有品位的,这个款式我喜欢。” 我无言以对。

这时售货员插了一句:“呵呵,这位先生挑选的这种款式是限量版,我们XX专柜今天才进了一个。”

这句话要是换在十分钟以前对我说,我肯定会自夸审美眼光。可现在么,我只想用抹布堵住售货员的鸟嘴,然后在她耳边大吼一声:“退货!”

听到售货员的介绍,夏姐欣喜地望着我。哎,记得以前有部小说叫《上错花轿嫁对郎》,我如今却是买对首饰,送错了人啊!

见我**,夏姐用手拉了我一把,示意我跟她一起出去。“后悔了?你这个吝啬鬼该不会是心痛钱了吧?”

心痛钱?夏姐对我向来很好,也舍得花钱给我这个干弟弟买这买那的,给她买点首饰我自然也不会心痛这点钱。我现在只担心耳饰上面的字很暧昧,不知道夏姐看到时会作何感想。

心情复杂地尾随夏姐出了商场,我原本打算自己坐的士回家,可夏姐坚持要用车送我回去,拗不过她,我只好坐到了副驾驶位置。

路上夏姐劝说我在年后考一个驾照,以后用车也方便。我随口答道:“养活自己都困难,哪有闲钱买车。”

夏姐提前收到生日礼物,心情似乎很好。“别说丧气话,几个月前的你和现在的你能比么?今后的事儿,谁说得准呢。公司高层对你印象很好,你只管好好挣表现,合适的时候我会给你推荐的。”

夏姐一边开车一边“教育”我,初始几句我还用心听,可没听几句心思又转到了耳饰上。哎,给最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