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七章 虚惊一场
章节列表
第六十七章 虚惊一场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车至楼下,我下车向夏姐道谢后正准备上楼,却被夏姐叫住:“好几天没来你这里,都不请我上去坐坐?”我只好止步等她泊好车一同上楼。

一进门,夏姐就皱着眉头说道:“几天没来,你住的地方就变成狗窝了?地上这么多烟头也不扫一扫。”

对于她的话我只能报以苦笑,这些天我忙于**的事儿,那有闲心收拾房间。再说了,地上的烟头也是不死他们一群瓜货留下的,我感冒后咽喉肿痛,压根就没抽烟。

夏姐说完便把提包放到窗边,走进了厨房,出来时手里多了一把扫帚。

虽说我脸皮比较厚,可也不能让夏姐这个客人帮我打扫房间,连忙抢上去嗫嚅着说:“夏姐,你先坐着,让我来。”

夏姐白了我一眼,自顾打扫起来。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我发誓,今后谁再在我房间里随地扔烟头,我就…..

哎,还是算了,狗日的几个瓜货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货色,同他们讲文明礼貌简直是对牛弹琴,还是自己勤快一点,抽空多打扫打扫。

夏姐打扫完毕坐到了电脑面前的椅子上,我陪着笑脸解释:“前几天身体不舒服,也就没顾上打扫。”

夏姐转身板着脸说:“你又感冒又发烧的,还抽那么多烟?一点儿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我无言以对。委屈,我都七、八天时间没抽烟了。

见我不吭声,夏姐可能也觉察到自己语气过重,轻笑了一下说道:“看在你给我买生日礼物的份上,不说你了。把提包递过来。”

我依言把提包递给了夏姐,夏姐接过提包后就径直拿出首饰匣。我一见苗头不对,连忙以洗澡为借口溜进了卫生间。一会儿夏姐看到耳饰上的文字,气氛肯定很尴尬,此时不闪,更待何时?

洗澡磨蹭了半个小时,我才走出卫生间。一进卧室就看见夏姐坐在电脑前玩纸牌游戏。

听见我的脚步声,夏姐扭头看了我一眼,继续玩纸牌游戏。

我见夏姐没有追问,顿时放下心来,搬了一张椅子坐到夏姐旁边看她玩游戏。

“耳饰是你选的?”夏姐突然问道。

来了,夏姐肯定是看到了耳饰上的文字,发现了破绽。我心里暗道要糟,惟有硬着头皮回答:“嗯。”

满以为夏姐会追问我为什么要送给她带有暧昧文字的耳饰,进而严刑拷打逼问我买耳饰是不是想送给别的女人,那想夏姐非但没有变身成“母老虎”,反倒用略带娇涩的声音说道:“这个款式不错,我很喜欢。”

晕,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莫非夏姐没看到耳饰上的文字?

见我**,夏姐用手梳理了一下耳发,问我道:“好看不?”

原来夏姐已经把新买的耳饰戴上了,只不过刚才被头发遮掩,我未发现而已。我忙不迭地点了点头,“好看,好看,我选的东西咋会不好看。”

夏姐开心地笑了起来,不再说话。

气氛有点沉闷,我故意当着夏姐的面揉了揉眼睛,暗示自己瞌睡来了,想早点睡觉,可惜夏姐专心于游戏,根本就无视我的存在。

就在这时,手机震动起来,这么晚了谁还给我发短信?我从裤兜里摸出手机一看,短信是田甜发来的:“睡觉了?”

我怕夏姐扭头看见,于是退到床边给田甜回道:“还没有。”

“我在你楼下呢。” 田甜再次发来的短信把惊出了一身冷汗。

平素小妖精这个时间都在家陪父母,今天怎么突然会有空跑来找我?我日啊,这么晚了夏姐还在我家逗留,田甜看到后会不会生气?当务之急是先下楼稳住田甜,一念至此,我匆忙丢下一句:“夏姐,朋友给我带来一样东西,叫我下楼去取。”

不待夏姐反应,我已经打开门冲了出去。下楼的时候我打定主意,无论用什么方法,都不能让田甜上楼,否则我就是有八张嘴也解释不清楚。

匆忙冲到楼下,我四下一望,没看见田甜的身影。正狐疑间,田甜发来短信问我在忙什么,为什么不回短信。

我连忙给田甜打电话,却被她直接挂断。

“嘻嘻,笨蛋你真的下楼了?我在家呢,不方便接电话,老妈在看电视。”小妖精再次发了一个短信给我。晕,原来这妮子在逗我开心呢,害我白白虚惊一场。

虽说白跑了一趟,但我心情却大好。依照小妖精的脾气,要是走到我楼下,肯定会给我打电话或直接上楼来,哪用得着慢腾腾地发短信?我暗笑自己发傻,徒自慌了阵脚。

“乖乖骗人啊?”我打字慢,所以发的短信也往往只有寥寥几字。

“想你才给你发短信,不喜欢?那我今后再也不给你发短信了。”语气虽然不善,但我可以想象得到田甜成功捉弄我后,翘着小嘴,洋洋得意的样子。

我自然不会和她计较,发短信给她解释了两句,才道别上楼。临上楼前,我跑到附近的杂货铺买了一包烟。

我叼着烟回到家,发现电脑桌前空无一人,卫生间里传来水流声,看样子夏姐正在洗澡。我未作理会,径直坐到电脑面前玩起了游戏。不知怎得,近段时间我丝毫提不起打装备的兴趣,偶尔上线也仅仅是给菲儿留言或者和游戏里的朋友聊聊天。今天游戏里在线的行会兄弟很少,不死、残剑这些家伙都没在,也不知道他们分到钱后跑到哪里鬼混去了。

正无聊间,夏姐洗完澡走了出来,“又在抽烟。”

我抖了抖烟头,嘿嘿一笑道:“感冒早就好了。”

“刚才你匆忙跑下楼去拿什么?”夏姐好奇地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我早就准备好了说词:“没什么大不了的,前几天一个朋友借了我600元钱,今天专门跑来还我。”

“晚上专门跑过来还钱?”

我笑着继续圆谎:“嗯,我那个朋友很讲信用,说好今天还钱就肯定在今天之内还。”

“看你慌的,我还以为是美女找你呢。”夏姐笑着调侃道。

嘿嘿,要是田甜这个美女找上门来,我还真不好解释,幸好只是虚惊一场。当下我也打趣道:“有夏姐你这个大美女在,其他女的都只能算‘恐龙’”。

夏姐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哈欠细声地说道:“油嘴滑舌!你继续玩,我先睡觉了。”

我抗议道:“不是吧,又在我这里睡觉?住旅馆都还要给钱呢。”话音刚落,夏姐已经象猫一样钻进了被窝。

“美女陪你睡觉,没叫你倒给钱就很不错了,你还想怎地?”

……

以前把夏姐当作母老虎的时候,貌似我胆量不小,口才也极佳。可自从被她认作弟弟以来,夏姐就象翻身奴隶把歌唱,我长期在言语间落了下风。

在游戏里聊了一会儿天,我才关灯上床睡觉。刚一躺下,夏姐温暖柔软的身体便靠了过来,天啊,夏姐仅仅只穿了内衣内裤。

正觉紧张,夏姐的一只手已经搭在我胸口,在我耳边呵气如兰道:“你心跳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