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三章 跪下唱《征服》
章节列表
第七十三章 跪下唱《征服》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晚上八点过,我正在游戏里和敌对行会的一个大武士PK,六分打来电话:“薛震一个人开车去了一个叫‘百乐门’的酒吧,我和雷管在外面等他出来,你要过来看好戏不?”

“别慌动手,等我来了再说,我要亲眼看这家伙跪下唱《征服》。”一听这个好消息,我连忙退出游戏,也顾不上被游戏里的敌人骂我是怕死鬼之类的。

我匆忙给龙少打了一个电话,叫他到我家楼下来接我,平素几乎没去酒吧之类的娱乐场所,“百乐门”酒吧只是耳熟,具体地点我却找不到。利用等龙少的时间,我给斯文人和战魂分别打了电话,叫他们赶去“百乐门”和六分会合。

赶到“百乐门”和六分、雷管会合后,我观察了一下地形,发现该酒吧并非如想象中那样地处繁华路段,酒吧大门外就是一条马路,非常利于打人后逃逸。“那家伙把车停在哪里的?”我向六分问道。

六分指了指不远处马路边停的一辆本田小轿车说道:“就在那里。”

我打量了一下酒吧大门到薛震停车的地点,足有五、六十米的距离,这个距离正合我意,在酒吧大门口打人怕保安干涉或有人报警。我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八点四十分了。

“薛震这垃圾开着车出来喝酒,不大可能在酒吧里喝得烂醉,恐怕只是来找找乐子的,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出来。大家准备一下,那家伙见过我,你们动手,我就在龙少的车里看热闹。”

“听六分说你想让他跪下唱《征服》?”战魂嬉笑着问我。

我想也没想就回答道:“只要你办得到,我送一把攻击33的裁决给你。”

“好,大家都听到了,小箭你到时候可别不认帐。”战魂挽着袖子,志在必得的说道。

操,这小子和残剑一样,玩网络游戏都快走火入魔了。唯一的区别是战魂在玩《传奇世界》,而残剑玩的是《完美精英》。攻击33的裁决按照《传奇世界》时下的行情,最多才120元人民币,我刚从黄胖子那里搞到20多万,这点小钱,还没放在洒家眼里。

当下我叫龙少把出租车停在那辆本田小轿车的斜对面,一边和他聊着天,一边盯着“百乐门”酒吧的大门,六分、雷管、斯文人、战魂四人则窝在本田小轿车后面的长安车里。长安车的前后车牌都已经被雷管作了“技术”处理,车牌是用黄泥水刻意泼过几次的,昏暗的路灯下压根就看不清楚车牌的号码。

果然不出我所料,九点半不到,薛震就从“百乐门”酒吧里走了出来。我摸出两支烟,递了一支给龙少,“兄弟,演出开始了。”

点上烟还没抽上两口,薛震已经走到了自己的小车前,正准备拉开车门,说时迟,那时快,六分等人突然拉开车门冲上前去,将薛震围了起来。

“你是不是祥子?”六分喝问道。

这句莫名其妙的问话让薛震呆了一呆,回过神来才匆忙答道:“几位哥子认错人了,我姓薛。”

换作一般人,突然被几个气势汹汹的人围住,肯定会慌了神,以致于口齿不清。薛震这家伙反应倒也敏捷,可惜他万万没想到我们是故意找他的茬。

“妈批,有胆子泡老子的马子,却没胆子承认,打!”六分这丫不厚道,话还没说完就已经出手,一拳头打在了薛震的肚皮上。薛震闷哼一声就弯下腰去,却被雷管从身后一把抓住头发提住。这个姿势正好方便了六分,连续两巴掌扇过去,“啪啪”两声格外响亮。

“我不叫祥子。”连续吃了两个耳光,薛震的口齿也不灵光起来,声音比较含混。

“六分这招高啊,打了这小子,还叫这小子以为是认错了人。”坐在我旁边的龙少说道。

我扭头冲龙少嘿嘿一笑:“象薛震这样风流的花花公子,也不知道害了多少无知少女,咱现在也算为民除害。”

“战魂动手了,快看。”龙少用手示意我继续看“演出”。

短短两、三句话的功夫,打架现场又发生了变化。原本是六分一个人动手,现在薛震已经抱着头蜷缩在地,被六分、战魂等四人围住猛踢。鞋子践踏身体时所发出的声音和薛震的惨号,隔着一条马路也听的清清楚楚。

这年头,非但良心不值钱,尊严似乎也有贬值的趋势。薛震用红酒泼掉我的自尊,我就用拳头打掉他的尊严。虽说不是自己动手,但能现场“观摩”,照样很解气。唯一的遗憾是几个瓜货没有选好角度就一窝蜂地围上去练“无影脚”,以致于我和龙少受视角限制,看得不是很真切。

六分等人围着薛震踢了半支烟的功夫,眼见薛震象死狗一样趴在地上动也不动才停脚。

战魂推开斯文人和雷管,故意往我和龙少的方向看了看,抓着薛震的头发试图把薛震提起来跪着,可惜连续试了几次都未成功,只要一松手,薛震就烂泥一般瘫倒在地。呵呵,早先不叫薛震跪下唱《征服》,现在人都被踢得半死了还唱个屁?看来,那把33的裁决还得继续留在俺的仓库里了。

“狗日的,给老子跪着唱《征服》……”战魂犹自不死心,还想继续尝试。我在车里望了一下四周,发现已经围了七、八个看热闹的人。是时候收工了,再不走,万一有人跳出来管闲事就麻烦了。

我叫龙少把车从六分等人面前开过,这是事先和六分等人商量好的讯号,只要我和龙少一走,大家必须马上闪人。我怕战魂不死心,车子驶出一百多米后我又给六分打了一个电话,催促他们赶快闪人。

不一会儿,六分等人开着长安车追了上来,两辆车一前一后的开到了“沙城网吧”。我叫龙少把长安车开去还给刀疤,叮嘱他务必要把车身的黄泥斑痕冲洗干净。

进了网吧二楼的包间,我还未说话,战魂已经迫不急待的嚷了起来:“小箭,我刚才踢得最卖力,你看那把裁决……”或许他自己也意识到没达到让薛震跪下唱《征服》的初衷,因此后面的话也吞吞吐吐起来。

妈的,这小子自己都是“万元户”了,还眼谗老子的游戏装备。我先冲他比划了一个鄙视的手势,然后才说道:“你现在补唱《征服》,我绝对自己掏钱买一把35的裁决送你。”

“鄙视你。”战魂甩手还了我一个中拇指。“老大,你是道士,要裁决没用,送给我用正合适……”

架不住这小子死磨硬泡,我无奈的答应了他的要求。

“方休,我打算明天就回D市。”六分突然说道。

“要得,回厂把停薪留职办了早点回来。雷管,你明天也要回去?”

仰躺在沙发上的雷管坐起身来说道:“那我明天也跟六分一起回去算了,下次和六分一起来。”

我问六分道:“大概需要多久?”

“一个星期左右,最迟半个月。”六分想了想答道。

我笑着说:“嗯,下次你们来了先租房子,老住在网吧也不方便。”

“就是,租了房子就方便多了,比如带一、两个人回去……” 战魂突然插话道。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雷管和战魂已经“惺惺相惜”地淫笑起来。我日,这两个精虫上脑的家伙迟早会精尽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