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一章 被调戏了
章节列表
第八十一章 被调戏了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只要是男人,就多少都喜欢意淫,这个结论我是以自己为标杆得出的。貌似俺这样纯洁的好男人都会偶尔做春梦,可想而知其他男同胞的意淫指数也不会太低。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都市,能有几个少女不怀春?又有几个男人不意淫?

对于艳遇,我曾不止一次做过种种假设。或许是性格使然,最终答案都是: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不过想归想,可真要遇上了又是另外一码事儿。现下夏姐的豁达就让我很自卑,甚至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挑逗夏姐情欲的是我,负不起责任的还是我……

“别考虑这么多,该起床请我吃饭了。”夏姐打断了我的沉思,坐起身来穿衣服。

经夏姐这么一说,我顿觉饥饿,方才沉溺于情爱,荒唐中竟忘却了时间。我连忙翻身坐了起来,笑着说:“请美女吃饭是我的荣幸。”

夏姐笑骂:“去你的,快把内裤穿好,羞死人了。”

晕,忘了自己身无片缕……

接下来的日子我过得比较舒心。夏姐自从和我发生了超越姐弟的关系后,非但没有疏远我,对我的关照反倒更细心。当然,仅限于姐弟关系。六分和雷管回到L市后,我把“沙城”网吧所有事务都交给他俩打理,省了不少心。至于我和田甜的关系么,呵呵,这妮子现在是越来越粘我了,昨天还送了一条自己织的纯毛围巾给我,不过似乎寒冬还未到来,送早了点。

12月20日下午,公司召开年终总结会,我作为新人代表在会议上发言,嘿嘿,稿件是田甜利用职务之便,翻出历年的新人总结,挑选精华之作,广纳“百家”之言,去芜存精而成,再加上我事前演练了几次,所以我在年终总结会上的发言博得了公司上下一致好评。事后夏姐对我说,公司上层的几个大佬对我的表现非常满意,认为我只要稍加磨砺就可以委以重任。

工作、生活都在向美好的一面发展,唯一令我郁闷的是,我竟被一个人盯上了。

就在公司召开年终总结大会后的第二天下午,下班后我在办公室赶一个策划,所以稍微加了一会儿班。等我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办公室时,才发现偌大一个办公室就只剩下了小红一个人在加班。

小红其实比我大两岁,是一个已婚少妇。当我才进单位的时候,叫她红姐,还差点惹她不高兴,非得叫我称呼她为小红。事后张蓉蓉告诉我这个女人比较虚荣。等我和小王他们几个男人混熟悉后,才得知这个女人非但虚荣心比较强,而且还属于比较风骚那种类型,部门里关于她的传言比较多,最厉害的一个版本是说她在外面勾引了10多个男人,给其在外地上班的老公戴了N顶绿帽子。

自从听说小红的风流韵事后,虽说我并未亲见,但下意识还是对她是敬而远之。平素大家在办公室里偶有交谈,开玩笑,也并未深交,仅仅是同事关系而已。

“等一下,方休。”我走过小红身边时,被她突然叫住。

我不知道她叫住我有什么事,随口问道:“有事啊?小红。”

“方休,能不能帮我修一下电脑?”小红苦着脸问。

往常我在办公室也没少帮同事们修理电脑的小故障,当然,复杂一点的问题我就搞不定。大家天天在一个办公室,这点小忙都不帮,面子上说不过去。所以一听小红这么说,我没有任何犹豫就应允下来:“没问题,我明天上午帮你看看。”

“可是……我明天一早就要交策划给客户过目啊。”小红脸上写满了焦虑。

晕,不会这么巧吧?又让老子摊上这样倒霉的事儿?上个周才帮孙大姐修了一个中午的电脑,连午饭都没顾得上吃。我略一思考,决定还是先帮她修理电脑。“啥问题?”

“我也不知道,反正设计图纸的时候老出问题。”小红的回答倒是很干脆,说不上具体问题叫我怎么弄?还真当老子是无所不能的电脑高手了?老子要真是电脑高手也不用到处找人维修网吧里出故障的电脑了。

“不知道哪里出问题,我也爱莫能助啊。要不这样,你明天一大早找公司里的技工帮你弄,找个借口推迟半天给客户看策划就行了嘛。”

我说完正准备开溜,却慢了一步,小红已经挽着我的手嗲声嗲气地说:“帅哥,你就帮帮我嘛。”丰满的**在我胳膊上蹭来蹭去,异样的感觉让我很不自在。

凭良心说,小红长相还不错,身材也是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随便打一个八十分没问题。稀里糊涂间,我就被小红拉到她的座椅上坐下。事以至此,我想不帮她修电脑都不行了。

当下我打开她的电脑,检查是否是公司系统软件出了问题。仔细察看了两遍,却有未发现任何毛病。“编辑软件没问题啊?你说说具体问题是啥样的。”我一边说一边给她演示用编辑软件绘图。

“啊,怎么会呢?”小红突然贴了上来,胸口两坨肉紧紧地压在我背上,她的手则从我肩膀处伸出来,握着我的手操纵鼠标。

我日啊,这个世道还有没有天理了?小红的这个姿态不正是日本A片中色狼们的招牌动作么?悲哀,不是一般的悲哀,我一个堂堂大男人,居然被一个女人给调戏了,要是传了出去,我这张“狼脸”往哪搁?

从小红身上传来淡淡的香水味,给这个尴尬的场面平添了几分暧昧,换作不死之流,或许早就经受不住诱惑了。我承认小红颇有姿色,可惜俺方休不吃这一套。

哼,想勾引我?老子倒要看看你这个骚狐狸到底有多骚。我身体往前倾了倾,脱离了小红的诱惑,装出惶恐的语气对小红说道:“别……别这样,被人看见了影响不好。”

小红送开手,转到我旁边站着。“没有问题啊?你再帮我看看是不是电脑其他地方出了问题。”说着说着竟弯下腰,用手对着电脑屏幕上指指点点。

我又不是天王老子,要表示客气也不用弯下腰来对我说话,小红这么做,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故意露出领口里的风光给我看。嘿嘿,这可不能怪我,是她自己送上门来,不看白不看。当下我“假装”被她深深的**吸引,时不时趁扭头和她说话的机会偷看几眼。

饱了一会儿眼福,我感觉肚子很饿,便停了检查,站起身对小红说道:“你电脑没问题,或许是刚才网络不稳定,有点卡的缘故。时间不早了,我也要回家吃饭了。”

“就检查完了么?”小红的表情很意外,随即又换了一张笑脸对我说:“你帮我这么大的忙,叫我怎么感谢你呢?不如这样吧,我请你吃饭。”

电脑根本就没有问题,何来帮忙一说?我心里暗自好笑,兔子都还不吃窝边草呢,这个女人居然这么大胆,当真以为我老实就好欺负唆。傻瓜才会和她一起吃饭呢,恐怕最终会被她引诱上床去。

我连忙摆着手拒绝了她的提议。“不用那么麻烦了,我还有点事要去朋友家。”

我是匆忙逃离办公室的,事先压根就没预料到小红竟然如此难缠,差点把自己给陷了进去。不过话又说回来,她打我的主意,一方面是因为自身的需要,另外一方面也说明我长的帅啊。否则办公室好歹还有几个男人,怎么会偏偏看上我?

坐的士回家的路上,我越想越觉得好笑,于是摸出手机给不死打了一个电话,把刚才的事儿全部告诉了他。这家伙一听我虎头蛇尾,在电话里大骂我是笨蛋,末了还追问一句:“这个女人老公不在家,也怪寂寞的。你有她的电话号码没得?快点告诉我,我想和她聊聊人生。”

“聊毛,你那点花花心思老子还不知道?聊着聊着就聊到别人床上去了。事情万一露馅,你P股一拍就可以走人,我和她一个单位的,还不被她闹得天翻地覆啊?”

“如何善后是你的事,和我无关,哈哈。”不死在电话那头贼笑起来。

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咋就还没被天谴呢?埋怨了不死一通后,我挂掉了电话。

一直“专心”开车的士司机这时突然说了一句话:“你那还不算精彩的,上次我载了一个小姐,打表打了30多元钱,到了地头死活不肯给车费,说愿意让我爽一下,权当车费。”

靠,这师傅一直在竖起耳朵听我摆玄龙门阵啊?原来小红还不是最猛的。这年头,骚人处处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