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五章 兄弟
章节列表
第八十五章 兄弟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躺在床上,全身骨头都似散了架,连翻身都伴随着一阵阵疼痛。血的教训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全是他妈的扯淡!你不踩别人,别人还嫌你挡路了呢。

脑袋被狠槌了几下,虽然疼,但思维也格外清醒。“没实力,只能被别人踩在脚下,无钱、无权、无拳,凭什么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立足?平淡是真,说这话的人要么是曾经登峰造极的退隐之辈,要么就是奔波一生却碌碌无为之流。我之所以会被初恋女友甩掉?还不是因为包里没钱!”

古人说人生在世,交几位有情有义之友,做几件可喜可贺之事足矣。反思自己,可以交心的朋友不缺,但似乎尚未做出一件足以自傲之事。

“只有卑微的人,没有卑微的人生,别人能出人头地,为啥我不能?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娃儿天生会打洞之类的根本就是骗人的鬼话,虽然我只是一个俗人,但也得混出点名堂来,否则是人是鬼都跑到我头上拉屎撒尿,那还了得?”

人的一生,或许会遇到很多波折和坎坷,也往往因为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儿改变了人生的轨迹。那一夜,我辗转反恻,彻夜未眠。也正是这一晚,我做出一个决定:“我要飞,哪怕一失足成为笑谈!”

退一万步来说,即使不能出人头地,也不能活得这般窝囊。

平安夜的突发事件,让我足足在家呆了三天,还好鼻梁没被打断,否则俺的魅力值定会大跌。自我受伤后,田甜这小妖精似乎一下子懂事了很多,下班后都会到我这里转转,有两次还和夏姐在我家不期而遇。自从我和夏姐一夜疯狂之后,夏姐就再也没在我家留宿,我和她的关系似乎又回到了正常的轨道之上。夏姐不说,我更不会说,所以田甜仅仅知道我和夏姐是亲密的姐弟关系,碰见夏姐来探望我,也从未生疑。

夏姐很会做人,当着田甜的面一再夸我找到一个体贴的女朋友。夏姐表面上是夸奖我,实际是在夸奖田甜,所以把小妖精乐得如沐春风。田甜在暗喜,可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我不经意间又看到夏姐眼神中淡淡的忧伤。她是有房有车的富足白领,而我方休到现在都还一无所长,说句老实话,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夏姐究竟看上了我哪一点。她的眼神如此忧郁,让我内心很是不安,也正是这一刻,我才清楚的意识到自己亏欠夏姐太多太多。

我承认和夏姐单独在一起时很开心,甚至很迷恋她的胴体,所以当“莫非爱上夏姐了”这个念头在脑海闪过时,我都被自己疯狂的想法吓了一跳。好在两个女人聊得正欢,也没注意到我的神色。

哎,感情这玩意儿真伤脑筋,远比策划**之类的复杂多了……

在家呆着的这几天,一帮兄弟都轮流来看望我。当然,不死这家伙除外,因为他和我一样,也躺在床上养伤。听残剑说,这个**的家伙躺在床上看A片时被琴琴抓了一个现行。听到这事儿,我是真的对不死这家伙无语了,全身都快散架了,还念念不忘看A片,完全就是一副“学习型”的色狼的嘴脸!

兄弟们提来的水果和营养品把电脑桌上剩余的空地儿全占满了。这帮家伙也真是的,提这么多礼物跑上跑下的不嫌麻烦么?嘿嘿,依我说,直接送我两百、三百元钱还实在些。六分来看望我时,还带来了圣诞节那天的《L市晚报》,指着一则报道对我说:“那事都上报了。”

我接过报纸一看,印入眼帘的是斗大的标题:“平安夜不平安,六男重伤住院”,副标题是“昨夜我市发生一起恶意伤人事件”。仔细看完报道,我才知道那六个瓜货比我和不死惨多了,全部被六分踢进了医院。由于该事件影响颇大,警方已经介入进行调查。

调查?呵呵,骗谁呢?傻瓜都知道这是记者加的一句套话而已,就象不死或战魂说自己很纯洁那样,会有人信么?

“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六分突然问道。

一句话把我问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什么打算?我上次不是说了这件事低调处理么,反正我们也没吃亏。”

“我又没说这件事,我是问你今后有什么打算,莫非你想开一辈子黑网吧?”

汗,这家伙问话也不说明白,害我理解错误。当下我笑了一笑道:“一辈子倒不至于,这两天我都想过了,按照现在这样混法,你我兄弟想要混出头还不等到猴年马月?开黑网吧是捞钱的捷径,不能丢,不过还得另外想办法。”

六分点头应道:“苍蝇蚊子都是肉,网吧这一块不能丢。这些天我守在网吧观察了一下,觉得网吧的VIP包房少了点,经常有排队等候的情况发生。我们旁边不是还有一个门面吗,干脆一起盘下来,全搞成那种小包间。”

六分的提议其实很不错,我也有这种想法,于是附议道:“可以,正好兄弟们捞了一笔,干脆大家筹钱一起搞。”

“那好,算我一份。”六分顿了一顿,摸出烟来递了一支给我,继续说道:“我们歇了这么长一段时间,现在该接新的**业务了。”

说句老实话,自从上次帮黄胖子**证据之后,我也时不时在考虑继续搞这行当的可行性。钱这东西,大家都爱,我只担心兄弟们被暴利蒙蔽了双眼,收不了手,万一出现什么意外,落得一个悲惨下场。

既然现在六分提起这事儿,我也就毫不保留的把自己的顾虑全部说了出来。

六分狠抽了两口烟,低头沉吟片刻才迟疑着对我说道:“要不这样,这事由我来操办,愿意参加的兄弟算股份,不愿意参加的不勉强。你先帮我接两个‘业务’打开局面,以后的事一概和你无关,出了事我来扛,你只管收分红就行了。”

我知道六分怕连累我,才说由他操办,我坐着只需坐等分红。我日,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出了事大不了陪兄弟们一块儿倒霉。我脑袋一热,对着六分吼了回去:“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未免太小看老子了。”

六分嘿嘿一笑:“你娃就是受不得刺激,我这不也是为你好么。”

“好个屁,大家在外面卖命,我在家里数钱,这种事我做不出来。”能同甘不能共苦,还能叫兄弟么?

“兄弟,你确定参加?”六分举起手掌笑道。

“确定。”我毫不犹豫地伸出手去,和六分紧紧握在了一起。狗日的,用激将法诓我,当我不知道么?做个穷人,饥寒交迫;做个富人,天天快活。为了活的更滋润些,俺这次也豁出去了。